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
王的彩虹2020-09-07 23:311,804

  那不详的枝叶已经将阿奇彻底包裹,常人若是一见,也分辨不出这到底是人变成了树,还是树成了精。

  此处荒山野岭,除了飞鸟走兽,没人会来这倒霉地,这棵人形一样的树静静地伫立在此处,风霜还是雪雨均是磨炼,在无形之中凝聚起一颗心脏。

  三个月过去后,一队全副武装的大汉趁着夜色,悄悄地包围了这棵树。

  【老大,这就是传说中的血树?要动手么?】

  一灰袍男子手持双斧,嘴上请示着领队,眼睛却未曾移开此树半分。

  【不急,清明珠要在光暗交汇之时,才能完整取出,现在还未黎明】领队男子投下话,自顾找块石头坐下调息,等待天明。

  【老大,话虽如此,可不怕其他人觊觎?】树梢上站哨的一汉子紧绷着神经,注视着周围一切的变动,也许是太过紧张,话里带着颤音,随着风,飘进每个人的耳朵里,抓着他们的心脏。

  【这里最大的敌人就在我们之中,这清明珠可是百年难得一见,谁又不想拿着它升仙呢】领队男子闭目养神,语气平淡清和,也彻底终结了聊天。

  每个人都心怀鬼胎,就算现在称呼大哥,一旦有了向上爬的机会,这些亡命之徒自然是两眼一空,捧着还是踩着前人的手或头都是看不见的,欲望的驱动是最无限的力量,注定要用鲜血来燃烧。

  一分一秒,一时一刻,时间在煎熬他们的心,所有人都期盼着黎明,也都害怕着清晨,太阳升起的时候,灾难还是幸运都会尘埃落定。

  当命运的时刻点终于来到,光明投向黑暗,急促的呼吸里带着热烈的冲动,持着武器的手因为过度兴奋而微微颤抖,这一刻,他们终于恢复了自己的兽性,用最野蛮的方式,亦或者最卑鄙的手段,冲向对方,即使那人是他曾经歃血为盟的兄弟。

  树上的暗哨趁着地形优势,首先甩出两根银针刺向离他最近的领队男子,很幸运的是,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占据制高点的人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在针还未到达目标时,一把斧头飞向了他的眉心,血突然喷发,此人双目圆睁,自是不敢相信这斧头竟有如此之快的速度,正要说些什么,紧接着的一把匕首正中他的喉管,断了他的念想,马上就要直直坠落,却是一根飞箭,将他生生钉在了树干上,黑红的血液顺着身体流下,脸上停留着死之前的震惊,他是这个清晨最早的祭品。

  领头男子仍然闭目休息,那两根银针早已被他用树叶挡下,轻声叹了口气,投入了接下来的战斗。灰袍男子拿着仅剩的一把斧头朝一持剑男子砍去,斧剑相交,火星迸发,那持剑男子力量略弱,身处下风,眼见着劈山的斧头就压了下来,立马侧身卸力,化了这突击的猛力,顺手从侧腰拔出两把匕首,向掷去。

  灰袍男子早有准备,撒开握住斧头的手,一个鹞子翻身,躲过了那两柄尖刃,又一个空翻,将撒手的斧头抓起,一个漂亮的弧度,一场温热的血撒了满地,还未唱终,暗色里,九节鞭高速旋转,直接破空而来,只扑灰袍门面,鞭子的开头正是一位刚才未来得及介绍的勇士,他趁着血的遮掩,趁着灰袍短暂的松懈,全身心地要对方的命。

  灰袍狼狈地在地上打了个滚,躲过了那夺命的一鞭,那用鞭的人使了巧劲,夺命招式只是虚晃,九节鞭蛇缠上了灰袍的脖颈,瞬间使人窒息。

  灰袍涨红了脸,九节鞭上的倒刺也顺势钩住了皮肉,无法挣脱,眼看就要命丧他人之手,他突然使出拼命的劲向鞭的来处冲去,凭着向死而生的勇气,他大吼一声,将手中的斧头劈入对方肚腹,脖颈处瞬间松了劲。

  【何苦呢】灰袍还在地上挣脱鞭子上的倒刺,领头男子已然站到了他面前,尚未出手。

  【成王败寇,不必多言】灰袍死死盯着他他,手里的斧头握着紧紧的。

  领头男子从怀里掏出一枚古铜钱攥在手里,灰袍一愣,随即苦笑了一下。

  【这么多年了,还带着呢】

  【是啊,当年就是这么一枚铜钱,我被街上的混混打的半死】领头男子认真地抚摸着铜钱,回忆往事。

  【我们俩那时都是饿了上顿没下顿的乞丐流氓,你把我捡了回去,又给了我半块饼,也给了我命】领头男子的声音有了些许温度。

  【后来我才知道,那块饼也是你好不容易从其他乞丐手里抢的】领头男子顿了顿,又停止了很久不说话,突然刮起了风,风声萧萧然,刮得人脸生疼。

  【是啊,大哥,那时候我们真要好】灰袍嘴上对付着领头男子,手上动作一点没停,就在领头男子没说话的空当,灰袍挣脱了桎梏,挥舞凶器想给对方致命一击。

  风刮得响,遮住了那一击的声音,只见灰袍仍然保持挥舞的动作,膝盖不受控制地跪下,随后整个人倒下,眉心开了一个大洞,血缓缓流下。

  【是啊,那时候我们真要好】男子声音里夹了一丝颤抖,也只是一瞬,他撇了一眼灰袍的尸体,朝着血树走去,风声越来越大,在哭还是在伤感,谁也听不见,一枚古钱静静地钉在地上,卷飞的树叶将它层层掩盖,从未存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