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暴露
三色柳2019-09-30 15:363,837

  谭渊的研究所,是国家重点实验室,挂了好几个科研涉密项目。

  目前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张,但周臾作为其中一个项目的负责人,已经自己在私下摸索了,也收集了很多的资料。基于保密性,都是将资料单独存盘,另行安放。公共邮箱里,只有从资料库下载的公开资料,有心的人都能找得到。

  “你说话真难听。”尤琪深吸一口气,镇定道,“我保证不乱拿你重要的东西,文档看过就彻底删除。”

  “你在找什么?”周臾依然很平静,显然不会被轻易糊弄过去。

  尤琪没说话,龟速下载的文档足够让她焦心。周臾偏头,看了一下文件,抬手便要取消下载。她扑过去,按着他的手,坚持道,“我只看一眼,一眼就够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到底是在玩什么?”他道。

  说还是不说,这是个问题。

  周臾不需要她的回答,自顾自道,“我记得咱们开会分配开业庆典任务的那一天,你瞪着我的样子恨不得要吃掉我,完事了还说这一把算我玩得好。当时我想问问你觉得我在玩什么,但因为严林的事情耽搁,就算了。然而第二天,你对我的态度大变——”

  尤琪心里有点发毛,这人要不要那么聪明?

  “那就是说,开会那天是关键。那天发生了什么呢?”他笑了一下,敲敲电脑屏幕,“你让我去看一封信,说是我假借十年后的名义写给你的情书。然而邮件却无端端消失了,你拿不出证据——”

  她扯了下嘴角,对了,就是这个事情。

  “所以,你这个月搞这么多的把戏,就是为了证明自己?”

  她深吸一口气,道,“对!是你自己说过,用证据说话。”

  “我知道很多做研究的人压力大,会有一些兴趣来解压,但你不该用那样的方法来戏弄我。”她揉了下眼睛,“你不喜欢我空降过去,我明白;你也讨厌我和你相亲,你的意思我也接收到了。可是——”

  “子虚乌有的信——”

  “不是子虚乌有,它真真实实存在过,就在我邮箱里。一千多个字,我看得清清楚楚,绝对没有眼花,就是从你的邮箱发出来的。”她坚持道,“我现在几乎能把信的内容背出来,你信不信?”

  “你背。”他道。

  尤琪的脸从白,到红了,想起开头‘亲爱的校友’这样羞耻的称呼来,更不用说下面‘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一份情书’这样的话。周臾根本是在为难人,她道,“你只要让我检查邮箱文档,还有你电脑里的文档,如果没有,算我冤枉你,我道歉;可要是有的话——”

  “我道歉。”周臾飞快道,“所以,到底是什么内容,让你愤怒到不惜假装讨好我,喜欢我,接近我。”说完,他毫不犹豫地停了邮箱资料下载,道,“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我这个邮箱里,没有除资料以外的任何东西。以我的名誉保证——”

  “我也用我的名誉保证,确实有。”

  “证据呢?”

  “我现在就在找。”她盯着他,“你阻拦我,就是心里有鬼。”

  周臾直接将电脑扣上,道,“我不接受这种指控,太没意义了。”

  两人的关系,在一个多月里,从看不顺眼,对抗,到在尤琪单方面努力下,周臾半推半就下,朝着比普通人更亲密一点进发。可此刻,毁于一旦。

  “你要是心里没鬼,为什么不让人看?”尤琪按住电脑,不愿放弃最后的机会。今天基本算是撕开了,以周臾的个性,她再没任何接近的可能,绝对不能退缩,“我说过,我理解你们压力大,需要排除压力。事情没有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只是我精神上接受不了。所以,你不必隐藏,道个歉很难吗?”她又道,“接触这一个多月,你的脾气性格怎么样大家都了解,我虽然做不到你那么优秀,但说到做到这一点绝对没有二话。你道歉,并且承诺绝对不再犯,我原谅你,然后承诺不告诉别人。你还是完美的周老师——”

  周臾算是明白了,她把他当成有怪癖的人,一个多月来隐忍不发,就为了现在。他嘴角抽了抽,这无端端飞来的锅还真是冤枉极了。

  话说到这份上,尤琪觉得自己已经退无可退,然而他没有任何愧疚。她咬牙,坐回自己的座位,用力掰开电脑,道,“我把信的内容打给你看。”

  她因为愤怒,黑白分明的眼睛仿佛蒙上了一层光,额头一层虚汗,脸颊红艳如血。无形的记忆仿佛化为实质一页一页向前翻动,停在那个遂不及防的早晨。她下笔如神,一行行文字从指尖喷涌而出,千余字的书信,一刻钟没到便完成。之后,她将屏幕推给他,道,“看看,能不能勾起你的记忆。”

  周臾也坐下来,眯着眼睛认真看。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长而浓的眉,黑得一点点发蓝的眼珠。他不笑的使唤,仿佛一把出鞘的冷剑;然而他笑,整个世界如沐春风。此刻,他没笑,然而也不冷,伴随着眼珠左右移动,甚至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上来。

  “就是——”他的舌尖弹出很轻的话来,“这个情书吗?”

  尤琪难解地看着他,点头,“对,就是你的情书。”

  她将字音,重重地放在‘你的’二字上。

  他再转头,重新将视线落在信的最开端,“亲爱的小尤,这是——”

  “不准读!”尤琪的羞耻度已经爆表。

  他顿了一下,又将视线落向了信的最尾端,“……她是你一生中最爱的人……不然她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尤琪不明白,周臾的心脏到底是什么东西做成的,罪证已经摆在了面前,他居然能够以比平时还要冷静的态度面对。甚至,一字一字地将那些字念了出来。

  怎么……这么无耻。

  周臾停嘴了,侧头看着她,“就是这封信让你恼羞成怒,感觉被戏耍,所以即便是忍受委屈也要留在研究所?”

  “是。你觉得——”

  “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他道,“所以,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

  “是。”她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摆手,“可在我看来,恰好相反。”

  “你说什么?”尤琪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进研究所后感受到我对你的不接受,再加上相亲后我没给你面子,心生不满,所以炮制了这封信——”

  “什么?”尤琪惊呆了,世上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炮制了这封信,假说是从我的邮箱发出来的。然后以此为借口,纠缠我——”周臾笑了一下,眨了眨眼睛,“说喜欢我,爱上我了,离开我不行。”

  整个人都要死了,这世界还能好吗?

  “这样的解释,你觉得如何?”

  如何,去死好吗?

  尤琪恶狠狠地看着他,怪自己心软,居然认为他是个可以拯救的好人。其实从两人第一次见面,他的不依不饶就已经体现了,这是个难缠的家伙。她深深地后悔,为自己过程中被他迷惑,被他动摇的决心。

  “你文笔不错,感情真挚,如果不知情的人看了肯定很感动。”周臾手点在最后,“不如把这封信发给于一凡看,请他做一个猜想,到底是——”

  “你疯了?”尤琪一把按住他蠢蠢欲动的手,“这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吗?”

  居然还想四处传播。

  “是为了证明各自的清白。按照你的思维,这是最好的办法,对不对?”他一点也没挣扎,就这么被她按着,“如果你不同意,那就是你心里有鬼。你真的爱上我了,求而不得,所以用了这样的办法。”

  尤琪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刘子昂和郑蔚蓝的事情出来后,虽然也绝望,然而她随口的解释父母都会相亲,至少人间还是有温暖在的。可现在,若这信真的公开,她百分百肯定会朝着周臾所说的方向发展。毕竟在世人眼中,他是前途无量的青年才俊,而她只不过一个小后勤。

  方晓玥说得没错,自己在开始这件事的时候就要有觉悟,对上的将是一头魔鬼。

  现在,这魔鬼在朝她狞笑,露出了尖牙利齿。

  “是不是?”周臾笑了,凑近她,在她耳边道,“原来,你喜欢我到这样的程度。”

  尤琪深深感觉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了,然而就这么落荒而逃却也不能。她看着他,圆滚滚的眼睛里,光全消失了。周臾给了她最后一击,他说,“咱们在图书馆,别这么跑了,也别哭,大家都在看。”

  不知什么时候,阅读区已经坐满了人。

  两人坐得十分靠近,姿势亲密,然而表情不对,已经有人侧目了。

  “谁哭了?”她极其虚弱道。

  周臾不说话,伸手在她眼眶下划了一下,“那天,你在于一凡面前说喜欢我的时候——”

  尤琪原本崩在悬崖边缘的情绪彻底撑不住了,眼见着水汽在聚集,就要大雨滂沱。周臾果断站起来,拽着她的手往外走,发出了不小的声音。

  于一凡不知发生了什么,眼睁睁看着从来不主动和人有任何肢体接触的周臾拉着尤琪出去,而她则是一脸崩溃的表情。他感觉有点坏菜了,这不是小姑娘没忍住又表白了,然而又被拒绝了吧?

  他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想了很久,最终还是不忍心。他起身,走过去帮忙收拾电脑、电脑包和桌面上散落的书籍。手动了一下键盘,电脑屏幕亮起来,出现了密密麻麻一篇字。他没有窥视的习惯,然而眼睛一溜便见了醒目的抬头,“亲爱的小尤——”

  突然,身后伸过来一只手,用力将屏幕合上。

  是周臾,脸色很难看的样子。

  “你们——”于一凡小心道,“吵架了?”

  他摇头。

  “那怎么跑了?”

  周臾将电脑装包里,笔、笔记和书通通塞进去,没回答。

  “你对人家小姑娘好一点啊,多老实,多勤奋呢——”

  他顿了一下,道,“你觉得尤琪怎么样?”

  于一凡搞不懂他问这问题的意思,又恐怕胡乱回答坏了小师妹的好事,只好道,“挺好的,实在人。”

  是啊,实在人。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要说她能设出什么复杂的套来,没人会相信。那么——,他看了看手里的电脑,果然还是有问题的吧?

  他点点头,道,“我先走了,你把东西整理好,发我邮箱。接下来我去杭城,严林那边只有你跟紧点——”

  就这么,走了吗?

  “对了。给尤琪告个假,她跟我一起出差。”周臾最后随口吩咐了一句。

  于一凡呆了呆,最后咧嘴笑了。

  年轻人,你暴露啦。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 简单的关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