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青梅竹马
三色柳2018-08-27 15:493,671

  尤琪和刘子昂的缘分可以往上追溯二十二年,那时候她还呆在王教授的肚子里玩儿脐带,当然,在刘子昂眼里,这都是孽缘。

  教工宿舍区三栋1单元,唯二年龄相近的孩子,因此刘子昂便背上了沉重的负担。他明明是独生子却混成了二胎待遇,诸如喝牛奶被妹妹看到了,妹妹要喝必须给,不管他当时饿不饿;好玩的玩具还没玩够,被妹妹看到了想玩,必须送妹妹玩;新穿的帅气的衣服,还没在小妹子面前显摆过,但是妹妹想玩沙子了必须带着去,不管回来的时候满身泥。妹妹哭了,哥哥没哄好;妹妹受委屈了,妹妹没保护好;妹妹不舒服哼唧两声了,哥哥没让着。

  以上是刘子昂单方面的陈词,尤琪年龄小,没记忆,所以统统不承认。

  不承认也算了,刘子昂不和她算这些小账。

  刘子昂十五岁的时候,已经长成了大高个儿,再加上被老子刘青捶打着天天在篮球场跑圈或者跟师兄们玩儿球,身高腿长俨然一美少年。青春期,中二期,极度需要所谓的隐私权和民主权,为了反抗父母的暴政,将目标瞄准了尤琪。

  因此,原本伪装了十年的好哥哥,在一朝之间变成了恶魔。

  “放学回家一个人走,不准跟着我。”

  “书包自己背,别烦我。”

  “作业那么简单,自己看书去。”

  “我玩儿球,顾不上你,你别来。”

  只有十岁不到的尤琪,一脸懵逼地被嫌弃着,哭兮兮地跑回去问王教授,“哥哥为什么讨厌我了?是不是我太笨了?”

  大人对这样的变化心知肚明,王教授劝说道,“哥哥也有自己的朋友,尤琪长大了,不能天天缠着哥哥。”

  尤琪想,哪有天天缠着呢?只不过上学的时候一起走十五分钟,放学的时候一起走十五分钟,然后一起做作业两个小时。晚上的时候,大家一起散步跑圈,这么算下来,每天相处的时间绝对不超过四个小时。四小时而已,哥哥居然都舍不得,显然太小气了。

  想不明白的尤琪,依然故我。

  刘子昂说不通尤琪,又不能像对班上粗鲁男生那样恐吓,或者像对陌生女生一样冷冰冰地吓走,再加上只不过一儿童而已,只能采取迂回躲避的方法。每天早晨,速度吃完早饭后冲下楼,躲在小树林子里,看尤琪一脸落寞自己去学校后再钻出来;下午放学,最后一堂课必然提前五分钟偷溜,翻围墙出学校,然后躲到大学的某个角落里。

  如此搞了差不多一个月,尤琪才非常迟钝的感觉到,她被孤立了。

  至于彻底断了哥哥这口奶,是某天晚上,她口渴了,而家里的冰棍恰好吃完。她便拿了零钱下楼买,出小区,穿小树林抄小道,结果在湖边的绿道上,看见刘子昂抱着一个比她大了三四岁的隔壁小区的姐姐在亲嘴。少男少女藏在大学校园的湖边,周围还有许多大学生情侣的掩护,简直天衣无缝。

  可惜,他的运气不好,被尤琪这个孽缘给碰上了。

  尤琪当时便吓呆了,站在原地没敢动。她死盯着人家小情侣看的样子肯定很怪异,没两三分钟便被刘子昂给发现了。那个小姐姐很害羞地嘤嘤嘤,刘子昂非常有男子汉气概地冲她挥舞拳头,他说,“赶紧滚回家,敢给别人说,我揍你。”

  尤琪没被揍,刘子昂被刘青揍死了。

  原因是某天两家人聚餐的时候,包间电视里放动画片,她看到白马王子亲了白雪公主后,冒出来一句,“子昂哥哥也有亲隔壁小区那个桑姐姐。”

  这话一出来,本来聊天聊得很哈皮的四个大人,顿时跟断了电的录音机一般,卡带了。刘青教授第一个反应过来,抓了一边一脸大事不好的刘子昂出去,结果差不多就是一个周不能下床。

  再之后,刘子昂的早恋夭折了,开始学抽烟。

  所谓夜路走多了会见鬼,刘子昂天天和尤琪见面,自然会被抓住小尾巴。因此,他不得不再一次挥舞拳头,“这次你再敢打小报告,我把你小屁股揍开花。”

  尤琪早就被上次的架势给吓怕了,哪里再敢和大人说点什么呢,只好点头,“子昂哥哥,这次我保证不说。”

  再再后来,刘子昂又恋爱了,是隔壁高中大长腿的姐姐;再后来,他考去了海城另外一边一个很好的高中,住校,摆脱了刘青教授的控制;高考,去了天京的大学,彻底离开了强势的父母;大学毕业,放弃专业进入金融行业,回海城,投入如火如荼的赚钱大业中去。刘子昂每走一步,都是尤琪想不到的方向,她曾说过,“子昂哥哥,我从来就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刘青教授非常忧心地对尤教授道,“天天算的都是钱,从来不用心做学问。所谓金融,无非就是把别人的钱算到自己包包里来,没有任何绝对价值贡献,我看他这辈子要毁了。”

  而王教授道,“子昂从小时候起就和别人不一样,话不多,特有主意,这样的人以后会有出息的。”

  果然,这工作没几年,房子搞定了,今儿又开了个豪车回来堵门,简直是故意打刘教授的脸。

  尤琪刚才和方晓玥共商大计,吃了蛋糕喝了果汁,已经饱了,完全不想要宵夜。可惜刘子昂太强势,没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将她给拽上车了。

  她坐了副驾,拉安全带扣上,前后左右看了一下,没见到有任何女性的玩偶或者小饰品才松了一口气。

  刘子昂的桃花运非常盛,曾经有一任女朋友害怕掌控不住这样的男人,将他手机通讯录的联系方式拷贝下来,假装打错电话或者发错短信,挨个试探。弄到尤琪这里的时候,她比较傻,将自己的底子透了个底朝天。结果不知道那女人怎么想的,将她视为最大的情敌,各种针对。特别是有一次,刘子昂开车接她去某个地方吃团圆饭,她便直接蹭副驾上去了。之后,再开车去接女朋友,她忙站起来要让出副驾的位置,那女生笑嘻嘻地拒绝了,去后座。结果,当天吃完饭刚回家没多久,尤琪便接到她的电话,直呼她是‘小三’,害得她被分手了。

  尤琪当时那个尴尬和抱歉,连打了几个电话给过去请求原谅,结果接电话的是刘子昂。他在电话里的声音特别冷特别硬,直接让她别管了,他自己会处理。忐忑了一晚上后,第二天早晨王教授开家门,那女生却守在门口,说是要给妹妹道歉,请妹妹给刘子昂解释,求不分手。

  这么一桩乌龙,闹得整个教工舍出名了,刘青教授大感有失体统,又把刘子昂抓过去训了一通。自那之后,刘子昂便不再带任何女伴或者女同事出现在家人面前,不然两家几十年的交情,直接毁灭。

  刘子昂将车开去大学后门的小街上,领着她直接去了一家大排档,自顾自捡了满盘子的肉菜。之后,问老板要了一个靠最里面的位置,再上两瓶冰冻啤酒,一个人自斟自饮起来。

  尤琪看他倒啤酒,道,“这次回家好像隔得特别久,是不是?”

  “嗯,有三个月了。”

  “一晚上都不住?”

  “刚回家就被抓着批了一顿,没意思。”他喝了一口啤酒,吸一口气,道,“听说你上班了,所以等着看大姑娘啥样了。陪哥哥喝一杯?”

  王教授管得严格,尤琪的自我在还没完善的时候便被打压殆尽,因此,她没喝过酒。她看着晃晃的液体,有点小心动,将自己的空杯子推过去,道,“尝尝?”

  刘子昂意思意思给她三分之一小杯,随意道,“在哪儿上班呢?”

  “研究所,谭叔叔那边的。”尤琪捧着杯子。

  “阿姨给你找的?”

  “我爸。”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刘子昂一口喝了半杯,道,“给你找个工作还是轻松的。”

  尤琪知道他不是说大话,道,“不太方便吧?你女朋友吃醋了怎么办?又分手?那我可祸害了,连续两任女朋友都被我搅黄,简直是灾星。”

  刘子昂哈哈一笑,不是很在意道,“这又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单身——”

  她皱着眉喝了一口酒,味道不是想象中难喝,干脆一口喝完。勉强咽下去之后,她道,“关系可大了,像我这样的少女,是不能接受——”

  “谈男朋友了?”他突然道。

  “没——”尤琪本能地要否认,然而周臾的脸从脑子里冒出来了。男朋友是什么东西她不太清楚,唯一明白的是,今儿她莫名其妙跟个男人表白了。因此,她马上闭嘴,满脸丧气道,“没有的事。”

  刘子昂看她脸色不对,放下酒杯,伸手按了按她的脑袋,道,“那就是有喜欢的男人了?”

  尤琪还想要否认,结果耳边响起一个鬼怪样的声音。

  “尤琪,好巧啊——”

  她有点绝望地看着于一凡跨进店,后面跟着周臾。周臾显然也看见了她,身体顿了一下,之后还是进来了。

  太尴尬了。

  尤琪勉强地回了于一凡一个招手,祈祷他别过来。刘子昂道,“认识的人?”

  她点点头,不是很自然地瞥一眼周臾,周臾对她点点头,视线自然而然地挪开了。她心里稍微有点异样,尽量保持平静。可刘子昂是在情海里翻滚了多少圈的人物,将她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沉着嗓子道,“是你喜欢的人?”

  尤琪连忙摇头要辩解,可于一凡已经走近了,只好按下这个话题给双方介绍道,“这是研究所的同事兼师兄,于一凡,周臾;这是刘子昂,我——”

  “青梅竹马。”刘子昂起身,手冲着周臾去了,道,“我和尤琪认识二十来年了,彻彻底底的青梅竹马。第一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们。”

  刘子昂很热情道,“既然都是认识的人,一起坐啊。”

  尤琪还没从极端情绪中恢复,需要一个人冷静一晚上,重新积蓄面对周臾的勇气。因此,她眼睛看着周臾,心里叫嚣着,拒绝啊,你快发挥自己不通人情世故的特长,拒绝邀请呀!

  而于一凡经历了下午那一场,不敢自作主张了,也站一边等周臾自己开口。

  周臾视线扫过尤琪焦躁的脸,居然点头道,“好啊。”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独占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