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交易
三色柳2019-09-30 15:363,849

  周臾拿了请帖去找谭渊,谭渊说他硬笔书法写得不错,让把五个大佬的名字写上去。写到刘青的时候,他道,“谭老师,刘老的请帖我去处理吧。”

  为了他的事情,谭渊和柳青闹得很不愉快,甚至说出了没这个学生这样的话。谭渊表面上没什么,但心里很受伤。周臾担心两人再见面的话,关系会更糟糕。既然事情是因为他而起来的,那就他去解决好了。

  谭渊看他目光清正的样子,道,“你也想得未免太简单了点,老先生看见你,恐怕更生气。”

  周臾笑一笑,将写好名字的请帖分开,自己收了刘青的那份,其余四份推过去,道,“就这么说定了,你等我好消息。”

  “刘老也是个执拗的,几句话说不对了就要发脾气。千万别硬碰硬——”谭渊很不放心。一个是心高气傲的年轻学者,一个是固执保守但是人品正直的老师,不管那方都是他很重视的关系。可人和人相处,首先得脾性对味。

  “我晓得,你放心。”

  刘青生活习惯固定,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后会绕着学校慢跑一圈,之后去操场的露天乒乓球台打球。活动到七点半的时候,去小食堂买早饭回家,之后九点准时上班。他会在办公室里呆十二个小时,中餐和晚餐请助理帮忙买回去,下班时间基本是晚上九十点。他的爱好是物理和乒乓球,除此外不抽烟不喝酒不旅游,但凡外出都是参加学术会议或者行业邀请。因此,要接触他,只有晨运的那一段时间。

  周臾也有锻炼的习惯,在进入学校了解了谭渊和刘青两人恩怨的始末后,便每天早晨去晨练,便见了很多次。老人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和年轻大学生一起对拍也不遑多让。他对老人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后,自己买了拍子和装备,间隔一天或者两天会和他对上一局。

  老人对他虽然有意见,但是不认识他,也没特别查过他的简历,不然不至于一起打球十来次都认不出来。而且,在球场上,老人家特别开朗热情,并不是不好相处的人。

  那天早晨,他将请帖塞在自己的运动包里,照例去球场运动。先绕场三周热身,然后占了一个熟悉的球台练习,不过片刻功夫,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便从小路转了出来。

  他扬扬拍子,道,“这里!”

  刘青穿着贴身的运动短打,手腕上套了护腕,笑眯眯道,“你来啦?”

  两人没多说话,站在台子两边。周臾摸出一个小球,道,“今天打多久?”

  “半个小时吧。下午得去杭城,要早点回家收拾行李。”

  “出差?”

  “嗯,开会。”老人家不欲多谈的样子。

  “要多久呢?”

  “半个月左右吧。”

  周臾心里有数了,距离开业典礼也只有差不多半个月时间,是故意出远门避开这样的场景,以免双方尴尬。那就是说,老人虽然和谭渊闹翻了,也说了狠话,但师徒的情谊在,大事上也顾及双方的颜面。这么看来,老人虽然固执,但并不是死板透顶的那种人,有转圜的余地。

  周臾先发球,没有留力。老人家回球也很迅速,角度刁钻。

  两人这段时间对球已经很有默契了,而且已经适应了对方的风格。老人身体健康,不喜欢人让,而且实力强悍,也不需要人让。以往和学生打的时候,别人见他老迈,总是手软,结果不仅被打得屁滚尿流,而且还招他不乐意。他教训道,“锻炼身体不能作假,打球更不能打假球,做学问更不能作假。你以为是在让我?其实是在害我——”

  周臾挺喜欢他这种性格,从第一次对球便挑了他左手死角的位置喂了一颗球。老人家没适应他的速度,接漏了,但却马上夸奖道,“水平不错,就这么打。”

  他道,“我不会让你。”

  老人家笑了,道,“说大话。”

  之后虽然没有互相问过姓名,但几乎只找对方做搭档。

  两人打了大半个小时,身体发热,开始出汗。

  喝水的时候,刘青道,“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呢?学什么专业的?”

  周臾笑了笑,道,“周臾,学物理的,刚来学校没多久。”

  刘青疑惑了一下,大概是觉得同名同姓的人太多,而且周臾实在年轻得太过了。他身材高挑,骨架端正修长,运动后被阳光一照,全身血气蒸腾,仿佛一个少年一般。他道,“学物理好,只是要不怕吃苦。”

  “它是我的职业。”周臾将捡起毛巾擦汗。

  “本科还是研究生呢?导师是哪个?”刘青显然上心了,开始问更多。现在大学生,最优秀的一部分都冲钱去了,有学术理想的又有天赋高低的差别,求学中途陆续离开的不在少数。能够直言这是自己职业的人,少;而且这种平静和坚决,特别让刘青欣赏。

  周臾看了他一下,道,“刘老,我叫周臾,刚来学校不到两个月。现在在谭渊的物理所——”

  话没说完,老人家脸色变了,拂袖而去,连丢在地上装拍子的小运动包也没拿。

  周臾苦笑一声,将毛巾叠整齐放自己包里,里面有连拿都没来得及拿出来的请帖。他想了想,背了自己的包,捞起老先生的小包,快步追了上去。

  “刘老,能给我一分钟时间吗?”

  刘青不说话,走得更快了。

  周臾跑上去,拦着他,道,“这是你的包,我帮你拿——”

  刘青伸手拿过包,大概是终于没忍得住,抬头看着他道,“你这个小伙子,有点不老实啊。是不是以为我老了,脑子糊涂不懂事了?”

  “我没这个意思——”

  “那你说,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故意来找我打乒乓球的?”

  “抱歉。”

  “这是承认了吧?我就说你们这些年轻人,不好好工作,不老老实实搞学问,尽往歪门邪道的方向钻。这是能走捷径的地方吗?学问学问,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你能骗得过一时,骗得过一世吗?”他将小包栓在自己腰上,额头急出了汗水,“你来找我没用,谭渊找我也没用。反正我就这么个态度,院长来校长来也这样,他那个狗屁研究所,跟我没关系。”

  周臾点点头,道,“刘老,我同意你的看法,所以这次来,把论文也带过来了,也是有几个问题想和你探讨一下。”说完,他拉开运动包的拉链,露出里面打印装订好厚厚的好几本。他掏出来,正准备递过去,请帖从里面掉了出来,没压得太紧的封面拉开,里面的立体台阶摩比斯环展开,如一把规律旋转的扇子,极尽工业之美。

  刘青低头看那请帖,白色的台阶下面用钢笔书写了自己的名字,端正方雅,笔锋铿锵。不知为何,他心里的气散了几分,但依然没松口,挥手道,“现在不是谈这些时候。”

  尤琪解决了心里障碍,穿着自己的粉裙子下楼。这几天把《时间简史》囫囵看完了,虽然很多地方不求甚解,但自觉应该可以和周臾聊一些比较有趣的问题了。她估摸着想了几个优点刁钻的话题,准备去办公室写邮件,开始跟他套近乎了。

  走到楼梯门口,迎面撞过来一个人,她忙避开,道,“刘叔叔——”

  刘青嗯嗯了两声,道,“小尤,上班去啦?”

  她点头道,“对啊。叔叔最近忙不忙呢?怎么都没见你来找我爸下棋?”

  “还行,不是很忙。不过马上要出一个远门,大概半个月的样子——”他有点慌地看看身后,拎了拎手里的馒头和豆浆,道,“我先把早饭给你阿姨送上去,不聊了。”

  “叔叔再见。”

  尤琪看着他匆忙上楼,像是在躲什么一般。她心里有了计较,跨出去便见不远处站着周臾。他穿了一身藏青色的运动服,露出长手长腿和有点翘的臀部,身上带着汗,整个人仿佛大一新生一样清新。很明显,他是跟着刘青来的,大概是为了请帖的事情。

  她已经解决了心里问题,能够轻松地面对他,笑眯眯走过去。

  周臾略有点吃惊,道,“你和刘老——”

  “咱们两家是上下楼的邻居。”所以之前主动说帮忙,绝对不是吹嘘。

  有点巧了。

  “请帖没送得出去吧?”她走到他面前,瞥见了包袱口的请帖边角,道,“刚刘叔叔说要出门半个月哎,不知道能不能赶回来参加开业。”

  周臾承认现实,道,“他没想过去参加。”

  这就对了。

  她看着他有点失落加颓丧的样子,心里的小人在欢欣鼓舞,带着点儿邪念,她道,“再问你一次啊,要不要我帮忙?”

  周臾看着她,眉目清秀,眼睛里仿佛藏着一汪深潭。他耳边响起前几天于一凡对他说过的话,他说,“小师妹追你也算是纯情迂回了,居然在努力学习物理,简直感人。我觉得吧,过几天她就该来向你讨教学习问题了。现在连初中生,不,小学生都不这么谈恋爱了。”

  他觉得于一凡有点烦人了,谁知他又道,“那个刘子昂,肯定对小师妹不怀好意。”

  刘子昂,凶猛肉食动物般侵略性的男人,看人的时候,眼睛里面带着血。周臾仿佛一只小兔子,已经成为别人的猎物却毫无自觉,懵懂地在猛兽身边晃来晃去,完全不知道自己将要被捕食。

  尤琪见周臾不说话,只看着她,有点儿窘迫,微微红着脸避开他的视线,道,“我可以帮你搞定刘叔叔,不过有条件的。最近在学习物理,有些问题不太懂,你能不能帮忙指导指导?”

  很简单的条件交换,她帮忙搞定刘青,他给她接近的机会。

  没有回答,令人尴尬的沉默。直到她绝望低头的时候,头顶上传来他的声音,“你是准备找刘子昂帮忙?”

  尤琪立刻抬头,看着他道,“刘叔叔平时很嫌弃子昂哥,但其实最看重他;子昂哥哥人很桀骜的,但最怕我缠他。只要搞定了子昂哥哥,刘叔叔那边肯定没问题。”

  周臾笑了一下,觉得她有点天真,道,“我觉得你这个方法成功不了。”

  这种乌鸦嘴——

  尤琪最后挣扎道,“我有我的办法。总之,我搞定请帖,你帮我辅导下功课,好不好?”

  最后三个字,带着点儿哀求了。

  周臾依然无动于衷的样子,尤琪越看他越没底气,几乎要放弃了。

  她的脸色在几分钟之内变幻许多次,眼睛水汪汪,睫毛又卷又翘,鬼使神差道,“这个周六上午,会去图书馆四层找资料,你可以来找我。”

  惊喜来得太快,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茫然地看着他。

  他从包里摸出请帖放在她手里,道,“时间不多,所以你挑几个问题就好——”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小媳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