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近东诸国的艺术
(美)穆恩2018-08-07 10:0212,957

  一、伟大文明的摇篮

  我们人类现在之所以能从远古的未知时代,过渡到有记载的文明时代,其中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还是文字。这么伟大的发明,是古人在日常的生活中,慢慢地积累和创造出来的。文字对于古人或者现在的我们都具有重大的意义。本章所要叙述的历史时期就是从公元前3500年或更早些开始,直到公元前500年为止。这段时期包括了整个铜器时期和青铜时期,直到进入铁器时期。

  近东仍然是我们叙述的重点。因为不管是在近东,还是在尼罗河流域,或者在幼发拉底河流域,抑或是在克里特岛和爱琴海诸岛屿,我们都能发现伟大文明的摇篮。

  因为那些古代的近东文明是在同一时期共同发展的,所以它们有许多共通之处。近东的古人不仅进行商品的交换和买卖,同时也相互交流思想和技术。如果能把所有近东文明的历史结合起来整体地进行叙述,就可以从宏观的角度很清晰地看到,文明之间是如何相互影响以至于如此相似。但这种叙述会很杂乱并且难以理解。为了方便读者,我们还是把每个国家和地区的历史分开讲述。但读者需要时刻牢记,这些故事是在同一时期同时发生的。

  尼罗河流域?对于埃及而言,尼罗河就像其母亲一样。就连埃及的土壤,也是从这位伟大的母亲那里得到的。很久很久以前,尼罗河谷两旁的高原水量很大,以至于留下了狭窄的河谷。随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埃及是条夹在石灰岩和沙漠之间的河滩地带,这块土地又长又肥沃并且有十到三十英里宽。尼罗河全长几千英里,发源于中非东部的高原,每年大雨冲刷各地肥沃的土壤,急流而下,直到尼罗河水面淹没了两岸的平地。水退去之后,这一大片河滩地带留下了一层薄薄的黑色土壤。

  因此古埃及人称他们的土地为“黑土”,是十分贴切的。这里的土壤是黑色的、肥沃的、多产的,所以农业成为其主要的产业。尼罗河流域和幼发拉底河流域,都有“古代世界粮仓”之称。我们将在下面的介绍中了解到,这些早期人类的摇篮,在人类历史发展的其他方面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埃及的文字?古埃及人最初的书写方式是画图,后来用一些特殊的符号代替某种特殊的意义。他们最早的文字记录,大约是在公元前3500年,也有可能更早一些。文字的创造应该能称得上是古代埃及史上一件最重要的事件,我们不仅仅考虑到它对人类思想文明的影响,也考虑到它对人类商业经济也有重大的影响。因为有了文字,账本和合同书才成为可能。文字对政府的发展同样也有很大的帮助,因为法律文书可以用文字记录下来,官员们可以上报文书给国王,国王也可以给他的官员们颁布命令。

  埃及人通常会把自己的文字刻在石头上,但大多数时候,他们会用墨汁写在一种纸上。这种纸由喜欢生活在沼泽中叫作“纸草”的植物制成。所以,“纸”(paper)这个字,就是从纸草(Cyperuspapyrus)一词得来的。

  埃及的建筑?埃及人是伟大的建筑师。和绝大多数古代民族一样,埃及人也相信人死后有来生,他们不仅为死者提供食物、武器,甚至连抹脸的油膏都准备齐全了,而且还费尽心思地设法完整地保存遗体。为此,他们还发明一种保存肉体的技术,建造了石制的坟墓,他们相信灵魂不死,所以希望永久地保存肉体。国王和法老们都拥有充足的财力、物力和人力,使得他们能够建造巨大而又宏伟的陵墓。

  陵墓的建造大约在公元前三千年前,也就是第四代法老时期达到了顶峰。当时最流行的帝王陵墓的建筑形式,是一种由巨大石块建成的大金字塔。胡夫或基奥普斯王建造了最大的一座金字塔,迄今为止仍是世界的一大奇观。它依然耸立在埃及,高五百英尺,塔底座占地十三英亩,人们通常称它为大金字塔。

  埃及的政府?中央政府的最高统治者是国王。法律由国王制定,当法庭处理不了的案件向他上诉时,他是最高审判者。他指挥军队,领导官吏。地方政府则由大约四十名诺马克管理,每个诺马克就是当地的州长。州长需要征收粮食和牲畜作为赋税送到都城孟菲斯交给国王。同时州长也审理案件,指挥本州的民兵,主持祭祀本地的神祇。

  这样伟大的政府是历史上第一个政府,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它不仅仅做了征税和普查纳税人信息的工作,还维持了全国的法律和安定的秩序,并且监督了埃及赖以生存的灌溉系统。这个政府被人们称为“古王国”。但在大约公元前2630年,这个持续了近一千年之久的古王国政府解散了。

  埃及人在古王国时代就已经开始从事许多行业,如农业、木业、雕刻、石工、陶业、音乐、畜牧业、纺织业及其他领域。

  幼发拉底河流域?幼发拉底河在距离尼罗河东北部上千英里的地方。自北向南流,而尼罗河却正好相反,它是自南向北流淌。但是幼发拉底河流域在很多方面,又与尼罗河流域极其相似,所以在同一时期形成了两种相似的文明。

  内托罗斯山脉是幼发拉底河发源地,同时还有一条名叫底格里斯河的大河从这座山岭流出。最初两条河流的流向刚好相反,随后它们几乎平行地向南流,最终又汇集在一起,一同流进波斯湾。肥沃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就位于这两条大河之间。“美索不达米亚”是个希腊名词,意思是两河之间的地区。因此,当我们提及幼发拉底河流域时,要记得它还包括底格里斯河流域或底格里斯河的下游地区。

  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是一块富饶又无险可守的宝地,因此战争连年不断。语言相互融合,王朝更替频繁。在这么简短的文字里,我们只能提及几个著名的词语和成就。

  苏美尔的文字?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有一个著名的早期民族,那就是苏美尔人。他们和埃及一样,都是农业国家,在有河流灌溉的平原上种植谷物、养殖牲畜、纺织布匹,以及制造陶器等。苏美尔人和埃及人一样,也使用石具,但他们在公元前4000年或更早些时候,便已经开始使用铜器。苏美尔人也有一整套古老的文字系统,和埃及的文字系统十分相似。

  苏美尔人最初也是把文字刻在石头上,但由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石料稀缺,同时又不出产做纸的纸草,所以他们就想出一个办法,将文字刻在软泥版上,然后将泥版烤干。他们的书写工具是一管尖笔,很像一根铅笔或尖钻,用这种笔写出来的是楔形文字。因为这种文字是“楔形”的,所以被称为楔形文字,就如同同一时期的埃及文字被称为象形文字一样(象形文字的原意是“圣图”,埃及文字都很像图画)。楔形(Cuneiform)这个字源自拉丁词汇,而象形(Hieroglyphic)这个词则源于希腊文字。古代埃及的图画文字通常被认为是神圣的,原因在于当时写字的人许多都是祭司。

  如果一切书信、契约、文书、记录都被写在泥版上或砖上,那么携带起来一定十分笨重,但它们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很容易保存下来。对于我们这些研究历史的人来说,这是非常幸运的。美索不达米亚的历史,大部分是从这些泥版上发现的。

  苏美尔的闪米特人?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苏美尔的许多城市被从西方来的侵略者闪米特人所统治。萨尔贡是他们最伟大的国王,他的帝国幅员辽阔。大约于公元前2870年,他在美索不达米亚的上方,也就是现今的巴格达城附近,创建了都城阿卡德。所以,他在史上被称作阿卡德的萨尔贡,也称作萨尔贡一世。

  汉谟拉比法典?有很长一段时间,幼发拉底河流域下游的一些地方被称作阿卡德。同时,这些地方也被称作巴比伦尼亚,因巴比伦城而得名。巴比伦是古代世界的著名城市之一。大约在公元前4000年,在巴比伦有一位汉谟拉比王,他是古时美索不达米亚最著名的统治者。他征服了所有的阿卡德与苏美尔地区,还把伊拉姆人驱逐至他们东方的山地,将自己的疆域自波斯湾沿着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远远朝北扩延。尽管他在军事方面非常成功,可是汉谟拉比引以为豪的,却是自己主导疏浚的灌溉大运河与构筑的华丽庙宇。

  可是我们对汉谟拉比了解最多的,还是他所编纂的一部法典。不久之前我们发现了刻在一块黑色石头上的法典,已长达40个世纪之久!虽然我们能够确定,在苏美尔人与埃及人之间还存在更古老的法典,但是汉谟拉比法典却是第一套重要的法规,它的所有原文一直保留至今。这部法典总共有282条法规,与现代的法律相比虽然简短,却能够处理人们通常所关注的事情——商业、婚姻、工资、谋杀、盗窃与债务等。

  巴比伦的商业?在汉谟拉比法律的保护下,商业逐渐繁荣,从成千上万块泥版可以得到验证。谷物、油、枣子、皮革,还有陶罐,全都由承担重载的驴子组建的商队运往邻近的国家。巴比伦换取的是金、银、铜、石头、木料、盐、奴隶,以及很多其他的货物。汉谟拉比的继承人仍在构筑庙宇,用丰盛的祭物供奉神祇,创建城市,还开凿灌溉农田的运河。最后一位君王在公元前1926年被好战的赫梯人打倒了。有关赫梯人,我们将在下面了解得更多。

  二、蛮族、马匹与帝国

  简略的复习?前面各节已讲述了埃及与巴比伦尼亚两个伟大的文明王国的崛起。在这两个地方,河边洼地的肥沃土壤有利于增加密集居住的农业人口,并且这些农人团结在一起,组建了一个组织紧密的王国。几乎是同一时期,在近东的其他诸地,尤其是克里特岛与爱琴海各岛,文明也在逐渐发展。后面会提及这些地方的更多情况。

  在巴比伦尼亚的喀西特人?公元前18世纪,埃及与巴比伦尼亚都遭到了蛮族的侵略。入侵巴比伦尼亚的是喀西特人——源于底格里斯河以东山区的一支耐劳的游荡族群,他们起初以收割工人的身份到了巴比伦尼亚,然后变成了强盗与袭击者,而最终成了征服者。这是之后一再上演的蛮族掠去文明平原的财富的故事。喀西特人采用了被征服民族的神祇与风俗习惯,意图学习被当作商业与政府语言的巴比伦用语。他们还试图学习古苏美尔文字,那时只有祭司和一些有学问的人才能使用古苏美尔文字。

  约有六个世纪的时间,喀西特征服者一直努力维持着在巴比伦、阿卡德与苏美尔的一些城市的统治。他们征服这些地方的直接后果,便是内部混乱、地方酋长间的争议与文明的衰落。

  喜克索斯人在埃及?差不多在喀西特人进攻巴比伦的同时(大约在公元前1800年),埃及也遭受了蛮族的侵略。这支蛮族从叙利亚穿过西奈半岛来到埃及,被吓坏的埃及人把他们称作喜克索斯人,或者是“沙漠王子”。喜克索斯人骑马而来。可以想象出埃及步兵们的恐慌,当驾驶战车的喜克索斯士兵们用青铜炼成的弯剑左右乱砍,朝他们猛冲过来时,他们持有的只是无力的弓与箭、铜斧、青铜短剑和宽边的矛。惭愧与战败之余,尼罗河畔的自豪民族很快便发现自己已经被奴役,财产遭到抢掠,土地遭到霸占,庙宇遭到玷污,祖坟遭到洗劫,华丽的宫殿也遭到摧毁。这给埃及人留下了长达几个世纪的愤恨与悲痛。

  在喜克索斯各王统治埃及时,尼罗河上游的底比斯,一位本土的埃及王子宣布独立,呼吁爱国的埃及人齐集在他的旗帜下,攻击外来的国王。这时,或许埃及人已经开始用马与喜克索斯人对战。经过长期的血战,约于公元前1580年,喜克索斯人最终被逐出埃及,跨过西奈半岛,逃到了巴勒斯坦与叙利亚。

  马与战车?在喜克索斯人与喀西特人侵略之前,埃及与巴比伦尼亚的农民们,不管在战争或者在和平的工作中,都从未用过马匹。但是,喀西特人与喜克索斯人都属于用马的民族。毫无疑问,因为用马,他们才可以那么成功地横扫了富庶的平原。马的出现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埃及人和巴比伦人都开始学着用马匹驾驶战车,或做其他一些工作。因此征服者就能够快速地驰骋到遥远的行省并取得胜利。过去,征服通常与劫掠性的袭击类似,由于在征战的军队回家时,被征服的地方又能够重获独立。可是自从使用马匹之后,征服者能够快速派出使者与兵士,而叛乱也能够更快地被消灭。至于对文明产生的影响,便更加重大了。因为马的使用逐渐普遍,近东诸地在商业与文化方面的交往也逐渐密切起来,文明因此获得了发展。

  车轮与马匹的结合,不仅是征服与法律的重要陆路输送者,还是商业与技艺的重要陆路输送者。车轮与马匹让疆域广阔的帝国的创建与统治变成了可能。

  赫梯帝国?由骑手们创建的最早最伟大的帝国之一,便是赫梯帝国。在喜克索斯人进攻埃及和喀西特人征服巴比伦尼亚以前的某段时期,赫梯骑手们曾经在小亚细亚创建过一个强大的王国。赫梯各王凭借战争、联盟与条约等种种方式,渐渐扩张领地,直至能够名副其实地称作一个帝国。这个帝国的鼎盛时期大约自公元前1400年至公元前1200年间,是那时近东最强盛的国家。

  直至几年前,我们对这个伟大的国家还了解得非常少。可是近些年来人们辨读了赫梯文字系统,知道了很多关于赫梯民族组织良好的政府、法律与历史。就军事与政府来讲,赫梯人能够和埃及人与巴比伦人相媲美,可是整体上来说,赫梯人对文明的贡献却是次要的。大约于公元前1200年,赫梯人被称作“海上民族”的入侵者所打败,一度雄立的帝国就此倒塌。

  三、埃及帝国

  战争与征服?那位领导埃及人攻打喜克索斯人并赢得胜利的埃及王子,约于公元前1580年自封为王,定都底比斯。他的继承者全都属于第十八王朝,其中有几位还是杰出的将领与伟大的征服者。在长期反抗喜克索斯人的战斗中,埃及人变得勇猛好战。他们的弓箭手从喜克索斯人那儿学到了简便的方法,也就是用一个箭袋来多装些箭当作额外的供给。他们因对重要目标的精准射击而取得盛名。埃及人还采用了喜克索斯人带入埃及的马拉战车。最成功的好战法老是图特摩斯一世与图特摩斯三世,他们使用象形文字将自己的功绩刻在华丽的纪念物与庙宇中。被征服的地方并未真正变成埃及疆土的一部分,可是却被逼缴纳贡品,并且认可法老为太上君王。反叛时常发生,例如叙利亚就屡屡反叛,也屡屡被征服。

  这些征服产生了一定的结果:(1)它们让埃及文明向南传到了努比亚,向东北传到了叙利亚;(2)它们给法老们增加了财富。法老们自叙利亚与努比亚得到了许多金银贡品。他们还获得了成群的奴隶,因为战时的俘虏都被奴役了;(3)因为与其他诸民族的交往,埃及人见识了新的文化,遵循了其他民族的习俗,还了解了其他民族的宗教。

  美术与建筑?在国都底比斯,为祀奉阿蒙神而创建了很多华丽的庙宇。其中最大的要数如今被称作卡纳克神庙的宏伟建筑物,庙顶由使用花岗岩制成的大石柱支撑着,自庙宇通往河滨的大路两边排列着怪兽斯芬克斯的雕像。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城市能够胜过底比斯这座“一百个城门的城市”。

  有关这个时期埃及的美术与建筑,可以注意以下几点:(1)美术与建筑主要是为显赫的法老们与诸神之用。最庞大与最优美的建筑物都是为诸神建立的庙宇与为法老建立的宫殿。(2)建筑师们不仅在雕刻庞大的石像方面显现出了非凡技艺,还显现出了惊人的处理庞大石块的实力。他们能够自遥远的采石场开凿出一块重1000吨的花岗石,运至底比斯,之后雕刻成一座高达90英尺的巨像。(3)关于绘画与雕刻,埃及的艺术家们依照某些固定的规则进行创作,作品都非常相似。他们把人像面部刻得栩栩如生,使这些雕像看起来十分神奇。(4)庙宇的四面常常布满了各种绘画与象形文字的镌刻。毫无疑问,当时镌刻的主要目的是作为装饰,如今却变成了具有价值的史料。(5)不管在雄伟的建筑方面,还是在石刻方面,或者在绘画方面,埃及人都是先行者。埃及人的作品被很多国家所效仿,同时还促进了整个近东艺术的发展。

  宗教?埃及人属于多神教徒——他们存在许多的神。各地都存在自己特有的神。他们一共存在上千个男神与女神。有些神用鸟兽与爬虫来代表,比如鹰神、豺神与鳄鱼神。还有些神代表大自然的力量,例如太阳神是拉,河神是奥西里斯。

  在古王国时期,太阳神拉作为最大的神被崇拜,法老则被当作是拉的儿子。帝国创建之后,国都自孟菲斯迁至底比斯,底比斯神阿蒙变成了至高无上之神。拉神也与阿蒙变为一体,所以这两个名称常常写在一块:阿蒙-拉,仿佛他们是一个神。

  有关男神与女神的婚姻、争吵和其他一些活动,流传着很多非常有趣的故事或者神话。从保留下来的神话与圣歌来看,接受过教育的埃及人相信有来生,所以,就像我们所见到的,造就了保存尸体的技术与构筑精美的坟墓。

  《亡灵书》?为了帮一位埃及人在他死后得到各神也就是死者审判官的赦免,有关他的一些好话便写在纸草上面,而且放进他的身边。以下是些例子:

  我未导致过饥馑

  我未与奴仆的主人一起伤害过奴仆

  我未偷窃过死人陪葬的食物

  这样的话语被认为具有符咒的作用,具有巫术的魔力。将这样的话语都收集在一起的书籍常常称作《亡灵书》。

  图坦哈蒙?在1922年,发现了图坦哈蒙的坟墓。他是公元前1358年至公元前1352年统治底比斯的一位法老。在发现这具王室木乃伊的同时,还发现了许多金器、几个精巧的瓶子、些许华丽的袍服和一些王家珍藏品。

  埃及的祭司,尤其是在图坦哈蒙时期之后的祭司是拥有相当大财富与权力的人。

  经济生活?在尼罗河流域,农业仍然占据首要地位。只要随时修理好灌溉的运河,农民们忙着他们的工作,埃及就一直是富有的国家。可是,国内的土地多半被国王、祭司与富有的贵族所占据。在土地上劳动的人民却多数是奴隶、雇工、牧羊人与牧民。精细活与制造业得到了发展。凿石工人、石匠、陶匠、木匠、珠宝工人、画工、铜匠与金匠等,多至数以万计。

  对外贸易在早期便开始了,伴随着贸易的发展,精致的花瓶、纸草、亚麻布、珠宝等大批量生产,予以输出。早在公元前三千年,埃及就已取得了欧洲金矿采出的金子,从叙利亚买入牲畜、鱼类、酒、香,甚至是船舶与带轮子的车辆,从南方的努比亚购入象牙、黄金与鸵毛。在公元前15世纪,史上知名的第一位伟大妇女哈特谢普苏特女皇,派遣了五艘埃及船只朝南行驶,途经红海抵达蓬特,可能就是现今的索马里。甚至在此之前,一条自尼罗河抵达红海北端能够通过船舶的运河就已开凿完成了。

  衰败与伟大?到了公元前1200年,埃及帝国衰败了。当时组成军队的兵士大部分是俘虏,他们的身上都刺着法老的名字,还有一些其他国家的雇佣兵。之后各国统治者间互相竞争。在公元前670年,埃及被亚述人征服了,公元前525年,埃及又被波斯人打败了,后来又有别的民族入侵。

  可如果谁认为埃及武力衰微或失去独立便是它的重要性或者影响的结束,那就是大错特错了。它的伟大并不在于争战,而是在于农业、工业、艺术与思想,直至被征服以后很长时间,埃及在这些方面依旧是伟大的。埃及的制陶术影响了其他诸地的陶器风格,时至今日仍被效仿着。玻璃与陶器上釉都属于它的发明。远于希腊人之前,埃及便使用了柱廊,又于罗马人之前发明了拱门。它给近代世界留下的,还有一年12个月与365天的日历。它的学者们已将算术与几何的初级基础演算出来了。

  四、爱琴文明与克里特海王

  克里特与埃及的早期贸易?在东地中海,希腊的南边,埃及的西北边,有一个多山的长岛,也就是克里特岛。直到20世纪初,史学家们才发现克里特岛是一个古时帝国的发祥地。可是自那时候开始,掩埋的废墟渐渐被挖掘出来,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富裕的帝国与突遇的悲剧故事。

  在埃及的金字塔创建以前,克里特岛上的居民已开始使用铜制器物,制造了陶罐,建立了村庄,很可能还会冒险在海上航行。他们是否到过埃及,或埃及人是否曾到达克里特岛,我们无从知晓,可是可以明确的是这两个国家互有联系,因为双方都拥有勇敢的船员。克里特的陶器、武器与种种金属器具制造者,从埃及学到了许多东西。克里特的艺术家们经过仿效与改进埃及的图案,让技艺更为精湛。克里特变成了埃及文化朝北传播的主要通道。

  克里特的米诺斯时代?大约从公元前3400年至大约公元前1200年的两千多年中,克里特成了最重要的文明中心之一。这段时期常被称作米诺斯时代,因为在希腊传说里克里特的国王名叫米诺斯。大致上来说,克里特的米诺斯时期,相当于埃及从古王国的开端至帝国的灭亡;还相当于美索不达米亚从苏美尔各城邦时期开始,截止到喀西特人统治之末。

  克诺索斯的光荣?大约从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前1400年期间,克里特文化达至鼎盛。挖掘资料表明,当时克里特存在非常富庶的城市,其中最大的要数克诺索斯。克诺索斯的统治者明显就是全岛之王,或许他在希腊与其他一些地方拥有殖民地。克诺索斯宫殿的废墟表明,国王不仅有相当多的机匠、珠宝工匠、艺术家与劳动者,还有许多听从指挥的官员与办事人员。宫殿的储藏室中有整排的大罐子,里面装着橄榄油、酒与谷物。成堆的泥版上写有政府档案与记事。如果有人可以读懂克里特文字,毫无疑问,这些记录能够告诉我们许多有趣的秘密。

  艺术、贸易与海权?克里特人的金属制造与制陶工艺都极其精湛。他们使用塞浦路斯的铜与自远方欧洲开采的锡,锻造出了精美的短剑、长剑与其他一些青铜器具。他们的陶罐是用陶轮制造出来的,并且描绘得极为华丽,闻名于近东地区。他们还会处理一些技术性的工作,比如王宫里的取水与排水系统。克里特人未构建过如埃及那样宏大的庙宇,或者雕刻过那样庞大的石像,可是却在壁画、陶罐的绘画,以及在金属作品的装饰方面,他们都曾经表现出极为高超的艺术才华。

  克里特在海权与贸易方面,占据很重要的位置。它的船舶既抵达埃及,又遍及东地中海沿岸诸地,或许还到过西岸。在塞浦路斯、希腊、西西里岛等地,都发现了克里特的殖民地。克里特的海军肯定强大到能够捍卫远方的殖民地,护卫克里特的海上贸易和保护克诺索斯的宫殿。克诺索斯王可谓一位真正的“海王”。

  克里特人将自己的文化传遍爱琴海周边的地域,所以克里特文化通常被称作“爱琴海文明”。但最为重要的是,我们务必重视克里特对希腊所产生的影响。当时的希腊半岛文明不及克里特,因为克里特人在希腊半岛上创建过殖民地。在迈锡尼、梯林斯与其他一些地方,都曾发现殖民地的旧址。我们会在希腊城邦一章,再进行详述。

  克诺索斯的灭亡?大约于公元前1400年,克里特发生了一场突然且神秘的悲剧。克诺索斯的伟大宫殿被抢掠、烧毁,克里特的其余城市也遭遇了同样残酷的命运。是叛变吗?是地震吗?最大的可能应该是外来敌军击败或者避过克里特海军,突然横扫那些富庶的城市,掠走了大批的财物。侵略者可能就是来自希腊半岛或迈锡尼的海盗们。

  五、叙利亚与闪米特人

  民族的迁徙?克诺索斯被抢掠后的一段时期,爱琴海地区出现过一场大规模的朝南迁徙。这是一段迁徙与侵略的时期。一队一队的冒险者四处打家劫舍,被逐出家乡的各族人民,不得不在新的地方寻找安居之所。有些流浪者搭船漂泊在海上,还有一些人乘坐笨重的两轮车走陆路穿过小亚细亚与叙利亚。起先的几批人遭遇了埃及的一支军队,被击败杀戮。但之后的几批迁徙者却在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定居下来。

  叙利亚是位于地中海东岸一条山岳地带的国家,北面源于托罗斯山脉,延至南面的西奈半岛。巴勒斯坦只不过是最邻近埃及的叙利亚南部地区。尽管叙利亚的东南两面都以沙漠为界线,但产出的牛羊、酒、蜂蜜与橄榄油,还有铜矿、商业,以及布满黎巴嫩山坡的柏树林产出的优质木材,都是远近闻名的。

  因为埃及在南边,小亚细亚在北边,幼发拉底河流域在东北边,叙利亚在历史上一直作为一个战场,一条商业渠道,一个聚集与混合的地方。叙利亚成了古时世界动荡的熔炉,它的居民是由各个种族混合而成的。腓力斯丁人源自克里特岛与小亚细亚;赫梯人源自小亚细亚;其他民族则源自其他地方。可是,这个国家的语言却比血统更加一致。叙利亚流行的很多语言都属于一个常被称作闪米特语的语族,凡是讲这些语言的人都统称为闪米特人。不但希伯来人,还有附近的部落与阿拉伯人在语言方面都属于“闪米特人”。就连腓力斯丁人也学会用一种闪米特语。

  希伯来人?希伯来人,或者称为以色列的儿女,他们的神圣著作组成了犹太人的圣书与基督教圣经里的《旧约全书》。他们属于游牧民族,四处漂泊,帮他们的牛羊找寻牧场。《旧约全书》告诉我们希伯来人是如何在饥荒期南下埃及,之后遭受压迫,又逃亡,经历了漫长的游荡后才回到巴勒斯坦。

  在巴勒斯坦地区,希伯来人的伟大国王便是大卫和所罗门。公元前10世纪,在所罗门的统治下,因为商业繁荣而取得财富。一支红海上的舰队驶往俄裴国去采金。从埃及运回了马匹、麻线与战车,对香料商人征收过境税,还派遣船只远航到西班牙。可是所罗门最大的荣耀却是他在耶路撒冷为耶和华建立了一座华丽的庙宇。所罗门去世后没多久,王国便分成了两部分,之后分别被亚述人与巴比伦人征服。

  宗教的教师?以色列对世界的主要贡献,在于它传播圣灵福音。对世人发出警告,不许崇拜偶像,不赞同崇拜多神(多神教),坚持崇拜与祀奉唯一的、至高无上的上帝耶和华。一些希伯来人觉得耶和华是他们那个部落或者民族独有的神,可是有一些大先知却认为,耶和华是整个人类的上帝,是至圣与至公的。这种上帝的观点和十诫与其他崇高的教义,给世界提供了关于宗教与道德的新标准。如果能了解古时其他宗教的人祭、邪恶仪式与低劣信仰,就能够理解希伯来人作为宗教与道德方面的教师,对世界的贡献是如此之大。希伯来的先知们已经在人们心中为基督教打下了基础。

  腓尼基人?在叙利亚沿岸地带居住着腓尼基人。他们是闪米特人和希伯来人的邻居。他们的主要城市包括提尔、西顿与毕布勒斯。腓尼基人主要做了两件事,即商业与殖民。在克里特灭亡与埃及衰败以后,腓尼基人开始在非洲北部、西西里岛、塞浦路斯,或者还有希腊,创建了殖民地。其中最大的殖民地是迦太基,即如今的突尼斯。腓尼基人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是罗马的一个竞争者。

  腓尼基人因为使用字母,所以常被认为是英文文字系统的发明者。即便腓尼基人未创造过字母,可是至少他们使用了字母并将字母传给其他诸民族。或许希腊人是从腓尼基人接受了字母,又传至欧洲各地。这件事情在世界历史上的重要性,远远胜过一位图特摩斯法老的战争或者一个所罗门王的财富。

  Alphabet(字母)这个词语,是由希腊文头的两个字母alpha与beta组成的。每个字母最初都是有含义的,比如beta,源于闪米特文betha,含义是房屋;比如alpha,也源于闪米特文aleph,含义是牛。或许A(alpha、aleph等)起初是一个牛头的符号或者图画。可能每个字母起初都是一个符号或者图画,但后来这个符号变成了只作一个音节使用,与其他音节结合在一起,组成无数的词语。从洞居人的粗劣图画创其先河,到埃及人与其他民族的图画文字引领我们踏上现代文字之路,字母是一个多有价值的发明!

  六、铁器时代的帝国

  铁器时代?在埃及、美索不达米亚与克里特早期各个王国的漫长历史过程中,青铜是制造工具与武器的金属。但到了公元前1100年以前的某段时期,人们将铁矿石熔化并模铸出所需的形状,还掌握了将边缘锻造得坚利的技艺。这对近东的各个王国与帝国来说,产生了惊人的影响。用铁的民族可以征服其他民族,铁便成了一个重要的商品,诸国为了夺取铁矿,引发了很多战争。

  早期亚述?在铁器时代之前,亚述就已经非常重要了。亚述处在巴比伦尼亚的西北方,远在底格里斯河的上游。我们一定要将它与叙利亚明确区分开来。

  亚述人能在泥版上写字,会骑马,驾驶战车,还可以用强弩射箭。他们的战车队与骑兵队远近闻名。由矛手、剑手与射手组建而成的步兵,在交战时组成不易被击破的密集队形或者方阵。到了公元前11世纪时,亚述人已使用铁制兵器打仗了。

  扩张与帝国?自公元前11世纪起,亚述出现了一连串好战的国王,差不多每年都要集结他们的子民,扔下耕犁,拿上刀剑,进行一场激烈的短时侵略战争。国王们亲自上战场,在屠杀中磨炼得很强悍。他们的暴政与名字一样,都能列成长表。在公元前9世纪,沙尔马奈塞三世曾经逼迫叙利亚的很多小国向他进贡,他还征服了拥有丰富银矿的西里西亚。公元前10世纪,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与萨尔贡二世在亚述北面的丛山里,从亚美尼亚人手中夺得了铁矿与铜矿。公元前7世纪,辛那赫里布粉碎了巴比伦尼亚与伊拉姆的反叛,而且征服了叙利亚。他的儿子阿萨尔哈东还征服了埃及,自公元前670年至公元前651年,埃及一直处于亚述的统治下。这时候的亚述确实是近东最强盛的帝国。

  东方的罗马人?亚述人与我们将要说到的罗马人有很多相似之处。亚述人便是东方的罗马人。他们都是好战的,都依靠武力创建了强大的帝国。在帝国的组建与统治过程中,二者都运用铁拳,可是在管理方面却显出了非同寻常的手腕。他们修建了良好的道路,让信使与军队可以快速移动。

  最开始亚述的农业是小农场,可是后来却一下子变成了掌控在少部分富人手里的大庄园,并且让奴隶去耕种。而制造业和商业却任其落到外国人的手里。

  亚述文化?在文明方面,亚述人也像罗马人那样依靠其他民族,继续传承下去。这点便是他们在文化上的主要贡献。但在某些方面,比如建筑,亚述人就不单是仿效者。每个亚述王都想建造更为辉煌的宫殿,意图超过他的前人。辛那赫里布王重新建造古城尼尼微并作为国都。阿树尔巴尼帕尔是一位君王学者,他珍藏了大量书籍,而且借助一部字典自己研究,竟然读明白了古苏美尔人的文字。

  阿树尔巴尼帕尔王是在公元前669年至公元前626年在位。在他之后爆发了灾难:内战、反叛、侵略。公元前612年,骄傲的尼尼微在巴比伦人、米底人与斯基泰人的联军攻打下失陷。那时的一位学者简短地写道:“他们自城中抢走了财物,无法计算数量,之后他们将这座城市毁成了残破的土墩。”

  巴比伦再次占据了优势。尼布甲尼撒王在位是自公元前605年至公元前562年,期间巴比伦又爆发了侵略战争。他非常有名,尤其是他曾经占领并烧毁了耶路撒冷,将很多俘虏带回巴比伦,其中一个便是青年先知但以理。

  尼布甲尼撒在巴比伦建立了自己的华丽宫殿,还为自己的波斯籍皇后建造了知名的“空中花园”。事实上,空中花园是一个大阳台。皇后非常怀念自己家乡的山水,可在巴比伦却没有那样的景物,于是国王用人工帮她建造。尼布甲尼撒去世之后,巴比伦强盛的势头并未很长。在公元前539年,波斯人征服了巴比伦。

  七、波斯的崛起

  古时波斯是北到里海、南至波斯湾的多山的伊朗高原的一部分。这个高原的其余部分就是米底亚。米底人与波斯人常常联系在一起。他们的居住地毗邻,同时出现在史上,可能存在近亲关系,所以他们都自称是伊朗人。我们都称他们的国土为伊朗高原。

  米底人?米底人时常败给他们好战的邻人亚述人,直至公元前7世纪,局面才反转过来。米底人的王——奇阿克萨列将自己的骑兵训练得胜过了亚述人。伊朗人是娴熟的骑手,他们可以快速地围困敌人(就如美洲印第安人曾经做过的那样),并且在快马奔驰时,还能百发百中。正如前面所说,是奇阿克萨列联合了巴比伦人与斯基泰人,一起摧毁了尼尼微城。

  波斯人?约在半个世纪之后,也就是大约公元前550年,米底亚被波斯王居鲁士征服了。以后我们一定要记住,波斯人这个词要囊括米底人,波斯这个词也要囊括米底亚。居鲁士通晓战术,野心勃发,他的毕生事业就是征服、掠夺、战争。他征服了整个小亚细亚,而且于公元前539年,把巴比伦变成了波斯的附属国。自此,居鲁士的帝国还囊括了美索不达米亚和巴比伦的叙利亚属地。

  波斯是巴比伦与亚述的后继者,这个年轻气盛的波斯帝国攫取并继承了优秀的文化。波斯的文明构成要素大多数是在其他地方出现过的。波斯人从古时的美索不达米亚继承了楔形文字,从亚述人直接或者间接地继承了建筑术、军队组织与统治一个帝国的方式。

  琐罗亚斯德?在宗教方面,波斯人却有自己独立的宗教,也是对文明的贡献之一。他们拥有自己的先知,名为萨拉苏什特拉,希腊语的意思是琐罗亚斯德,后面的称呼更为人们所熟知。琐罗亚斯德年轻的时候,他所信奉的生命与光明之神,也就是阿胡腊?玛士达,曾经在多次异象里,显现出使他增加智慧的话语。这些话语和多种圣歌与格言都记载在《阿维斯陀》里,这本书可以被称作古时波斯人的“圣经”。

  依据琐罗亚斯德的说法,阿胡腊?玛士达与所有善人,都在不断地与恶神阿利曼以及所有恶人做斗争。如此说来,生命就是一场接连不断的斗争,可最终一定是阿胡腊?玛士达与善人获得胜利。每一个人死后都要接受审判,假如善行多于罪恶便会进天堂;相反,便会被交给阿利曼。

  起初琐罗亚斯德的皈依者数量非常少,后来他的教义才快速传开。或许琐罗亚斯德死在了为新宗教而进行的多场战争中,可是琐罗亚斯德教却变成了波斯的宗教信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类简史:从远古到二十一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类简史:从远古到二十一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