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骚扰
三色柳2019-09-30 15:363,680

  “那死小子三四个月没归家了,之前我让他妈打电话问,是不是天生地养的货?”刘青看着不远处的刘子昂和周臾,很不满意道,“前段时间他很敷衍地跑回来,在家里逛了一圈就走了,好像是领导慰问孤寡老人。”

  “出差前呢,我又问了他一回,说杭城这边有个会,他要有时间可以过来陪我,正好带着他妈一起。咱们家多少年没有旅游过了,你知道吗?”

  尤琪摇头,然而心里有数,刘子昂毕业后一头扑向挣钱大业,肯定疏忽了家庭。

  “他跟我说得特别客气,说最近在忙一个上亿的大项目,只要完成了后,将要整合青城的高端产业,给社会提供多少工作岗位,是利民的大事,不能耽搁。再一个,他不想耽误老两口的二人世界,就不来了。”

  刘子昂向来嘴巴厉害,尤琪已经能想象那场景。

  “这回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半道上跑过来找我,你说他是为什么?”

  尤琪脸红了一下,佯装镇定道,“想你了吧?”

  “才怪,那死小子从来跟咱们父母辈的都不亲近。”

  天聊死了,怎么搞?

  尤琪马上道,“刘叔叔,那你觉得咱们领导怎么样?聊了一个上午,是不是觉得他满身都闪光点?”

  “你刚不是还跟我吐槽着他满身是心眼子吗?现在想帮他说好话?晚了——”刘青继续吃饭,“对了,从小你就喜欢和子昂一起玩,你跟我说说,他到底有什么好的呢?”

  能当着人亲生爹的面说坏话吗?她只好道,“玩的花样多啊。”

  “我就知道是这样。不过,他那种喜欢新鲜刺激的个性,你也能受得了?”

  这个,只是玩伴的话,无所谓吧?

  尤琪越发觉得怪异起来,难道刘子昂那大嘴巴在老人家面前胡说八道了?

  “他要不是我儿子,我连看都不想看一眼。不过总归是自己生的,原则性问题还是能把握得住。他虽然脸皮厚,说话不讲究,但做事情还是挺靠谱的。有点吊儿郎当,喜欢和女孩子乱说话,但绝对不会越界。再有一个,重视朋友,重视家庭,毕竟是我和你阿姨这种传统人教育出来的,这点可以放心。”

  尤琪更坐不住了,这确实不是在夸奖青梅竹马,这是在推销儿子了。她再傻也觉出味儿不对来,绝壁是刘子昂那王八蛋乱开黄腔了。她只好再一次尝试转移话题,“刘叔叔,你还没说周臾呢,下午是不是还有约?”

  刘青笑一笑,道,“这小子有点不老实,我得收拾他一下。”

  她马上站起来,道,“行了,我去给领导汇报一下好消息,就说刘院士看上他了,请他做好准备迎接你的面试。”

  “小丫头,别跑啊!再跟我聊聊呗——”

  尤琪哪儿敢啊,要继续说下去就不止推销那么简单了。

  刘子昂被周臾拦住说话,心不在焉道,“来看看老头子。没听说你也来参会啊?临时加的?怎么小鱿鱼还跟着跑过来了?”

  “主要是为了和刘老单独交流一些问题。”周臾回答得很含蓄。

  “怎么样?”

  “还算顺利。”

  “是吗?”他勾了勾唇角,一只眼睛看着尤琪,她坐立难安,敷衍着说了几句话便起来钻人群里去了。他这次来有点势在必得的意思,可不能让她跑了,道,“我过去跟他们打个招呼,等会聊啊。”

  “行,你去忙。”

  周臾看着刘子昂走开,去了刘老的位置边上说了两句话,之后毫不犹豫追着尤琪的方向去了。

  果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将自己的餐盘随手交给旁边的服务生,整了整衣服,跟着走过去。

  尤琪不想见到刘子昂,目前自己意志还不够坚定,他又太能掰扯,肯定把自己带歪。基于上次不成功的请托,对他也不会抱幻想了,还是跟着周臾的方向走,直接搞定刘青可能性更大一些。

  她往人多的地方钻,穿过宴会厅的中央,沿着食案转去了后面备菜的通道。如果没记错的话,一般这样的厅都会有一个供工作人员出入的侧门。

  然而刘子昂跟得还挺紧的,听见好几声招呼。她赶紧加快脚步,可手机又响了起来,赫然是他的电话和短信。

  “胆小鬼。”这是他永恒的称呼。

  尤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是最根本的求生欲——

  跑过食案,终于看到了侧门,却一头撞上了人。

  “跑什么呢?”熟悉到爆的声音,“长大了啊,学会跟哥哥耍花招了呀?跑杭城来也不跟我说一声,枉我还给你打电话汇报行踪。”

  尤琪的头被死死按住,跑也跑不掉了。

  “才多久没见呢?就跟人学坏了?”

  她退后一步,“抱歉啊,人有三急。”

  刘子昂秀眉俊眼,皱着眉看她眼神游移的样子,干脆一把拽着去了侧门的方向。那边是个死胡同,没人在,很方便谈话。

  “干什么?放开我呀——”

  “你不跑,我抓你干嘛?”

  尤琪被推到了墙壁的死角,身前挡了刘子昂,无路可走。

  他两手叉腰,看着她,从头到脚,“行啊,小鱿鱼,变厉害了呀。不仅不听我话,电话也不接了,也敢瞒着我了,见了我还想跑?跑啥?我吃人吗?就算是要吃,也是小火慢炖——”

  “子昂哥——”她将重音放在‘哥’字上,“我可叫了你二十年哥哥,没想到你那样对我。”

  他又挑了一下眉,看起来有点邪,“我怎样对你了?”

  这可真是收敛了兄妹感,开了男女对峙的荷尔蒙感,尤琪强烈感觉到被勾引了。

  她结结巴巴,左顾右盼,“找你帮个小忙而已,居然还讲条件。”

  刘子昂进了一步,一手搭在墙上,低头看她。

  她吓了一跳,他笑一声,“你怕什么?怕我亲你?”

  够了,温度超标,真的要爆炸了。

  “知道这次我为什么来吗?”他压着嗓子,犹如大提琴一般发出低暗却缠绵的声音,“加班的时候,一想起刘院士不收你的请帖,你哭鼻子,我就舍不得——”

  “我想说,你别哭啦,只要对哥哥笑一下,马上给你搞定。”

  尤琪很紧张,身体紧紧地缩在角落里,不敢对上他的眼睛。她视线没有焦点,穿过他肩头落向不远处,明亮的灯光下,郑蔚蓝站在那里,用一种冷漠又疏离的目光看着她。

  一桶冰水兜头倒下来一般,彻底冷静了。

  她两手推着刘子昂的胸口,想拉开两人的距离,然而两性力量差异令她推不动。她干脆蹲下身,从他腋下钻过,跑开,大声道,“刘子昂,你太过份了!”

  刘子昂转身想追上去,却见郑蔚蓝缓缓冲自己走过来。他顿了一下,摊手,“真巧,又见面了。”

  郑蔚蓝摇头,“不巧,特地来找你的。没想到居然会看见你对别的女人死缠烂打的样子——”

  他摸了下鼻子,道,“她只是还不习惯。”

  她长久地看着他,慢慢道,“你错了,她不会喜欢你的。”

  刘子昂收了笑,不再说话,侧身离开。

  尤琪跑出侧门的方向,心脏跳得厉害极了。之前的猜测都变成了真,刘子昂那个浪子,居然真的喜欢她?

  有点可怕,可是又有些激动,更多的是想哭。

  她拍了拍火热的脸,想出去冷静下来,周臾的声音传来,“出来了?”

  她顿步,周臾从食案边走过来,一手插在裤兜里,脸上没什么表情。

  这山雨欲来的架势,难道又要进行所谓良好的上下级沟通?

  “刘叔叔那边情况不错,基本上对你认可了,只是拉不下架子马上同意。”尤琪只好将成果汇报一下,声音发虚,“咱们再磨他几天,应该差不多了。”

  周臾‘嗯’了一声,没发表意见,只看着她的脸。

  她不自在地摸了摸,还在烫,应该红得吓人了。她不确定地问,“太红了吗?那我先上楼休息吧——”

  他点点头,很自然地和她一起出了宴会厅,进入电梯。

  电梯内壁光滑,清晰地照人影。尤琪目视前方,自然和他的影子对上,他也在看着她。光线折射出来的虚幻世界,年轻男女却通过它传递某种暧昧的情愫。幸而乘客只有他们两人,尤琪得以往旁边挪了挪,掩饰太过接近嗅到他身上的味道而忍不住的热潮。

  “刘子昂喜欢你?”他突然开口,“刚才我全都看见了。”

  尤琪的背挺得有点僵了,直到电梯上了两层,才‘嗯’了一声。

  “上次你请他帮忙,说的过份话是让你做她女朋友吗?”

  虽不中,但也不远了。

  她的沉默,确实是默认。

  “这次来,又是为了同样的事情吗?”

  尤琪两只手掐在一起,皮肤上满是指甲印。

  “我等会找他聊一下——”

  “不用。”她抬头,有点着急了。

  电梯抵达楼层,发出‘叮’的声音,门开。

  周臾走出去,尤琪立刻跟上,道,“我会和他说清楚的。”

  “我不希望同事因为工作的原因被骚扰——”

  尤琪有点叫苦了,骚扰?刘子昂听了恐怕要暴跳如雷。

  她勉强道,“我和他一起长大,是比别人要亲密一些,但绝对不是骚扰。咱们现在是来请刘老帮忙的,就不要闹其它事情生枝节了。我保证——”

  周臾笑了一下,转身面向她走进,气势惊人。她惊了一下,退一步才发现后面是墙壁了,然而他已经抵到面前来,距离超乎普通朋友的近。他低头看她,“比别人亲密?绝对不是骚扰?”

  他抬手撑在墙上,腿再近一步,两人几乎贴在一起。

  尤琪被吓得有点呆了,没立刻做出反应来。他低头,唇在她额头上轻触了一下,仿佛蝴蝶一般,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

  “不是骚扰?”他放开她,刷卡回自己的房间。

  她在原地呆了许久,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周臾亲她了?凭什么?是觉得刘子昂能占她便宜所以他也可以?还是说要报复她之前的行为?又或者说,变态终于露出了爪牙?

  片刻后,寂静的走廊里响起短促的短信声,周臾很平淡地知会她,“下午和刘老的会,你也一起参加吧。”

继续阅读:第三十二章 她没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