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把情书念一遍
三色柳2019-09-30 15:363,597

  尤琪不太敢将文件给周臾看,特别是于一凡坐旁边,假正经地查着资料,其实一只眼睛还挂在她身上。

  没见过这么八卦的男人。

  她抱着电脑,想说自己还没整理好。

  周臾并不是好打发的人,再加上被严林气了一下,很干脆地将电脑拉到自己面前,道,“就是这些了吧?”

  她看着屏幕上跳出来诸如‘人类对时间的认知开始’‘人类对空间的认知’‘时空旅行的可能性’‘人类在时间里的存活期限’。全是一个个空泛的标题,没有任何立足的证明点。她曾经试图提问尤教授,尤教授看了她的这些问题,抬了抬眼镜看着她道,“小臾,有时候做研究并不在课题的宏大性,而在其精深。你的每一个问题,都可以分割成为好几个课题进行深入的研究。然而目前人类能够达到的程度,连时间的尾巴都没够到,何谈空间?”

  当时她被打击惨了,但挖空心思也就只能想到这些,便存了侥幸的心理——也许人周臾天才就知道呢?

  然而到了现在,她却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周臾没得到答案,抬眼看她。她对上他眼睛里肃然的光,结结巴巴道,“就这些了,应该很快就可以解答完吧?”

  于一凡探头过来看到底是什么功课辅导,结果只一眼便发出了笑声。他道,“我去,你这是要让咱们周老师拿诺贝尔奖啊。”

  尤琪感受到了赤裸裸的鄙视,胀红了脸瞪着他,有这么做人师兄的吗?有这样帮人拉近关系的吗?

  周臾手撑在桌面上,看着他,冷静地看着他,直到他再笑不出来。于一凡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道,“好好好,我看自己的书。”

  周臾这才转头,却见尤琪头垂得低低的,眼睫毛不断颤抖着,似乎有点点潮湿的水珠子在汇聚。他想了一下,道,“于一凡,你去边上。”

  这次轮到于一凡无语了,刚他要走,不让;现在他坐下来开始做事了,却让他走?他看看周臾,再看看羞得不能抬头的尤琪,认命地站起来,感受到整个世界对单身狗的恶意。

  不就是,搞暧昧么?

  谈恋爱,了不起!

  尤琪终于没有被旁观的压力了,心里有一丝丝的甜意,但还是抱歉道,“这些问题是不是都很无聊?”

  周臾看她一眼,道,“这就要看从哪个方面出发了。如果纯研究角度,直接丢垃圾桶里去,因为还用不到,得从高中开始给你重新补课。”

  她心里叹了一下,果然是很龊的问题。

  “如果从不同学科之间的交流而言,能谈的就比较多了。”他伸手点点‘时空旅行’四字,“我记得你对平行空间很感兴趣,对不对?”

  尤琪觉得很幸运,话题不知不觉就到了她想要的地方。她看着他,道,“你认为有这样的存在吗?之前和于师兄聊天的时候,他说满足一定的条件,可以对它进行观察。”

  周臾点点头,道,“当然。”

  这事情就好办了。

  她笑道,“我对这个特别有兴趣,你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料,能不能发一些给我?不用太深了,就一些浅层的理论,我看看能不能激发我的灵感。”

  “做什么用?”

  “我一个人无聊的时候,喜欢写点东西,也会画点什么。所谓灵感嘛,就是在合理的基础上发挥想象力——”尤琪说得还挺带劲的,道,“虽然我理科废,但特别偏爱带着工业和物理感的设计,比如之前那个魔比斯环,还有每年IF设计的作品集,我都会收。”说到这里,她打开资料盘的图集给他看,献宝一样道,“你看,这把剪刀,只用了直线和弧线相结合,便创造了很强烈的后工业时代的美感,给人感觉特别爽利——”

  “你这么喜欢设计,为什么读了中文?”

  提起这又是伤心往事。

  尤琪很有点艺术天赋,虽然没有专业培训过,但只凭借小时候补习班的技巧,便能做出很好的素描作品和自绘画。她在高一高二的时候也萌生了走艺考的路,去学美术或者雕刻,可惜她在王教授的压榨下,文化成绩还很不错。按照王教授的说法,那成绩吧,虽然考不上最顶尖学校最好的专业,但是走艺考稍显浪费。

  于是在这种划算的心理下,再加上她自己没有坚持,便作罢了。

  至于中文专业,是因高三的时候被刘子昂和郑蔚蓝的事件打击得心如死灰,觉得只要上海城大就可以了,什么专业都无所谓。于是她在填报志愿的时候,写的是服从调剂。

  然而现在她其实是后悔的,当时再坚持坚持,就能上自己喜欢的设计专业了。现在虽然还不太晚,自己也在悄悄补这方面的课,然而没有大师带路,其实有点迷惘。

  尤琪再一次无法回答周臾的问题,她总不能说自己来研究所只是过度,本来可以辞职走人的,但为了抓他恶作剧的证据所以强行留了下来。

  周臾也不强求,将电脑搬过去,道,“之前有一个出版社联系我,想出一版面向初高中生的科教书,里面有相关的资料和我做的PPT。发给你,你先看看——”

  仿佛天籁一般,事情好像就办成了一样?

  她看着他自如地操纵自己的电脑,退出了QQ邮箱登录,然后重新输入了他自己的邮箱号。她猛然站起来,凳子被拖出尖锐而长的声音。

  他诧异地看她一下,用眼睛问为什么。

  她道,“活动活动,刚坐得有点久——”顺势站到他身后,看着他点了登录键。

  图书馆的网络有点慢,网页上的圈圈转了许久才缓慢地吐出网页来。

  尤琪还记得第一封邮件上的每一个字,一个多月来,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回味。只要有机会进他的邮箱,不管是附件、发件箱、草稿箱或者中转站,将全部的文档下载下来逐一检查,总是能有蛛丝马迹。所以,她现在要的就是一个机会而已。

  呼吸已经开始有点不受控制了。

  周臾打开他的收件箱,里面密密麻麻一大片带着打包压缩附件的邮件。他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操作的几下,轻灵得仿佛一只蝴蝶一般。他选了几封,确认了附件的名称后开始直接下载,道,“速度有点慢,稍微等等就好。”

  机会来了。

  她道,“不着急,你去做自己的事情,我在这边看着就好。”

  他道,“我们可以先聊聊其它。”

  别啊,什么时候都可以聊,现在不必了。

  尤琪小心地摸出手机来,摸索着给于一凡发了条短信,“师兄,赶紧找个借口把周臾弄走。”

  于一凡回了个问号,很不明白的意思。

  这种要命的关头,哪里还能解释呢?毕竟周臾听见短信的声音已经开始抬头看她了。

  “坐下吧。”他道,“你站我后面,感觉凉飕飕的。”

  尤琪只好匆忙又发出去一条“速度”,然后坐下,如针毡。

  周臾将电脑推开,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摸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居然正经开始讲课的摸样。他首先在雪白的纸面上画下一个看不太明白的圆形物品,然后开始标注。

  她只好急躁地看向于一凡的方向,直到他慢吞吞走过来,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周臾停笔,看她一眼,她忙挤出一个笑来。

  此时于一凡已经抵达,他道,“周臾,你来一下,我这边有个问题想——”

  “把问题记录下来,一个小时后再来——”

  尤琪忙道,“啊,我这边还没开始。你们的事情更重要,我可以等的。所以你先去吧,不用管我。”

  周臾微微皱了下眉头,黑眼睛似乎要盯到她心里一样。

  “小师妹都这么说了,那赶紧。”于一凡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很仗义地出手相助了。

  直到两人离开,尤琪彻底放心了。她立刻将电脑拉到自己面前来,点了下键盘,屏幕亮起来,资料正在被龟速下载。她立刻右键点了发件箱,重开页面,急速向下滚动。从今天起,往后倒推一个月多,终于到了那个收到信的荒唐日子。

  可那一天的发件箱,是空的。

  尤琪确认再三,满头大汗,然而并不失望。周臾智商一等一,即便恶作剧肯定也会扫尾,绝不会大大咧咧地留下罪证。她马上开始查看全部附件,选择了文档类的,但凡稍有怀疑,都点了下载。

  大概是过于紧张,整个人在发抖,身体里的血全冲脑袋上去了。甚至好几次,差点操作失误删掉了周臾的邮件,幸好她还算——

  “你在做什么?”周臾凉凉的声音响起。

  尤琪整个人僵了,手停在键盘上动不了,脑子以光速运转,开始找借口。

  周臾走过来,瞥了一眼电脑,她立刻将电脑推出去,想缩小网页。可惜不是惯犯,动作太大,电脑被推到了书桌边缘,几乎掉落。幸而周臾手长,一伸手挡了回去。

  她心脏几乎停止,起身捞起电脑,“吓我一跳。”

  “不做亏心事,怕什么?”周臾重新坐回去,顺手将电脑推到桌子中央。

  尤琪显然是不想露馅,死死抓着电脑,道,“放那边不方便,就搁这里好了。”

  两只手,一只修长且骨节精致,另一只粉白而娇小,一只抓着电脑的一边,似乎谁都不肯放弃。

  “你——”周臾看着她,“在玩什么把戏?”

  她心中一凛。

  “从于一凡坐下来就不对劲,刚才又在后面跟他发短信把我支走,你干什么了?”说完,他看看电脑,想了想,“我邮箱里有什么东西是你要的?论文资料?研究资料?”

  尤琪十分仓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然而周臾并不打算放过她,“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突然之间对我态度大变。”

  说完,他手上稍稍用力,一把将电脑拉到自己面前,点开邮箱页面,赫然发现了许多新加入下载的文档。他道,“尤琪,这些都是我还没发表的论文,你是准备要窃取吗?不做设计师,改当间谍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 暴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