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张岱2018-08-07 10:0225,117

  孔庙桧①

  己巳至曲阜②,谒孔庙,买门者门以入。宫墙上有楼耸出,匾曰“梁山伯祝英台读书处”,骇异之。进仪门,看孔子手植桧。桧历周、秦、汉晋几千年,至晋怀帝永嘉三年而枯③。枯三百有九年,子孙守之不毁,至隋恭帝义宁元年复生④。生五十一年,至唐高宗乾封三年再枯⑤。枯三百七十有四年,至宋仁宗康定元年再荣⑥。至金宣宗贞祐三年罹于兵火⑦,枝叶俱焚,仅存其干,高二丈有奇。后八十一年,元世祖三十一年再发⑧。至洪武二十二年己巳⑨,发数枝,蓊郁;后十余年又落。摩其干,滑泽坚润,纹皆左纽,扣之作金石声⑩。孔氏子孙恒视其荣枯,以占世运焉。

  【注释】

  ①孔庙:位于今山东曲阜南门内。原为孔子本庙,初建于公元前478年,后历代帝王不断加封孔子,扩建庙宇,是我国历史最长的建筑群。与附近的孔府、孔林合称“三孔”。桧(guì):又叫刺柏,一种常绿乔木,有香气。

  ② 己巳:指崇祯二年(1629)。

  ③晋怀帝永嘉三年:公元309年。

  ④隋恭帝义宁元年:公元617年。

  ⑤唐高宗乾封三年:公元668年。

  ⑥宋宗康定元年:1040年。

  ⑦金宣宗贞祐三年:1215年。

  ⑧元世祖三十一年:1294年。

  ⑨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

  ⑩金石:指钟磬一类的乐器。

  【译文】

  我在己巳年到了曲阜,拜谒孔子庙,买通看门人,从大门进到里面。看到宫墙内修了一座阁楼,高耸矗立,匾额上写着:“梁山伯祝英台读书处”,我感到非常惊异。进到仪门,参观孔子亲手种植的桧树。这棵桧树经历了周、秦、汉、晋几个朝代,生长了几千年,到了晋怀帝永嘉三年枯萎。其间三百零九年,孔子的子孙们一直守护着枯树,没有毁弃,到了隋恭帝义宁元年又复活了。树生长了五十一年,到唐高宗乾封元年又枯萎了。三百七十四年之后,到宋仁宗康定元年再一次复活。到了金宣宗贞祐三年在战火中罹难,树枝和叶子都被大火焚烧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高度有二丈多。过了八十一年,到元世祖三十一年,枯树再次发芽。到明洪武二十二年,己巳这一年,长出了好几个树枝,树叶茂盛,蓊蓊郁郁,过了十几年后树枝又枯萎掉落了。抚摸桧树的枝干,光滑润泽,坚硬结实,树干上的纹路都向左边旋转,轻轻叩击树干,发出金石般的声音。孔氏子孙一直都用这棵桧树的荣枯来卜测世运的兴衰好坏。

  【评点】

  作者用了不少笔墨来写孔子当年亲手种下的一棵桧树,它经历了千百年,居然死了又活,枯了又荣。并且孔氏子孙们一直把它当成神明一样,来预测世道的兴衰荣辱。从一棵树的枯萎和复活来判断世运虽说没什么根据,但这棵树因是孔子亲手栽种,孔子被尊为圣人,它就有了千年不毁的命运,即使枯死,其枝干也不会被毁掉,何其幸也!

  再进一大亭,卧一碑,书“杏坛”二字,党英笔也①。亭界一桥,洙水、泗水汇此②。过桥,入大殿,殿壮丽,宣圣及四配、十哲俱塑像冕旒③。案上列铜鼎三、一牺、一象、一辟邪④,款制遒古,浑身翡翠,以钉钉案上。阶下竖历代帝王碑记,独元碑高大,用风磨铜赑屭⑤,高丈余。左殿三楹,规模略小,为孔氏家庙。东西两壁,用小木匾书历代帝王祭文。西壁之隅,高皇帝殿焉⑥。庙中凡明朝封号,俱置不用,总以见其大也。孔家人曰:“天下只三家人家:我家与江西张、凤阳朱而已⑦。江西张,道士气;凤阳朱,暴发人家,小家气。”

  【注释】

  ①党英:指党怀英(1134-1211),字世杰,号竹溪,冯翊(今陕西大荔)人。曾官至翰林院学士承旨,书法闻名于世。

  ②洙水:古水名,据《水经注》,发源于今山东新泰东北,流入泗水。泗水:是山东省中部较大的河流,又名泗河。发源于鲁中山地新泰市南部太平顶西麓,最后流入京杭大运河。

  ③宣圣:汉平帝追谥孔子为褒成公,后历代王朝皆尊孔子为圣人,沿用宣圣称号。四配:配祀孔子的四位儒家贤人,复圣颜子、宗圣曾子、述圣子子思、亚圣孟子。十哲:孔子门下优秀的十位弟子,子渊、子骞、伯牛、仲弓、子有、子贡、子路、子我、子游、子夏。 冕旒:古代士大夫以上的礼冠,因冠前有旒(帽子前后悬垂的玉串),故称“冕旒”。

  ④牺:古代作祭品的纯色牲畜。 辟邪:古代传说中的神兽,似鹿而长尾,有两角。

  ⑤风磨铜:古代黄铜的别名之一,主要成分是铜与金的合金。赑屭(bèi xì):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外形像龟,多用作墓碑。

  ⑥高皇:即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

  ⑦江西张:指创立道教天师道的张氏家族。张道陵东汉末年创立五斗米教,其第四代孙张盛将传教地区由四川青城山迁至江西龙虎山,此后历代天师华居此地,龙虎山成为道教的显圣之地。凤阳朱:朱元璋是安徽凤阳人,幼年贫穷,后参加郭子兴的红巾军,开创了明朝帝国。

  【译文】

  再往里面走进到一座大亭子里,里面躺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杏坛”两个字,是由党怀英题写的。亭子旁边有一座桥,洙水和泗水在此交汇。跨过桥,进入大殿,大殿非常美丽壮观,宣圣和四配圣、十哲人都塑有雕像,头戴垂旒冠冕。案台上陈列着三只铜鼎,一座牺牲、一只石象、一座辟邪,造型款式遒劲古朴,通体呈翡翠色,用钉子钉在案台上。台阶下面树立着各个朝代帝王铭刻的碑记,唯独元代的碑记最高大,下面的碑基是用风磨铜做成龟形底座,高度有一丈多。左边大殿有三间房间,规模比正面的那个大殿略微小一些,是孔子的家庙。东西两面设有壁橱,用木制的小匾额书写历代帝王的祭文。西边壁橱的一角,是奉祀高皇的殿堂。庙中只要是明朝的封号,都置之不用,经常以此来显示孔氏一族的伟大。孔家的人说:“天下只有三家人家:我家和江西的张氏、凤阳的朱氏而已。江西的张氏,满身道士气,凤阳朱氏,是暴发户,太小家子气。”

  【评点】

  孔家人好大口气,偌大个中国,他们能瞧得上眼的除了自己家,就只有道家和当朝皇家。而这两家在他们眼里,也只不过是充满着道士气和暴发户小家子气,不值一提。自孔子创立了儒家以来,汉武帝独尊儒术,儒家在几千年的朝代更迭中就像那株桧树屹立不倒,虽然几经衰落,但最后还是被历代统治者当作兴国安邦之道。如今,“五四”和“文革”中被打倒的孔夫子,似乎又再一次迎来了他的春天。

  孔 林①

  曲阜出北门五里许,为孔林。紫金城城之,门以楼,楼上见小山一点,正对东南者,峄山也②。折而西,有石虎、石羊三四,在榛莽中③。过一桥,二水汇,泗水也。享殿后有子贡手植楷④。楷大小千余本,鲁人取为材、为棋枰。享殿正对伯鱼墓⑤,圣人葬其子得中气。由伯鱼墓折而右,为宣圣墓。去数丈,案一小山,小山之南为子思墓⑥。数百武之内⑦,父、子、孙三墓在焉。谯周云⑧:“孔子死后,鲁人就冢次而居者百有余家,曰‘孔里’。”《孔丛子》曰⑨:“夫子墓方一里,在鲁城北六里泗水上”。诸孔氏封五十余所,人名昭穆⑩,不可复识。

  【注释】

  ①孔林:在今山东曲阜北门外,是孔子及其后代子孙的墓葬地。

  ②峄(yì)山:又叫邹山,位于今山东邹县。

  ③榛莽:丛杂的树木。

  ④子贡:端木赐,字子贡,孔子的弟子。楷(jiē):即黄连木,落叶乔木,属漆树科黄连木属植物。

  ⑤伯鱼:孔鲤,字伯鱼,孔子的儿子。

  ⑥子思:孔伋,字子思,孔子的孙子。

  ⑦武:半步,泛指脚步。

  ⑧谯周(201-270):字允南,西充(今四川阆中)人,三国时为蜀国光禄大夫,蜀亡后入晋为官。有《五经论》《古史考》传世。

  ⑨《孔从子》:是一部记述孔子与他的后代子思、子上、子高、子顺等人的言行的书,孔鮒所撰,但多数学者认为是后人伪托所作。

  ⑩昭穆:古代宗庙中神主牌位的排列次序,始祖位于中间,后代子孙二世、四世、六世排列在左边,称为“昭”,三世、五世、七世排列在右边,称为“穆”。

  【译文】

  从曲阜的北门出来再走五里路,便到了孔林。它被紫金城的城墙围起来,修筑一座高楼作为大门,楼上可以看见远处的小山峰,正对着东南方向,那小山就是峄山。转弯向西去,有三四只石虎、石羊矗立在丛杂的草木当中。跨过一座小桥,有两条河流在此汇合,汇入泗水。享殿的后面是子贡亲手种植的楷树,大大小小的有几千棵,鲁地的人砍伐了木材做棋盘。享殿正对着伯鱼的墓地,孔圣人把他的儿子葬在这里是为了得到中和之气。由伯鱼的墓地向右走,是宣圣孔子的墓地。距此几丈远的地方,有一座小山,小山的南面是子思的墓地。几百步之内,父亲、儿子、孙子的三座坟墓都在这里。谯周说:“孔子死后,鲁人来到孔子坟墓旁边依次居住的人家达到一百多家,称作‘孔里’。”《孔从子》上说:“孔夫子墓地有一里见方,在距鲁城城北六里的泗水之上。”孔氏其他人的坟墓有五十多座,人名按照左昭右穆排列着,已经模糊不清,不可辨识了。

  【评点】

  《论语》里讲孔子不语乱力怪神,然而从作者描述的文字来看,孔子把儿子伯鱼的坟墓埋在享殿的正中之地,得中和之气,似乎也并不完全不相信神怪,所以孔子的思想里有不少“二重性”。孔子的尊荣其实不必等到汉武帝独尊儒术之时,在他死后鲁人就在其墓地周围安家落户了,足以说明当时孔子思想的影响之大。这位开办私学的第一人,给中国社会和中国人的生活带来的影响和变化是无法估量的。

  有碑铭三,兽碣俱在。《皇览》曰①:“弟子各以四方奇木来植,故多异树不能名。一里之中未尝产棘木、荆草。”紫金城外,环而墓者数千家,三千二百余年,子孙列葬不他徙,从古帝王所不能比隆也。宣圣墓右有小屋三间,匾曰“子贡庐墓处”。盖自兖州至曲阜道上②,时官以木坊表识,有曰“齐人归讙处”③,有曰“子在川上处”④,尚有义理;至泰山顶上,乃勒石曰“孔子小天下处”⑤,则不觉失笑矣。

  【注释】

  ①《皇览》:三国时魏文帝时期,由刘劭、王象等人编撰,分门别类,共四十多部,呈献给皇帝阅读,原书已散佚,后人有辑佚本。

  ②兖州:即今山东兖州。

  ③齐人归讙(huān)处:语出于《春秋?定公十年》:“齐人来归郓、讙、龟阴田”。

  ④子在川上:语出于《论语?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⑤孔子小天下:语出于《孟子?尽心上》:“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

  【译文】

  这里有三块碑铭,驮碑的兽雕和碣石都还在。《皇览》里说:“孔子的弟子们从各个地方带来奇树异木种植在这里,所以很多树木都不知叫什么名字。一里地范围之内不曾生长荆木和棘草。”紫金城外有几千座坟墓,三千两百多年来,孔氏的子子孙孙都成排成列地葬在这里,从没有迁徙到别的地方去,这是自古以来的帝王都不能比拟的尊崇。宣圣墓的右边有三间小屋子,上面的匾额写着“子贡庐墓处”。从兖州到曲阜的路上,当时的官府树立木牌坊用以标记,有的地方写着“齐人归讙处”,有的地方写着“子在川上处”,尚且还有些道理;登到泰山顶上,竟有石头刻着“孔子小天下处”,就不禁令人感到可笑了。

  【评点】

  孔氏一族因孔子而得以奉祀不绝,张岱感慨三千两百多年来,孔氏子孙都归葬在孔林,而历代的帝王后裔却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因为朝代更替,天下从来不会长久地属于哪一家。当年曾经煊赫一时的王朝转眼间化为尘土。王谢堂前燕也有飞入平常人家的时候,而孔子的后裔依然能够绵延不绝,人们尊称其为“素王”。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从不称王,其实却已自成为王了,真的让人感慨万千!

  燕子矶①

  燕子矶,余三过之。水势湁潗②,舟人至此,捷捽抒取③,钩挽铁缆,蚁附而上。篷窗中见石骨棱层,撑拒水际,不喜而怖,不识岸上有如许境界。戊寅到京后④,同吕吉士出观音门⑤,游燕子矶。方晓佛地仙都,当面蹉过之矣⑥。登关王殿,吴头楚尾⑦,是侯用武之地,灵爽赫赫,须眉戟起。缘山走矶上,坐亭子,看江水潎洌,舟下如箭。折而南,走观音阁,度索上之。阁旁僧院,有峭壁千寻⑧,碚礌如铁⑨;大枫数株,蓊以他树,森森冷绿,小楼痴对,便可十年面壁⑩。今僧寮佛阁,故故背之,其心何忍?是年,余归浙,闵老子、王月生送至矶,饮石壁下。

  【注释】

  ①燕子矶:位于今江苏南京直渎山,因山石矶凸出江面,三面临空,像展翅飞翔的燕子,因而名为“燕子矶”。

  ②湁潗(chì jí):形容水流湍急翻滚的样子。

  ③捽(zhuó):抓住。

  ④戊寅:崇祯十一年(1638)。

  ⑤吕吉士:吕福生,字吉士,绍兴人,明末复社成员之一。

  ⑥蹉(cuó):差错、失误。

  ⑦吴头楚尾:指春秋时期吴地与楚地相接的地方,在今安徽宿松境内,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此处指燕子矶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⑧寻:古代的度量单位,一寻为八尺。

  ⑨碚礌(bèi lěi):指坚硬的石头。

  ⑩面壁:佛教用语,又称壁观,面对墙壁静思打坐。后泛指专心思考和研究。

  寮:指寮房,比较小的房子。

  闵老子:闵汶水,是作者在南京结识的一位茶友,见本书第三卷《闵老子茶》。王月生:明末南京的一位名妓,见本书第八卷《王月生》。

  【译文】

  我曾三次经过燕子矶。这里水势湍急,波涛翻涌,乘船到此,舟人都快速抓起绳索,拉挽铁钩铁锁,像蚂蚁一样集中并船一起行驶过去。我在船上的篷窗向外看见燕子矶的石头层层叠叠,高耸凸突,直插入江面。不仅没有感到惊喜,反而心生恐怖,不知这里如此危险。

  戊寅年,我到了南京,同吕吉士从观音门出发,一起游览燕子矶,才知道这个地方是佛陀胜地、仙人之都,我却错过了。我们登上关王殿,这里地势十分重要,是当年关羽打仗的地方。关羽像精神威赫,胡须眉毛像戟戈一样挺立。我们沿山路行走,来到凉亭,只见江水涌动翻腾,江上的船只像箭一样飞快地驶向下游。我们转个弯向南,经过观音阁,扶着铁索攀登到上面。观音阁旁边是僧院,有一面峭壁高千寻,坚硬得像铁块似的,旁边生长着几株粗大的枫树,枝繁叶茂,荫蔽着其他的树木,森森严严,泛着冷绿之色。在这对面筑了一座小阁楼,痴痴地面对如此景色,都可以面壁十年了。如今的僧房佛阁,故意背对着它,他们怎么能那么忍心错过这样的美景呢?这一年,我要回浙江,闵老子、王月生送我到燕子矶,并在石壁下饮酒践行。

  【评点】

  燕子矶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矶”,峭壁悬崖、滔滔江水、佛阁殿宇、冷绿森森。面对此番美景,怪不得作者说可以面壁十年,而在此之前作者曾三次错过。许多美景佳地都在险要的地方,正如王安石曾说过:“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 。人生路上似乎也有很多时候因为退缩、畏惧而错过不少精彩的风景,其实克服掉这些心理障碍,我们将会收获更加美好的人生。

  鲁藩烟火①

  兖州鲁藩烟火妙天下。烟火必张灯,鲁藩之灯,灯其殿②、灯其壁、灯其楹柱、灯其屏、灯其座、灯其宫扇伞盖。诸王公子、宫娥僚属、队舞乐工,尽收为灯中景物。及放烟火,灯中景物又收为烟火中景物。天下之看灯者,看灯灯外;看烟火者,看烟火烟火外。未有身入灯中、光中、影中、烟中、火中,闪烁变幻,不知其为王宫内之烟火,亦不知其为烟火内之王宫也。

  【注释】

  ①鲁藩:朱元璋第十子朱檀被封为鲁王,后代因袭相称。

  ②灯其殿:“灯”活用为动词,意为点灯。下面的“灯其壁”、“灯其楹柱”用法相同。

  【译文】

  兖州鲁王府的烟花妙绝天下,放烟花的时候必定张挂灯笼。鲁藩王府的灯笼,挂在厅殿里、墙壁上、楹柱上、屏风上、座椅上以及宫扇伞盖上。王侯、公子、宫女、仆人、舞姬、乐工,个个都成了灯火中的景物。到了放烟花的时候,灯火中的景物又全都成为烟花中的景物。天下看灯火的人都是在灯火外面看灯,看烟花的人都是在烟花之外看烟花,而没有亲身进入灯中、光中、影中、烟中、火中去看。灯影闪耀、变幻多姿,不知道那是王宫里的烟花,还是烟花里的王宫。

  【评点】

  鲁藩王府的烟花、灯火何其绚丽繁华,地上有灯火的影影绰绰/摇曳娥娜,天上有烟花的辉煌照空/转瞬即逝。加之亭阁楼台、楹柱屏风、宫扇伞盖诸物,王孙公子、宫女僮仆、舞女歌姬、伶人乐工诸色人物,实在热闹非凡。虽然比不上我们现代千奇万幻的电灯光影和多姿多彩的烟花,但算得上是如梦如幻的灯影烟火世界了。

  殿前搭木架数层,上放“黄蜂出窠”、“撒花盖顶”、“天花喷礴”。四旁珍珠帘八架,架高二丈许,每一帘嵌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一大字。每字高丈许,晶映高明。下以五色火漆塑狮①、象、橐驼之属百余头,上骑百蛮,手中持象牙、犀角、珊瑚、玉斗诸器,器中实“千丈菊”、“千丈梨”诸火器,兽足蹑以车轮,腹内藏人。旋转其下,百蛮手中瓶花徐发,雁雁行行,且阵且走②。移时,百兽口出火,尻亦出火③,纵横践踏。端门内外,烟焰蔽天,月不得明,露不得下。看者耳目攫夺,屡欲狂易④,恒内手持之。

  【注释】

  ①火漆:指用松脂、石蜡等制成的油漆,容易融化又容易凝固,多用来封闭文件和瓶口。

  ②且阵且走:指一边摆成各种方列一边走。

  ③尻(kāo):脊椎的末端,包括耻骨和尾骨。这里指动物形花灯的尾部。

  ④狂易:精神失常,疯狂。

  【译文】

  在大殿前面搭建起几层木架子,在上面燃放“黄蜂出窠”、“撒花盖顶”、“天花喷礴”等烟花。木架四周挂着八架珍珠帘,架子高达二丈多,每个帘幕上分别镶嵌着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几个大字。每个字的高度有一丈多,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晶莹明亮。珍珠帘下面是用五颜六色的火漆制作而成的雕塑,有一百多头狮子、大象、骆驼之类的野兽,上面骑着上百个外国人,手里拿着象牙、犀角、珊瑚、玉斗等各种器物,这些器物当中放置了“千丈菊”“千丈梨”等烟花,野兽的脚踩在车轮上,肚子里藏着人,在下面旋转着车轮,以此来行进。那些外国人手中瓶装的烟花徐徐放射,像大雁一样或行或列,一边摆阵形一边往前走。过了一段时间,成百只野兽嘴里喷射出烟火,屁股后面也喷射出烟火,东奔西走、横冲直撞。宫殿的正南门之外,烟花火焰遮蔽了整个天空,月亮的光芒都被遮挡住了,露水也不能落下。观看烟花的人眼花缭乱、头晕目眩,多次激动得想要发狂,但一直按捺住心情保持冷静。

  【评点】

  烟花灯火不仅好看,更因有人的参与才更加热闹,这些各式各样兽形的烟花器具,既增加了表演性,又增强了烟花之外的生动形象之美。烟花焰火中伴随着行行列列的动物和外邦人物形象,并且都有轮子带着他们各处行走穿梭,其热闹程度可以想见,要不然看烟花的人怎么个个都看得要发疯呢?放烟花热闹开心也就罢了,但古人娱乐也不忘忠孝仁义,宣传工作不比现代差。

  昔者有一苏州人,自夸其州中灯事之盛,曰:“苏州此时有烟火,亦无处放,放亦不得上。”众曰:“何也?”曰:“此时天上被烟火挤住,无空隙处耳!”人笑其诞①。于鲁府观之,殆不诬也②。

  【注释】

  ①诞:欺诈,虚妄。

  ②诬:欺骗的意思。

  【译文】

  以前有个苏州人,自夸他们苏州的灯火烟花如何盛大,说:“苏州这时候若是有烟花焰火,也是没地方燃放的。”大家都问:“为什么呢?”他说:“这时候的天空都被烟花塞满了,根本就没有空隙可以放了!”人们嘲笑他说大话。直到在鲁王府观看烟花,才明白他所言不虚。

  【评点】

  作者为了凸显鲁藩王府烟火之盛大壮观,又举出苏州人称赞苏州烟花的一番话。烟花繁盛得天空都容不下更多的烟花,这该是怎样繁华炫目的烟火盛宴!明代虽然还是闭关锁国,但社会上已经出现资本主义萌芽,富贵大族人家的生活是比较豪华奢侈的。然而繁华不过像如此炫目的烟火一样,最终倏忽而逝。

  朱云崃女戏①

  朱云崃教女戏,非教戏也。未教戏,先教琴,先教琵琶,先教提琴、弦子、萧、管,鼓吹歌舞,借戏为之,其实不专为戏也。郭汾阳、杨越公、王司徒女乐②,当日未必有此。丝竹错杂,檀板清讴③,入妙腠理④,唱完以曲白终之,反觉多事矣。

  【注释】

  ①朱云崃:教女子唱戏的师傅。

  ②郭汾阳:郭子仪(697-781),郑县(今陕西华县)人。唐代军事家和政治家,平定“安史之乱”,封为汾阳郡王。杨越公:杨素(?-606),字处道,华阴(今陕西)人。隋朝的权臣,随隋文帝杨坚灭陈,被封为越国公。王司徒:王允(137-192),字子师,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东汉末年大臣,曾任豫州刺史、司徒。

  ③清讴:清美的歌唱。

  ④腠理:指肌肤。

  【译文】

  朱云崃教导女子学唱戏,并非只教授她们唱戏。在没有教戏之前,先要教她们弹琴、琵琶,学习提琴、弦子、箫管、鼓吹、丝竹、歌舞,借着学唱戏为名,实际上并不专门只教唱戏。汾阳王郭子仪、越国公杨素、司徒王允这些人家里的女乐师,当年也未必如此多才多艺。丝竹乐声错杂相交,檀板轻按、清歌婉转,歌声曲子已经美妙地贯通了乐理,唱完歌后用说白来结束,反而觉得多此一举了。

  【评点】

  朱云崃教授唱戏果然是非常有长远的眼光,唱戏之人懂得各种器乐演奏,懂得各种歌舞表演,那么演起戏来就如鱼得水了。虽然很少能出现全才的艺人,但多才多艺确实对一个人有很多的帮助,就像现在娱乐圈有不少多栖艺人,既活跃于歌坛,又能跻身于大银屏,当然还能玩转其他领域。古代的这些歌姬舞女也能掌握几门技艺,若在现代社会想必也会有不少粉丝吧。

  西施歌舞①,对舞者五人,长袖缓带,绕身若环,曾挠摩地,扶旋猗那,弱如秋药②。女官内侍,执扇葆璇盖、金莲宝炬、纨扇宫灯二十余人,光焰荧煌,锦绣纷叠,见者错愕③。

  【注释】

  ①西施:春秋时越国美女,被越王勾践献给吴王夫差。

  ②“绕身若环”句:出自《淮南子?修务训》:“今鼓舞者,绕身若环,曾挠摩地,扶旋猗那,动容转曲,便媚似神,身若秋药披风”。曾挠:曲屈貌。猗那:柔美,盛美。秋药:指秋天的白芷。

  ③错愕:形容非常吃惊的样子。

  【译文】

  表演西施舞的时候,有五个人对舞,个个长袖宽带,如同环绕在身上一样,曲曲层层地拖曳到地上,舞动旋转起来,婀娜多姿,娇弱得像秋天的白芷似的。演员有二十多人,打扮成宫廷女官和侍者,手里举着扇葆璇盖、金莲宝炬、纨扇宫灯,灯光焰火灿然明亮,华丽锦绣的衣服纷绕层叠,令观众吃惊不已。

  【评点】

  中国传统的舞蹈大多都以灵动柔美为主,尤其是宫廷舞。作者向我们描述的这场西施舞,舞者个个都是长袖宽袂,身形袅娜,舞姿曼妙,宛若当年美女西施翩翩起舞。宫廷舞以华美著称,连陪衬的宫女侍者和道具都非常雍容华丽,观看者怎能不目瞪口呆,宛若置身于皇家御苑,又似回到千年以前的吴娃馆,亲见西施起舞,实在妙不可言。

  云老好胜,遇得意处,辄盱目视客①;得一赞语,辄走戏房,与诸姬道之,佹出佹入②,颇极劳顿。且闻云老多疑忌,诸姬曲房密户,重重封锁,夜犹躬自巡历,诸姬心憎之。有当御者③,辄遁去,互相藏闪,只在曲房,无可觅处,必叱咤而罢。殷殷防护,日夜为劳,是无知老贱自讨苦吃者也,堪为老年好色之戒。

  【注释】

  ①盱目:指瞪着眼睛。

  ②佹(guǐ):累积,重叠。这里指屡次。

  ③当御者:指侍寝的人。

  【译文】

  朱云崃一向好胜,看到得意的地方,就会瞪大眼睛观看客人的反应;得到客人的一两句称赞,就连忙走到戏房,告诉各个舞女歌姬。因为屡次出来进去,他感到非常劳累疲乏。并且我听说云崃老的性格多疑,喜欢猜忌,众歌姬的居住之地幽曲隐秘,重重叠叠地上锁封闭,晚上他还亲自巡视检查,歌姬都对他怀恨在心。轮到该侍寝的人侍寝之时,那人却跑掉了,相互之间躲躲藏藏,但也只在深宅密院当中,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藏匿。朱云崃找不到她们,就只好大声呵骂指责了事。朱云崃殷勤防护,日夜操劳,是个不明事理的轻贱老人,只能自讨苦吃,真可以让那些好色的老年人引以为戒。

  【评点】

  读到这里,原来朱云崃教这些女子歌舞器乐,原来也是另有所图。这一众女子大多是妙龄方华,貌美如花,又是清姿倩舞,又是婉转歌喉,谁人不动心,谁人不情移?朱云崃已经老痴却不改愚顽,猜忌防护,霸占着一众美女,真是老牛吃嫩草,活活糟践了这些年轻女子。就连作者都感到愤愤不平,骂他“无知老贱”。

  绍兴琴派

  丙辰学琴于王侣鹅①,绍兴存王明泉派者推侣鹅,学《渔樵回答》《列子御风》《碧玉调》《水龙吟》《捣衣环珮声》等曲。戊午学琴于王本吾②,半年得二十余曲:《雁落平沙》《山居吟》《静观吟》《清夜坐钟》《乌夜咏》《汉宫秋》《高山流水》《梅花弄》《淳化引》《沧江夜雨》《庄周梦》,又《胡笳十八拍》《普庵咒》等小曲十余种。王本吾指法圆静,微带油腔③。余得其法,练熟还生,以涩勒出之④,遂称合作。同学者,范与兰⑤、尹尔韬⑥、何紫翔⑦、王士美、燕客、平子⑧。与兰、士美、燕客、平子俱不成,紫翔得本吾之八九而微嫩,尔韬得本吾之八九而微迂。余曾与本吾、紫翔、尔韬取琴四张弹之,如出一手,听者駴服⑨。后本吾而来越者,有张慎行、何明台,结实有余而萧散不足⑩,无出本吾上者。

  【注释】

  ①丙辰:万历四十四年(1616)。

  ②戊午:万历四十六年(1618)。

  ③油腔:指腔调油滑、轻浮。

  ④涩:此处指不成熟。

  ⑤范与兰:生平不详,见本书第八卷《范与兰》。

  ⑥伊尔韬:字芝仙,号袖花老人,山阴(今浙江绍兴)人,精通音律,著有《原琴正义》《审音奏议》等书。

  ⑦何紫翔:生平不详,作者与其有书信往来,《与何紫翔书》记录了他们之间对音乐的探讨。

  ⑧平子:张峰,字平子,作者的弟弟。

  ⑨駴(hài):古同“骇”,惊骇,意为吃惊。

  ⑩萧散:闲散,此处指音乐悠扬动听。

  【译文】

  丙辰年,我向王侣鹅学琴。绍兴现存王明泉琴派的人中当首推王侣鹅,我向他学了《渔樵回答》《列子御风》《碧玉调》《水龙吟》《捣衣环珮声》等曲子。戊午年,我向王本吾学琴,半年之间学了二十多个曲目:《雁落平沙》《山居吟》《静观吟》《清夜坐钟》《乌夜咏》《汉宫秋》《高山流水》《梅花弄》《淳化引》《沧江夜雨》《庄周梦》,以及《胡笳十八拍》《普庵咒》等小曲十多种。王本吾的指法圆融沉静,但调子稍微有点油滑轻浮。我学到了他的琴法,练熟了之后还觉得生疏,就只好用有点生涩的技法弹奏,于是和他们和调。和我一起学琴的有范与兰、尹尔韬、何紫翔、王士美、燕客、平子。与兰、士美、燕客、平子都没有学成,紫翔学得本吾指法的八九成,但还差火候。尔韬学得本吾指法的八九成,但有一点迂滞。我曾经和本吾、紫翔、尔韬拿来四张琴一起弹奏,四个人的琴声合鸣,好像是一个人弹的一样,听的人都非常惊叹。在王本吾之后来越地教授琴法的有张慎行、何明台,琴法功底扎实有余但潇洒不足,没有人能超过本吾。

  【评点】

  学琴也是讲悟性的,同样是名师教出来的徒弟,范与兰、王士美、燕客、平子都没有学成,作者指法涩,紫翔指法嫩,而尔韬指法迂。作者的弹琴的造诣不仅仅在于弹,更在于识,对于老师的琴法,作者能指出王本吾指法的圆融沉静,但也能挑出他微带油腔的缺点。张慎行、何明台则是平实而少飘逸。所谓教学相长,这些琴师遇到张岱这样的高足也是一件雅事。

  花石纲遗石①

  越中无佳石。董文简斋中一石②,磊块正骨,窋咤数孔③,疏爽明易,不作灵谲波诡④,朱勔花石纲所遗⑤,陆放翁家物也⑥。文简竖之庭除⑦,石后种剔牙松一株⑧,辟咡负剑⑨,与石意相得。文简轩其北,名“独石轩”,石之轩独之无异也。石篑先生读书其中⑩,勒铭志之。

  【注释】

  ①花石纲:古代专门为皇帝搜罗奇花异石的特殊运输部门。北宋时宋徽宗为修建艮岳而成立,十艘船称为一纲。

  ②董文简:董玘(1487-1546),子文玉,浙江会稽人,官至吏部左侍郎。谥号文简。

  ③窋咤(zhú zhà):本指物体在洞穴中突出的样子,此处指洞窟。

  ④灵谲波诡:奇异神秘之态。

  ⑤朱勔(miǎn)(1075-1260):苏州人,宋徽宗时为皇帝搜罗奇花异石而劳民伤财。

  ⑥陆放翁: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著名文学家,与杨万里、范成大、尤袤并称“中兴四大诗人”,著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等。

  ⑦除:指台阶。

  ⑧剔牙松:即括子松,常绿乔木。

  ⑨咡(ěr):嘴与耳朵之间的部位。

  ⑩石篑先生:陶望龄(1562-1210),字周望,号石篑,会稽(今浙江绍兴)人,担任翰林院编修、侍讲以及国子监祭酒,有《歇庵集》《天水阁集》传世。

  【译文】

  越中没有好的奇石。董文简的书斋中有一块藏石,品相磊落端正,多个孔穴突出,疏阔爽朗、明畅简易,形状并无奇怪诡异之处。这块石头是朱勔当年主持花石纲时所遗留下来的,原是陆放翁家的遗物。董文简把石头竖立在庭院的台阶上,在石头后面种了一棵剔牙松,辟咡负剑,与石头相互映衬,意境相得益彰。文简在石头的北面修筑了一座小轩,叫做“独石轩”,意思是石头和小轩都是独一无二的。石篑先生在小轩里读书,雕刻铭文来记述这件事。

  【评点】

  古人,尤其是文人,对奇石也是情有独钟,董文简书斋里的这块石头,不仅外貌磊落爽朗,并且其来头也不小,是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的遗物。正所谓石如其人,石头正象征着陆游炽热磊落的爱国情怀,传至明代也算得上是古物了,放在书斋,再配以松树,既有意境又能观石怀古,实在是雅事一桩。

  大江以南,花石纲遗石,以吴门徐清之家一石为石祖。石高丈五,朱勔移舟中,石盘沉太湖底,觅不得,遂不果行。后归乌程董氏①,载至中流,船复覆。董氏破资募善入水者取之。先得其盘,诧异之,又溺水取石,石亦旋起。时人比之延津剑焉②。后数十年,遂为徐氏有③。再传至清之,以三百金竖之。石连底高二丈许,变幻百出,无可名状。大约如吴无奇游黄山④,见一怪石,辄瞋目叫曰⑤:“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注释】

  ①董氏:董份(1510-1595),字用均,号南浔山人,乌程(今浙江湖州南浔)人。官至吏部尚书,著有《沁园集》。

  ②延津剑:指龙泉、太阿两把宝剑。《晋书?张华传》记载了两把剑的故事:“丰城令雷焕得龙泉、太阿两剑,以其一与华。后华被诛,剑即失其所在。雷焕死,其子持剑行经延平津,剑忽跃出堕水。使人入水取之,但见两龙蟠萦,波涛惊沸。剑亦从此亡去。”后来就用“延津剑”称龙泉和太阿两剑。

  ③徐氏:徐泰时(1540-1598),原名三赐,字大来,号舆浦,长州(今江苏苏州)人。官至太仆寺少卿。他是著名园林留园的建造者。

  ④吴无奇:吴世奇,子无奇,号恒初,安徽歙县人。官至太常寺卿,有《绿滋馆稿》《史裁》等文集。

  ⑤瞋(chēn)目:指睁大眼睛。

  【译文】

  长江以南的花石纲遗石中,吴门徐清之家里那块石头可称得上是石头的祖宗。这块石头高一丈五尺,被朱勔移放到船上,承载石头的石盘沉入太湖底,寻觅不得,于是就这样算了。后来这块石头到了乌程董氏的手里,用船装载运送,到了太湖中心船又翻了。董氏花钱招募会游泳的人潜到湖底找寻,却先找到了当年的石盘,人们都十分惊讶,又下到湖底寻找石头,石头也很快被打捞上来,当时的人把石头和石盘比作延津剑。过了几十年后,这块石头和石盘为徐氏所拥有。再后来传到徐清之的手上,他花了三百两银子将它竖立起来。石头连石盘高二丈多,变化百端,难以形容它的样子。大概就像吴无奇游览黄山一样,只要看见一块奇石他就瞪大眼睛大声喊叫:“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评点】

  奇石当然指石头的形状怪异神奇,但这里介绍的这块花石纲遗石,不仅石头的形状从各个角度观看千万种变化,更特别的是它不凡的经历。石头和石盘宛若相生相连,石盘落入水中,多年后石头入水,于是两者再次重逢,真可传为一段佳话。爱石之人惊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作者也不禁为徐清之的这块石头感叹“岂有此理”了!

  焦山①

  仲叔守瓜州②,余借住于园③,无事辄登金山寺④。风月清爽,二鼓,犹上妙高台⑤,长江之险,遂同沟浍⑥。一日,放舟焦山,山更纡谲可喜⑦。江曲涡山下⑧,水望澄明,渊无潜甲⑨。海猪⑩、海马,投饭起食,驯扰若豢鱼。看水晶殿,寻瘗鹤铭,山无人杂,静若太古。回首瓜州烟火城中,真如隔世。

  【注释】

  ①焦山:又叫浮玉山,在今江苏镇江,汉末隐士焦先在此隐居,因而得名。

  ②仲叔:张联芳,字尔葆,号二酉。是作者的祖叔。瓜州:在今江苏扬州,是古运河与长江交汇的地方,是古代著名的渡口,与镇江隔江相望。

  ③于园:位于瓜州的一座私人宅园,详见本书第五卷《于园》。

  ④金山寺:在今江苏镇江。东晋明帝时期所建,初名泽心寺、龙游寺,唐代以后一直称金山寺,多历史典故,《西游记》《白蛇传》等有其故事。

  ⑤妙高台:又名晒经台,宋代僧人了元建,1948年毁于大火。

  ⑥沟浍:田间水道。

  ⑦纡谲:曲曲折折的样子。

  ⑧曲涡:曲折回环。

  ⑨甲:乌龟甲鱼之类的水生动物。

  ⑩海猪:即今天的海豚。

  驯扰:驯服。

  瘗(yì)鹤铭:指刻了葬鹤铭文的摩崖石刻。南朝的一位书法家养的鹤死了,为此他写了一篇铭文并刻在焦山的江心岛,后代多位书法家也留下书法,宋代石壁受雷击崩落江中,现已残缺。

  【译文】

  仲平祖叔担任瓜州知州的时候,我借住在于园,闲暇无事时就去拜访金山寺。风清月朗,二更天的时候,我还登上金山寺的妙高台,站在上面俯瞰长江天险,就如同观看一条小小的田间水沟。

  有一天,我乘船到了焦山。焦山更加迂阔曲折、幽深可喜,长江在山下曲折回环,远远望去,水面清澈澄明,水里的游鱼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只要把饭食投放到水中,海猪、海马就会跳起来争抢食物,好像就是家里豢养的鱼一样。观看水晶殿,寻访瘗鹤铭,山上空寂,没有其他人,安静得像是回到了远古的时代。回头远望瓜州,城中灯火摇曳、烟气缥渺,恍若隔世。

  【评点】

  张岱真有一种魏晋名士的风度,从他经常半夜去寻访夜景就可以看出来。月明风清,夜阑人静的夜晚他登妙高台,俯瞰长江。放舟焦山,望澄明江水,戏玩水中游鱼,寻访古迹。在无人的寂静里,他感受到远古阒无一人的孤寂。回望城市,灯火掩映下的人间让人有种远离红尘进入仙都佛第的幻境。这等体会是那些只爱繁华之景的人所不能体会的。

  饭饱睡足,新浴而出,走拜焦处士祠①。见其轩冕黼黻②,夫人列坐,陪臣四,女官四,羽葆云罕③,俨然王者。盖土人奉为土谷④,以王礼祀之。是犹以杜十姨配伍髭须⑤,千古不能正其非也。处士有灵,不知走向何所?

  【注释】

  ①焦处士:焦先,字孝然,东汉末年天下大乱,隐居于焦山。

  ②轩冕:指士大夫乘坐的车子和穿戴的服装。黼黻(fǔ fú):指古代衣服上绣的花纹。

  ③羽葆:用羽毛装饰的华盖。

  ④土谷:土地神和谷神。

  ⑤以杜十姨配伍髭须:典故,出自宋俞琰《席上腐谈》:“温州有土地杜拾姨无夫,五撮须相公无妇。州人迎杜拾姨以配五撮须,合为一庙。杜十姨为谁?乃杜拾遗也。五撮须为谁?乃伍子胥也。少陵有灵,必对子婿笑曰:‘尔尚有相公之称,我乃为十姨,岂不雌我耶?’”

  【译文】

  吃饱睡足之后,我洗了个澡出门,到焦先处士的祠堂祭拜。看到焦处士头带官帽,穿着华丽的衣服,他的夫人列坐在旁边,祠堂中还有四个陪臣,四个宫女,羽葆宫扇,旌旗巾幡,好像一个帝王。大概当地人把他当作土地神和谷神,用帝王的礼仪祭祀他。这样的景象好像将杜十姨配给伍髭须为妻,千百年后还有谁能说这是不正确的。焦先处士若泉下有知,也不知会逃到哪里去隐居?

  【评点】

  自古以来,以讹传讹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就像杜甫和伍子胥婚配的笑话一样,把一个隐士塑造成帝王将相的样子,还有夫人、大臣和宫女,实在滑稽可笑。隐士都是隐居山林中不问政治世俗之事的士人,何以死后恰恰被政治化?这都是后代多事之徒的附会,把先人原本的精神面貌涂抹得一塌糊涂。审视历史,以古视今,作者也就不得不感慨万千了。

  表胜庵①

  炉峰石屋,为一金和尚结茅守土之地②,后住锡柯桥融光寺③。大父造表胜庵成,迎和尚还山住持。命余作启,启曰:“伏以丛林表胜,惭给孤之大地布金④;天瓦安禅⑤,冀宝掌自五天飞锡⑥。重来石塔,戒长老特为东坡⑦;悬契松枝,万回师却逢西向⑧。去无作相,住亦随缘。伏惟九里山之精蓝⑨,实是一金师之初地。偶听柯亭之竹笛⑩,留滞人间;久虚石屋之烟霞,应超尘外。譬之孤天之鹤,尚眷旧枝;想彼弥空之云,亦归故岫。况兹胜域,宜兆异人,了住山之夙因,立开堂之新范。护门容虎,洗钵归龙。茗得先春,仍是寒泉风味;香来破腊,依然茅屋梅花。半月岩似与人猜,请大师试为标指;一片石正堪对语,听生公说到点头。敬藉山灵,愿同石隐。倘静念结远公之社,定不攒眉;若居心如康乐之流,自难开口。立返山中之驾,看回湖上之船,仰望慈悲,俯从大众。”

  【注释】

  ①表胜庵:此庵系作者祖父张汝霖所建。

  ②炉峰:即香炉峰,在今绍兴,是会稽山的一座山峰。石屋:寺院名,在香炉峰西面的山脚下。

  ③融光寺:在今绍兴柯桥街融光桥西南面。宋绍兴六年所建,明代称为融光寺。

  ④给孤之大地布金:来自佛教的一个典故。传说印度僑萨罗国给孤独舍买太子祇陀的一块庄园,赠给释迦牟尼。太子说如果用黄金铺满地面,他就自动让出庄园。孤独舍如太子所愿以黄金铺地,太子深受感动,遂以园相赠,以后这座庄园就以两人的名字命名,叫做“祇树给孤独舍园”。

  ⑤天瓦:即天瓦山房,在表胜庵下面,背面倚靠着悬崖峭壁。

  ⑥宝掌:印度高僧。五天:指古印度。古代印度分为五个部分:东天竺、西天竺、南天竺、北天竺、中天竺。飞锡:佛教语,指僧人远游。

  ⑦重来石塔,戒长老特为东坡:语出于苏东坡《重请戒长老住石塔疏》:“大士未曾说法,谁作金毛之声;众生各自开堂,何关石塔之事。去无作相,住亦随缘。长老戒公,开不二门,施无尽藏。念西湖之久别,本是偶然;为东坡而少留,无不可者。”戒长老:宋代高僧,法名戒弼。

  ⑧万回师却逢西向:佛教典故,传说唐代僧人万回的哥哥在安西服役,父母想念甚苦。他便早上去探望兄长,晚上就带回书信。

  ⑨九里山:在今绍兴城南。精蓝:寺庙名。

  ⑩柯亭之竹笛:语出晋代《长笛赋序》:“(蔡)邕避江南,宿于柯亭,柯亭之观,以竹为椽,邕抑而眄之曰:良竹也,取以为笛,音声独绝。”柯亭:又叫做高迁亭,在今绍兴。

  了:了结。

  洗钵归龙:典故出自《晋书?僧涉传》:“僧涉,西域人也,不知何姓。……能以秘祝下神龙,每旱,坚常使之咒龙请雨。俄而龙下钵中,天辄大雨。”

  半月岩:即半月泉,在绍兴天衣寺下。

  一片石正堪对语:典故出自张鷟《朝野佥载》:“温子升作《韩陵山寺碑》,庾信读而写其本。南人问信曰:‘北方文士如何?’信曰:‘唯有韩陵山一片石堪共语。’”

  听生公说到点头:出自晋代佚名者撰《莲社高贤传?道生法师》:“师被摈,南还,入虎丘山,聚石为徒。讲《涅槃经》,至阐提处,则说有佛性,且曰:‘如我所说,契佛心否?’群石皆为点头。旬日学众人集。”后来顽石点头被用来形容所说道理非常有说服力。

  远公之社:东晋时期,慧远集结众信徒在庐山创立白莲社,宣扬净土法门。

  康乐:谢灵运(385-433),原名公义,字灵运,小字客,南北朝时期著名的文学家,出生于会稽名门望族谢氏家族,袭封康乐公,是山水诗的开创者,有《谢灵运集》传世。

  【译文】

  香炉峰上的石屋是一个俗家姓金的和尚搭建的茅草房,用来看守土地,后来他到锡柯桥的融光寺当了住持,我祖父建成表胜庵之后,就迎他回山上当住持,并命令我作了一篇启文,文写道:“用丛林来掩映表胜庵,惭愧不能给大地铺满黄金以迎佛陀;以天作瓦来安置禅房,唯有希望金禅师不吝惜从锡柯桥移法尊到此石室。重来石塔,戒弼法师是特意为了苏东坡而建;悬挂作为契约的松枝,万回法师恰逢西去之人。离开的时候没有做作之意,来做住持也是听从缘分的安排。九里山的精蓝寺原来就是金禅师最初修行的地方。偶尔听到柯亭的竹笛声,暂时滞留在人间;炉峰山石屋前的烟霞久无人欣赏,想必已经是超尘物外了。譬如飞翔于青天之上的仙鹤,尚且眷恋原来的树枝;想念那片弥漫天空的云彩,也就飞回到原来的山岫中。何况此处是佳境胜地,更应该会吸引奇人异士。了却在炉峰山做住持的夙愿,立即建立新庵堂的规范。护门内容虎来卧,洗钵里让龙来归。早春的茗茶,仍然还是保持着寒冷冰泉的风味;腊月的香气,依然来自庵前的梅花。半月岩好像与人相猜谜,请求大师来为它指明道路,一片石头正可以相对话,任凭大师说法直到顽石点头。敬重地借九里山的山灵之地,愿意伴同山石隐居。倘若大师像慧远那样建立白莲社,一定不会皱起眉头拒绝;如果我们像谢灵运那样不是真心向佛,自然难以开口请求。我们正期盼着立即返回山中的尊驾,看返还湖上的船只,希望法师您仰望慈悲的佛祖,俯瞰芸芸众生,早日来做住持。”

  【评点】

  张家当年煊赫一时,自家出资建好庵堂来请法师做住持,并且还让张岱亲笔写了启文来恭请,可见其诚意。大多佛寺庵堂都建在风景优美、奇峻的山旁湖前。佛教宣扬一切皆空,但此等佳境胜地宛若仙境,可拟西方极乐,不知法师高僧们会不会为眼前的美景所动容?作者在启文中虽极力谦逊恭敬,但字里行间充满着诱惑的味道,仿佛他们家修建的这处庵堂是金法师不容错失的一块宝地。

  梅花书屋

  陔萼楼后老屋倾圮,余筑基四尺,造书屋一大间。旁广耳室如纱①,设卧榻。前后空地,后墙坛其趾②,西瓜瓤大牡丹三株,花出墙上,岁满三百余朵。坛前西府二树,花时积三尺香雪。前四壁稍高,对面砌石台,插太湖石数峰。西溪梅骨古劲,滇茶数茎,妩媚其旁。梅根种西番莲,缠绕如缨络③。窗外竹棚,密宝襄盖之④。阶下翠草深三尺,秋海棠疏疏杂入。前后明窗,宝襄西府,渐作绿暗。余坐卧其中,非高流佳客,不得辄入。慕倪迂清⑤,又以“云林秘阁”名之。

  【注释】

  ①耳室:偏室,正屋两边的小房间。纱:即纱帐。

  ②坛其趾:在地基上筑坛。坛,名词活用为动词,建造高坛。

  ③缨络:即璎珞,用珍珠、玛瑙等串起来佩戴的饰品。

  ④宝襄:一种花。

  ⑤倪迂清(bì):倪赞(1301-1374),初名珽,字元镇,号云林,荆蛮民、幼霞生等,元代著名画家,与黄公望、王蒙、吴镇并称“元四家”,擅长书法和诗文,著有《清阁集》。 清阁:为倪瓒所居之地,作者在《夜航船》一书中有详细介绍。

  【译文】

  陔萼楼后面的老房子倒塌掉了,我命人夯了四尺的地基,建造了一间宽敞的书屋。在旁边扩建了的耳室如纱帐一般,里面放着床榻卧板。屋前后留有空余的地方,在后墙的地基筑了个花坛,种了三株西瓜瓤红的大牡丹树,开花的时候花朵伸到墙上,一年能开出三百多花朵。花坛前面有两棵西府海棠,开花时一树花枝攀,像是积聚了三尺香雪一样。花坛前面的四壁稍微高一些,对面砌着石台,石台上插着几座山峰似的太湖石。西溪梅的花枝遒劲古朴,滇茶花的茎秆妩媚妖娆,依傍这梅花树,根下种着西番莲,缠绕在树上像盘结缠绕的璎珞一样。窗外搭建有竹棚,种植的宝襄花密密覆盖在上面。台阶下的青草有三尺深,秋海棠疏疏落落地夹杂在其中。前后明亮的窗户,在宝襄花、西府海棠的掩映下依次被绿荫遮蔽得幽暗下来。我在书屋里或坐或躺,除非是高人雅士,其他人一律不准进来。我羡慕倪瓒的清閟阁,因此把这座书屋叫做“云林秘阁”。

  【评点】

  读书人要有个好的环境读书,像作者这样会读书的人,他的书房也是别具一格。四周种满四时鲜花,绿草如茵,树木蓊郁,石台装点着太湖石,竹棚上藤蔓绕架。如此清幽隐蔽的地方,人置身其中,好像钻进一片人迹罕至的自然山林。在这般清净的地方,清风徐来,绿意悠悠,花香满庭,手捧书籍,口里吟诵,真乃人间的仙窟洞府。

  不二斋①

  不二斋,高梧三丈,翠樾千重,墙西稍空,蜡梅补之,但有绿天,暑气不到。后窗墙高于槛,方竹数竿,潇潇洒洒,郑子昭“满耳秋声”横披一幅。天光下射,望空视之,晶沁如玻璃②云母③,坐者恒在清凉世界。图书四壁,充栋连床④;鼎彝尊罍⑤,不移而具。余于左设石床竹几,帷之纱幕,以障蚊虻;绿暗侵纱,照面成碧。夏日,建兰、茉莉,芗泽浸人⑥,沁入衣裾。重阳前后,移菊北窗下,菊盆五层,高下列之,颜色空明,天光晶映,如沉秋水。冬则梧叶落,蜡梅开,暖日晒窗,红炉毾⑦。以昆山石种水仙,列阶趾。春时,四壁下皆山兰,槛前芍药半亩,多有异本。余解衣盘礴⑧,寒暑未尝轻出,思之如在隔世。

  【注释】

  ①不二斋:此书斋为作者曾祖父张元忭所建,后经过作者翻新,于此处读书、藏奇书及各种文玩。

  ②玻璃:此处指各种颜色的水晶石之类的物质,不同于今天的玻璃。

  ③云母:一种矿物岩石,一般呈假六边形或菱形的晶状体。

  ④充栋:即汗牛充栋,指藏书十分丰富。

  ⑤罍:古代一种盛酒的器具,多用陶或铜制成。

  ⑥芗泽:同“香泽”,香气。

  ⑦毾(tà dēng):指带花纹的细毛毯。

  ⑧盘礡:盘起腿,随意席地而坐。

  【译文】

  不二斋的梧桐高大魁梧,高三丈,青翠的树荫千叠万重,书斋的西边墙壁较为空阔,栽上几株腊梅补其空缺。这里只有绿色的天空,夏天的炎热暑气达到不了这里。后窗的墙高出门槛,窗外几竿竹子,潇潇洒洒,郑子昭为此写了一幅横批:“满耳秋声”。阳光照射下来,抬头仰望天空,像水晶玻璃和云母石那样晶莹沁润,置身于此,好像永远处于一个清凉世界里。绘画书籍摆满了四壁的书架,汗牛充栋的书籍塞满了卧床;鼎、彝、尊、罍等器具不必从他处挪移就已经齐备了。我在书斋左边放置着石床、竹几,用纱幕遮围起来以此挡住蚊虫。绿色的暗影侵入纱帐,照在帐子上仿佛碧玉。夏天的时候,建兰和茉莉的香气沁人心脾,衣服上也余香袅袅。重阳节前后,我把盆栽的菊花移到北窗下,共有五层,高高低低地排列着,颜色错杂,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夺目,好像沉入秋水中。冬天,梧桐的叶子落了,腊梅开放,暖和的阳光晒在窗上,屋里放着红色的火炉、细密的毛毯。用昆山石磨制的花盆种植水仙,摆放在台阶上。春天的时候,四面的墙壁上都是山兰,门槛前有半亩芍药,很多都是罕见的品种。我解开衣服,盘腿而坐,寒冬和溽暑都不曾轻易出门,现在细细想来,恍若隔世。

  【评点】

  前面的梅花书屋已然就是仙境了,再来个不二斋,更胜蓬莱。四季种植不同的花草树木,也不必名贵奇珍,只是安排妥当,便能赏心悦目。作者的生活情趣在侍花弄草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书香世家于读书之外更有种种修养和情趣,若一味钻进故纸堆中,便是满身的迂腐气,哪里有张岱这样的灵性雅致,和现代人比起来,张岱这样的文人雅士才算是真正的读书人。

  砂罐锡注①

  宜兴罐②,以龚春为上③,时大彬次之④,陈用卿又次之⑤。锡注,以王元吉为上⑥,归懋德次之⑦。夫砂罐,砂也;锡注,锡也。器方脱手,而一罐一注价五六金,则是砂与锡与价,其轻重正相等焉,岂非怪事!一砂罐、一锡注,直跻之商彝、周鼎之列而毫无惭色⑧,则是其品地也。

  【注释】

  ①砂罐:一种陶制的器皿。锡注:一种锡制的酒壶。

  ②宜兴:今江苏宜兴,以盛产紫砂壶而闻名。

  ③龚春:供春,明代正德、嘉靖年间著名的制陶艺人。

  ④时大彬:明代万历至清顺治年间的制陶艺人,他是“紫砂四大家”之一时朋的儿子。

  ⑤陈用卿:明代天启至崇祯年间的制陶艺人,著有《弦绞金线如意壶》。

  ⑥王元吉:可能为黄元吉,作者在《夜航船》里记述:“嘉兴锡壶:所制精工,以黄元吉为上,归懋德次之。初年价极贵,后渐轻微。”

  ⑦归懋德:清代民间艺人,精于锡器制作。

  ⑧跻:上升,登上。商彝、周鼎:商周时期祭祀使用的青铜礼器。

  【译文】

  宜兴制作的砂罐以龚春制作的为上品,时大彬的次一等,陈用卿的又次之。锡注以王元吉制作的为上品,归懋德的就要差一些。砂罐是用砂土烧制的,锡注不过以锡浇铸的。才制作完工,一个砂罐、锡注就价值五六两银子,这么说来,砂罐和锡注的价格与它们自身的重量相等,这难道不是怪事?然而一个砂罐、一个锡注的价值能跻身于商彝、周鼎之列而毫无羞愧之色,这就是因为它们本身的质地和品位了。

  【评点】

  无论什么工艺品,首先最重要的是它的品质和艺术价值。商周时期的彝鼎一开始是生活用品,后来主要用于祭祀的礼器,多为王公贵族所拥有,其制作精良可以想见。宜兴的砂罐锡壶的价值能够与这些千百年前的古董相提并论,可见它们的价值是多么得珍贵。其价值主要是在它的工艺,出自名家之手的器具,其艺术风味就如阳春白雪,可以待价而沽了。

  沈梅冈①

  沈梅冈先生许相嵩②,在狱十八年。读书之暇,旁攻匠艺,无斧锯,以片铁日夕磨之,遂铦利③。得香楠尺许④,琢为文具一,大匣三、小匣七、壁锁二;棕竹数片为箑一⑤,为骨十八,以笋、以缝、以键,坚密肉好⑥,巧匠谢不能事。

  【注释】

  ①沈梅冈:沈束(1514-1581),字宗安,号梅冈,会稽(今浙江绍兴)人。任徽州推官、礼科给事中,后得罪权相严嵩被关监狱十八年。

  ②相嵩:严嵩(1480-1558),字惟中,号介溪,江西分宜人,曾担任首辅,专权祸国长达二十年之久。

  ③铦(xiān)利:锐利,锋利。

  ④香楠:楠树,因有香气而得名。

  ⑤箑(shà):竹制的扇子。

  ⑥笋:同“榫”,器物两部分相接的凸起处。键:能连接器物两部分的轴状部分。

  【译文】

  沈梅冈先生因忤逆得罪了丞相严嵩,被关进监狱长达十八年之久。沈先生在读书的空闲之余,也一边钻研工艺。没有斧头和锯子,就用一小块铁片日日夜夜地磨,最后磨成锋利的刻刀。他得到一块一尺多长的香楠木,雕琢成一件文具,有三个大匣子、七个小匣子、两个壁锁,用几片棕竹做成一把扇子,有十八个扇骨。他做的东西,榫眼、接缝、钮键都非常结实紧密,连能工巧匠都自愧不如。

  【评点】

  李白有句诗:“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此处的这位沈梅冈先生就是一位很有毅力的人。首先是被权相严嵩关进监狱十八年他都没有妥协,还很勤奋地读书和练习工艺技术。监狱里条件有限,一个铁片日夜打磨就成了刻刀,还把香楠木、棕竹等雕刻制作成文具和扇子,化腐朽为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专注和毅力,只要坚持不懈,将自己的爱好和兴趣发展成一项独一无二的技艺没有不可能。

  夫人丐先文恭志公墓①,持以为贽②,文恭拜受之。铭其匣曰:“十九年,中郎节③,十八年,给谏匣;节邪匣邪同一辙。”铭其箑曰:“塞外毡,饥可餐④;狱中箑,尘莫干;前苏后沈名班班⑤。”梅冈制,文恭铭,徐文长书⑥,张应尧镌⑦,人称四绝,余珍藏之。

  又闻其以粥炼土,凡数年,范为铜鼓者二,声闻里许,胜暹罗铜⑧。

  【注释】

  ①夫人:指沈束的妻子张氏。丐:请求,乞求。

  ②贽:古代指初次拜见尊长所赠送的礼物。

  ③十九年,中郎节:指西汉中郎将苏武出使匈奴,被扣留在匈奴十九年,他誓死不降,手持使节,牧羊塞外,忠于大汉,不改气节。

  ④塞外毡,饥可餐:苏武被单于关进地牢,不给他食物,他靠吃毡毯喝雪水而活下来。

  ⑤前苏后沈:苏指苏武,沈指沈梅冈。

  ⑥徐文长:徐渭(1521-1593),字文清,后改字文长,号青藤、天池、田水月等,山阴(今浙江绍兴)人。明代著名文学家、画家、军事家,著有《徐文长全集》《四声猿》《南词续录》等。

  ⑦张应尧:明末清初时期著名的竹雕艺人。

  ⑧暹(xiān)罗:我国古代对泰国的称呼。

  【译文】

  沈梅冈的夫人请求我曾祖父为沈先生作墓志铭,并把这件文具匣和扇子作为礼物赠送给了曾祖父。曾祖父拜谢接受了,给文具匣写了一篇铭文:“十九年,苏武持中郎之节志节不改;十八年,梅冈先生做给谏之匣亦志节不改,节呀匣呀都是相同的志气。”他又给扇子写了铭文:“塞外的毛毡,饥饿之极可餐食;狱中的扇子,尘世不与相干,前人苏武,后人沈梅冈,名节声名昭著千古。”沈梅冈制作,我曾祖父作铭文,徐文长书写,张应尧镌刻,被人们称为“四绝”,我把它们都珍藏了起来。

  我又听说他米粥和泥土为范,花了好几年,制成两个铜鼓,铜鼓的声音可以传至几里之外,远胜过暹罗出产的铜鼓。

  【评点】

  此匣和此扇真是不可多得,本来制作的过程就已经很艰难,蕴含着沈梅冈独特的人生和坚贞的气节。之后又有张元忭的铭文,徐渭的书法和张应尧的镌刻,这些人都是数一数二的名家巨匠。四个人合作成就的一件艺术品,不成“绝品”才怪呢。有些艺术品因为有了名家的手笔便身价百倍,更何况有自己祖先的遗迹,更让张岱格外珍惜而小心收藏了。

  岣嵝山房①

  岣嵝山房,逼山、逼溪、逼韬光路②,故无径不梁,无屋不阁。门外苍松傲睨③,蓊以杂木,冷绿万顷,人面俱失。石桥低磴,可坐十人。寺僧刳竹引泉④,桥下交交牙牙,皆为竹节。天启甲子⑤,余键户其中者七阅月⑥,耳饱溪声,目饱清樾。

  山上下多西栗、边笋,甘芳无比。邻人以山房为市,蓏果、羽族日致之⑦,而独无鱼。乃潴溪为壑⑧,系巨鱼数十头⑨。有客至,辄取鱼给鲜。日晡,必步冷泉亭⑩、包园、飞来峰。

  【注释】

  ①岣嵝(gǒu lǒu)山房:李茇在灵隐韬光山下的房子,作者在《西湖梦寻》里有详细记录。岣嵝,指山顶。

  ②逼:切近,靠近(他书也做“逼弢光路”)。

  ③傲倪:骄傲地斜视着。

  ④刳(kū)竹:劈开竹子。

  ⑤天启甲子:即明天启四年(1624)。

  ⑥键户:关上门,足不出户之意。键,门闩,户,门。七阅月:经过七个月。阅,经过。

  ⑦蓏(luǒ)果:指瓜果。羽族:禽鸟类的动物。

  ⑧潴(zhū)溪为壑:在溪水上拦起一块地方成为水池。

  ⑨系:拴住,这里指养鱼。

  ⑩冷泉亭:在飞来峰下,亭边有冷泉,故有此名。

  飞来峰:又叫灵鹫峰,在今杭州灵隐寺前。晋代印度僧人慧理曾感叹,天竺国灵鹫山的小岭,不知什么时候飞到这里来了。因此人们就把这座山峰叫做飞来峰。

  【译文】

  岣嵝山房靠近山峰、溪流和韬光路,每条道路没有架桥,每座房屋都是凌空建造的。门外苍劲的松树傲视俯瞰,其他杂树蓊蓊郁郁,绿荫清冷连绵万里,人们行走其间,都看不清面貌。石桥底下的台阶上可以坐十个人,寺庙里的僧人剖开竹子做成管道引来泉水,石桥下面犬牙交错的都是传递邮件文书的驿站。天启甲子年,我把自己关在这里,七个月都不出门,耳朵饱听溪水的潺潺声,眼睛饱览清凉的绿荫。山上山下盛产西栗和边笋,味道无比甘甜芳香。附近的居民把山房当成集市,每天都拿瓜果、禽鸟到这里贩卖,然而唯独没有鱼。于是我就拦截一段溪流,形成水塘,在里面放养了几十条大鱼。有客人来了,就直接从水塘里捞上来,制作鲜美的菜肴。傍晚太阳下山,我必定会到冷泉、包园和飞来峰散步。

  【评点】

  岣嵝山房的独特之处在于有许多木栈道和阁楼,凌空架起,大有腾云驾雾之势,又有万顷松林杂以各色树木,炎热的夏天在这苍翠的海洋里早就埋没了身影。并且这里的“设施”也比较齐全,以竹筒接山泉水好比现在的自来水。周边的人都来做买卖,不愁三餐无美味,就算是没有鱼也可自己放养。学习工作了一天,就在周围的风景胜地观赏自然和人工的美景,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过惬意。不要说七个月足不出户,就是一辈子在这里生活也很值得。

  一日,缘溪走看佛像,口口骂杨髡①。见一波斯坐龙象②,蛮女四五献花果③,皆裸形,勒石志之,乃真伽像也。余椎落其首④,并碎诸蛮女,置溺溲处以报之。寺僧以余为椎佛也,咄咄作怪事,及知为杨髡,皆欢喜赞叹。

  【注释】

  ①杨髡(kūn):杨琏真伽,元朝西藏僧人,曾任元代佛教总管。他勾结其他僧侣于至元二十九年(1292)盗挖宋代帝王和诸侯的坟墓。

  ②波斯:指古代伊朗地区,这里泛指中亚地区的人。龙象:体格较大的大象。

  ③蛮女:胡女,外国女子。

  ④椎:用椎砸。

  【译文】

  某天,我沿着小溪一边走一边赏看佛像,嘴里不断骂着杨髡。见到一座波斯人骑大象的雕塑,四五个胡女手捧鲜花水果奉献于前,她们都是裸体的形象,石头上刊刻着铭文标记,说这就是杨琏真伽的塑像。我用椎子砸掉了佛像的头,并且把那些胡女也砸碎了,把它们扔到厕所里,以此来作为报复。寺庙里僧侣知道了砸碎佛像的事情,都议论纷纷,觉得我行为反常古怪。后来得知我砸的是杨髡,都很高兴,并赞叹我的行为。

  【评点】

  佛门弟子应当清净无为,一心修行。然而历史上曾有许多人打着佛教的幌子,敛财弄权,干尽了见不得人的勾当。杨琏真迦就是这样一个恶贯满盈的和尚,在南宋灭亡之后,他依仗蒙古帝国的势力盗挖宋朝皇室的坟墓,实在是有违佛教的教义,根本就是欺世盗名之徒。作者椎佛毁像的行为是一种维护民族尊严的爱国行为,就连寺庙里的僧人也很欣赏,说明大家都恨透了这个杨髡的恶行,作者将其椎毁正好解恨。

  三世藏书

  余家三世积书三万余卷。大父诏余曰:“诸孙中惟尔好书,尔要看者,随意携去。”余简太仆、文恭大父丹铅所及①,有手泽者存焉②,汇以请,大父喜,命舁去,约二千余卷。崇正乙丑③,大父去世,余适往武林,父叔及诸弟、门客、匠指、臧获④、巢婢辈乱取之,三代遗书一日尽失。

  【注释】

  ①丹铅:指点勘书籍用的朱砂和铅粉,亦指校订。

  ②手泽:原指手汗,后用来称先人或前辈的遗迹、遗物。

  ③崇正乙丑:即崇祯,因避讳而改。因崇祯年间没有乙丑年,根据“大父去世”,应为天启乙丑年,即天启五年(1625)。

  ④臧获:古代对奴婢的贱称。

  【译文】

  我们家三代人积累收藏的书籍有三万多卷。祖父对我说:“我众多的孙子当中只有你喜爱读书,你想看什么书就都拿去吧。”我挑选了高祖太仆、曾祖文恭以及祖父批阅校订,以及他们留下的亲手笔墨,把它们登记在册,向祖父请示批准。祖父非常高兴,让我把书抬走,大约有两千多卷。崇祯乙丑年,我祖父去世,当时我正好到杭州去了,我的叔叔以及弟弟们,众多门客、工匠、奴婢、仆人把这些书胡乱地拿走了,三代人遗留下来的书籍,一天之内就全部丢失了。

  【评点】

  作者追述了自己家族三代藏书的历史,果然是个宦官世家、书香门第。但是从祖父的话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与作者同伴的兄弟不大爱读书,唯独作者爱书如命。但是这些不爱书的庸人,竟然在祖父死后,把作者苦心收藏编辑的书籍全部抢走,这在作者看来真是一件痛心疾首的事情。毕竟有许多书籍是他家老祖宗传下来的,那些不懂书的人拿了去也形同废纸,白白糟蹋了珍贵的东西。

  余自垂髫聚书四十年①,不下三万卷。乙酉避兵入剡②,略携数簏随行③,而所存者,为方兵所据,日裂以吹烟,并舁至江干④,籍甲内⑤,挡箭弹,四十年所积,亦一日尽失。此吾家书运,亦复谁尤!

  【注释】

  ①垂髫:指小孩,儿童,古代未成年的孩子头发披散,到了成年之后才束起来,因此多用此指童年时期。

  ②剡(shàn):在今浙江嵊县。

  ③簏(lù):竹箱。

  ④江干:指江边。

  ⑤籍:征收,此处指填塞。

  【译文】

  我从小就开始收藏书籍,如今已有四十年,不少于三万卷。乙酉年为了躲避兵乱战争到了剡溪,我仅仅只带了几箱书随行,而大部分存留下来的书籍,都被方安国的士兵们据为己有,每天都撕下来当柴火烧,并且把那些书抬到江边,以皮甲包裹,用来抵挡飞箭和流弹,我四十年苦心积累的书籍,也是一天之内全部丧失殆尽。这就是我们家藏书的厄运,我又能去怨恨谁呢?

  【评点】

  爱书的人一般都有收藏书籍的爱好。然而藏书的命运从来就是多舛而叵测,战争是最无情的。作者的书悉数被士兵们践踏蹂躏,作者应该有锥心之痛吧。这让我们想到南宋之初,李清照渡江时,她带的那些书籍和金石器玩几乎全都在奔波逃难之中丢失。在《金石录后序》中她写到丢失那些珍贵书籍和器玩时心痛万分,张岱读到此篇文章,当引易安为知己。世间的一切功名富贵,就连书籍保存也总是不得长久。

  余因叹古今藏书之富,无过隋、唐。隋嘉则殿分三品,有红琉璃、绀琉璃、漆轴之异。殿垂锦幔,绕刻飞仙。帝幸书室,践暗机①,则飞仙收幔而上,橱扉自启;帝出,闭如初。隋之书计三十七万卷。唐迁内库书于东宫丽正殿,置修文、著作两院学士,得通籍出入②。太府月给蜀都麻纸五千番③,季给上谷墨三百三十六丸,岁给河间、景城、清河、博平四郡兔千五百皮为笔,以甲、乙、丙、丁为次。唐之书计二十万八千卷。我明中秘书不可胜计④,即《永乐大典》一书⑤,亦堆积数库焉。余书直九牛一毛耳⑥,何足数哉!

  【注释】

  ①暗机:暗藏的机关。

  ②通籍:古代进出皇宫的人员要在宫门外悬挂的竹片上登记姓名、年龄和身份以便查核。

  ③太府:古代的官名,主要掌管粮食货物等。

  ④中秘书:古代掌管宫廷藏书的机构。

  ⑤《永乐大典》:明成祖时期由解缙等人编撰的一部类书巨著,共二万八千七十七卷,收录古代典籍七八千种,正本毁于明末,副本在清朝时也逐渐散失,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残本被烧毁哄抢,现仅存七百九十五卷。

  ⑥直:仅仅,只不过。

  【译文】

  我因此感叹古往今来,图书典藏最丰富的,应是隋唐时期。隋朝藏书,要把藏书殿分为三个等级,有红琉璃殿、绀琉璃殿、漆轴殿的区别。藏书殿里悬挂着锦缎的帐幔,围绕帐幔环绕着飞仙。皇帝亲临书房,踩踏暗藏的机关,飞仙便收束起帐幔,书橱的门扇自动开启;皇帝从书房出来后,那些书橱又自动关闭,恢复原来一样。隋朝的藏书总计有三十七万卷,唐朝把内库的图书迁移到东宫丽正殿,设置了修文院、著作院,两院的学士必须每次都要登记姓名才能出入。太府每个月都给两院提供五千番蜀地的麻纸,每个季度就提供给他们三百三十六块上谷出产的墨,每年供给由河间、景城、清河、博平四个郡县出产的一千五百多张兔皮,以皮上的毛做成毛笔,书籍用甲、乙、丙、丁来标注经、史、子、集。唐代的藏书共计二十万零八千卷。我明朝的藏书更是数不胜数,仅仅《永乐大典》一种,也堆积了好几间书库。我的藏书和这些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又有什么值得可惜的呢?

  【评点】

  张岱在自己的藏书被毁之时想到历朝历代的藏书,规模之大、藏书之丰、分类之精、管理之严都是私人藏书所无法比拟的,但是历代的藏书也因为政权的更替而被毁弃或散失。比起国家藏书的损失,作者的这点损失简直不值得一提,由此可见作者心胸豁达。然而我们还是为历史上这么多的书籍不幸毁于一旦而感到可惜。尤其是文中提到的《永乐大典》,这部类书如果保存下来,可谓价值连城,可惜现在只有区区几百卷的残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陶庵梦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陶庵梦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