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险些失身
叶七2018-08-17 13:443,950

  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

  陆馨琳听到这里的时候,心里微微一惊,厉景衍说的人,是诗夏那个女人吗?

  可是,他不是不在乎那个女人的吗?

  厉景衍回家的时候,刚好在门口看到了诗夏。

  诗夏伸出手,正打算解指纹锁,没有想到,刚刚伸出来的手却是被厉景衍一把给抓住了。

  她心里一惊,反射性地就想要保护自己。

  可是,看到是厉景衍以后,诗夏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回来了?”

  诗夏看着厉景衍,微微有些惊讶,他今天不应该是沉醉在温柔乡里面才对的吗?

  可是,厉景衍今天竟然回来了。

  不过,估计也是从温柔乡里面刚刚出来的,他的身上还带着一股酒味和女人的香水味。

  这样的气味让诗夏很是抵触。

  她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两步,想要离厉景衍远一点。

  可是,厉景衍却是看出来了诗夏的意图,怎么,她现在就那么嫌弃自己吗?

  厉景衍突然拉住了诗夏的肩膀,一把把她扣在了自己的怀里。

  然后,伸出自己的手臂,和冰冷的防盗门之间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诗夏没有办法离开了。

  “你做什么?”

  诗夏表面上微微有些紧张,但是表面上还是装出来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

  “这里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厉景衍反问道。

  他们靠的很近,厉景衍说话的酒气完全打在了诗夏的脸上,诗夏觉得很不舒服。

  “你别这样,闹够了就赶紧去睡觉。”诗夏微微有些不悦。

  怎么,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疯够了,回家还有一个老婆在家里等着自己吗?

  “诗夏,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厉景衍紧紧地盯着诗夏的眼睛,可是,诗夏的眼睛却是在东张西望,就是没有定格在厉景衍的身上。

  她的心不在焉,目中无人让厉景衍觉得很不舒服。

  “看着我说话!”厉景衍突然伸出手捏紧了诗夏的脸,冲着她大喊道。

  诗夏也火了,一把想要推开厉景衍。

  可是,她实在是太高估自己的力量了。

  “没有。”

  她回答的很肯定,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本来厉景衍的问题就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现在又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实在是有病!

  “诗夏,你真的厉害,厉害!”

  她觉得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回去吗?

  她是不是不想要承认自己这个丈夫!

  或者说,她根本就觉得自己现在和单身没有任何区别!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厉景衍直接就那么吻住了自己面前的诗夏,简单粗暴!

  那不是浪漫的吻,那简直就是在啃,在撕咬!

  诗夏觉得自己的嘴唇都快要麻木了,她很痛。

  她很想要推开厉景衍,但是,面前的厉景衍就像是一堵墙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撼动分毫!

  “厉景衍,你……你放开!”

  “不放,你是我的妻子,我为什么放开!”

  诗夏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目光猩红的厉景衍。

  他一定是疯了!

  厉景衍的手直接摁在了旁边的指纹锁上面,一手还是紧紧地扣着诗夏的细腰。

  诗夏甚至是连反抗厉景衍一只手的力量都没有了。

  她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厉景衍把自己推到了房间里面,然后一脚关上了客厅的门。

  厉景衍几乎是拎着诗夏进门的,直接就进去了房间里面。

  诗夏直到被推到在房间里面那张大的有些过分的床上的时候,才有些害怕起来。

  “厉景衍,你喝醉了!”她的声音几乎变成了嘶吼。

  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她很清楚,等待着自己的会是什么!

  “诗夏,我现在很清醒!”

  厉景衍的头埋在她的颈窝处,他的呼吸萦绕在她的鼻息之间,暧昧异常。

  可是,诗夏的眼泪却是落了下来,为什么……

  一定要这样吗?

  看到诗夏的眼泪,厉景衍像是突然清醒了一样,他在做什么!

  他一把推开了诗夏,转身,几乎是有些狼狈地转身离开了。

  诗夏就那么衣衫不整地躺在房间的大床上面。

  她很怕。

  她现在几乎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是她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

  尽管那个人是自己的丈夫,可是,诗夏的心里还是觉得惴惴不安。

  厉景衍晚上没有回来,第二天早上也没有回家。

  诗夏想着,他应该是过去找陆馨琳了吧。

  补过,这样也挺好的,他们两个人都是心甘情愿的,那才是美好的爱情吧。

  至于她诗夏,她一个人,也可以很好很好的。

  可是,今天还是爸爸的寿宴……

  诗夏看着镜子里面那个看起来有些狼狈的自己,苦笑了两声。

  瞧她,都把自己搞成什么样子了……

  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诗夏今天的脸色不是太好,为此她特意画了一个淡淡的妆容。

  在粉底的修饰之下,她本来就精致的五官更加显得立体起来。

  她就是那么要强的一个人。

  即便今天是自己一个人过去,她也不要那些人看自己的笑话!

  “夏夏,你来了啊!”

  白姝笑着走过去,拉着自己的女儿,几乎没有办法想象,她昨天还在电话里面歇斯底里地骂自己的女儿贱人!

  “怎么就你一个人,厉景衍呢?”

  看到诗夏只有一个人,厉景衍没有一起过来,白姝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诗夏淡淡地回答道,“他不愿意过来,我还能把他绑来吗?”

  听到厉景衍没有过来,白姝刚才的好脸色瞬间也就消失不见了。

  她的好脸色是给厉景衍的,不是给诗夏这个贱人的!

  “诗夏,我们现在想见的人就是厉景衍,你作为厉景衍的太太,不会连这么一点点的小事情都做不好吧!”

  诗夏有些恼火,她都已经一个人过来了,不就说明了一点,厉景衍不会过来了吗!

  “我说了,腿长在他的身上,他厉景衍想要去什么地方,我诗夏管不了。”

  白姝的脸色陡然变得尖酸起来。

  “诗夏,你就是一个废物!”

  诗夏冷笑着,瞧她,真面目一下子就暴露出来了,都没有想着伪装一下自己现在的形象吗?

  “还请母亲说话客气一点,这里到处都是记者,到时候如果让记者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对咱们诗润珍珠的影响,母亲想必也是知道的。”

  白姝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诗夏。

  这个小贱人果然和她的妈妈一个模样,都是狐狸精,还是狡猾的狐狸精!

  “你……”

  白姝只能瞪着眼睛看着诗夏,心里觉得不舒服,但是,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诗铭城在旁边接待客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婿今天没有过来。

  他对自己的这个女儿,一直也都是不冷不热的态度。

  虽然不像是白姝那么尖酸刻薄,但是,诗铭城也是一个冷漠的人。

  或者,确切来说,他是一个商人,商人重利!

  可是,旁边的其他人看到诗夏一个人回来以后,却是议论起来了。

  “我就说嘛,诗家把女儿嫁到了厉家,还真的是高攀了。”

  “可不是,岳父生日,女婿都不会陪着自己的妻子过来一下的。”

  看到诗夏一个人回来了,厉景衍没有陪着,说什么话的人都有了。

  有奚落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根本就看不起诗夏的,或者说同情她的。

  “这个诗夏年纪轻轻的,也算是倒霉了。”

  白姝瞪了一眼诗夏,她就说了,让诗夏把厉景衍带着,可是,诗夏还偏偏不听话。

  “你看看,现在所有的人都在说你,人家把矛头都指着你!”白姝有些幸灾乐祸。

  她无所谓啊,看着诗夏被人这么议论,她心里反倒是觉得痛快。

  诗夏笑笑,一脸风轻云淡的表情,“我可以当做没有听到。”

  然后,她就那么在白姝得面前,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她不会在乎的,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和她诗夏没有任何一点点关系!

  可是,诗夏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遇到了几个“朋友”。

  但是,这样只会在一起攀比,并且,以别人的痛苦当做自己快乐的朋友,诗夏也从来都没有把她们当作是自己的朋友过。

  她的朋友只有一个,那就是宁无忧!

  “诗夏,太好了,可是中午看到你了,咱们都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了。”

  诗夏笑了笑,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晶晶。

  在她没有嫁给厉景衍之前,她记得很清楚,这个晶晶也是很想要嫁给厉景衍的吧。

  “我上个月在一场酒会上面好像还看到了晶晶啊,时间很长吗?”诗夏微笑着,反问道。

  这样的开场白,实在是太没有意思了!

  那个叫做晶晶的女孩笑得有些尴尬,“是吗?我都忘记了。”

  但是,看着诗夏现在还是那么漂亮,身材窈窕,她的心里顿时就觉得有些不痛快了。

  “诗夏,今天厉景衍没有陪你一起过来吗?”何晶晶故意装作不明白的样子。

  旁边的那几个女生,有一大部分都是何晶晶的闺蜜,所以,自然会帮着何晶晶一起。

  “对啊,今天可是你爸爸的生日,厉景衍作为女婿,他应该过来的啊!”

  “是不是来迟了啊!”

  诗夏笑笑,冷冷地回了一句,“他不会来的,我爸的生日,我爸看到我就够了。”

  她知道这几个女人这个时候故意不小心提到了这件事情,意欲何为。

  “晶晶,你的项链好漂亮啊!”

  另外一个女孩子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一脸羡慕地看着何晶晶。

  何晶晶也是一脸的骄傲,“我男朋友去南非出差的时候,给我带回来的钻石,请意大利的设计师为我量身设计的呢!”

  为了让自己的这条项链露出来,她今天特意穿了抹胸的裙子呢!

  “真幸福。”

  “我要是有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

  其他的女孩都是一脸羡慕的表情。

  诗夏倒是没有多大的兴趣,这帮女孩子在一起讨论的最多的,就是珠宝首饰了。

  可是,诗夏觉得,那些不过就是一些配饰罢了,并没有多大的价值。

  “诗夏,你身上的香奈儿礼服好漂亮啊,是今年的限量款吧!”

  立刻又有人把话题引到了诗夏的身上,毕竟怎么说现在诗夏也是厉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啊!

  所以,巴结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对啊,厉少对你可真好。”

  何晶晶就是喜欢在重要的时候,哪壶不开提哪壶。

  “可是,我昨天在月色酒吧里面,好像还看到了厉少搂着那个演员陆馨琳,两个人的关系看上去,好像很不一般啊!”

  她说着,又立刻像是害怕一样,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天呐,诗夏,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继续阅读:第16章:厉太太这是在怪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契约冷妻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