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共处一室
叶七2018-08-17 13:443,880

  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只有一盏昏黄的夜灯,气氛显得有些暧昧。

  诗夏是怎么滚到厉景衍的怀里的,她自己也不知道的。

  说好了的保持距离,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诗夏却是紧紧地抱着厉景衍。

  而有诗夏在自己的身边,厉景衍也是一夜好梦,睡得很舒服。

  不过,两个人匆匆忙忙洗漱好了,下楼的时候,却发现,苏佳琦都已经离开了。

  桌上摆着做好的早餐,还有苏佳琦留下来的便条。

  “早餐做好了,放在桌上,微波炉里面热了粥,夏夏胃不舒服多吃一点,妈妈先回去了。”

  诗夏看着自己手里的便条,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暖暖的,很舒服。

  “妈人真好。”她忍不住感叹道。

  苏佳琦是真的把自己当作是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了,她真的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儿媳妇。

  因为碰到了一个很好很好的婆婆。

  厉景衍微微一挑眉,看着一脸感动的诗夏,“所以呢,想怎么报答我妈啊?”

  诗夏鼓着自己的嘴巴,看着厉景衍,有些不高兴。

  “那现在也是我妈。”

  厉景衍点点头,叹了一口气,对啊,是的,是她诗夏的老妈!

  “是的,我都感觉我妈自从有了你这个媳妇以后,就彻底把我这个儿子给抛弃了。”厉景衍摇摇头。

  他这个儿子,现在是越来越倒霉了,他在他妈眼里的存在感,几乎就是零了!

  可是,厉景衍看着诗夏,瞬间又换了想法,“不过,她现在最想要完成的心愿,应该就是你在家里,乖乖的,给她生一个孙子。”

  诗夏笑笑,却是很敷衍的笑容。

  她的笑只是想要告诉厉景衍一件事,只有三个字,想的美!

  “其他的都可以,就这个,没有可能的,就不要想了。”

  厉景衍摇摇头,看了一眼诗夏,一副诗夏铁石心肠的样子,“啧啧啧,你这个女人太残忍了。”

  诗夏有些茫然。

  “我怎么又残忍了?”

  “你残忍地伤害了一个老人家的心,人家好心好意地给你准备早餐,粥还是一人份的,我都没有,你竟然连这么一点点小小的愿望都不帮老人家达成的!”

  厉景衍不会告诉诗夏的,他话其实是很少的,在公司里面一直都是一个冰山脸。

  甚至有些公司里面的员工根本就没有缘分听到他的声音。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是遇到了诗夏,他的废话就好像突然变得特别多了。

  诗夏瞪着眼睛,看着厉景衍,有些气愤,“厉景衍,你……”

  可是,厉景衍都已经转身离开了。

  “我先去公司了,拜拜,厉太太。”

  厉景衍刚刚离开,诗夏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了。

  她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的来电提醒,微微有些不耐烦,是白姝那个女人打过来的电话。

  “喂,有什么事情吗?”

  白姝听到诗夏对自己说话的时候竟然那么不客气,顿时就不高兴了。

  “诗夏,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你的妈妈,你就是这么和自己的妈妈说话的吗?”

  诗夏却是觉得这个女人有些聒噪,她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和颜悦色地和她说话。

  但是,她还是总要求自己做一些不可能的事情。

  诗夏笑了笑,很认真地回答道,“白女士,你对我没有养育之恩,咱们两个人之间更加不存在任何的血缘关系。所以,我觉得我缺少一个叫你母亲的理由。”

  电话那边的白姝都快要被诗夏的这番话给气死了,这该死的小贱人,现在是越来越伶牙俐齿了!

  “诗夏,我告诉你,你不要伶牙俐齿的,如果不是因为诗施不在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是你一个私生女的!”

  白姝气愤地大吼大叫起来,也不管自己的旁边是不是有其他的人。

  诗夏冷笑一声,“是吗?那妈妈如果有能力就把你的女儿诗施叫回来啊,代嫁这种事情,我也是不愿意的!”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用外婆的性命威胁自己,她怎么可能会答应代替自己的姐姐嫁给厉景衍。

  “诗夏,你这个小贱人!”

  听到白姝竟然没有一点涵养地骂人了,诗夏更加觉得气愤起来。

  “妈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工作了。”

  她说着,就要挂断电话了,和这个女人在这里继续争执下去,诗夏觉得,只是会浪费自己的时间罢了。

  白姝看到诗夏就要挂电话了,这才说了正经事,“等一下,明天是你爸的生日,你不会不记得了吧?到时候带着厉景衍一起回来。”

  可是,诗夏只是冷笑了两声。

  “爸爸从来都没有告诉我这个女儿,我甚至都不知道,还说什么记得,不是很可笑吗?”

  白姝才不管,她让诗夏回来,肯定也是有目的的,至于是什么目的,诗夏不需要管的,她回来以后,自然就会明白的。

  白姝的脸色看上去极差,“我不管你这个丫头是怎么想的,反正,那天我要看到厉景衍。”

  诗夏刚准备说厉景衍不会过去的,可是,白姝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了。

  怎么,是怕她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推辞,所以,直接就挂断了自己的电话了吗?

  真可笑,这样的人竟然也好意思说是她诗夏的母亲。

  诗夏把自己的手机放在了一边,给不给厉景衍打电话,告不告诉他这件事情,她还没有想好。

  犹豫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诗夏看合同的时候都有一点心不在焉的。

  算了,她认输,给厉景衍打个电话好了。

  “厉景衍,我……”

  可是,接电话的那个人显然根本就不是厉景衍。

  陆馨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骄傲,“是我,厉夫人,你找我的景衍有什么事情吗?”

  诗夏微微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是厉景衍的手机没错啊!

  可是,厉景衍今天早上离开的时候,明明说了自己今天去公司里面加班的啊!

  “他不是在公司里面上班吗?”

  怎么手机还会在陆馨琳那个女人的手里,

  陆馨琳笑了笑,一脸的得意洋洋,“是吗,我不知道啊,他在我这里,说不想上班呢!”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得意,好像现在厉景衍已经是自己的男人一样了。

  诗夏咬咬自己的嘴唇,她在心里不停地提醒自己,一定要,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那麻烦你告诉他一声,明天是他老丈人的生日,来不来是他自己的事情。”

  诗夏说着,正准备把电话挂断,厉景衍的电话那边接下来会说什么,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可是,陆馨琳却是很得意地,在诗夏挂断电话的前一分钟回答了一声,

  “他明天会陪我的,厉夫人,你还是自己一个人去吧。”

  诗夏咬咬自己的嘴唇,花心的厉景衍,现在明明就沉醉在温柔乡里面。

  他竟然还敢,他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去工作了!

  哼!

  厉景衍进去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的时候,就看到了陆馨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看到陆馨琳的时候,他微微有些不悦,瞪了一眼旁边的李韬!

  他说过多少次了,他的办公室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地方!

  可是,李韬作为自己的助理,办事不牢靠,竟然还是让那些不相干的人进来了!

  而刚才陆馨琳为什么会接到诗夏打过来的电话,那只能怪厉景衍离开的时候粗心大意,忘记把自己的手机带着了。

  “你怎么在这里?”

  厉景衍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

  他不反感陆馨琳,但是,他很讨厌有女人如影随形地跟着自己的后面。

  陆馨琳赶紧解释道,“景衍,我过来找你的,你都好久没有找我了,今天晚上阿娇有一个派对,咱们好长时间没有过去放松一下了。”

  厉景衍也点点头,没有拒绝,他之前经常去那样的地方,和自己的朋友们一起狂欢。

  只是为了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刚好,也缓解一下这段时间的压力。

  现在也是如此,这个习惯并没有改变。

  “好的,我知道了,晚点时候再来找我,我接下来还有一个会要开。”

  听到厉景衍答应了,陆馨琳立刻就笑了,她就知道,自己在厉景衍心里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诗夏那个女人……

  迟早有一天,诗夏手里那个厉太太的位置是属于她陆馨琳的!

  “好的,那我不打扰你了,景衍,晚上记得过来找我哦。”

  厉景衍没有抬头看一眼陆馨琳,陆馨琳微微有些不甘心,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乖巧地离开了。

  她越来越有一种危机的感觉了,她不能再任由事情这样继续发展下去了。

  她一直都想要成为厉太太,可是,没有想到,现在厉太太的位置上面竟然都已经有人了。

  她不能继续等下去了,她要想办法,想办法把那个诗夏从厉太太的位置上面拉下来才可以!

  厉景衍结束了会议以后,从助理李韬的口中得到了一个消息。

  “总裁,这周是您岳父大人诗铭城的生日,准备了寿宴,宴请了不少人。”

  厉景衍微微挑眉,是吗?

  还有这件事?

  可是,他的老婆大人好像还真的一点都没有告诉自己啊!

  难道说,诗夏那个女人打算一个人过去,还是,打算让其他男人陪她过去?

  晚上,纸醉金迷的月色酒吧才刚刚开始自己的营业,一点都不像是深夜,反而有一种白天的感觉。

  厉景衍一边和自己的好兄弟在一起喝酒,一边留意着自己的手机,可是,诗夏没有打电话过来。

  甚至,是一个信息都没有!

  这个女人是真的把自己这个老公给忘记了,她以为自己现在是单身,还是丧偶啊!

  因为这件事情,厉景衍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心里很不痛快,所以,和大家在一起玩的时候也是一副兴致乏乏的模样。

  陆馨琳的心思全部都放在厉景衍一个人的身上,所以,厉景衍的反常她怎么可能没有看出来呢!

  “景衍,你怎么了,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陆馨琳装作不懂的样子。

  其实,他一直都在盯着自己的手机,陆馨琳怎么可能不明白。

  厉景衍显然是在等人家的电话,到底是什么人,那么重要,让他厉景衍如此久等吗?

  “没事,你们继续喝酒,我先回去了。”

  看到厉景衍竟然现在就要起身离开了,其他人都有一些不高兴了。

  “景衍,这才玩多久啊,你就要走了。”

  “是啊,留下来吧,再多待一会儿。”

  可是,面对着朋友们的挽留,厉景衍却是没有任何停留。

  “没办法,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

继续阅读:第15章:险些失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契约冷妻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