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截胡
三色柳2019-09-30 15:363,540

  刘子昂直到站在杭大报告厅的门口,心情都非常愉快。即使尤琪没给他好话,即使她冲他发脾气。这是亲近的表现,她没有任何掩饰的发泄让他高兴。

  他听着突然挂断手机里嘟嘟的声音,笑了一下,准备给老头子打个电话。

  作为互相看不顺眼的父子,虽然平常的交流是互怼,但偶尔父慈子孝也很不错。

  他的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然后是一声轻问。

  “刘子昂?”

  刘子昂转身,眼睛里有一瞬惊艳的光,认出来人后,慢慢熄灭。

  郑蔚蓝的惊喜伴着那光消下去,“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

  他退后一步,“抱歉,我有点急事。”

  “找刘院士吗?”她勉强笑了一下,“刚才小会议室散会,他应该是从侧门回宾馆了。”

  “谢谢。”刘子昂作势要下台阶。

  “子昂——”郑蔚蓝摸出手机,“留个联系方式?”

  刘子昂看着她,慢慢笑了一下,“没必要吧?”

  郑蔚蓝垂下眼皮,“那你从旁边这条路走,一直往前,很快就能到宾馆了。”

  “谢谢。”

  她苦笑一声,有必要这么客气么?

  四年不见,刘子昂身上的浮躁和飞扬不见了,穿着得体的衬衫和西服,整个人散发成熟男人的味道。他的眉眼依然和以前一样俊美,看她的时候在毫不在意外带了疏离,隐约刺痛她的心。她忍不住跟着走向侧门的方向,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高声道,“已经过了四年多,你有必要还这样对我吗?我知道错了,也亲自向尤琪道了歉,你对我不公平。”

  刘子昂停步,站在高高的树影下。

  “这世上哪里有公平?”他没转身,转了个弯,彻底消失在小树林中。

  郑蔚蓝想说,你知道尤琪来了吗?然而什么也没说得出来。

  年轻的时候,不顾一切地追求过,即使做错了,承担了后果,可现在想起来心脏也隐隐在痛。如果什么都不去做,人生只有遗憾而已。她伸手将散发夹在耳后,露出标志的脸来。

  大学里追逐刘子昂两年,孤注一掷后被隔离了四年多。她最好的人生,因为求而不得,在心上刻下一道伤,又被自己是不是扒开看,血流不止,最终成了一个无法消失的疤痕。

  刘子昂急匆匆走了十分钟,回头看空无一人,松了口气。

  郑蔚蓝很缠人,大学时候没有重视,被缠上,结果搞得自己在家里和小区里名声尽毁。他得赶紧找到老头子,将尤琪的心病给解决了。

  电话拨过去,被挂断了。

  这老头子,还真是不好讨好。

  他再打了一次,又被挂断。

  想了想,发个短信,“你儿子来杭城看你,确定不接待一下吗?这可关系到刘家传宗接代的大事。”

  等了一分钟,确定对方看了短信后,他再拨过去,这次没有被挂断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刘青精神抖擞地道,“我这边忙得很。”

  “上次我回家你就不在,算算咱们也有三四个月没见面了吧?你都不想你儿子吗?难得咱们都在杭城,今天晚上约个饭啊?我记得你好像特别喜欢吃这边的熏鱼是不是?”

  “嗯,赶紧说,你只有三分钟。”

  “别这么绝情呀,主要是来看望你。”

  “我挂了。”

  “行行行,我说。”别人面前意气风发的刘子昂,低声下气道,“我今年也要二十八了,对吧?人生大事也该提一提了,对吧?”

  “对方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哪个学校毕业的?性格怎么样?要是还像以前那些,就不用带回家了,你自己看着办。”

  “问题就在这里了,可能需要你帮忙一下。”

  “你找老婆,我帮忙?”刘青暴躁了,“你怎么不吃饭都要人帮?”

  “这个,主要是人选问题。”刘子昂眯眼避开天上的太阳,白云后面是深邃的蓝色天空,宁静而压抑。仿佛在那个晚上,他恍然看见尤琪默默抹着眼泪离开,热闹多年的心被蜜蜂蛰了一下。只那一下,便又痛又甜蜜。逗她玩,看她笑,在她着急大哭的时候马上哄着她,然而却不愿别的人欺负她,更不想从她的眼睛里看见疏离。

  那个小跟屁虫,不知道什么时候长成了大姑娘,视线追逐他,然而心却越来越远。

  “谁?那么大架子?”

  “小尤。”

  刘青不说话了,半晌叹口气,尔后挂了电话,发了个宾馆的定位过去。

  尤琪感谢周臾的突然出现令她恢复理智,闹翻后第一次对他有了笑脸,拍拍他肩膀,“感谢你。”

  他显出点疑惑来,眼角余光瞥见报告厅高台上的两个人影,微微眯了下眼睛。他转身,“中午约了刘老一起吃团餐。”

  果然神通广大,发言一次,聊一上午,便搞定了最难搞的人。

  两人去宾馆,他出示了邀请卡,被服务员恭恭敬敬请到了餐厅。

  自助餐,一溜儿摆开的食案,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食,三三两两的与会人员聊天吃饭。尤琪从小跟着王教授行动,没少吃这样的宴席,最喜欢的就是自由。一是可以随意选择爱吃的东西,二是找个角落躲起来,不必操心失礼。她道,“你内应给你弄到的餐卡?不会吃到一半被人发现,然后赶出来吧?”

  “放心,这是刘老亲自给的,可以随便吃。”

  尤琪站在门口,掂着脚尖看了一会儿,果然见刘青坐在一张小圆桌边,和另一个老者在说话。周臾出面搞定了学术问题,接下来就该她去走情面了。至于刘子昂说的那些废话,暂且不管。

  她走进去取了托盘,沿着食案挑了满盘食物,道,“我先过去打个招呼,你随后来敲边鼓。”

  “靠你了。”周臾道。

  尤琪端着托盘,走到老先生身边,并不打扰。他们谈论的是接下来的行程以及杭城炎热的天气,对未来几天的旅行似乎期待不大。她趁话题的空档,清了清嗓子,“刘叔叔——”

  刘青抬头,见是她,并不十分吃惊,反而有点奇怪的表情。

  旁边的老者见状,端了自己托盘告辞,她便坐下去,道,“刘叔叔,我拿了你最喜欢吃的芒果。”

  “是你最喜欢吃的吧?”刘青笑眯眯道。

  “我们都喜欢吃。”她将芒果分了两半,一半给他,“刚尝了一块,超甜的。”

  “你跟周臾一起跑过来的?”老先生很爽快,主动挑起话题。

  “对啊!”尤琪笑,“刘叔叔慧眼如炬,果然瞒不过你。”

  “来干嘛?找我拉关系?”

  “对啊!”她再一次肯定,“你让我拉吗?”

  “凭什么?”刘青不犯牛脾气的时候,还是个很可爱的小老头,喜欢和小年轻说笑话,“我也学其他人,有关系只给自己人拉。”

  “那不是正好?”尤琪乐了,“咱们谁跟谁,对不对?百分百自己人呀,我去上班的时候谭叔叔就说了,不是看我爸妈面子,是看刘院士的面子。他怕我跑你面前哭,然后你去找他的麻烦。”

  刘青不冷不热地哼了一声,然而对谭渊的名字没有以前那么反感了。

  这是好现象。

  她马上加把劲道,“刚才周臾去听你们讲座,我跑外面逛了一圈,可晒了。胳膊上的皮都红了,额头也很烫,害怕中暑。刘叔叔,你都不觉得热吗?”

  “天天空调房里呆着,不热。”

  尤琪本意是打消他后面的出游计划,然而破功,准备换个话题。

  “小尤——”刘青道,“毕业了,也上班了,有没有男朋友呀?”

  这个话题,有点危险呀。

  她清了清嗓子,准备使用挪移大法,结果他又道,“之前你妈好像在办公室说,要给你找相亲对象,是不是呀?”

  嗯,还挺难回答的。

  “看来是了。”刘青难得八卦,“相了吗?怎么样?”

  其实很不怎么样,反而牵连出后面一堆乌龙来,不堪回首。

  “别不说话啊。”刘青凑近了,小声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来的,为了那个臭小子,对不对?”

  尤琪跟着他指的方向看,正是周臾。他端着托盘站在日料台边,一个中年男子截着他说话,笑容可掬。

  “刘叔叔,我这是工作,一切都是为了研究所的开业仪式,怎么是为了他。”她否认道,“他现在是我领导。”

  “你觉得他怎么样?”

  这不是送分题,是要命题。

  刘青的个性有点唱反调,若是在他面前夸人,他总要挑点毛病出来;可若是在他面前批评谁不好了,他却总说人某某某还是有哪些优点的,不可以偏概全。

  她想了想,“往好了说,是智慧;往不好说,是小聪明。你看他,明明带了我来找你,事先也不给你打个招呼,反而等开会的时候给你个下马威,对不对?”

  “嗯,这是来硬的。”

  “然后利用我,消费我们二十多年的交情拉关系——”

  “对,来软的。”

  “是吧,软硬皆施,你说你要不要投降?”

  “还是不要吧?”刘青叉起一块芒果放口中,“给他一个教训。”

  “千万别呀!”尤琪忙道,“你看着长大的小姑娘,生死大权在他手里呀。”

  “这可怎么办?”刘青伸手按一下她的头顶,“人情只有一个,给谁比较好?”

  尤琪坐直了,等他接下来可能不太妙的答案。

  他举起叉子指指后面,“子昂来了,估计也是为这事,你们要不要先聊聊?”

  她转头,果然见刘子昂站在后面,诧异地看着她,仿佛见鬼了一样。

  至于周臾,远远看见刘子昂,礼貌地拒绝了交谈的人,轻快地走过去,微笑道,“子昂兄?好巧!”

  刘子昂脸黑了黑,心里操了一声。巧什么呢?自己好像每次有点动作,都被这小子截胡。

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 骚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