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缺德
三色柳2019-09-30 15:363,481

  方晓玥要把自己给笑死了,肚子痛,胸口痛,呼吸也不顺畅。作为一个宅女,出一趟家门不容易,但每次和尤琪的约会都不会让她失望。

  “过份了啊!”尤琪笑不出来,端着冰镇的橘子水威胁道,“再敢笑一声,我用 冰块让你冷静冷静。”

  她赶紧捂住嘴巴,忍得非常辛苦,喘着气道,“好了好了,我情绪发泄完毕,你可以继续了。”

  尤琪真是恨死了,连带着又在周臾身上扎了好多把刀,这个死男人,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妖孽的存在?他们是仇人啊仇人,互相看不惯的,为什么他会当面表扬她并且提前让她通过试用期?简直是个妖孽——

  “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以为你在向人家表白的时候就已经想好接下来——”

  尤琪用力拍一下桌子,看着方晓玥幸灾乐祸的脸道,“你再敢说一个不中听的字,咱们绝交。”

  方晓玥假正经道,“理解一下啊,我现在真的忍得很辛苦,你太搞笑了。不行,我忍不住了——”

  于是,又是一阵既压抑又猖狂的笑声,带着某种令人绝望的欢快情绪。

  尤琪把装果汁的塑料杯子捏得死紧,当然没勇气把它倒好朋友头上,只好闷闷地一口气喝掉大半杯,强行让自己冷静。

  她颓丧地将头耷拉地桌子上,“笑吧,你就笑啊,最好笑死。”

  方晓玥终于笑够了,看自家闺蜜的丧气不像作伪,只好道,“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嗯,所以我是死定了,对吧。”尤琪将杯子捏得噼里啪啦响,“你说,世界上怎么有这种男人?明明不喜欢我,说什么不让人走后门,结果叫我过去猛夸一通,提前转正。他到底是坏,还是坏,还是坏呢?”

  “世界上有两种人最难对付。”方晓玥半正经道,“一种是真小人,一种是真君子。真小人无所不用极其,跌破人类下限,要想对付他就得比他更恶更坏。他对你做这样的事情,那就是还没玩够,继续来和你情景游戏。你吧,没做坏人的资质,只有被人玩耍。真君子呢,就是阳谋,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干啥都光明正大。对付这种人,就得比他更厉害。要周臾是个君子,他今天还真就是——”

  尤琪更绝望了,她就是个不好不坏的普通人,怎么干得过大奸大恶之徒?

  “你考虑下,那个周臾到底是哪种情况。”方晓玥同情地看着她,“不过,随便哪种,对你来说都不太乐观。”

  “绝对绝对不可能是君子。”尤琪想起他心知肚明的笑,和那张示好的湿巾纸。

  方晓玥看着她,欲言又止。

  尤琪强行忽略心里某种发酵的东西,以豁出去的姿态道,“咱们该商量接下来怎么办了。”

  “既然你这么有觉悟,我就说了哦。”方晓玥小心翼翼道,“你看,反正你玩都玩了,不如再玩个大的?”

  尤琪危险地看着她,其实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既然表白了嘛,也被师兄听到了嘛,不如就爽快地承认啊。”方晓玥本来还照顾她的情绪说得小声,可越到后面越控制不住了,大声道,“之前什么帮忙打扫卫生了,带饭熬粥,都是小道。他不喜欢你这样的老妈子方式,那咱们就换一个呗。你试试志同道合款的,要再不中,咱们换清纯校花款儿的——”

  所谓闺蜜和好友,大概就是这种恶毒的存在。

  做个人不好吗?非要这样——

  “要不要这么戏精?我还有别的选择。”尤琪虚弱地挣扎。

  “别的选择?”方晓玥不得不打击道,“确实有,马上辞职走人。”

  两人互相对看,她道,“你要就这么认输吗?”

  怎么可能?

  尤琪自己把自己逼上了绝路,垂头丧气地往教工宿舍方向走。她踢着小石子,看着树荫里偶尔藏着亲亲热热的小鸳鸯,心中十分恼恨。

  教工舍是建校时统一修建的一批公寓楼房,旧时代的规划跟不上新时代的发展,便显得十分拥堵老旧。从门口开始,到每一栋楼下,道路两旁都停满了各种小车,几乎堵塞了消防通道。

  尤教授沉迷研究,对自己的生活环境完全没有要求,按照王教授的话说,给他一个狗窝也能住得很高兴。因此,他认为宿舍住得很舒服,特别是在校内,完全方便工作、生活和出行,完全没有搬家的动力。王教授虽然对教学工作也很有热情,但没有封闭得那么厉害,好歹知道社会在发展,所以几年前用积蓄买了个新房子。可惜新房子在郊区,来回路上便要耗费几个小时,确实非常不宜居住。因此,一家人还是窝在这么个地方。

  尤琪的去路又被挡住了,这次是一辆鲨鱼嘴的卡宴,正正将单元门给堵了。

  “缺德。”她伸手在车前盖上拍了一下,“会不会停车啊,怎么这样?”

  她侧身,从车和行道树之间的空隙挤了进去,结果树皮上的小叉子挂着她后背的衣服,走了一步便被拉扯着走不过去了。她有点烦躁地‘啧’了一声,想要转身把衣服取下来。可惜她高估了自己身体的柔韧性,手已经背到后面去了,还是没办法够到被挂住的地方。

  她深吸一口气,瞪着闯祸的豪车,再用力拍了一下车前盖,“祸不单行——”

  嗯,果然是祸不单行,她拍这第二次也没怎么用力,可车的防盗喇叭居然乌拉拉地叫起来,震得她三魂六魄全出窍了。

  此时正是晚上八九点,大家出门逛校园乘凉的好时间,因此各条小路上都有人影来往。听见声音后,不少人本能地转头过来看。

  尤琪哭笑不得,不想留在这里引人侧目,干脆蛮力拉着自己的身体往前走。可惜今儿她穿的是一件比较单薄的上衣,轻轻一用力,便听见线被崩开的声音。甚至,她感觉到了腰间的凉意,这是衣服被扯起来的先兆。她忙退回去,用力扯着下摆。

  “嘿——”身后传来清亮的男音。

  她仰头,见路灯下站着一个极高的男子,一手插在牛仔裤里,一手夹着香烟,偶尔抽一口。他打了个招呼后,吸一口烟,慢慢吐着烟圈,道,“鱿鱼不是有十个爪子么,怎么都没用?”

  “老刘?”尤琪惊喜地叫起来,“赶紧来救我呀!不晓得谁那么缺德,车居然停正门口,可把我给堵死了。”

  男子走近了 ,不慌不忙地亮了亮自己手上的大半根烟,道,“等我抽完这半根烟。”

  灯光乍然亮起来,落在男子的上半身,露出他极分明的脸来。浓眉,大眼,双眼皮十分深刻,鼻梁挺直如雕刻一般,下巴上略带了一点胡茬子。他上下打量尤琪几秒钟,喷着烟气,毫无顾忌的样子。

  尤琪耳朵里是吵人的警报声,鼻端又很不习惯呛人的烟味,咳嗽了两声,道,“刘子昂,别冲我喷烟啊,走远点。”

  “真要我走远点?”刘子昂有点痞气,支支下巴冲着她被挂在树皮上的衣服,“那我走了哟?”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尤琪只好道,“子昂哥,别走啊,我刚说错话了。衣服被挂上了,你老人家帮帮忙——”

  刘子昂笑眯眯地看着她讨好自己,再次晃了晃手里的烟,道,“等着呗。”

  尤琪道,“那你快点抽。”

  刘子昂还是笑,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站在车尾巴的地方深吸一口,尔后慢慢喷出来。之后,他仰头看着漆黑的天幕,夹烟的手落在半腰上,食指抖抖烟灰。烟灰掉落后,红红的烟头在燃烧,他便低头,安静地看着尤琪,直到警报的声音消失。

  氤氲的气笼罩这一片地方,烟草的味道很呛人,但余韵有种清凉的味道。

  半支烟,不过半分钟而已,对尤琪来说却漫长得仿佛半个小时。特别是刘子昂的眼睛,路灯下闪着光,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刘子昂是刘青教授的独生子,算是尤琪的青梅竹马。两人虽然隔了有五六岁的样子,但成长路线基本一致。特别是两家人常来常往,她心理上对他很亲近,但又有种奇特的畏惧感,特别是他不说话只看人的样子,很吓人。

  他见她又露出小时候一样怯生生的表情,笑了一下,掐灭烟头丢在旁边的垃圾桶里,道,“哪儿挂住了?”

  “背后。”她小声道。

  他人高,腿长臂展也长,只伸手便掐在她后颈的地方了。手指尖从皮肤上擦过,有点痒痒的。她缩了一下,他呵斥道,“别乱动。”

  烟草淡淡的味道,又冲了出来。

  刘子昂的手从颈部滑到肩膀的位置,尔后落到后腰,一路下去,似乎在摸索被挂住的地方。此时是夏末,天气炎热,他的手心更热,贴着她的皮肤,几乎要烧起来了。

  她憋着气,不敢动了,有点害羞道,“还没好吗?”

  他笑了一下,轻轻拉了一下,她的衣服顿时松了。

  “好了。”

  尤琪忙从夹缝里脱出去,道,“老刘,谢啦。”

  “求人的时候就子昂哥哥,不用人了就老刘。小鱿鱼,你说你怎么那么势利眼儿呢?”

  “哪能呢?”尤琪干笑两声。

  他看着她垂在耳边有点散的头发,脸颊上的婴儿肥少了许多,露出颌骨柔美的线条来。他道,“一段时间没见,大姑娘了呀?听说,上班了?”

  她胡乱点头,转身便要上楼,结果那人道,“既然上班了,请哥哥吃个饭吧。”

  说完,刘子昂从裤兜里摸出车钥匙来按了一下,脚边的卡宴响了一声,车门打开。

  刘子昂拍拍车顶,“上车啊,赶这个点儿,吃宵夜。”

  尤琪眼睛慢慢瞪圆,车是他的?果然是,缺德的人!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青梅竹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