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只是礼貌的关系
三色柳2019-09-30 15:363,412

  尤琪回家的时候,王教授和尤教授照例不在,如果不是和朋友聚会便是留在实验室弄资料。她懒洋洋洗了澡,早早上床休息,然而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方晓玥大概感知到了她的心情变化,一直给她分享一些悲伤的歌曲安慰她。她懂好友的用心,发短信道,“不用担心我,只是遭受了一点挫折,以后和周臾没关系了。”

  她收到短信后没说什么,只道,“不理他就行了,总不能狗咬了人,人还去咬狗,对吧?”

  尤琪没有心思去分辨周臾到底是人还是狗,连这个人也不想提起,丢了手机,傻愣愣看着书架发呆。那里,最适宜取用的位置上,摆了好几本还没来得及看的科教书,现在看来却觉得有些可怜了。

  她翻身起来,将书抽出来,塞抽屉里放好,短时间内绝对不会再看了。

  过没多久,传来大门开启的声音,王教授一路埋怨着尤教授进来。

  “小尤,这么早就睡了?”王教授轻声道,“我买了西瓜,特别甜,要不要吃?”

  “刷牙了,不吃。”她道,“我有点困了。”

  王教授走进来,坐床边,微笑道,“今天不是周末吗,怎么没出去玩?”

  “没有。”她此刻心情有点沮丧,不太想和母上谈心,裹着毯子翻身,将头埋起来。

  然而王教授熟知她的全部脾性,并没有被敷衍过去,道,“我听你谭叔叔说,最近忙开业的事情很麻烦,特别累,对不?”

  身体上的累是当然的,也很好克服,然而心累最无法处理。包括周臾,包括刘青。

  “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告诉妈妈,咱们一起商量着办。”王教授放缓声调,诱哄道,“妈妈虽然只做过老师,但职场经验一通百通,总是能帮你出个主意。还是说——”她揭开毯子,小心注意尤琪的表情变化,“还是说有别的什么事情让你心烦了?”

  尤琪听到这里觉得不太对劲了,一般王教授对她都是直来直往,比较法西斯的态度。然而当她真的心理受挫的时候,便会小心翼翼地呵护,唯恐刺激到她。也就是说,王教授从进门的时候便已经知道自己状态不对了?她翻身面对她,半坐起来,“妈,你从哪里听说什么了?”

  王教授笑笑,“不是说你今天和周臾一起去图书馆?”

  这个约定是两人私下做的,绝对没有泄密的途径,唯一有机会八卦的只有于一凡。尤琪有点咬牙,没想到自己刚做了和周臾一刀两断的决定,那家伙却拿了小道消息四处宣扬。问题来了,到底是通过什么途径传扬到王教授的耳中?她运用倒推的方式,检索王教授的交际圈,最短的途径当然是谭渊。她道,“妈,是谭叔叔和你讲的八卦?”

  她敷衍地‘嗨’了一声,“你不管从哪里听来的,就说到底是不是?”

  尤琪不知道于一凡到底是怎么讲的,也不知道八卦经了几嘴后到母上的耳中变成什么样子,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这个吧,妈妈也不是干涉你交友。如果是同事,一起找资料什么的,当然没问题。要有人乱说,我肯定是撕她的嘴。”王教授一边说一边关注尤琪的脸色,见她十分平静,既没有害羞也没有不甘心,心中便对谭渊所谓的倒追不太相信了。她转而道,“不过男女交往,也有个原则。从先天而言,女生是弱者,不管行为和周围人的看法,都决定了不能过于主动——”

  尤琪不太爱听这个,她知道王教授未必不是个男女性别平等主义者,只不过是迂于现实和女儿的状况,在退缩了。

  “周臾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最近好些人都在聊他,说为人挺好的,十分有礼貌,也肯帮忙。”

  “妈,我是和他一起去图书馆了,就找点资料,别的没什么。”她打断道,“你别担心,我对他没什么想法,以后也不会有私下的接触。别人在你面前说的都不要相信,听我的就行了。”

  王教授马上干笑一下,道,“行,都听你的。那你好好睡,妈妈出去了——”

  她‘嗯’了一声。

  王教授起身开门,突然转身道,“其实吧,你要是喜欢周臾也不是不行,就是得想点办法让他来追你,不是你追着他跑——”

  “妈——”尤琪有点恼了,“真没有。”

  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尤琪抓出手机来,自觉于一凡是隐患,不能不处理了。她再三斟酌措辞,拨通了电话。

  于一凡的声音很夸张,“哎呀哎呀,电话终于通了。”

  这是怪她上午按了他好几个电话了。

  “师兄,抱歉啊——”

  “别别别——”于一凡笑嘻嘻道,“指不定以后叫你小师娘,可不敢让你道歉。”

  “别开玩笑了。”她很正经道,“刚王教授回来,拐弯抹角说了我一通,中心思想是作为女孩子要有自尊心,不要主动追求男人,名声坏了对自己不好。并且指名道姓,说了是周臾。我掐指一算,谣言百分百从你这里出去的。”

  于一凡有点叫苦,没想到谭渊老师不靠谱到了这种程度。年轻人之间说说笑笑,成不成都好相处,可若是闹到了长辈面前,就不太好办了。他有点呐呐地,说不出来话了。

  “这回就算了,以后不要再说了。”尤琪道,“我和他没那回事,永远都不可能。”

  一夕之间,情势巨变。

  于一凡有点不太明白,之前尤琪对周臾有兴趣,表现得十分明白。他起哄造势的时候,她虽然口头上抗拒,但全身上下其实接受得挺愉快。这眼看着要有效果了,怎么马上缩回去了?电话里的声音,十分冷静,完全不同以往的欲说还休,也就说,她是认真的。

  尤琪想追的时候周臾没意思,周臾有点意思了,她想撤退了。

  “尤琪,你冷静。”他不忍心看人错过,道,“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周臾可能对你还有点想法的。对了,他帮你定了去杭城——”

  “嗯,去杭城出差的机票,找刘青老先生,说服他参加开业的庆典。”她叹一口气,“师兄,真的只是普通同事,工作关系。以后你别说了,我保证也不会再去打扰他,所以——”

  于一凡感觉大事不妙,敷衍着答应后挂了电话。他想想周臾帮尤琪收拾电脑和包的时候,低头,嘴角带着点儿笑,眼睛里满满的纵容。他虽然单身狗做了很久,但人的情绪变化如何还是看得出来的。他想了一会儿,还是发了一个通风报信的短信,道,“小周老师,师妹刚才警告我不要乱说话,她和你只是一般普通同事关系。看样子她要撤了,所以你要不要挽回一下?”

  尤琪次日起了个大早,收拾行李和日常用品,王教授随口问去哪里。她说去杭城,找刘青,搞定请帖的事情。尤教授多嘴问了一句,一个人?她只好说,还有周臾。

  王教授放下牛奶瓶子,看着她。

  她很坦然地拉上旅行箱拉链,道,“很普通的出差,最多一个周。”

  王教授想说点什么,被尤教授强行按住,十分郁卒。

  尤琪出门后想,第一个月的工资已经拿到了,不多不少,差不多够在学校附近租个单间。

  然而王教授的苦恼则不同,她冲尤教授质问道,“你说你们男人到底怎么回事呢?不喜欢就不喜欢,怎么这些狗屁事情非抓着尤琪做?孤男寡女出差,怎么就不知道避讳?”

  尤教授十分冤枉,然而不敢在这种关头火上浇油,只安慰道,“工作来往而已,本来小尤的工作内容就包括这些事情。再说了,是去找老刘,有他在,不会出格的。”

  “我不管出格不出格,没见你女儿这几天心情变化比过山车都厉害吗?”

  尤琪爱笑,笑的时候完全敞怀没有任何阴影的样子。可这几天,她眼角眉梢都带着情愁,多了以往没有的女人气质,美是美了,但却令王教授担心。如果没有对爱情的忧虑,对未来的不确定,如何会有迷惘和彷徨?

  周臾收到了尤琪的短信,说她自己先去了机场,请他于某点之前在登机口汇合。他赶过去的时候,她正捧着一本打发时间的小说看,见了他后冷淡地挥手,之后继续低头看书。

  他走过去,道,“等很久了?”

  “还好。”她没有交谈的意思。

  他见她没带水杯,手边也没有水,便去店里买了果汁。她收到后,也很平淡地说了谢谢两字。

  登机口很快开放,他伸手欲帮忙拉行李箱,她拒绝道,“我自己可以。”

  他笑了一下,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后脑勺上的丸子跟随行走的节奏颤动。进入飞机后,走道狭窄,前方堵塞,待她放行李的时候,已经被塞满了。周臾身高手长,拨开两边有点歪斜的行李,帮她空出位置来,随手托起她的箱子。

  尤琪第二次道谢,之后坐下。

  小飞机,一排三座,她的票订的时候已经选好了座位,在三个连通位置的中间,周臾则是靠窗的位置,靠走道的则是一位身体有点发福的中年男子。

  “你坐里面吧。”周臾道。

  她看看自己被挤占了一点的位置,再看看比较宽敞的里面,没有客气。

  之后,周臾得到了第三个谢谢。

  他微笑着看她,道,“尤琪,你以后就不会好好和我说话了吗?”

  她扭头看着窗外,窗户上照出他模糊的影子来。她想自己其实做得挺好的,十分有礼貌,哪里能算是不好好说话呢?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 他的套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