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他的套路
三色柳2019-09-30 15:363,623

  杭城和海城在地图上的距离约莫八百公里,飞行时间一小时二十分钟,不足一部电影的时间。

  尤琪看了一会儿千姿百态的云,云层之上的夕阳和晚霞,再小睡了一会儿,便重新接了地气。她很主动地承接起了安排去市区和住宿的任务,毕竟这是她的正职。

  “别弄了,我已经安排好了。”周臾领着她离开出租车候车区,直接去了地铁站台。

  杭城是周臾的出生地,算是他的地盘,比她更熟悉一些。

  尤琪作罢,道,“好吧,老板,这个周都跟你混了。”

  周臾看看她,她态度轻松地看了回去,已经抛掉了全部包袱。

  刘青来杭城,参加的是杭大的一个科技研讨会,属于业内常规,可来可不来。全部会程六天时间,但之后安排了一个五天的杭城游。周臾不知从那个渠道拿到了会程表和后续的旅游安排,便将全部的行程照样来了一份。

  “会程还有三天时间,他住在学校的宾馆里,所以咱们也直接住过去。”周臾领着她穿过地下通道,进入地铁,“后面五天,我联系了导游,给加了俩散客。”

  “刘叔叔看到你,肯定要爆炸了。”

  “老爷子之前就爆过了,应该有心里准备。”

  “上次你用的什么方案?”

  “巧遇,一起运动聊天的忘年交。”

  尤琪似笑非笑,还真是——

  地铁安全门关闭,车体摇晃着启动。周臾伸手抓住吊环,将尤琪挡在身体后面,道,“这回换个方法。”

  “皮相还是灵魂?”她开玩笑道。

  “当然是人品。”他不上她的套,“你对刘老的了解如何?”

  一个正直的人,一个除了学术研究外没有任何兴趣爱好的人,一个连自己儿子都可以大义灭亲的卫道士,一个值得尊敬但是不可撼动的学者。

  周臾了然地看着她的表情,道,“看来你对我没什么信心。”

  何止没信心,根本就已经准备好打道回府。

  地铁在巨大的城市下方穿行了三十分钟,出站步行十五分钟后抵达目的地。

  周臾在前台入住,将房卡交给她,“好好休息,明天会很忙。”

  尤琪拿了房卡,上楼,看着他去了自己隔壁房间。这种时候,何必来无所谓的绅士风度呢?

  次日一早,尤琪被刘子昂的短信吵醒,他说青城的出差要结束了,正在买土产,问她想要点什么。她被他一个小媳妇吓得魂不附体,哪里还敢再提什么要求,只说什么都不需要。

  刘子昂没有纠缠,过了一刻钟却发了一张照片来,上面一个满当当的纸箱子,各种肉干肉铺和糕点。

  她整个人清醒了,不敢再睡下去,起床梳洗,拿着随身小包下楼。周臾已经等在大堂,见了她来后,道,“走吧,带你去吃早饭。”

  宾馆有设早餐的点,她刚已经看见餐厅门口的牌子了,非常丰盛。

  “在这里吃就可以了,说不定还能碰见刘叔叔——”

  “他不在这里吃,每天早晨都是去食堂。”周臾领着她出宾馆,迎面一片水光山色和颜色浓浅不同的树林。

  何必做科研呢,该去当间谍才对,这会儿功夫就把人的作息摸得一清二楚。

  杭大是新建的校区,位于城市近郊,一片三千多亩的土地,中间环抱一个小山和一片自然湖泊,自然条件十分优良。宾馆距离食堂的距离按照地图显示约莫有一公里,需要自行车的帮助。周臾显然没那个意思,带着她穿湖过林,熟悉得好像自家后院。

  时间才早晨八点,食堂一楼的公共区人很少。

  周臾没停下脚步,去了二楼的小餐厅,果然在角落里发现几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尤琪只看了一眼便见了刘青,她犹豫了一下,“现在去打个招呼?”

  “不用。”周臾很沉得住气,去窗口买牛奶和馒头,道,“刘老人很讲究,现在有外人在,肯定不会给脸色。但他会认为我给他道德压力,心里会更不喜欢。”

  还真是不笨啊,居然把他的小脾气摸得一清二楚。

  周臾将端出来的餐点转到她手上,“你先去吃。”

  杭大小食堂的早餐,果然值得舍弃宾馆的早餐,牛奶很香浓,馒头也十分有劲道,她不爱吃的也吃了两个。尤琪一边吃,眼睛一边盯着刘青看。老先生兴致高昂地和别人谈着什么,吃完早餐后,将餐盘端去了集中处理的台面上便要离开。

  她有点着急,三两口喝完牛奶,有点呛到了。

  周臾摸出纸巾递给她,十分默契。

  有点丢脸,已经是第二次了。她默默接了纸巾,一言不发。

  两人一路跟随,看着刘青和老人们再见,拎着一个装资料的袋子,走向学校的报告厅。

  “现在他落单了,应该可以去了吧?”尤琪道。

  周臾微微摇头,道,“这种时候去,只会有一个死缠烂打的印象,改变不了根本。”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如何?

  他见她脸上有点儿不耐烦,笑了一下,道,“别着急。”

  她真一点也不着急,不管研究所的开业办得成功与否,影响不到小后勤的工资和奖金,然而对谭渊和周臾的面子有损。

  报告厅门口挂了几张横幅,诸如欢迎专家领导莅临指导、学术研讨、跨越二十一世纪等等词汇。陆续有学生进场,发现了刘青后,都非常恭敬地停下来打招呼。他乐呵呵地点头回应,坐到主席台上摆了自己名牌的位置,然后开始看准备好的资料。

  周臾又不知从哪里搞到了入场券,带着尤琪假装本校的学生,坐在观众群上。

  “我说,不会被人拖出去吧?到时候就有点丢脸了,海城大的教授跑杭大来,偷偷摸摸——”

  他摸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片刻后一个戴着工作证的年轻男子跑进来四处张望,见了他后马上扯出来一个夸张的笑。男子过来,用力拍着他的肩膀,好奇地看尤琪,将一个纸袋子交给他。他借了袋子,道,“这是我同事,尤琪。尤琪,这是我初中同学,韩振。”

  “你好。”尤琪开口,这个韩振应该就是此行的间谍了。

  “你好。”韩振是十分开朗的男生,他道,“也只敢当你初中同学了,还只同了一年半,后来他就一路跳级,跑得我连车尾灯都看不到了。”

  说完,他又跑走了,道,“我得去安排别的事情了,这回事跟导师来的。”

  “这是你内应。”尤琪十分肯定。

  周臾点头,掏出资料来翻看,“他现在杭大读研究生,被导师安排过来打杂。”

  原来是已经打入内部了,什么行程都门儿清;怪不得她去送请帖的时候,他虽然不太赞同却没反对,摆明了是想用事实告诉她,刘子昂行不通,他有别的办法。

  两人安静下来,不再说话,周臾飞快地翻着纸页,一目十行不为过。

  与会听众陆续进来,几百人的厅堂坐了半满,台面上的演讲者更到齐了。

  大屏幕点亮,上面出现了上午的议题,“量子力学解释看实在论的哲学争论”。

  果然又是每个字都认识,要谈什么内容却一无所知。

  尤琪摸出手机来,临时抱佛脚百度百科一番,然而作为一个理科废,即使搜出了相关的论文,依然不明白它到底是在探讨什么问题。大概是她动作猛烈了点儿,手肘戳到周臾,他抬头看了她一下。她立刻道,“抱歉。”

  周臾看见了屏幕上的零星字样,将自己看完的一部分资料递给她,道,“看这个比较好懂一些。”

  她收了表情,道,“不必。”

  他也不勉强,待台上的人开始讲解的时候,手撑着脑袋听起来,偶尔用铅笔在纸面上写写画画。

  所谓研讨会,大概就是大佬们在台上讨论讨论,学生们在台下听得云里雾里,偶尔跟随别人发出貌似懂了的笑声。尤琪忍耐着听了满耳朵的名词和公式,终于等到最后刘青压轴的发言。老先生不愧是教学和科研都十分老道的学者,深入浅出,反响尤其热烈。

  完毕后,满场掌声,接下来是学生提问时间。

  主持人抽人问问题,第一个便令刘青勃然大怒,那男学生道,“物理作为基础学科,怎么保证学生毕业后能够拿到高薪?”

  问题一出来,尤琪就知道要遭,甚至连主持人都有点尴尬,想要敷衍过去。没料到刘青直接拿了话筒,道,“要想挣钱又多又快,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隔壁船厂做技工学徒,出师后去拧螺丝,一个月轻轻松松上万。”

  满场寂静。

  “你,不该来上大学,不该选物理这门学科。”

  那学生被怼得满面通红,不服气,嘟囔了一句,“又不是我要选的,谁让收分低——”

  韩振一直等在旁边帮忙,见状不好,马上去将那学生的话筒拿掉。场面尴尬了,问题到底要不要继续下去,如果再来一个刺儿头的学生,恐怕台上的大佬们全都要气走了。

  尤琪很担心,这种状况下,刘青必然心情不好,还谈什么说服他?只怕要迁怒。

  没想到这个时候,周臾居然站了起来。

  她诧异地看着他冲韩振做了个手势,话筒被递了过来。

  刘青在看到周臾的一瞬间脸色变了一下,他的资历和年龄也令他不必忍耐,然而教养让他没马上离开。他再一次打开自己的话筒,道,“现在站起来的这位,你认为呢?搞基础学科,是为了名气还是为了钱,还是两样都想要?如果用心不单纯——”

  周臾不慌不忙,“单纯物理不是就业向的专业,而限制人找到理想工作的也并非专业,从来也没有任何专业能限制人一生的发展。”

  尤琪抬头,他身子挺拔,神态自然,仿佛这诺大的报告厅是他的实验室一般。下颌骨到额头之间的线条,从仰视的角度看,很有硬朗的男子气。

  他道,“我仔细研究了刘院士的讲稿,刚才也听了几位教授的讨论,有几个问题想要和大家交流一下。”

  所谓不打不相识,原来他想走的是这个套路。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 我在这里,你要去哪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