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初恋不成功
三色柳2019-09-30 15:363,562

  尤琪对刘子昂的感情非常复杂,有讨厌,有信任,有还没萌芽便被掐掉的喜欢,还有因他旺盛的桃花运而生出来的怕。

  她记得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做郑蔚蓝。

  当时她十七岁,高三在读,被家里两个教授镇压着天天念书的时候。早六点起床,晚十一点上床,中间给休息、三餐等的时间不超过俩小时。也就是说,她基本上变成了读书的机器,每天高速运转十五个小时。

  如此强大的压力下,只靠周六日接刘子昂的电话调节。

  “你考出来吧,留海城大没前途,真的。”刘子昂满口胡说八道,“知道外面自由的空气是什么味道吗?知道通宵是什么感觉吗?知道一条牛仔裤穿一个周那种颓废吗?”

  尤琪羡慕得要死,动摇道,“那我该怎么做?”

  “出成绩报志愿的时候,先别跟他们对着干。他们说报啥你就报啥,态度配合点,等定下来,填好了,你自己拿去交给老师。前腿交了,后腿就跑去跟老师那边改,懂?”

  生米熟成熟饭,这一招刘子昂最擅长。

  “哎呀,我的小尤妹妹啊,十八一枝花,等你考出来了,哥哥教你怎么谈恋爱。”他在电话里口花花,“对了,你初吻都还在吧?没被什么乱七八糟的小伙子骗走吧?”

  电话这头,尤琪面红耳赤,蚊子一样哼哼道,“子昂哥哥,你又乱说。”

  刘子昂年轻气盛,人生里除了在刘青那里吃点亏,走哪儿都是宠儿。哥们遍天下,桃花开满山,自然而然地散发魅力,根本不知道自己不远不近却又亲密异常的话,已经让一个少女意乱情迷了。他哈哈笑着,“你乖乖看书,好好考试,哥在这边等着你呢。”

  尤琪挂了电话,满血复活,精神抖擞继续和各种试卷战斗。王教授站在房间门口,虽然没听见具体的内容,但还是道,“子昂那边也忙,你别老打电话麻烦人家。”

  她道,“子昂哥哥又不是外人,怎么会麻烦?”

  话说完没多久,尤琪便惨遭打脸了。

  当天晚上,她接到一个电话,接通后没人说话,只有女人继续的呼吸声。她奇怪地‘喂’了好几声,对面却主动挂断了。一刻钟后发过来一个短信,骂她不要脸,勾引别人男朋友。她反拨过去,那边却关机了。

  尤琪心里约莫明白怎么回事,当天晚上没睡得着,第二天起床俩大黑眼圈。王教授看了后,怒从心头起,把她手机给没收了。之后再有电话或者短信过来,王教授一律不客气地骂回去,然后隐约和她道,“子昂大了,你也大了,不是小时候三岁五岁,男女交往要有界限,别让人误会闹出不体面的事情来。咱们两家楼上楼下住着,几十年的交情,不能因为小事坏了。”

  她咬着唇,一句话也没说,但其实非常失望。

  那之后,便是端午节,刘子昂回海城大了,还带了一个据说是同学的女生回来,便是郑蔚蓝。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虽然借口是女同学,其实是女朋友。

  刘青为人老派古板,客客气气收了她的礼物后回了更重的礼,将她安排去了学校外面一间酒店。刘子昂虽然是住家里,但每天早晨开车出去,带着她畅游海城。

  尤琪那时候忙着诊断考试,全市大排名,没日没夜补数学的课。学校开恩,在过节的当天下午放了半天假,她才听说刘子昂带着女朋友同进同出好几天了。她的脸马上就垮下来了,又痛又闷,整个人提不起劲儿来。

  一向体贴的王教授仿佛没发现她的异常,反而从办公室打电话安排她的行程,道,“今儿过节,咱们不吃小食堂了。刘叔叔在酒店定了一桌好菜,两家一起过节。子昂等会开车接你,你注意着点儿——”

  她有气无力挂了电话,办躺在沙发上,看着窗外摇曳的树影。

  时间为什么不过快一点呢?如果她快一点长大,早一点跟着他出去,他的身边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女人了?

  这种羞耻的想法无端端冒出来,又被她按下去,差点魔怔了。

  傍晚,刘子昂来了,开的是刘青的老爷车,全身咣当乱响。尤琪下楼,见车里只他一人,心情马上轻松了,高高兴兴去了副驾。

  刘子昂见了她就摸头发,捏肩膀,说女大十八变,几个月没见又漂亮了。

  尤琪又害羞又高兴,又有点儿难过,结果他道,“咱们去酒店接个人,然后马上去吃饭,保证不恶着小妹妹。”

  “接谁?”她问。

  “我大学的学妹,比你大两岁,叫郑蔚蓝。等会见了面,你叫她蔚蓝姐姐就好了。”

  “你女朋友呢?”

  “嗨,什么女朋友?就一小丫头片子,听说我要回来过节,非说没来海城玩过,一定跟着来。我是嫌她缠人,不过她也懂事,就同意了。我爸说既然人来了,过节也不能拉下,干脆一起吃个饭。”说完,他侧头看着她,笑眯眯道,“我要找女朋友,怎么也得找你这样的呀。”

  刘子昂最爱说这种让女人胡思乱想的话,尤琪当时年纪小,还不懂,真以为自己于他是特殊的存在。多听几回,便以为他对自己有意,自己难免上心。以前到这种时候,她又气又急又羞,心里隐约又甜滋滋的味道,但嘴巴里还要骂他两句。他被骂,一点也不生气,反而乐得哈哈大笑。

  可这一回,她只勾了下唇,什么都没说。

  刘子昂看她一眼,也没再继续。

  抵达酒店楼下,郑蔚蓝已经等在路边了。长发到腰,穿着一条浅粉色的裙子,肩膀上挂着白色的小皮包,皮肤白皙,眼睛特别漂亮,水汪汪地,有一种文弱的感觉。

  车停,那双水眼睛从尤琪身上滑过,樱桃小口便咬了起来,似乎有点嗔怪的意思。

  尤琪一见她便心凉了,校花级别的大美女,男人心目中女神的模板,她这样的妹妹型根本没法比?再有一个,她侵犯别人地盘了。于是,她开车门,麻溜下车,不等刘子昂介绍主动道,“是蔚蓝姐姐吧?快上车吧,我坐后面去。”

  郑蔚蓝特温和道,“别啊,换来换去多麻烦。总不能我来了,就占了你的位置呀。”

  刘子昂也道,“坐哪儿不是坐呢?女人就是多事——”

  郑蔚蓝拉开后车门,坐上去道,“子昂要生气了,尤琪快别闹了。”

  短短的对话,尤琪被堵得发闷,想说哪里有问题却又说不出来。只是眼角余光偶尔瞥向后视镜的时候,总发现郑蔚蓝的眼睛在镜子里看着自己,特渗人。

  到了吃饭的地儿,尤琪便不爱和刘子昂走一起,因为不想被郑蔚蓝用那样的眼睛盯着看。她急匆匆跑去包间找王教授,仿佛受伤的小兽寻找母兽的安慰一样,尽心陪她说话。

  王教授道,“见着蔚蓝了吗?你子昂哥哥眼光好吧?”

  “嗯,很漂亮。”她情绪不高。

  刘青则是叹一口气,道,“不知所谓。”

  那顿饭,尤琪吃得如坐针毡。

  郑蔚蓝给每个长辈都带了小礼物,恭恭敬敬地送给他们,祝他们节日快乐。完事还特别问,“小尤准备了什么,别害羞,拿出来看看啊。”

  刘子昂则道,“她是个吃货,就知道吃,哪里懂这些礼貌了?”

  尤琪筷子捏得死紧,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说自己是高三生,没时间准备。结果郑蔚蓝又接了话头,开始说其它事情,令她的气全泄掉了。

  再之后,大概便是敬酒了。郑蔚蓝端着半杯红酒敬满全场,最后走到她面前,道,“小尤,祝你学业进步,顺利考上海城大。”

  她诧异地看着她,道,“不一定是海城大——”

  “不是海城大是哪里呢?”郑蔚蓝笑嘻嘻道,“子昂说你从小就爱跟着他,甩都甩不掉,难不成考大学也要跟着他吗?”

  尤琪突然就委屈了,端着茶杯和她碰杯后,借口去卫生间,悄悄抹了会儿眼泪。

  回家的路上,王教授看着她还有点红的眼圈,道,“妈妈把你养得有点傻,放出去一点也不放心。你呀,还是老老实实在海城大呆着,别惹那些幺蛾子。我觉得吧,那姑娘事儿有点多——”

  姜果然是老的辣,尤琪以为事情这样便算是完了,结果第二天早晨才是一场大戏。

  郑蔚蓝敲开她家的门,说找她,一见了她便要跪下去。王教授见势头不好连忙把人拉住,这要真跪下去,让尤琪怎么做人?

  尤琪还在懵逼中,郑蔚蓝已经哭出来了,说,“尤琪,我对不起你,昨天不该那样和你说话,惹你伤心生气。你原谅我吧,你要不原谅我,子昂他饶不了我。他说,要跟我分手——”

  她这才发现,郑蔚蓝着急时候的声音有点尖锐,和那个半夜打电话骂人的声音一模一样。

  原来,就是她呀。

  那个早晨,慌乱而耻辱,彻底将尤琪对刘子昂仅存的暧昧打得稀烂。

  成年人的爱怎么那么可怕呢?带着嫉妒,带着恶意,带着她看不懂的套路,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仿佛大海的怒涛一般将她淹没了。她惊魂未定,什么都不敢说,什么都不敢做,只看着刘子昂粗鲁地将郑蔚蓝拉走。

  她永远都不要成为这样的女人,太难看了。

  王教授处理好事情后,道,“你看,我说得没错吧?”

  好的,妈妈都是对的。

  “留海城大吧,这里才是你该呆的地方。”

  两个月后,刘子昂从遥远的地方打了电话过来,他说,“小鱿鱼,查成绩了吗?考得怎么样?要去哪里上学?”

  她道,“子昂哥,我妈说海城大很好。”

  刘子昂在电话里‘哦’了一声,最后笑了,“我就知道,小鱿鱼永远都不肯主动把头探出来——”

  尤琪没有继续和他说下去的勇气,匆忙挂了电话,将自己埋在被子里。

  她想,她还小,就不要考虑那些爱不爱的事情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你会后悔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