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忍辱负重
三色柳2019-09-30 15:433,189

  尤琪约方晓玥见面,地点在海城大后门的奶茶店。

  方晓玥也是本城人,自去年底顺利保研后,便恢复了懒惰的本性。别人忙着考研的时候,她在看小说;别人忙着投简历的时候,她在画画;别人为了毕业设计苦恼的时候,她在花痴二次元的帅哥。更过份的是六七月份,大家都陷入了离愁和对未来的不确定中时,她则是没事人一样,宅在家里吹空调。

  更不用说现在八月,研究生开学前最后的狂欢时间。如果不是尤琪强力地以四年友谊作为筹码,她宁愿自己腐烂在空调房里也不出门。

  她的全部时间已经停止,这个世界的烦恼与她无关。

  “所以,你找我出来主要就是吐槽那个狗屁的上司?”方晓玥不确定地看着尤琪放在桌子上的大部头,有点嫌弃地翻了翻书名,看见‘量子’两个字后,她做了个恶心的表情,道,“你没吃错药吧?高三的时候有这么用功过吗?物理这种罪恶的存在,别拿过来玷污我的眼睛。”

  尤琪点了两份果汁加几个小点心,有点谄媚道,“亲,人家现在遇到大问题了,请你一定要帮助我。”

  “我成你垃圾桶了——”

  “绝对是诸葛亮一样的神存在,请把我这个阿斗扶稳了。”尤琪道,“你猜我今天遇上了什么?你写那些小说都没这样的段子,简直了。”

  “你说。”

  尤琪便把上午自己遇上的那傻叉事情给重复了一遍,末了还摸摸胳膊,道,“你都不知道我看那封信的时候,毛骨悚然到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的,眼看着一个个冒出来,争先恐后啊——”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叫周臾的人冒充十年后的语气给你写情书?还自称是你男人?”方晓玥眼睛瞪得溜圆。她本来脸就圆,又特别剪了个齐眉的刘海,再加上到耳根处的圆短发,整个人都显得圆圆的。她道,“这是什么骚操作?居然给自己加情景设计了?胆子也太大了吧?他还真不怕惹火了你?还是说你们其实不是相亲,是干了一仗?”

  尤琪的忧愁是真的,他们不仅相亲了,还真的干仗了。

  “我怀疑他有骇客的技术,因为邮件看了就自己删掉了,我怎么找都没搞到痕迹。现在特别麻烦的是没有证据,我找他算账他不仅不承认,而且还嘲笑我。”她再想起来都生气,不太甘心道,“我找了个师兄检查电脑,又说没有中病毒什么的。你有没有认识的更厉害的家伙——”

  “你以为演电影呢?”方晓玥翻了个白眼,“神说要有骇客,骇客就来了。傻不傻啊。”

  “那怎么办?”尤其也没招了,“我想着知己知彼吧,可头一关物理就过不去。你看这些书,我一打开就头痛的要命。你说,还能怎么办?”

  方晓玥看她愁得不行的样子,再看看她手边的物理书。两人都是理科废,高中的时候吃够了物理的苦头,好不容易在大学的时候摆脱了它,她居然重新捡起来。可见,那个讨厌的男人对她的冲击力确实大了。她想了想,道,“你想找证据抓他小尾巴,也不是不可能。一个办公室上班,几乎天天见面,机会倒是蛮多的——”

  “我就知道找你没问题,你说怎么办比较好?”尤琪见有希望,两个眼睛都亮了。

  “你不是管研究所打杂的——”

  尤琪用力清了清嗓子,什么打杂?是办公室主任!

  “好,办公室主任。”方晓玥从善如流,道,“他的邮箱号你肯定知道,平时惯用的密码、钥匙、生日、爱好之类的。只要搞到这些东西,直接登录他的邮箱,试密码总能试出来吧?只要进了邮箱,还怕查不出来一些蛛丝马迹?”

  这倒是一个有可能性的方法,比看物理书讨好他靠谱多了。再说了,于一凡说的什么多重宇宙的可观测性简直跟天书一样,还是自家姐妹靠谱。可要搞到密码,首先得获取他的好感,得到他的信任才有可能。

  “这种有角色扮演癖好的人,成功了第一次之后,看你拿他没办法,会上瘾。说不定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最后被发现。你呢,就趁这两次之间的空档机会,把他了解清楚——”方晓玥越说越来劲了,“我对这人都很有兴趣了。你说啊,不过就是普通的工作矛盾么,不就是吃个饭相个亲么,他怎么就给你安排了这么一场大戏?”

  “哪,你首先得管好自己的脾气,取得他的好感,获得他更多更详细的资料,拿到他的密码和小把柄,懂吗?”

  尤琪整个人也是懵逼的,呆呆地看着好友摇头,半晌道,“我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他是神经病。”

  “总之,从现在开始要明确自己的诉求,不折手段和他搞好关系。想想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懂吗?”方晓玥认真地看着她,“你要夺回自己的名誉,只能这么干了。”

  尤琪有点悲愤地点了点头,预感自己可能会有很漫长的一段痛苦日子。

  不管周臾是天才,还是神经病,尤琪在好友的帮助下确定了战略后,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改善两人之间的关系。

  尤琪理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后回家,没和家里两个教授多说什么,自己回房间休息。结果当天晚上失眠,翻来覆去到了大半夜才迷迷糊糊睡着。这种讨厌一个人,但被自己强迫着必须要搞好关系的压力,太大了。

  次日,尤琪起了个大早,换了一身方便的T恤牛仔去研究所。

  不同于上班第一天毫无压力的心情,现在反而沉重了很多。

  她站在七楼的大理石墙面前,看着研究所的招牌,深吸一口气。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不管周臾多阴险狡诈,只要他是个人就总有疏漏的时候,所以,她认真点——

  “尤琪,早——”

  身后传来略低沉的声音。

  尤琪不用回头便知道是周臾,她立刻调整自己丧丧的面部表情,硬扯出来一个虚伪的笑脸。转身,轻松一点,下巴微微扬起,声音尽量放得柔软。她道,“周臾,早!”

  周臾仿佛被这笑给惊吓了一下,迟疑了一秒钟,没吭声。短短两三天功夫,两人交手三四次的样子,互相之间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尤琪是个有点小鲁莽小任性的小女生,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再加上乌龙相亲事件和荒唐的情书事件后,他没想过两人的关系正常化。他主动出声问好,不过是基于男士的风度而已,已经做好了会遭白眼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尤琪的此刻的反应比直接甩他白眼还恐怖。

  “小师妹,早啊。”于一凡跟着从电梯里出来,懒洋洋打了个招呼道,“呀,今天心情很好的样子。”

  “师兄怎么来得这么早?平时不都是下午才来的吗?”尤琪跟周臾打完招呼,自然而然地转向于一凡。

  “哦,不是要开始弄开业的事情吗?”于一凡抓了抓脑袋,“麻烦啊!”

  “对哦,今天就要开始了。”

  周臾见两人聊上了,直接转身去大门边,准备开门。

  尤琪眼尖,连忙小快步走到他前面,从自己的小包里摸出办公室钥匙,对周臾道,“我看你们工作都挺辛苦的,下班也不准时。这样吧,以后上班我提前来,帮你们开门。周老师,请进——”

  周臾的手僵在裤兜里,放开已经到手的钥匙,看着卑躬屈膝的尤琪。

  尤琪自然将他的反应纳入眼底,心里凉凉地笑了两声,用力推开玻璃门扇,道,“周老师,快进去吧。”

  周臾依然看着她,直到她先进门,这才走了进去。

  尤琪笑眯眯地靠墙站立,顺手打开了墙壁上的灯开关,照亮他走向最里间办公室的路,从身体到心灵全方位顺服的摸样。

  周臾如芒刺在背,回头看她一眼,略动了动嘴唇。

  于一凡在后面跟着进来,看着维持假笑的尤琪小声道,“昨天还说对周老师没意思,今天突然这么殷勤?”

  “周臾是咱们老板呀,当然要有老板的派头,对不对?”尤琪马上收了假笑,有点儿谄媚道,“我现在是试用期,他掌握了我的生杀大权吗。讨生活不容易,师兄你理解理解。”

  说完,她急急忙忙跑去杂物间拿打扫用的毛巾和水盆,另外又端了烧水泡茶的工具,跑去周臾的办公室门口。她捏着嗓子眼一般,很客气道,“你今天喝什么茶?竹叶青还是碧螺春?还是说来杯咖啡?”

  于一凡看她笑容可掬的样子,感叹女人真是善变,看来研究所以后的日子要热闹起来了。

  至于周臾本人,他皱着眉头看她,似乎要将她看穿一般。她则是始终保持着客套的微笑,最佳服务的摸样,还拎了拎手里的水壶。他最终还是回答了,道,“白开水就可以了。”

  尤琪爽快地点头答应了,心里却在咬牙。

  忍辱负重的第一天!

继续阅读:第十章 被误会的开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