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无法融洽
三色柳2019-09-30 15:434,337

  尤琪绕着一层走廊转了一圈,终于在另一头找到了正经高跟鞋的标志。她叹着气看标牌,再三确认无误后才进去换裙子化妆。

  其实她有点小心虚,那男人看起来不好惹,这么早出现在实验楼,很大可能是在此上班的工作人员。两人闹了个不大不小的乌龙,再碰上太尴尬了。她抱着这样的想法,换上白裙子,特别将妆容画得浓了一些,尔后看着镜子里陌生的面孔自嘲——就算再遇上也该认不出来了吧?

  谭渊的新研究所在实验楼七层,占据了整个顶层。一出电梯厅便是巨大的花岗岩门招,十分气势恢宏。大门和电梯厅之间有一道很结实的钢化移门,门锁得稳稳当当。

  尤琪摸出手机看时间,和周臾约定的八点五十已经超过两分钟,显然被刚才的乌龙耽搁了。她有点紧张,立刻给对方打了个电话。这次电话被接得很快,她立刻道,“周臾你好,我是第一天来上班的尤琪。现在在研究所门口,麻烦你帮忙开下门——”

  对方安静了一下,半晌丢出俩字,“等着。”

  沟通两三次,一如既往的态度不好。她已经习惯,可有点疑惑,他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有点熟悉?

  片刻后,玻璃门开,有个年轻男子缓缓从里面走出来。他穿着宽大的灰色衬衫,领口有点松垮,露出白皙的皮肤和锁骨。厚重的黑色背景墙上,代表着海城大的齿轮校徽,将他衬得如同刚被扒下树皮的白杨树枝,由内而外散发清新的味道。

  尤琪已经准备好了微笑,可随着开得越来越大的门以及男子越来越清晰的面容,整个僵掉了。

  那张熟悉的脸,微微带着点儿冷的笑,不是卫生间里的男人是谁?

  她艰难地活动脸上的肌肉,让它尽量松弛自然,带着点儿期望干巴巴道,“你是周臾?”

  他看着她,微微点了一点头。

  尤琪对自己的运气绝望了,现在只寄望于他没认出她来,有点急促道,“你好,我就是尤琪,见到你很高兴,以后请多多关照。”

  周臾低头看着她,嘴角带着微微上挑的弧度,一双桃花眼落在她白生生的手掌上。他伸出手轻轻握了一下,道,“你迟到了两分钟——”

  “抱歉。”

  他放开她的手,状似无意道,“这回认错还挺爽快的。”

  她猛地抬头看他,这王八蛋,果然认出她了。

  “进来吧,别在外面傻站着了。”周臾有点好笑地看着她刻意勾画过的眉眼,暗暗勾了勾唇角。

  尤琪处于神游状态被带了进研究所。此间刚成立,许多的设备和资料未就位,人员编制也是空的。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周臾清亮的声音在回荡。

  “谭老师隔一天来一次,另外有几个师兄偶尔会回来查资料做数据,经常呆在这的是我和另外几个师弟,不过他们一般是下午才来。你的办公室在进门的第一间,目前主要负责日常耗材和资料的管理,器材和设备的登记,跟学校科教中心那边处理一些杂事,还有咱们的一些小费用——”

  尤琪垂着头走在他身后,眼睛盯着他被水洗牛仔裤包裹起来的大长腿,点头。

  “这边二十四小时都可能有人在,别人上下班不用你管。你照样朝九晚五,咱们有需要的话会跟你留纸条或者发短信。”周臾见她魂不守舍的样子,转身敲了敲一张办公桌,“听见了吗?”

  她被惊了一下,忙道,“听见了。”

  周臾见她满脸惊恐的样子,道,“你负责的工作很简单,但内容繁杂,需要你有耐心和独断的能力。我对你的要求不多,冷静,自主,自律——”他顿了一下,又道 ,“像之前那种莽撞和孤勇,最好不要。”

  她脸被抽得火辣辣地痛,这家伙果然是不好相处加嘴巴不饶人。

  “你是谭老师介绍过来的,他担保你很适合这份工作,希望你不要令他失望。”

  她抬头看他一眼,道,“你放心。”

  周臾仿佛很满意她的态度,点头道,“现在,你回办公室清点一下自己的东西,如果有缺的,填单子申报经费。”

  尤琪转身,听话地闪去了那个独立的小间办公室,尔后懊恼地撞墙。一切都是从那个错位的烟斗开始,让她走错了卫生间,抓错了变态,耽误了时间,最后失去了周臾面对面的从容。导致一开始,她的心理便居于下风,对他言听计从起来。

  海城大是华国最顶尖的大学之一,理工科实力若是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在这些雄性气息浓厚的学院里,男女比例达到了可怕的程度。为了平衡阴阳,和缓青春期旺盛的雄性荷尔蒙,前几年意思意思开了几个偏文科的学院,终于在一片绿叶里有了那么点儿红花。因此,海城大的女生在如此巨大的男女比例之下,被宠爱着难免心理上会有些优势。

  而现在,尤琪将它全搞掉了。

  她撞墙完毕后,将自己的小身板丢在沙发椅里,手撑在办公桌上哀嚎。

  尖叫了两声,嘴还没合拢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周臾一手撑着门框,一手拉着门把手,道,“啊,刚才忘了说——”

  尤琪忙捂嘴,眼睛圆滚滚地看着他,将尖叫吞了回去。

  周臾顿了一下,道,“中午饭在食堂解决,充饭卡的钱报销。你注意把充值的小票保留——”

  她连连点头。

  他再看了她一眼,清了清嗓子,道,“研究所里,禁止喧哗,你注意点。”

  尤琪恨恨地看着被关上的门板,玻璃墙外高挺的身影不快不慢地离开,仿佛凯旋的将军一般。

  这个男人,一定是故意看她丢脸的样子。

  尤琪感觉不能太被动,不然被看笑话的不仅是自己,有可能会连累到谭渊。她将办公室的用具清点完毕,见周臾站在外面大办公室的书架边看资料,似乎完全没意识到她的存在,也没给安排后续工作。她想了想,走出去找热水壶和茶杯,烧开水泡茶。

  “周臾——”她将热茶放在桌面上,推过去道,“请喝茶,休息一会儿吧。”

  周臾放下笔,看看热茶再看看她,直接道,“上班第一天,不知道该干什么吗?”

  这不是当然的么,身为前辈,工作上的交接——

  他无所谓道,“那就去玩吧,电脑能联网的。”

  尤琪有点SHOCK到了,这人未免也太直接了吧?第一天上班就怂恿她玩?其实是给她挖坑的吧?

  “我有点忙。”他又低头,所以别来打扰我。

  她读懂了他的未尽之意,对那张冷淡的侧颜道,“那你忙,我不打扰你了。有事的话,直接交待我就好了。”

  周臾若有若无地嗯了一声,完全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尤琪憋了满肚子话回办公室,彻底怀疑这研究所怕不是要倒闭了吧?上班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居然只有他们俩小年轻看家?科学家们懒散到了这个样子,国家科技发展还有希望么?

  抱着这样的腹诽,她翻箱倒柜找了毛巾和水盆出来,去卫生间端水,将自己的办公室连同外间的几个大办公桌都擦了一遍。周臾完全没有被她制造出来的噪音打扰到,当她擦到他身边的时候,他捧着书站起来走去清扫干净的地方,顺嘴道,“把垃圾桶顺便清干净。”

  尤琪直腰,无语的看着他,刚说好的玩呢?

  最后,她将六七百平方的空间彻底打扫干净,拎着十几个垃圾袋下楼,居然有了诡异的成就感。

  她揉揉有点酸痛的腰,摸出手机来登录Q号,丢了一个心情瓶出去,“第一天上班,做了一上午的清洁工。隔壁的师兄长得很好看,但是很冷漠。2018年的夏天,有点郁闷地给自己加油。”

  尤琪跑上楼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周臾捧着茶杯站在窗户边,不知道想些什么。她趁机和缓关系,热情道,“周臾,一起去吃饭呀。”

  周臾放下水杯,见她一脸期待的样子,抓了钥匙了手机,道,“走吧。”

  两人去的小食堂,主要为教职工服务,提供单锅小炒。尤琪晓得要拜码头,去小窗口刷了最受好评的水煮肉片、酸菜鱼和炒时蔬。周臾没跟她抢付账,去旁边的小卖店买了两杯鲜榨果汁。

  热腾腾的饭菜上桌,她笑眯眯道,“我从小就最喜欢吃这个酸菜鱼了,做这菜的的师傅干了好多年,手艺越来越好了。”

  周臾捡起筷子,默默地吃起来。

  她盯着白白的鱼肉进了他的口中,道,“对吧,好吃吧?”

  俨然不接受否定的答案。

  周臾努力吞咽,脸上起了红潮,喝了一口果汁,半晌才勉强道,“挺好的。”

  其实,太辣了。

  尤琪立刻心满意足,大快朵颐。她虽然是土生土长的海城人,但王教授是川人,嗜好麻辣。家里开火的时候少,大多数情况是三人在小食堂聚头,然后点几个巨麻辣的下饭菜,吃得兴高采烈。她从小就这么过来的,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也没意识到这世上有人是不吃辣的。

  “周臾,你学什么的呢?谭叔叔开这个研究所主要研究啥方向呢?”尤琪心里的不自在过去了,恢复叽叽喳喳的性格,“门口牌子上每个字我都认识,但组在一起啥意思就不懂了。啊,对了,你是他学生呢,还是干啥的?”

  周臾只吃白饭,道,“物理。”

  “学物理的呀,你好厉害啊。”尤琪是个理科废,又被王教授打击智商二流,对能将基础学科作为专业的猛士抱着佩服的心情——枯燥的玩意玩儿出花来,不是神经病就是疯子呀。

  “我初中物理化学在及格线上徘徊,高中完全不及格,后来只好选了文科。”尤琪叹一口气,“你的脑子跟我的脑子肯定不一样,啊,按照我妈的话来说,已经是两个物种了。”

  周臾伸向素菜的筷子顿了一下,看着她道,“我是人,你是什么?”

  尤琪耳朵动了一下,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她说俩物种,但其实是在开玩笑。他强调自己是人,难道她就不是人了?她用公筷夹了一大片裹满了油辣椒的肉片给他,讨好道,“人,快吃肉吧,别客气。”

  他低头看白饭上沾满的辣椒油,再看看热情的尤琪,胃痛得更厉害,拒绝道,“我自己夹菜,你别客气。”

  她刨了一口饭,迷迷糊糊接着之前的话题道,“你是人,我是女人。”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周臾慢吞吞把肉片拨到自己饭碗的边边上,没接口。

  对面的人实在难讨好,尤琪觉得有点无趣了。

  顿了一会儿,原地满血复活后,她道,“周臾,早晨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周臾看着她,她认真道,“那是个意外,我不是故意的。标志的设计太暧昧了——”

  “你不提,我已经忘记了。”

  骗鬼吧,在办公室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戳穿了。

  周臾见她不相信,道,“你拉我门的时候,我装没看见,给你机会走。是你自己太——”

  笨字被顿掉了。

  可尤琪秒懂,她垮着脸,有点闷闷道,“好吧,都是我的错,不过,你得保证不四处扩散。”她想了想,道,“我可以包你一个月的中午饭,算咱们俩之间的秘密,好不好?”

  周臾低头看自己碗里那块肉,嘴角抽了抽,可不想天天被辣椒折磨,道,“不用。”

  说完这话,他低头勉强将米饭扒光了,尔后将剩下的果汁也喝干净冲散嘴巴里的辣味,即便如此,整张脸依然通红。他比普通男生偏白,这么一红脸便很显眼,特别是唇和眼睛,仿佛抹了一层水光。

  尤琪有点被吸引住了,这么好看的师兄,绝对不是搞科研的,应该和她差不多是负责外勤或者后勤的闲杂人员吧?

  周臾不知道尤琪乱七八糟的想法,站起来交代道,“你先回办公室,我还有点事情,等下再回去。”

  尤琪想问要不要帮忙,却见他三两下消失在人流中不见了,叹了口气——小帅哥为人冷淡,短时间内同事关系应该是融洽不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相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