第二章 红妆 1
朔华烬2018-08-09 14:341,368

  淡云微风,天地辽阔,一派旷远,西疆草原上骏马飞驰,呼啸而过。

  岳楼宸缓缓放下手中的笔,怔怔的看着笔下山水泼墨,江南的烟雨竟如此迷离?目光一时悠远了起来,嗓音淡淡:“何事?”

  刘琰掀开帐帘走了进来,铠甲上染着淡淡血色,发丝几分凌乱,犹是遮掩不住俊彦的容貌,手中捏着一封洁白如雪的信纸,面色有些凝重:“这次大败西韩得了三城割让,算是天大的功,皇上却派了皇隐捎来密旨,怕是又犯了疑心病。”

  岳楼宸接过信纸,拆开晃了一眼,只冷嗤一声:“是让本帅回京领赏的。”

  刘琰颔首,倒是不意外,这些年岳楼宸手握着西境百万军马的兵权,而骁云在西境的声望也是日甚一日,如今又是大功加身,作为帝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想必京中已摆好了鸿门宴,只待请君入瓮了,问道:“不知小帅有什么打算?”

  “是虎穴还是龙潭,总要去闯闯才知道,是福是祸都躲不过。”岳楼宸又将信纸叠好放回了信封中,眸光微闪,几分挣扎,几分坚决。

  刘琰抿抿嘴,犹豫了一下道:“如今不论小帅还是骁云,都是立在风口浪尖处,而木秀于林风必催之,依末将看来,小帅不若拿出兵符,急流勇退,皇上想必也不会再为难,以小帅的功勋,封官加爵,重振岳家门楣指日可待。”

  岳楼宸闻言却一笑,望了一眼窗外辽阔无垠的草原,伸手握住腰间佩剑,“小琰,的确,若我交出兵符便可换来一世荣华,但你可想过骁云怎么办,我走了,那些虎视眈眈的人可不会放过骁云这颗眼中钉,小琰,十年过去,骁云也是我不能舍弃的家啊!而且只要我在,岳家门楣便不会败,也不算愧对父亲教导,现在我要做也应该做的便是珍惜眼前所有。”

  听了岳楼宸一番话,刘琰心中说不上来的味道,他先前说那样一番话的确是存了试探的心思,听到他的回答虽也不意外,但还是几分感慨,这个男人,的确有让人甘心臣服追随的气概,拱了拱手:“是末将失言了。”

  岳楼宸意味不明的看了刘琰一眼,摆摆手示意无碍,沉默了半晌,忽然轻声开口问道:“他,如今可好?”

  若非四周实在安静,刘琰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神色晦暗了下来,有些伤痕留下了便再难已愈合,那个人虽然已经离开了三年,这三年里也无人提起,但每一个人都是不曾忘记,有过这么一个人,并肩作战,浴血搏杀,声音同样低而淡:“兰家大小姐成亲,大概是赶回江南观礼了。”

  岳楼宸点点头,挥了挥手示意刘琰下去,怔站了一时,闭上了眼,掩于长袖下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三年前那道决绝离去的背影犹在眼前,那一头银丝更是狠狠纠缠住他的心脏,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垂眸看着自己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痕的手掌,低笑了起来,低沉而绝望,是这一只手啊!是这一只手用剑刺穿了那个人的胸膛!那双雪眸中的平静与死寂让他心惊,终还是离去,那么狼狈,却又那般的孤傲。

  三个月,听闻玉面修罗横空出世,手握江湖令,又深得帝宠,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长袖善舞,杀伐果决,一双素手翻覆于江湖朝堂间,白发银面,素衣无尘,一双雪眸淡然,“看尽世间玉颜色,不及子安眸中雪。”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没人知晓他那三个月的煎熬与忐忑,也没人知晓他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庆幸与狂喜,虽不曾亲见,但他知道那一定是他,千人万人,红尘茫茫,也绝不会错认的那一个人!

  就这样吧!相见不如不见,相思相念也总好过刀剑相对,这一生,愿你安好,我最爱的你呵,小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华落尽百花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华落尽百花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