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在这里,你要去哪里
三色柳2019-09-30 15:363,281

  尤琪无聊地坐在最后排,周围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只有韩振和几个学生摸样的人在收拾各种垃圾和指示牌。她将下巴搁在前排的椅子背上,待韩振走近了,问,“他们还有多久能结束?”

  韩振耸肩,摊手。

  刚才周臾拿了话筒,瞬间转变成主场的样子,一口气不停歇地说了十分钟。尤琪没听太明白是什么,但从周围学生逐渐转过来的敬佩的视线,主席台上原本准备要走的教授们又坐回去认真听的样子,就知道他搞了个大的。果然,问题问完后,刘青便招了主持人过去说话。主持人立刻将周臾请了上去,只说请他参加几位教授私下的小会。

  就这么简单地,周臾走进了那些银发老人的眼睛。

  而她,则坐了冷板凳。

  靠什么人品啊,那家伙根本就是傲气冲天,活生生想靠自己的本事折服刘青。

  然而不得不承认,刘青吃这一套。原本刘青和谭渊的争执便起源在周臾身上,一个坚持疑人不用,一个坚持学识最重要,只要他自己想办法搞定这问题,何愁研究所开业不风光。

  也就是说,其实她来不来并不重要。

  尤琪想通了这点,心里滋味有点复杂,起身道,“我去外面走走,他完事了出来的话,你让他给我打电话。”

  韩振道,“要不你等会儿,我这边马上完,带你逛逛学校呗。”

  “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她本能地拒绝道。

  “他不怕麻烦,就怕不麻烦——”后面传来一个很娇的女声,熟稔地调笑,“臭小子,不赶紧把主席台的桌子搬回去,跑这里泡妹子呢?”

  侧门边靠了一个穿裙子的女生。因背光,看不太清楚女生的脸,但她的手撑在腰上,细细的手腕上一串白色的玉珠子在晃荡,配着白皙的皮肤,艳色惊人。她走近,站定在尤琪身边,伸出手道,“尤琪,好久不见。”

  尤琪深吸一口气,半晌才想起是谁来。她也伸出手,“蔚蓝姐,好巧。”

  郑蔚蓝,四年前重创了她初恋兼暗恋的女人。

  “确实很巧,没想到你会来杭大。工作?还是考了这边的研究所?”她伸手拍了拍韩振的肩膀,道,“韩振的导师是叶教授,做物理的;叶教授的妻子李教授,做文学评论的,也是我的导师。我记得你本科专业是中文,所以考了哪个老师的硕呢?”

  韩振看看郑蔚蓝,再看看尤琪,“你们认识呀?”

  “认识。”郑蔚蓝抿嘴笑,“四年多以前就认识了,对吧?”

  尤琪点头,“对。不过这次来杭大是工作,我暂时没读研的计划。”

  郑蔚蓝点点头,再拍几下韩振,“臭小子,还傻看什么呢?赶紧去收拾东西,要逛学校也是我陪她,没你的份。”

  韩振露出苦脸来,故做委屈地跑走了。

  周臾的老同学,比他开朗了很多。

  “别介意啊,韩振就是小孩儿脾气,对人没恶意的。”郑蔚蓝解释道,“走吧,咱们出去透口气。”

  四年多没见,郑蔚蓝更懂得用妆容和衣物来衬托自己的美貌,并且在气质上也下了大功夫。如果不是她主动招呼,尤琪绝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雍容温和的女性是当年那个心机外露的年轻女学生。

  “三年前毕业,本来准备考海城大的硕,成绩不太够得上,就选了杭大。”郑蔚蓝走在长满了垂柳的绿道上,“现在正在准备毕业论文的课题,也在找工作。你呢?一切都还顺利吧?在哪儿上班呢?”

  “挺好的,在一个研究所——”

  “做什么?编辑吗?他们的专业杂志还是别的什么?”

  “办公室,一些后勤工作。”

  郑蔚蓝顿了一下,“海城大的研究所?”

  她点头,“是。”

  “果然。”郑蔚蓝低头笑了一下,“子昂呢?子昂现在怎么样?”

  尤琪站定,“你可以直接问他。”

  她怔了一下,尔后恍然,“抱歉,我只是问问,没其它意思。”

  然而尤琪并不这么认为。当年,她跑家门口那么一跪,引得整栋楼的邻居侧目。大家都是学校的教职工,相处几十年的熟人,虽然看多了年轻学生的奇葩事情,但这种引到自家身上的还是少见,都关切怎么回事。王教授当时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十分郁卒。当然,这本就是郑蔚蓝的计划,她可能认为用这样的方式逼退了尤琪,刘子昂百分百是她的了。

  “那时候年纪小,做事冲动欠考虑,不仅给自己招了麻烦,还让你们也为难了。”郑蔚蓝苦笑,“子昂很生气,彻底跟我断了联系。这几年来,我通过以前的师兄师姐联系他好多次,都没有任何回音。他还恨我呢——”

  她看着尤琪,“你现在,和他在一起了吧?什么时候结婚?”

  “什么?”尤琪瞪着她,这怕不是犯了老毛病,又来以退为进的招吧?

  “别不好意思啊。”她以为她还在生气,“之前只是我单方面对子昂有意思,他一直没松口过。我晓得他一向最关心你,别的女生都不会放在心上,只有你的事情绝对不会忘记。”

  “郑蔚蓝——”尤琪一字一顿,“你不要胡说好吗?我不知道你和刘子昂是什么关系,也对谁爱谁没兴趣,但请你不要把我和他拉在一起好不好?他本来就是那种花心鬼,对谁都是不拒绝不负责的态度,关我什么事?你要是对他还没死心,可以直接问我他的联系方式,我给你电话,你直接打给他。”

  郑蔚蓝也有点惊了,“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

  然后她马上又道歉,“对不起,我自以为是了。”

  尤琪转身,“没事,但我不想跟你逛下去了。再见。”

  郑蔚蓝看她走远,呆了一会让,突然跑上去道,“刘子昂真的喜欢你,一点也舍不得你被伤害,要不然他不会记恨我四年多。你要相信他——”

  尤琪搞不懂了,郑蔚蓝这是什么意思?居然突然帮刘子昂说起话来?她抿了抿嘴,绕开她,径直走向宾馆的方向。然而那句‘他真的喜欢你’却如魔音一样钻进她的耳中出不来了,她心里嗤笑一声,什么鬼呢?这次来出差,果然没好事。

  然而同时,刘子昂来了电话。

  她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有点烦躁地挂了电话,附带了‘正在忙’三个字。可他不是好打发的人,转了短信来,“你不方便接电话,咱们发短信啊。你猜猜我现在在哪儿呢?”

  “没兴趣猜,随便你在哪里。”她火气冲天地发了回去。

  “呀,谁惹咱们小鱿鱼生气了?怕不是还在为了请帖烦恼呢?哥不是说了么,交给我,保准儿搞定。”

  “你去死。”她狠狠心,发了过去。那天晚上,他在家楼下让她下去,似乎有继续‘小媳妇’的话题,她很懦弱地拒绝了。之后他仿佛没事人一样,同以往一样的态度对她,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这令她的心十分不安,仿佛水开之前蒸腾的热气,只等温度到了便要爆炸。

  “看来果然是不高兴了,乖,哥现在在杭城,马上找到刘院士帮你搞定。”刘子昂发了个笑脸来,“感谢哥啊,百忙之中抽了三天时间帮忙。这么大的人情,你要怎么还?”

  尤琪彻底走不动路了,呆在原地,半晌后猛然打开手机,拨通刘子昂的电话。他接得很快,爽朗的声音传过来,“是不是很感动?其实我也被自己感动了——”

  “你在哪儿?”她有点凶道。

  “什么?”

  “我说你现在哪儿?”

  “杭大啊。”刘子昂有点不明所以。

  “杭大哪儿?”尤琪转身,往报告厅的方向走。

  刘子昂顿了一下,似乎在看路牌,道,“应该是报告厅的方向,我找人问个路。”

  尤琪立刻挂了电话,呆在原地。

  上午的太阳也很烈,特别是近中午的时候,晒得人皮肤发烫,而且痛。她不知道是阳光刺眼,还是自己的情绪不对,身体里面的水份已经在沸腾了,头顶有实质化的烟。

  刘子昂来了?刘子昂来了!

  尤琪脚步沉重,心如火石。

  刘子昂总是暧昧的态度,看她时候专注的眼神,试探性的话,一声儿媳妇便令她崩溃。郑蔚蓝说他喜欢她,然后他现在告诉她,他来了,来杭城说服他那个固执到极点的父亲,只是为了她的请求。

  所以,他该是喜欢她的吧?

  四年前那个尴尬的晚上,之后绝望的早晨,以及四年里掩盖起来的风烟,她最美好的时光,都一去不返了。

  结果,他们都说他爱她。

  尤琪仰头,眼睛湿润,果然还是阳光太刺眼了。

  报告厅前的台阶,从地面往上数,共计有三十二级,之后便是恢弘的门廊。

  刘子昂挺拔的站在廊柱之下,他身后则是犹豫的郑蔚蓝,她仿佛是怕惊动了什么美梦一般,不太敢相信地靠近,最后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身,跨越了四年的光阴,对上了。

  尤琪闭了闭眼睛,抬步上台阶。

  “嘿,我在这里,你要去哪里?”

  她回头,周臾站在阳光里微笑。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 截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