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她没用
三色柳2019-09-30 15:364,214

  尤琪原计划中午好好休息,下午去杭大附近的市区逛逛,晚上再和周臾跟刘老吃饭敲边鼓。然而刘子昂和周臾令她心烦意乱,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个小时没睡得着。

  于一凡贱不兮兮地发了个短信来问,“小师妹,断情绝爱后,和老板一起出差感觉如何。”

  这副八卦的样子,和方晓玥没有任何区别。

  曹操不能提,她刚这么一想,方晓玥的短信也跟着来了。她问,“干啥呢?出来逛街啊——”

  她发了个定位过去,千把公里的距离将两人分割天涯。

  方晓玥回了个惊吓的表情,“你居然去了杭城?怎么没告诉我?”

  情绪反应激烈了点儿,不符合她佛系宅女的人设。

  尤琪想了一下,道,“我在杭城有什么问题吗?被老板压榨着出差——”

  方晓玥的短信回得迫不及待,后面还带着虚弱喘息的小人像,“你不是跟你老板撕了么?”

  “是撕了啊,但我目前不是人在屋檐下吗?”

  “你老板有毛病呀?发现你的阴险计策后还要带你?他是真受虐狂还是想干别的什么?”

  尤琪没办法回答了,刚才那个吻的暴击余威还在,她脑子里全浆糊。

  “说话啊!”方晓玥有点发狂了,一个扯头发的小人在屏幕上打滚,“尤琪,你们俩现在这么不清不楚,奸夫淫妇,到底想干啥?”

  “别说了,我现在心里乱得很。”

  方晓玥拿着手机在房间里团团转,急得满头大汗。完蛋了,她在刘子昂那边打了包票只要他按照她的办法去追,肯定手到擒来。没料到那死女子想套人,反而自己被套了。什么心里乱得很,分明就是动了春心。

  如果不管不理,任由发展下去,必然是老房子着火的架势。

  那刘子昂怎么办?

  她心有点抽抽,自己不过就是喜欢上一个帅男人,想帮他追到意中人,怎么就变成了现在的状况?感觉,有点不妙啊。

  她盯着刘子昂的号码看了很久,深深叹了一口气,发过去一个短信,“如何?”

  刘子昂跟着刘青回了他在宾馆的套间,心情不是太好,特别是甩开郑蔚蓝追出去后,见周臾护着尤琪离开。当时也巧,刘青目睹了一切,从他身边过的时候道,“活该——”

  “我可是你亲生的。”他道。

  “就是亲生的你才能活到这么大,要不是亲生的,早丢出去孤儿院了。”刘青叹口气,“这个事情啊,别说我不同意了,就算我同意,你王阿姨也会坚决反对。当年那事一出来,她每天早晚送小尤去学校,不让任何人接触她刺激她,每次只要有你在,绝对不会离她半米远。你就没自觉?”

  被当成贼一样防备了。

  刘青摇着头回了自己房间,见他无精打采坐客厅沙发上,去卫生间洗漱还丢下一句话,“更何况现在还出了个周臾,那小伙子哪儿都比你强。”

  刘子昂被暴击,头靠在沙发靠背上,看着吊在天花板的水晶灯。他反驳道,“小尤还是很喜欢我的。”

  “死不悔改。”

  卫生间传来流水的声音,令刘子昂脑仁有点痛。如果郑蔚蓝没有找过来,他肯定能逼出尤琪的真心话,然而功亏一篑。

  手机亮了一下,是方晓玥的短信。他马上点开,嘴唇勾了勾,幸好他还有个内应。

  “你没告诉我小尤也在杭大。”他道。

  方晓玥发了个拱手的表情,请求原谅,后面接了一句话,“你今天干了啥?”

  “小尤跟你说了什么?”

  “心乱如麻,需要思考。”半晌后又接一条,“我觉得你可能要惨了。”

  确实要惨了,相处二十年的青梅竹马表明心意,居然会心乱?想必是有了令她犹豫的原因。

  刘子昂眼睛暗了暗,“你说过有你帮忙百分百成功,小姑娘,你骗了我。”

  他丢开手机,不去管接二连三发过来的短信,站到窗户边摸出一根烟放在口中。烈阳穿透玻璃,落下一个强烈的光斑,人在其中如置身火海,身体灼烫。犹如他的心,在油锅里被煎熬着,上下浮沉,只看被尤琪掌在手中的勺子。

  刘青开门出来,“我这边没你什么事,你先回去吧。”

  他微微一笑,“老爸,你就算不帮儿子,也别帮外人啊。既然来都来杭城了,不如多玩一段时间?我给妈买今天晚上的机票,接下来我陪你们在附近的城市玩一圈?”

  “小崽子,你肚子里装的什么坏水我还不知道?”

  不就是对周臾不爽,存心要坏了他的开业典礼,让他没面子么。

  尤琪预感自己会度过一个非常无聊的下午,将手机充满电,并且带了两个充电宝。

  周臾领着她行政大楼的一间小会议室,韩振正在摆果盘和茶杯,给她在周臾的座位后面另加了一张凳子。郑蔚蓝也在,手里拿着一叠资料,每个座位前都会放上一份。她见了尤琪,将长发撩到耳后夹起来,点点头。

  态度比上午冷漠了一些,应该是和刘子昂的突然重逢勾起了不甘心。

  尤琪打定主意两耳不闻窗外事,开了手机查设计比赛的图集,正好欧洲的小姨发了一个链接来,大概是某个学校招收设计系学生的资料,以及一个设计比赛的报名表。她看了下比赛的截止时间,已经开始了三个多月,距离截止日期只剩下两个多月了。主题偏向工业设计风格,对首奖提供全额奖学金。

  她有点心动,便老老实实去翻了历届比赛的图集,然而原版书国内缺乏,只好发邮件请小姨代购邮寄。暗暗算了下工资,换成欧元,还不够买三本书,也是有够泪的。

  小姨挺高兴她对比赛有兴趣,立即回邮件满口答应代购的事情,叮嘱比赛的各种注意事项,身份证明文件,最后试探着问是否还没有留学的意向?

  尤琪知道王教授一直没对让她留学死心,私下也拜托小姨帮忙找学校,大学的成绩资料复印了很多份传过去。她之前一直嗤之以鼻,但现在却开始犹豫了。她固然是很喜欢研究所的气氛,然而也割舍不下对设计的爱,留不留学另说,但也不想放弃自己弄了许多年的东西。

  她想了想,回复道,“留学待定,有那边的设计课程吗?远程教学或者课件也可以。”

  小姨更激动了,连续发了好些网页链接过来,点开看了全是外国网站,需要各种注册操作,手机上没法弄。

  尤琪忙自己的事情,忘记时间过得飞快,等讲台上传来话筒试音的声音,这才发现坐满了人。郑蔚蓝和韩振作为编外人员,负责进行会议纪要,一人拿了速记本,一人拿了录音的机器,坐在她旁边。她抬头,诧异了一下,郑蔚蓝冲她笑,口型道,“你刚才好认真。”

  她勉强笑了一下,心里很警惕,不知她又要做什么。

  尤琪侧了侧身体,远离郑蔚蓝的方向,结果手臂碰到一个温热的肉体。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小衬衫,半袖,图的是凉快得体。她马上又挪了一下,因为碰到的必然是周臾。果然,周臾侧头看了她一下,眼神很温软,还笑了一下,“无聊了?”

  无聊个屁啊!

  她心里吐槽了一下,这男人到底怎么回事?中午那个没头没尾的吻,下午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一切都不存在一般。

  因是学术会议,能进会议室的多少是相关人士。刘青给周臾开了后门,却将刘子昂挡在门外,这让周臾很放心。她确实不想面对侵略性十足的刘子昂了,也许该找个时间和他谈清楚,现在的状况,她根本无心发展。

  她想了一会儿乱七八糟的心事,又找出自己邮箱里的各种设计素材,构思了一下即将参加比赛的主题,翻出一个软件来胡乱做构图。时间过得飞快,等她脖子酸软的时候,会议已经接近尾声进入自由讨论,大家分成了三五群聚在一起,周臾和刘青成为被包围的中心。

  站起来活动一下颈项,动了动腰,开会这样的事情,真不是人干的。

  郑蔚蓝递给她一瓶水,“累了?”

  她接了水,“谢谢。”

  “里面有点闷,又很吵,要不要出去透口气?”

  这是委婉地想要单独谈了,尤琪点头同意,跟着她出去。

  周臾在人群中央远远瞧见,发了条短信,“去哪儿?”

  尤琪收了短信,点点郑蔚蓝,回过去一条,“完事后楼下集合。”

  郑蔚蓝领着她去了楼道最尽头的一个落地窗,此处设置了一排小沙发和饮水机,该是供工作人员使用的茶歇区。她笑道,“周臾很重视你,刚才一直在看着你。”

  尤琪喝着凉水,不想回答,也没有回答的必要性。

  “一个男人喜欢不喜欢,眼睛最诚实了。如果他爱你,一分钟都不会舍得离开。”郑蔚蓝苦笑了一下,“我早就明白的道理,但总是不甘心。”

  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刚才子昂给了发了个短信。”她的声音很平静,极力压抑着,“四年多来,他从来没接过我的电话,但今天居然主动联系我。你知道他问了什么吗?”

  “你要是做情感咨询的话,可以去找心理医生的。”尤琪诚恳道,“价格也不贵,一个小时三百块钱,肯定对你有帮助。”

  郑蔚蓝对她的话无动于衷,反而道,“他问我你是不是在会议室。我没办法,想令他对我改观,所以说,你在。”

  “你也挺好玩的,卖了我事后还来打声招呼。”尤琪起身,准备走了。

  “请你等等。”郑蔚蓝跟着站起来,“我知道这样对不起你,但是——”她急迫道,“你不喜欢他的,对不对?你和周臾看起来超相配的。现在你有了喜欢的人,可不可以——”她降低了声调,“可不可以帮帮我。”

  尤琪想把最近两天的经历写成大标题发微博上去,肯定能上热搜前十名。大概便是‘邻家哥哥突然表白为哪般’‘前情敌请求帮忙倒追’‘领导要潜规则我,从还是不从。’

  她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通,摇摇头,这都是什么事啊?

  “蔚蓝姐,抱歉,你的事情我帮不上忙了。”尤琪走开,“我得先走了,再见。”

  下楼从电梯走,必然避不开郑蔚蓝的纠缠,还是走消防楼梯好了。尤琪晃晃悠悠,用手机照明,一路从十四楼下了一楼架空层。她站在廊柱下,准备给周臾发短信联系,却见一个疑似他的背影从旁边的厅转出来,仿佛没看见她,走向了对面。

  她跟过去,隐约听见刘子昂的声音,“小尤很单纯,你不要利用他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尤琪放慢脚步,不动了。

  “这正是我想对你说的话。”周臾的声音不紧不慢,有点冷,“你们二十年青梅竹马,她很看重这段交情。你不能仗着她的舍不得做过份的事情,让她为难——”

  “话还说得挺冠冕堂皇,可你看不惯小尤,想把她从研究所赶走又是怎么回事?”

  尤琪心里咯噔一下,刘子昂为什么会知道?难道说谣言已经传播到刘青的耳中了?可他老人家绝对不会把这种话跟儿子说。

  “用人的时候朝前,不用人了朝后,何必那么麻烦?咱们直接把事情了结了,我让老爷子回去,你把她从研究所弄走,怎么样?反正她在那边也没什么用处——”

  尤琪再也忍不住了,从柱子后面转出去。大概是没料到她的突然出现,刘子昂怔住了,尔后面色发青。

  她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直到他的头缓缓低下,“小尤,抱歉,哥不是那意思。”

  凉薄的话如刀锋一般割开她的皮肉,扎入心肺之中,连骨髓都在痛。她不知道,原来在别人的眼睛里,自己是个没用的人。

继续阅读:第三十三章 潜规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