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遇见他的不幸
三色柳2018-08-13 10:224,100

  尤琪,我很想念二零一八那个快活开心的你;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不会遇见我;即使遇见,也不要对我好奇;纵然好奇,也不要靠近。因为,二零二八的尤琪很不好。

  尤琪将闹钟定在早八点四十分,但八点钟的时候卧室门便被敲得山响。她卷着被子翻了个身,外面却不依不饶,她愤怒道,“王教授,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今天第一天上班啊,得去早一点,好好表现。”

  “研究所离咱们家就五分钟路程,有必要那么着急吗?”只要卡着闹钟起床,五分钟穿衣洗漱,小跑着抄近道去办公室,刚好在八点五十上。之后从容敲开办公室的门,一分钟也不浪费的完美。

  “时间充裕有充裕的做法。现在这个点起来刚刚好,洗漱完活动活动身体,把精气神给我提起来。吃早饭,选套好点的衣服,头发盘起来,最好别搞那些花俏的东西——”

  尤琪拖着沉重的肉体爬起来,将王教授的唠叨当伴奏,刷牙洗脸,选了一套白色的小裙子,将半长的头发绑了个丸子,去厨房抓了一瓶牛奶就要跑。

  “回来!”王教授从厨房冲出来。

  她站住,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

  严厉的视线将她从头打探到脚。她有点心虚地摸摸头,头发已经听话绑起来了;脸上也只抹了保养品,没画王教授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颜色;鞋子挑的一个小白鞋,很素净了。

  结果,王教授非常不满道,“把衣服给我换了。”

  她无语地低头看一下裙子,抬头认真道,“王教授,现在年轻女孩子都这样穿。”

  “换我给你买的那一套,庄重。”王教授转身去衣柜拿衣服。

  尤琪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王教授的审美显然还停留在古时候。

  王教授不管她的歪理,直接用行动镇压,将她身上的裙子扒掉后,给换了黑色的小套装。同时,她又开始了上班的经验交流,“新人要眼睛里有活儿,打扫卫生端茶倒水这种小事要积极,给领导和同事热情帮忙。虽然只是去过度一段时间,但要给大家留下好印象。上班走大路,别贪图小树林子近,现在新实验楼那边没全部完工,外来人员多,听说发现暴露狂还没抓到——”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悄悄将脱下来的裙子团成一坨塞自己的包里,敷衍地嗯嗯着道,“变态有什么好怕的,等遇到它一脚踹飞就是了;要不然,我直接纠他去保安科。”

  王教授用力拍一下她的肩膀,将她推出去,瞪眼道,“好好上班,别什么事情都强出头。”

  “晓得了——”

  尤琪今年二十二岁,海城大学毕业的社会新鲜人。双亲均是海城大的教职工,所以从幼儿园到大学,食堂到教工宿舍,包括现在的工作,均绕着这三千来亩地打转。

  说起来工作,也算是走了个不大不小的后门。

  高考卡着最低分数线进了海城大的中文系,好险没把两个教授的脸丢光,四年醉生梦死后拒绝了王教授安排的出国和考研路线,义无反顾地投入了找工作的大军。双选会上,她抱着几十份简历投了几天,结果一个面试电话都没接到。同专业好几个同学也很绝望地开始参加社招,结果更凄惨,回来只一句话,市面上中文系毕业生泛滥得很,好好准备考研吧。

  尤琪已经做好了毕业即失业的准备,结果尤教授悄咪咪拿了她的简历出去,没两天给了个名片,道,“你谭叔叔新开的研究所在招人,你去试试看啊。”

  谭叔叔全名谭渊,物理学的大牛,国家实验室的负责人,走路生风的学科带头人。

  “尤教授,还是你最给力呀。”她二话没说,拿了名片屁颠屁颠找人办公室去,一口一个谭叔叔地叫了。

  头发半白的中年男人抬起眼镜看了看她,道,“小尤,找不到工作呀?”

  她笑嘻嘻道,“那是别人不识货啊,所以我就来找最识货的啦。”

  “全身上下,就嘴巴子最硬。”他很随意地丢了张纸条出来,道,“我新开那实验室要找个人负责办公室工作,你联系这个人,上面有他的电话和邮箱。都是年轻人,好好沟通——”

  尤琪千恩万谢地接了纸条,一路鞠躬着走出去。

  “回来。”谭渊道。

  她马上立正站好。

  谭渊沉吟了一下,道,“你去呢,是试用,要是不合格的话,我可不管你撒娇哭鼻子——”

  “绝对不给谭叔叔丢脸惹麻烦——”她立刻做出了保证,一溜烟跑走了。

  字条上的字龙飞凤舞,首当其冲的便是‘周臾’,后面跟着QQ邮箱号、电话号码和微信号。

  尤琪估摸这人不是负责外联的师兄或者工作人员,便拨了他的电话。手机响了很多声没人接,发了短信没人回。她忍不住又申请了他QQ好友,半晌没通过,只好在他的QQ邮箱里丢了好几个邮件介绍自己说明情况。焦心地等了一个下午后,对方终于通过她的好友申请并且回了一个邮件道,“请耐心,不要连续拨号和发短信。没有及时回复代表正在忙其它事项——”

  口气还挺拽的。

  尤琪心情好得很,也不在意被怼。她没回他邮箱,反而发了短信,道,“抱歉打扰你了,我是尤琪,谭老师让周一去研究所报道。请问地址在哪里呢?麻烦发一个——”

  对方直接搞了个定位过来,她一看就乐了,实验楼正是教工宿舍区后面新起的那栋,离家不要太近。

  “谢谢。”她道谢。

  “善用地图软件,简单的事情请自行处理,周一早晨八点五十前不要再打扰。”

  八点五十?这家伙的时间精确到分钟计算了。

  她发了个胖小人OK的手势过去,那边回过来六个点点,显然很无语。

  周臾,真是个冷淡的人啊。

  如此,尤琪便算是搞定了一件大事,回家里叫嚣,“从今天开始,我要独立了。”

  尤教授没理她,继续写自己的论文;王教授看了看她,道,“工作要认真,不要给你谭叔叔添麻烦。”

  尤琪摆脱了王教授的纠缠,没听她的话走大路,依然故我穿小林子抄近道找到了实验楼。她看着气派的大理石外墙面,有点嫌弃地拉了拉宽松的黑色西装裤子。刚换衣服耽搁时间,现在已经八点半了,得赶紧找卫生间将裙子再换回来。

  因是新楼,一层的大厅和楼道里摆了许多还没就位的办公家具和密封箱。她艰难地穿行其中,终于在左边的走廊尽头发现卫生间标记,歪歪的标牌上画了一个可爱的小高跟鞋。

  尤琪低头拿包里的裙子,瞥见第一个隔间门闩是代表无人的绿色,伸手去推了推。没推得动,便本能地用了更大点的力气。不料,门从里面打开,走出来一个极高极瘦的年轻男人。他眉眼英俊,五官轮廓极其分明,特别是眉骨和鼻梁的线条,几乎可以入雕塑作品。

  尤琪惊了一下,呆呆地看着他,脑子有点懵。大多数人在遭遇刺激的时候会尖叫,这是本能。可她被吓到后的表现很怂,直接全身僵掉。

  走错了?

  她回头,那小高跟鞋仿佛在招手一般。

  没错啊!

  看来错的是这个男人?可他一双黑眼睛盯着尤琪看了几秒钟,尔后很自在地转开,若无其事地要走,俨然老手。

  走错的人不可能如此镇定,除非是故意或者别有用心。

  尤琪的身体比脑子快,一步迈出去挡在男子面前,眼睛恶狠狠地看过去。

  男子皱了皱眉,侧身要从边上走。她又跟着挪过去,挡住了去路。

  两人这么你来我往了三个回合,各自沉默且坚定。

  尤琪表面上表现得很勇敢,但心里其实怕死了。她一直在吐槽自己是笨蛋,最佳策略是要跑,然后找保安处来帮忙,而不是单枪匹马跟人干上了。

  “你干什么?”男子开口,不紧不慢。

  她结结巴巴道,“变态——”

  男子头昂了一下,显然没听明白的意思,重新确认道,“变态?”

  她伸手一指门口,大声道,“这是女厕所!你一个大男人进女厕所,是要偷窥还是偷拍?长得人模人样的,为什么要做这种龌蹉的事情?”

  男子清秀的脸扭曲了一下,唇勾了勾,一句话没回,抬手指指她身后。

  她见他毫无悔改的样子,立刻摸出手机道,“哪个研究所的?学生还是工作人员?还是外面来的?我马上打电话叫保安科来抓你——”

  男子略有点不耐烦了,张口道,“这是男厕所。”

  尤琪有一瞬间的卡顿,缓慢消化“男厕所”三个字。之后,信息终于传达到大脑,肌肉做出相应的动作让她转身,后面靠墙一溜儿的小便池。

  她不可抑止地短促呼吸一声,脸爆红。

  男子见她意识过来,一跨步走出去,仗着身高手长,手指点着门框上的标牌用力敲了敲,道,“看清楚了。”

  尤琪眼睁睁看着他的手将标牌往上抬了抬,高跟鞋神奇地变成了烟斗。她仓惶地眨眼,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变态?偷窥?”男子勾起嘴角,道,“你在说你自己吗?别栽赃我。”

  尤琪一口气提不上来,瞪圆了眼睛看着他,抖着手指着自己,“我栽赃?你——”

  “对,刚那个就叫栽赃。”

  “我只是看错了,这牌子歪的,根本就是只高跟鞋。男厕所有什么好看的?请我也不进来。”

  “可你现在就在这儿了。”男子嘴角挂了个笑,“不管看错还是走错,都是你自己的错。现在,该打电话叫保安的是我才对。”

  尤琪一半是羞愧一半是恼怒,脸胀得通红,可一句话也憋不出来,只好瞪着他。男子见状,摸出手机冲她晃了晃,口中道,“我记得楼门口的公告栏上有保安科的电话,是多少来的?三个8开头,然后中间好像是两个6,对不对?”

  “结尾三位有点忘记了。”男子凑近了看着她,道,“你刚才说要打保安科电话,肯定知道后三位,不如你告诉我呀。”

  说完,他在手机上输入前五位,之后将手机递给她,道,“呐,帮帮忙呀。”

  尤琪看看凑到自己面前的手机,再看看那人带着笑的俊脸,恨不得一爪子挠上去。她侧面跨了一步要走,没料到他跟着跨了一步。两人较劲一样地互看着,谁都不肯让谁。

  男子见她不肯屈服,道,“突然想起来了,后三位好像是三个3——”

  学校保安科的几个大叔,她认识。他们工作超级认真负责,但同时也是学校免费的大喇叭,随便什么小事能宣扬得所有人知道,如果这事被他们知道了,恐怕不肖一个小时便能传到王教授耳中。如此,她所谓的独立计划肯定全盘被打乱。无法承担可能的严重后果,她马上识时务地道,“对不起,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可我不故意的,而且也是想抓变态——”

  男子见她低头了,缓缓收起手机,将她从头看到脚,半晌道,“这么瘦巴巴的,抓变态?蠢还是傻?”

  尤琪气死,可那人却耸了耸肩膀,扬长而去。

  她有点晦气地抬头,不甘心看着那个牌子,“怎么就是个烟斗呢?”

  标志牌仿佛也在嘲笑一般,猛然往下滑了一下,居然又成了高跟鞋。

  她马上垮了脸,预感自己这第一份工作,恐怕不是那么轻松。

继续阅读:第二章 无法融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