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被误会的开端
三色柳2018-08-22 12:004,121

  尤琪先给于一凡泡了一杯绿茶,这师兄也是可爱,见她还端了一杯热水去给周臾,小声道,“偷偷告诉你啊,周臾胃不好,只喜欢喝白水,不吃辣。”

  太仗义了,她要的就是这种有用的神帮手。

  “谢啦,中午想吃啥,我请客。”她也爽快道。

  “算啦,哪能让小师妹请客。”他摇头道。

  尤琪也不和他多废话,端着热水去找周臾,走到他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福至心灵地想起于一凡的话。周臾胃不好,不吃辣。那就是说,她第一天上班请客吃的那些菜,根本就是马屁没拍对拍马屁股上去了。怪不得他急忙忙吃了几口便闪人了,相亲宴上更是大多数菜都没动。原来,如此——

  她心里略微好受了一点,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许多,敲了敲门板。

  “请进。”周臾的声音依然十分清亮,带着偏少年的质感。

  尤琪推门进去,将热水放到他办公桌旁边,道,“周老师,你的白开水。”

  周臾瞥她一眼,道,“谢谢。”

  “每天吃食堂太单调了,要不然中午点个外卖吃吃?”她笑眯眯道,“你喜欢吃什么?我现在下单,到点了他们会送过来的——”

  “不用。”他拒绝道。

  “你喜欢吃甜口的还是咸口的?或者麻辣?”她自在道,“提前把你的口味告诉我,我后面点餐的时候就不会弄错了,对不对?”

  周臾顿了一下,道,“确实。”

  “那你喜欢吃什么?”她蹭到更接近办公桌的地方,道,“我看你简历上写的是海城本地人,那是不是喜欢甜酸味的,或者甜辣?”

  “普通就好,不用特别关照。”

  “那是不可以的。”尤琪略有点夸张道,“我是办公室的总管,每个人爱吃什么,习惯是什么都要搞清楚,这样也不至于聚餐的时候有人没能吃的,对不对?周老师,按照你的说法,这可是团队内的协作呀。”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他果然没话说了,道,“中午外卖不需要考虑我的份,我喜欢走路去食堂吃。如果聚餐的话,点不辣的菜就可以了。”

  尤琪终于套到了自己想要的话,道,“你不能吃辣吗?怪不得,怎么不早说呢?咱们认识第一天的时候,我点的全是辣菜,你是不是吃得很难过?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小事,周老师还是提前说一声呀。换菜是小事,但是伤了胃可不太好,是不是?”

  周臾似笑非笑地看着尤琪,那种刻意热情的语言,仿佛强撸之末,攻击在他身上不痛不痒。他道,“尤琪,你在搞什么鬼?”

  过犹不及是尤家的家训,尤琪马上知道自己的态度快要越界了,道,“先我出去忙啦,你要有事需要帮忙,直接找我就可以了。”

  不等话说完,尤琪拉上了门。

  周臾起身,站到透明的玻璃隔墙边,只见她不紧不慢走出去,冲等在旁边的于一凡比了一个OK的姿势。至于于一凡,他则勾搭着严林,两人都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简直令人哭笑的不得,一群自由散漫惯了的猢狲。

  尤琪不知道周臾看穿了一切,拉了于一凡讨论开业的杂事。

  “这份名单是谭老师定下来的,他是希望大家都能到。不过,我觉得有几个人比较难请,特别是这个——”他的手指落在一个人名上,道,“谭老师也特别交代过,说咱们把请帖做好了以后,这个人的得单独给他,他或者周臾亲自去请。”

  尤琪看了下那个名字,刘青,心里有数了。她在学校长大,同一个教工宿舍区的都认识,更不用说同属一个教研室了。王教授是物理教研室的普通老师,因为年纪问题,几乎不太参与科研工作,主要做本科的教学工作;而刘青则不同,他人老心不老,致力为学校付出最后的光和热。退休了还担着教研室主任和博导的职务,同时又是本校的创系元老之一,再又领着国务院的特别津贴。类似这般大牛,威望足,能力强,开业要请了过去绝壁是锦上添花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刘老的家,就在她家楼上,简直不要太方便。

  于一凡小声道,“大半年前,谭老师和刘老好像有争执。”

  有八卦听,尤琪的眼睛立刻瞪圆了,道,“吵什么呢?”

  他显出有点为难的样子,道,“应该是很早就有点矛盾了,但没明朗化,大家都克制着呢。不过,到了周臾这里,两边都憋不住了——”

  “太年轻了——”于一凡叹口气,“还没有过这样的先例呢。”

  原来如此。

  尤琪想也知道了,谭渊是个爱才惜才的人,又肯冒险和放权,见了周臾肯定是爱不释手,许诺了诸多好条件硬将人给弄自己手里来了;而刘青则是稳妥为先,人品在前,不管是看中的还是看不中的人选,必定要放在手边多考察几年再用。当然,两人没私怨,反而是互相理解的师生,只不过在后备人才的培养上,路线之争而已。

  “这个事情,只有交给我才能搞定呀。”她轻声道。

  于一凡嗤笑一声,敲了敲她的脑瓜子,道,“小丫头,你看上周臾我晓得,可千万不要为了这个往自己身上揽麻烦事呀。”

  尤琪脸胀得通红,想说自己没看上,只不过是要虚以委蛇而已。于一凡则是一副懒得听她辩解样子,挥挥手道,“咱们分头去忙,你加油搞定请帖。”

  她原本已经消了一半的怨气又上来了。要不是周臾私下里搞事,她何必为了揭穿他的真面目搞事呢?那种暗戳戳的男人,谁会喜欢了?

  尤琪回自己办公室,马上开始处理请帖的事情。目前市面上的请帖印刷,有现成的模板,速度很快,但比较缺乏特色。她估摸着谭渊和周臾很重视这件事情,当然要在请帖上让人眼前一亮,便想自己做设计。

  作为一个爱好二次元的女生,为了追逐美色和COS,手工是必须要掌握的一项技能之一。按照王教授的话说,她虽然在智商上没办法和一批次的那些天才比较,但加上动手能力,勉勉强强算是个人才。从高中起,她已经开始自己做各种玩偶、小衣服,简单的十字绣以及PS,可以说,在这方面略有心得。

  目前的时间虽然有一个月,但倒排之后其实非常紧张,留给她完善请帖的只有一个周,那么设计必须在一两天之内搞定。她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将时间安排出来后,马上联系印制厂家,约定了出货期限后,承诺在次日下午之前将设计图交过去,便能在一周后拿到请帖成品。

  为此,她从邮箱里将自己以前设计的一些比较得意的素材翻找出来后,全部打包,另外附了请帖设计和印刷的时间安排表,全发在了周臾的邮箱。办完这事,她给他另发了邮件解释,大意是此次开业典礼对研究所意义重大,所以在请帖上花费心思做独特的设计。她挑选了一些素材,请周臾过目,选出比较符合主题的,她会融入设计方案中。

  尤琪琢磨周臾的个性略有点高冷,再加上有第一次发邮件联系不好的印象在,她另外用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周臾,开业请帖事宜发你邮箱了,请查收。”

  她已经做好了再次被他奚落的心理准备,没想到这一回他居然很和平地回了一句,“收到,正在看,多谢。”

  原来这家伙也会说人话呀。

  片刻后,他将挑出来的两个素材回到她邮箱内,道,“这两个比较不错,很切合我们研究所。”

  她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变体设计的镂空莫比乌斯带,一层层的台阶扭曲营造出来的空间错觉。这家伙,挑来挑去,居然挑了最难的?果然和她天生犯冲啊!

  尤琪也没法吐槽,回了一个笑脸,道,“你选得很好,我也是这么想的,保证完成任务。”

  回完之后她有点丧,给方晓玥发短信道,“亲,完全没想到我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居然还能挖掘出媚上的潜力来,可把自己给恶心坏了。”

  方晓玥道,“你加油,我精神上支持你。想想揭穿那龊人真面目的一刻,那成就感,那爽快,所以现在的委屈不算什么——”

  尤琪叹一口气,若不是为了这个,她还真坚持不下去。如此,中午饭请于一凡帮忙从食堂带的一个煎饼,而下午更是一步也没迈出办公室半步。甚至,到了五点半该下班的时候,于一凡敲着她的门道,“下班了啊,还不走?”

  她指指电脑屏幕,道,“我加会儿班,明天必须要把请帖设计图交给印刷那边。”

  谁知于一凡冲她挤眉弄眼,道,“哦,我懂你。你放心,我帮你清场,记得感谢我——”

  尤琪感觉有点莫名其妙,继续埋头作图,等到腰酸背痛的时候去外面倒热水才发现,诺大的大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她有点发呆,心知研究所的师兄们习惯是晚上九十点才下班,今儿晚上没人,这就是于一凡所谓的清场?

  清场的目的是什么?看看只有自己和周臾办公室还亮着灯,不言自明了。

  这个于师兄,还真是一言难尽!

  她有点懊恼,正要离开的时候,周臾办公室门开了,满脸疲惫地走了出来。

  两人的视线相对,不知为何,她突然有点心虚,画蛇添足一样结结巴巴道,“我加班,弄设计方案——”

  周臾只‘哦’了一声。

  尤琪感觉好累,内心呻|吟,从来没遇过这么难讨好的男人,他和这个世界该是隔了个宇宙。她干笑一声,道,“要不要来点什么?我正准备泡奶茶,要喝吗?”

  周臾没回话,半晌道,“不用。”

  “那好,我回去继续弄东西了。”她端了奶茶,小碎步回办公室。

  周臾给自己倒了一杯凉开水,喝完后摸出手机来看。上面有之前于一凡发过来的一条短信,“小师妹今儿加班,你照顾照顾呗。”

  于一凡天天正事不干,到处帮人圆场,人际关系倒是搞得很好。

  他回头看看尤琪坐办公桌前,两个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似乎要钻进去的样子,俨然真加班的样子。他看了约莫一刻钟,回自己办公室将资料收拾干净,看时间差不多快半夜十一点,关门下班。路过尤琪办公室的时候,他敲了敲门,尤琪头从电脑前探出来道,“你先走吧,我还有一会儿。”

  周臾点头,下楼。

  一层楼道上依然没收拾出来,墙壁公告栏上贴了告示,要求各单位保管好财物,注意陌生人出入,如有异常请拨打保安科电话云云。

  周臾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尤琪,附言,“尽早下班。”

  那边短信回得很快,“马上弄完就走,谢谢领导关心。”后面还附了个笑脸。

  两人的短信不过区区几条而已,尤琪每一次回话后面都带了个胖乎乎的小人在笑,很幼稚。他将手机揣兜里,站到柱子后面,两眼看着不远处的昏暗的路灯。

  片刻后,电梯门开的声音,之后是细碎的脚步声。人影快步小跑出去,在大楼门口的林子边顿了一下,似乎想要进去又在恐惧,最后心一横,跑小路上去了。

  还真是,不怕死啊。

  周臾走过去,草丛里捡了快没收拾干净的砖头,砸了出去。砖头撞在树干上,一声闷响,紧接着是尤琪小小的惊呼声。他忙站去树林的阴影里,果然见尤琪慌慌张张跑出去,一溜烟去了大路。

  他笑了笑,不远不近跟上去,直到看见她进了教工舍的大门。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所谓讨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