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简单的关系
三色柳2019-09-30 15:363,431

  尤琪被拉出阅读室便冷静下来了,她努力控制自己,用力甩开周臾,从消防楼梯跑走。身后传来脚步声,大概是他在追赶,然而她闷头加速后,便停止了。

  出图书馆后,心悸地回头,发现身后没人才大松一口气。然而,一点苦涩爬上心头——计划失败了。

  她长长地叹一口气,抹掉眼角的湿润,缓缓往家的方向走。离开的时候匆忙,包和电脑丢在阅读室了,身上只剩手机。不过基于阅读室内占座的公约,也不必着急回去拿。只目前的状况,她一想起周臾的名字便脑仁儿痛,用力敲了敲额头。

  手机响起来,她摸出来看,是方晓玥。

  这家伙显然非常重视今天的‘约定’,已经按捺不住问,“情况怎么样了?证据搞到手了吗?”

  尤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再叹了一口气,走到了学校大门口的喷泉边。因临近新学期开学,工人在对水池进行清洗和检修,务必要在报名日开始的时候让喷泉活起来,给新生们一个震撼的大学印象。她站到池边,看着因干涸而露出来的丑陋水泥板,没办法给好友好消息。

  “不回短信,遇到麻烦了?”方晓玥果然一如以往的敏锐。

  她再深深叹一口气,已经不仅仅是麻烦的问题了。

  “还在图书馆吗?要不要我过来帮忙?”她没放弃,有点不依不饶的意思了。

  尤琪终于道,“不在了,你别来。我自己到处逛逛,散心——”

  方晓玥收到回信后,略放了点儿心。她已经起床,躺在自家阳台的躺椅上看天,白云被风吹着,慢悠悠地飘荡着,仿佛她的心。她想了好一会儿,给刘子昂发了短信,道,“尤琪现在心情不是太好,你可以去安慰安慰她了。如果能搞定你爸爸的话,会更好。”

  刘子昂已经抵达青城,约了对方的人进行第一次谈判,他没有如往常一样将手机关闭,只开了静音。讲解PPT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虽然大家听得很认真,结束的时候也拍了手,可他自己有点遗憾。尤琪的事情,果然令他分心了。讲解结束后,他再次摸出手机来看,身边的助理暗笑,“老大心不在焉,谈恋爱了?”

  他笑了一下,有点遗憾没有任何尤琪的消息。

  双方对方案的核心都很满意,细节需要调整,这便是达成了初步意向,算是第一次谈判的成果。大家握手言欢,约定了第二次的时间后,便准备进行下一个流程。

  刘子昂感觉到手机震了一下,他微笑如常,和大家告辞,去了卫生间。

  来自方晓玥的信息,她说尤琪和周臾闹了点矛盾,现在是最好的介入时机,如果不把握住,后面会更难了。他其实很好奇,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全身都圆圆的姑娘对他很有兴趣,然而帮他追尤琪也很起劲。他想了想,问,“尤琪和周臾如果不是恋爱关系,那她为什么要主动接近他?”

  “这是她的秘密,等你们关系到了,自己去问呗。”方晓玥回得很轻松,“我帮你已经算是卖朋友了,不能上升到背叛的程度,不然我会唾弃自己的。”

  “谢了,改天请你吃饭。”他随手发了过去。

  “改天?什么时候?”方晓玥追问。

  他轻轻皱了下眉头,小姑娘就是天真,不过一句客套话而已。

  “我开玩笑的。”她的第二条短信来得很及时,“咱们俩现在算朋友了吧?朋友之间不必客气,你也不要用工作的那一套来对付我。不然我不帮你了——”

  “青城出差两天后结束,之后我会飞杭城亲自找我父亲。如果顺利的话,不会超过一周回海城,到时候联系你,请你吃大餐。”刘子昂一边发短信,一边抽出一根烟来含在嘴里。

  助理敲响了卫生间门,探头进来道,“老大,车来了,该走了。”

  他收了手机出去,脸上带着点点笑意。

  “哈,还说不是谈恋爱,联系上了,放心了吧?”助理玩笑道。

  “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他笑了笑,随意将方晓玥寄托在自己身上的情谊拍开,“帮我订两天后去杭城的票。”

  尤琪在喷池边坐着发呆,中间于一凡有打电话来关切,她直接按断后发短信说自己没事,请他帮忙收了电脑和包。于一凡没回,却发了一个偷笑来。

  中午,工人师傅们下班午休,她才晃荡着去小食堂解决饥荒问题。

  因已经是吃饭的高峰期,学生和教职工一片片堆叠在一起,并没有空闲的位置。她端着餐盘,四下顾盼,一片片乌泱泱的人头,仿佛海洋一般,不给外来的水滴任何缝隙。

  真是倒霉的一天,连吃个饭也不能好好吃了。

  肩膀被拍了一下,她回头,周臾站在后面,依然秀眉俊眼。

  “跟我过来——”他道。

  尤琪没动弹,面无表情。

  周臾向前走了两步,见人没跟上来,转身道,“我占了俩空位,还是说你想站旁边看着别人吃完了再吃?”

  她看看热气腾腾的饭菜,再看看旁边埋头苦吃的学生们,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等。

  然而他没给她犹豫的机会,直接伸手端了她手上的餐盘,走向小食堂最角落的位置。

  尤琪想也没想,转身走出小食堂。连个饭都不能好好吃,那就不吃了吧,外面的面包蛋糕其实也不错。

  “你在发脾气?”

  尤琪从小卖部拎着面包和牛奶出来的时候,周臾站在店门口等他。他整个人很轻松的样子,手插在裤兜里,肩膀上挂了一个大书包,仿佛青春正好的男学生,该死地好看。

  她看也没看他一眼,将吸管插入牛奶瓶中,再打开面包狠狠咬了一口。

  “我除了和你争几句之外,什么也没做。”他摊手,“要不要找个地方聊聊?”

  她专心吃自己的午饭,往家的方向走,计划着睡个午觉,之后去找谭渊聊聊看能不能有别的办法解决请帖的事情。

  周臾和她并肩行走,“上午是我过份了,不该对你说那些话。不过你也该相信我,绝对没有——”

  尤琪三两口吃完面包,有点噎人,便将剩下的牛奶吸完冲下去。之后把塑料袋和包装瓶丢垃圾桶里,拍拍手,一张纸巾递到面前来。

  她看着他,他将纸巾再递了递。

  “对不起。”周臾爽快道,“我道歉。”

  尤琪再看着他,“不必,我也说了过份的话。”

  说完,她绕开他,继续前进。

  “擦擦吧。”周臾没放弃,追到前面来,指指嘴角,道,“沾了东西。”

  她想从包里摸纸巾,这才发现自己的东西都丢阅读室了,全身上下只剩个手机和钥匙串。

  “我们虽然有分歧,但不是生死大仇,没必要搞得像仇人,对不对?”周臾明眸善睐,抬手用纸巾帮她擦嘴。她惊了一下,猛然往后一退,他偏头道,“别动,马上就擦干净了。”

  尤琪整个人僵住,余光看见他修长的手从自己下巴的位置擦上来,在唇上轻轻按了几下,一片木樨花的味道。

  “好了。”他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她低头,慢慢往前走。

  “我相信你。”周臾道,“你不会对我说谎,所以确实是有一封这样的信,对不对?”

  “刚才回家检查了自己的电脑,邮箱记录,还有存资料的几个硬盘,没有过那样的发信记录,也没有那封信里内容的文档。”周臾说话依然不紧不慢,仿佛没什么大不了一样,“在我们互相都没有说谎的基础上,可以考虑其它因素。”

  “大多数时候,我是个唯物主义者。”

  “我也是。”

  尤琪抬头看着他,“那你觉得有谁会捣鬼?目的是什么?纯恶作剧的话,为什么没有后续动作?如果那人等着看笑话——”

  周臾的长相偏精致,眉眼在不笑的时候显得严厉,但笑的时候却十分温和。特别是专心看人的时候,仿佛幼鹿的眼睛,对这世间抱持最美好的期待。怪不得他不怎么笑,恐怕也是为了在比自己年龄更大的学生面前保持威严。

  “不要着急。”他说,“焦虑于事无补,不如暂且抽心去做该做的事。”

  这不过是在安慰自己而已,但除此外居然别无他法。

  尤琪不再说话了,事情发展至现在的程度,两人之间没有必要维持任何虚伪面具。

  “不用再送了。”她道,“再见。”

  这一回周臾没有推辞,他取下肩膀上的书包,打开,摸出小巧的电脑包递给她。

  “谢谢。”她道,“我以为于师兄会帮忙带去研究所。”

  “不用。”他道,“你明天跟我一起出差,去杭城。”

  她讶然地看着他,接了电脑包。

  他道,“刘老去杭城开会,他既然没有接我们的请帖,当然要再去给他。所谓三顾茅庐,总不能只去了一次就放弃,对不对?”

  “这就是你的办法?”尤琪眉头扬了一下。

  “对啊。”他道。

  还真是,简单得过份了。她很想说刘叔叔绝对不喜欢人死缠烂打,可再想想自己和眼前这人似乎也没什么关系了,便憋着没说。只勉强道,“行吧,既然是公事,一起再试试。”

  周臾看她冷漠的脸上终于有一点波动,笑了笑,“我等下把出票的信息给你,明天见。”

  尤琪拎着有点沉的包,看着他转身离开。

  夏天的太阳过于热烈了些,晒得人面皮发痛。她的眼睛有点模糊,看不清楚远方。从此后不去纠结‘情书’,和他只有同事的关系,应该会轻松更多。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 只是礼貌的关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