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小媳妇
三色柳2018-08-31 09:334,257

  刘子昂就职于城南某家金融机构,很早就拿了好几个牛叉哄哄的证,再加上大学时代就开始各种折腾,因此他名片上的头衔很能唬人。为了与之匹配,工作的繁忙程度超越常人。连续出差半个月一个月是常事,曾经也有过一天之内转战几千公里内三个城市的经历。

  尤琪很有信心他会帮忙请帖的事情,但对他的时间很没信心。

  为此,她给周臾要了两天的假期,趁他还在海城的时候赶紧上门。

  周臾批了假,问,“两天够吗?要不要多加一天?”

  尤琪现在已经比较能够心平气和地对他了,道,“我和子昂哥的交情,分分钟。”

  “分分钟?”

  “那咱们打个赌好了。”

  “我怕你又哭。”

  能别提丢人的事情了吗?

  尤琪微微红了脸,道,“要是我赢了,你任我差遣。”

  “输了呢?”

  “不可能的事情。”

  周臾看着她笑,笑得她落荒而逃。

  尤琪在周臾面前放了大话,事情便要办得漂亮一点。她先去东城的半截老巷子,找老店天酥园买了白糕。淡淡的甜味,没有油,雪白的糕里点缀了烘得香香的各种干果碎,是刘子昂最喜欢的味道。之后,她强行将方晓玥拉了出来,一起奔赴南城。

  刘子昂的狗脾气,私下对熟人的时候各种嬉皮笑脸没正经,但当着陌生人则是彬彬有礼。有方晓玥在,他不会借着帮忙的由头对她敲骨吸髓讲条件。

  尤琪只以为万事俱备,只等开场一切都可以搞定。可当刘子昂穿着白衬衫从办公楼里走出来,她就知道药丸。特别是他的衬衫扣子还解开的三颗,露出锁骨和一点结实的胸膛。他看见了她们,一边招手一边接电话。袖口挽到手肘的位置,露出铜色的皮肤和修长的肌肉,再加上和电话里人对谈时专注的态度,俨然精英。

  而方晓玥的死穴,就是穿白衬衫的精英败类。

  果然,她在看见刘子昂的第一眼便死盯着他道,“这就是你以前说的那个,超级牛叉的邻居哥哥呀?叫什么来着,刘子昂对不对?”

  尤琪看看骚气冲天的刘子昂,再看看两眼闪闪发亮的好友,艰难道,“对。”

  一个字的回答未免太简单,她只好补充道, “他初中的时候就能追到隔壁高中的姐姐,带着人家去咱们学校的情人湖亲嘴;高中的时候女朋友一串串的,还为了他打架;大学的时候更不得了了,简直毫无节操可言。你还记得我给你讲过好几次无妄之灾吧?他女朋友查电话,把咱们所有人都拨了一遍;还有,那个副驾事件搞得我灰头土脸——”

  “是吗?也是倒霉,遇上了不讲理的女人。”方晓玥微微眯着眼睛,道,“真好看,你怎么不早点介绍呢?”

  完蛋了。

  尤琪还想垂死挣扎一把,刘子昂已经打完电话。他握着手机走过来,冲方晓玥点点头,尔后对她道,“去旁边咖啡厅吧。”

  方晓玥果然一副被煞到的表情,居然害羞地低头了。尤琪一把拽着她挡在身后,压着嗓子道,“亲,你千万不能忘了自己今天的任务啊。”

  “你放心。”方晓玥回过来蚂蚁一样的声音。

  眼睛已经落人家身上了,怎么放心?

  刘子昂是咖啡厅的熟客,直接要了最里面的位置。他熟稔地招呼服务员,之后对两人道,“给你们点果汁,没问题吧?”

  已经点单了才征求意见,尤琪看穿了他了假惺惺。不过要求人,她敷衍点头。方晓玥则是被他扫了一眼,大半个魂要飞天了,哪里能说出一个不字来?

  “方晓玥?”他转眼看着方晓玥,伸出手道,“早就听小尤说过,最好的朋友对不对?很高兴认识你。”

  方晓玥手缩在桌面下,用力在裤子上蹭了蹭,确保手心干燥后才伸手,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尤琪不想两人有过多的交集,忙从包里摸出糕点,挡开两人浅握的手,道,“子昂哥,这是给你的白糕。今天和晓玥去逛街,那边老街已经要拆了,店铺差不多快搬完了。我知道你最喜欢吃这个,所以给你买了一盒,敢热乎的时候送过来。”

  她过于急切,刘子昂似笑非笑地收了点心,道,“谢谢啊,还能想到我。”

  按照原计划,这个时候该方晓玥敲边鼓插话,帮忙把话题带到工作上了。她脚在桌子底下动了动,轻轻碰了她一下,可她似乎完全没接收到信号,只顾着笑。

  战友不给力,气氛又有点干,刚送了东西便立刻掏出请帖来太明显了。尤琪只好主动找话题,“子昂哥最近忙不忙呢?”

  “忙啊。”他打开糕点盒子,拿了一小块拆包装,“过几天要出差了。难得你主动给我打电话,所以放下手里的事情马上出来了。”

  尤琪有点内疚了,十分挣扎。

  方晓玥似乎回神,清了清嗓子,道,“去哪儿呢?”

  “青城。”他回了一句,还是看着尤琪,“计划要去一个月。”

  “听说那边环境超好,是避暑度假的好地方。”绞尽脑汁,尤琪终于拉到刘青身上,“你要不要带刘叔叔一起去?”

  “老头子?”他笑了笑,“怎么可能和我一起?昨儿就说要去一个什么会,得大半月呢,今天下午就出发。比我还忙的样子。”

  好了,终于到正题了。

  “开会吗?”她佯装惊讶道,“应该不会吧?咱们所还有半月要开业,肯定要请他老人家参加的呀。请帖我都带身上了,晚上回家要给他送过去呢。”

  刘子昂拆完了白糕的包装,正要往嘴巴里送,听见这话后顿了一下。

  尤琪知道要糟糕了,还硬着头皮冲他笑,“子昂哥今天要不和我一起回家呀,咱们去川湘园吃一顿呗。这次我请客——”

  他冲她笑笑,咬了一小口白糕之后将之放到餐盘里,尔后冲她伸手,“请帖呢?”

  她将方方正正的红请帖放在桌子中央,衬着旁边的白色餐盘和刀叉,十分显眼。

  他咀嚼着,看看尤琪,看看白糕,最后视线落在请帖上。

  尤琪心提得高高的,紧张个半死。

  食指勾了勾请帖封面,内里白色的折纸台阶崩开,跳出一个循环的世界来。

  “我设计的——”她讪笑道,“怎么样?”

  “小聪明呢,是有点的。”

  被看穿的耻感。

  她再一次隐晦地碰了碰方晓玥,这种时候该出来解围了呀。

  “尤琪为了这个,还加班。”方晓玥终于憋出来一句。

  尤琪绝望了,这死党和她差不多一样,人后主意多得要死,当面却怂得那么一逼。

  “加班?”刘子昂喝一口咖啡,“少见,你小时候不是最怕熬夜写作业了吗?”

  “刚我还和尤琪说,既然咱们都来这边了,不如把请帖给你,你回家正好给刘教授呀。”方晓玥终于完成技能冷却,说出一句人话来。

  刘子昂又笑了,伸出食指冲尤琪勾了勾。她不明就里,将脑袋凑了过去,却被他大掌按住,强行贴在桌面上摩擦。他不客气道,“小丫头片子,跑这来套路我呢?什么顺道送我喜欢吃的,来看看我,还度假?你当你我跟你一样白痴?摆明了让我去搞定老头子,对不对?”

  方晓玥立刻反水,道,“我之前就劝她说这样不行,她说时间太紧,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又说你和她是青梅竹马,感情最好。说只要你出马,保定没问题。”

  见色起意的家伙,居然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尤琪用力扭开刘子昂的手,喘着气道,“我要憋死了,这么点小事何必杀人灭口?”

  “小事?”他用力将她头发揉得乱七八糟,“跟我玩心眼,早了八百年。”

  “是啊,还是老老实实——”方晓玥笑着解围,“小尤特别喜欢现在的工作,不想试用期也过不了。子昂哥,要不看在她可怜的份上,成全她吧?”

  “对啊。”尤琪很配合地做了可怜的表情,“子昂哥哥——”

  刘子昂笑而不语,也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起身走人。他长得高,行动不疾不徐,自在得仿佛巡视领地的猎豹。

  方晓玥视线跟着他走,道,“帅爆了。”

  “你个花痴,坏了我的大事。”尤琪忙捡起桌上的请帖和糕点盒子,小跑着跟上去,只留下余音,“你自己先回去,我今儿办不好这事不行。”

  方晓玥应了一声,却没立刻走开,看着刘子昂高挺的背影很久很久。之后,她从包里摸出手机来,调出百度百科,慢慢输入刘子昂三个字。

  刘子昂不紧不慢走在前面,偶尔回头看一眼,见尤琪落得远了,还刻意停下来等一会儿。

  一前一后,绕过大厦,到了比较僻静的后门。

  他双手抱胸,等着她气喘吁吁跑自己面前,这才道,“尤琪,你还有良心吗?”

  “子昂哥,你最好了。”她谄媚道,“就是有良心才想着直接来找你啊,外人都帮不上忙的事情,咱们谁跟谁,对不对?”

  他脸色缓了缓,“说说,怎么就非要找我了?”

  尤琪便把前因后果说了,提起周臾的时候本能想到两个男人对对方的评价仿佛都不太高的样子,便有些囫囵。一边说,一边关注他的表情。果然,周字刚一出口,他的眉头便高高挑起来了,等她说完,脸上的笑影子一点也没有了。

  她只好道,“事情成这样,谭叔叔特别伤心。他找了刘叔叔好几次,都闭门不见。我本来想直接去你们家,但你晓得,我这份量有点不够呀。”

  刘子昂盯着她看,她抹了下额头的汗水,小心翼翼道,“子昂哥,我知道刘叔叔虽然对你有很多不满意,但其实你说的话都会好好听——”

  他打断她的话,道,“你套路我,是想帮谭渊呢,还是帮那小白脸?”

  尤琪有难言之隐,一时间无法回答。这点犹豫落在刘子昂眼里,被自发自动认为是因为周臾。晦暗的情绪在双眼里翻腾,他道,“想不到啊,用咱们的交情来办事,讨好那小白脸呢?尤琪啊尤琪,昨儿才刚说了,要欲擒故纵,欲擒故纵,你到底懂不懂?”

  她被吼得心肝儿胆颤,倔强道,“哪有,什么追男人,才不是——”

  “不是?”刘子昂提高的声音。

  她有点心虚道,“我是有点原因想办好这件事情,但你放心,绝对绝对不出卖咱们的友情。”

  “空口无凭,这样,我帮你想个褶。”他伸手捏捏她的脸,“只要按我说的办,老头绝对马上接了请帖,没二话。”

  “你说。”尤琪信任地看着他。

  手里的皮肤又滑又嫩,黑白分明的眼睛充满单纯的光芒,虽然充满了罪恶感,话还是出口了。他道,“你直接去找老头,就说你现在身份不同了,要是连请帖这种小事都办不好,刘家的脸肯定要丢光了。”

  她疑惑地看着他,“身份?”

  “儿媳妇呀。”

  一块大石头落下来,尤琪直接被震傻了。刘子昂于她是凶器一般的存在,可以嬉笑打闹,可以崇拜,唯独不能喜欢。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笑一笑,伸手,似乎想要抱她。

  她猛然往后一退躲开,点心盒子和请帖落在地上。她又羞又恼,只拿了帖子,留下散落一地的点心落荒而逃。

  刘子昂被她的反映逗得哈哈大笑,胆小鬼,连一句追问的话都不敢。可笑着笑着,又觉得有点凄凉,他慢慢停下来,看着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直到一双手递到他面前来。

  方晓玥将散落的糕点捡了起来,双手捧着递到刘子昂眼前。

  她见他没有要接的意思,将盒子往他面前又送了送。

  太阳升到中天,将整个世界照得焦躁极了,那些原本藏在阴暗里的情绪,一览无遗。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初恋不成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