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独占欲
三色柳2018-08-28 10:023,924

  尤琪很为难,她在刘子昂面前的人设是邻居家活泼可爱胆小的妹子,在周臾面前是工作积极热情单方面喜欢他的行政小妹,在于一凡那边又是努力工作纯情忠贞的小师妹。每一种人设独立存在的时候,互相不打架,她也能在各人面前自由发挥。

  可是,当三个男人凑一起后,那几乎就是一场灾难。

  到底是扮演一个不懂情滋味的邻家小妹,还是表白被拒的忧伤同事?

  她不敢正眼去看刘子昂颇有意味的眼睛,更不敢去看周臾,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就被拉过来吃夜宵了呢?这根本是下地狱打修罗场副本。

  尤琪还没回神过来,于一凡和周臾已经坐下来了。于一凡靠着她,而周臾则和刘子昂并排,正好在她的斜对面。

  她胳膊肘上挨了一下,低头看,是于一凡在戳自己。原来服务员小妹已经拿着菜单过来了,刘子昂在加菜,各种,麻辣烧烤和凉菜可劲儿上。

  于一凡冲她做口型,“胃病,该你表现了——”

  尤琪用力摆一下肘子,不想这种时候被单拎出来;可于一凡又在桌子下面给她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鼓励她。她有点坚决地挥手否定,结果碰了一下筷子,撞在碗上,发出响亮的一声。

  刘子昂懒洋洋抬头,“哎呀,急得敲碗了?饿厉害了吧?别着急,晓得你喜欢吃麻辣小龙虾,又给加了一个大份,保证你吃爽——”

  果然说话还是那么粗鲁。

  尤琪瞥一眼周臾,见他平静地坐着,似乎完全没被打扰一样。鬼使神差地,她道,“别整那么重口的,上五香或者蒜蓉啊,不要辣椒。”

  于一凡又在桌子下面给她竖大拇指,而周臾则是看了她一眼。

  她有点难堪和懊恼,马上低头。

  “行,那就把加的这一份换成五香口的,别放辣椒。另外,再来点毛豆、煮花生和豆腐干什么的下酒菜。”刘子昂将菜单还给服务员,眼睛在不自在的尤琪身上滑过,最后落在周臾身上,道,“是你不能吃辣吗?要不要再加点别的?”

  “可以了,谢谢。”周臾张口,依然很平静。

  尤琪自认是活跃气氛的或宝贝,但只要有刘子昂在,永远他做主角。他道,“我工作忙,回家时间也少,没想到才几个月而已,咱们小鱿鱼就毕业开始上班了——”

  周臾听见小鱿鱼三个字,又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更难为情了。所以,青梅竹马什么的根本不是美好的经历,而是灾难。人晓得你几岁还在尿床,几岁还在吃奶,一切青春期的黑料和缺点,随时可以拿出致命的把柄来威胁。这种感觉,糟糕透顶了。

  “你们是她的同事,得麻烦多照顾她了。”刘子昂一边说,一边给两人倒酒,“她就是个马大哈,丢三落四——”

  尤琪更讨厌刘子昂了,这家伙怎么回事呢?搞得他好像是个家长一样,对着外人数落她的缺点。正确的打开方式难道不是在同事面前夸奖她的优点吗?她忍不住在桌子下面踹了一脚,瞪着他,最好闭嘴。

  刘子昂完全没被阻止的自觉,反而是他身边的周臾放下了筷子,有点诧异地看尤琪。

  尤琪干笑一下,半威胁道,“子昂哥,你年纪大记性不好了,所以就别追忆了,行吧?”

  刘子昂眼睛里有戏谑,还准备再说下去,结果周臾端起酒杯和他轻轻碰了一下。他道,“尤琪工作很细心,大家都很喜欢她。”

  尤琪难以置信,死对头居然帮他说好话?

  他则是仰头一口将冰凉的啤酒给喝干,露出漂亮的颈部曲线和锁骨,最后亮了亮杯子。两人的视线又对上了,他略偏了偏,挪开。

  刘子昂见状,也一口气将自己杯中酒喝掉了,顺便让服务员再上几瓶来。出于投桃报李的心理,尤琪又给加了一句话,“拿一半没冻过的吧,他胃——”不好。

  这话一出来,于一凡很轻微地笑了一声,尤琪又尴尬了,有点恼羞地瞪他一眼。他马上悄悄挪开,做出一副不参与的表情。

  “咱们从小大大咧咧的小妹子进入社会就成长,学会细心和为领导服务了呀。”刘子昂爽朗地开着玩笑,道,“胃不好?”

  尤琪已经羞得缩成一只鹌鹑样了,自己的怂样被发现,以后肯定会被取笑。这是一辈子的耻辱,无法洗刷。她面红耳赤,想说点什么摆脱此种尴尬的状况,可说什么都不对,只好瞪了他一眼然后低头装不存在。

  周臾道,“有点儿,老毛病了。”

  “你们搞学术的都这样,一入神了就没时间观念。吃饭不按点,经常饿过头了。”刘子昂表示很理解道,“我爸也是这样的,所以我妈给他手机上设了好几个闹钟,到饭点儿就叫。”

  “尤琪还蛮称职的,也是到饭点就吆喝咱们该吃饭了——”于一凡插嘴道。

  “她那就是嘴馋了,爱吃。”刘子昂说着,正好服务员端菜上来,他接了最开始点的一大盆麻辣小龙虾放她面前,道,“哪,十个爪子的小鱿鱼,喂不饱的猪,你的饲料来了,快吃吧。”

  简直还没完了?

  刘子昂促狭地看着她,慈爱道,“吃吧,饿瘦了可怎么好?”

  尤琪泄愤一样拿起筷子,开吃。

  三个男人便开始了海阔天空的闲聊,刘子昂的声音比较浑厚,周臾的很清亮,于一凡则有点沙沙的。聊的无非就是海城大的一些旧事了或者趣闻,不知刘子昂是故意还是怎么的,盯着周臾问。年龄多大了,读的那个方向,在研究所负责什么工作之类的。后来不知怎么又扯到了尤琪身上,周臾居然又夸奖她有设计才能,作图很漂亮,有艺术感之类的。

  尤琪实在没法呆下去,吃了一半站起来,踢踢于一凡。于一凡正在啃小龙虾,不明所以,她点点外面表示要出去,他这才起身让开。

  走出去后,深吸了一口气,空气里全是烧烤呛人的味道。她摸出手机来,拉了个小凳子坐店门口玩小游戏,却发现微信上有刘子昂发过来好几条信息,他很挑衅地说,“喜欢谁?姓周的还是姓于的?”“看你哈巴狗的样儿,喜欢姓周的小白脸?”“哎,男人不能身体不好,你换个对象吧。”

  尤琪死死捏着手机,气呼呼地回信息,道,“要你管,多管闲事!”

  没想到,那边明明在喝酒聊天,他居然还能分出手来回短信,道,“以哥哥身经百战的经验告诉你,这个男人不适合,你会吃苦头的。听话,换一个——”

  “怎么就不合适了?”尤琪有点犯上牛脾气了。

  “他不会疼人。”

  “你会?”她讽刺道,“我还记得你前女友站我们家门口要道歉,搞得全院子的人都晓得了。你个大渣男。”

  刘子昂发了个小尴尬的表情来,道,“你看,我不是都改了吗?所以别给哥哥记小账呀。”

  “喝你的酒吧,别吵我,我在外面玩会儿游戏。”

  尤琪关了微信,打开小游戏连连看,准备通关。

  游戏玩起来很耗时间,等到周围的人开始变多后,她起来活动活动身体,却发现周臾站在旁边,对着她的方向在抽烟,脸藏在阴影里看不清楚表情。她有点心慌,本能地扭头看,身后除了几张桌子的客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也就是说,周臾在看她?

  尤琪干干地笑了一下,招手道,“嗨——”

  周臾点点头,抽了一口烟后,将烟头按在墙壁上熄灭,丢旁边的垃圾桶里。

  “你会抽烟呀。”她没话找话道。

  “会,偶尔心烦的时候抽。”

  尤琪又想多了,有点难过,果然自己令他烦躁。她道,“是不是喝多了?”

  “还好,有点晕而已。”周臾回答道,“出来透口气。”

  她凑近了才发现,他整张脸,包括脖子和耳朵都充血一样红起来,明显酒精不耐了。刘子昂是个酒疯子,自己一个人也能喝个三四瓶,要有人陪着就更不得了了。她道,“抱歉啊,子昂哥比较爱喝酒。”

  周臾笑了一下,看着她,道,“他很关心你。”

  尤琪只好道,“子昂哥是刘青老教授的儿子,之前于师兄说了请帖的事情。我是想着等明天拿到请帖,看能不能请他帮忙。”所以,她才这么忍他。要是往日,早就掀桌子吵起来了。

  “那个啊,我自己想办法解决——”周臾道。

  尤琪想说,以刘青的臭脾气,要能解决早就解决了。不过,她目前不好当面怼他,只能憋下去了。

  不知道是喝了酒的原因,还是两人独处,周臾的话变多了点,他道,“尤琪,你这个人有点表里不一。”

  她忍不住眼睛又瞪圆了,满心的不乐意。

  周臾又笑了一下,“表面上怂,其实还挺凶的,是不是?”

  尤琪想说自己只是一个窝里横,在外面都弱鸡来的,之前和他怼的几次都是脑子不清醒。因此,她干笑一声,道,“你不要误会——”

  周臾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右小腿,她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他只好指点道,“刚才是谁在桌子底下踹我呢?”

  踹错人了!

  周臾看着她,歪头道,“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要‘喜欢’我?”

  周围热闹的人声,昏黄的照明灯光,热火朝天的大炒锅和烧烤架子,炙得她心火烫。她惊悚地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问题来。

  “卫生间和相亲账两清了,想来想去,只有那天早晨你说的情书邮件。”他眼睛在灯影里发亮,“后来你对我说,这一局算我玩得好,对不对?”

  尤琪低头,有点难过道,“我从来没对你说过假话。”

  “包括那个邮件,和——”他有点调笑道,“你喜欢我?”

  周臾又笑了,凡尘里开出来的花一样,灿烂而明媚。

  白天被小猫挠过的心,那些抓痕开始隐约地痛痒起来。刚才喝进去的几口酒精在发酵,令她有种冲动反问,“是啊,喜欢你又如何?”

  可话还没出口,颈项猛然被人强力圈住,之后便是刘子昂身上浓烈的男性味道,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和一种冷漠,他道,“你个小丫头片子,跑出来躲什么?跟我回去——”

  尤琪挣扎着想要摆脱他的控制,结果耳边热烘烘地响起他的声音,“追男人,最要紧是欲擒故纵,这种时候什么都别说。”

  她安静下来,被他顺势拖走。

  周臾远远看着两人,喜欢啊——

  尤琪离开酒桌后,原本热情和气的刘子昂变了,带着某种挑衅的态度,“我家尤琪看着凶,其实蔫儿,对人可实诚死心眼儿了。她要被人欺负了也不懂得说,还请周臾老师多照顾——”

  他家的?这三个字有点让人在意。

  所以,他只不过尝试着问了尤琪一句,你为什么喜欢我呢?

  结果她惊慌失措,却答出令刘子昂面色瞬间铁青的答案来。

  所谓的喜欢,是不是,独占欲?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帮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