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发丘印
张家四叔.2020-05-13 16:473,586

  在我盯着燃烧起来的蛛网矿洞的时候,整个人有些发愣,可是那些黑寡妇蜘蛛却如同疯了一般,根本不顾及我捏着手里的雮尘珠,纷纷从我的身上爬过,那种感觉非常的恶心,我脑仁都快炸了,开始满地打滚,想要压死这些毒虫。

  朦朦胧胧当中,甬道中安静了下来,可能是那些活下来的黑寡妇全都逃走了,我的头脑也开始清明起来,抓起了矿灯,就去照胖虎的情况,根本来不及去想刚刚是谁开的枪,毕竟胖虎很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当然,我多少还是有点猜测,毕竟会救我们的,只有之前失踪的苏琳。遇到我们可能只是一个意外,然后她良心发现,便救下了我们两个。

  胖虎脸色铁青,呼吸有些急促,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到,正在逐渐回归正常,可能是我喂下的蜜蒿草管事了。

  在我想要把胖虎扶起来的时候,忽然就感觉有顶有什么东西倒垂了下来,等我一抬头用矿灯照到的时候,整个人吓得双腿都软了。

  那是一只和胖虎体格差不多大的蜘蛛,它的每一条腿都有刚出生婴儿的胳膊粗细,但非常的长,那硕大的肚子上的巨大红点尤为的醒目,但也无法抢走那一双大拇指大血红眼睛的闪烁光芒,此刻正直勾勾地看着我和地下的胖虎。

  我根本没想到还有如此巨大的家伙,现在自己手无寸铁,想要重新捡起家伙已经来不及了,它就在我们的面前,嘴里是两颗摸金符大小的獠牙,眼看就要咬断我的脖子。

  砰!砰!砰!

  忽然,连续三声枪响,顿时恶心的汁液就淋遍了我的全身,紧接着那庞大的躯体就砸在了我的身上,直接就把我砸倒在地,我手忙脚乱地把它推翻,而此时那巨大的黑寡妇已经命丧黄泉了。

  一切都好像发现在刹那之间,所以我都没有太多的反应,此刻浑身才开始冒冷汗,机械性地转头,用手里矿灯照着救命恩人的方向。

  看清楚之后,我赫然发现正是苏琳,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在苏琳的身边还有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仔细端详竟然是失踪已久的月婵。

  这时候,两个女人手里都端着枪,宛如终结者里边的女战士一样,而且枪口没有放下,对着我和胖虎的方向。

  我下意识后退几步,将掉落在一旁的短戟握在了手里,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警惕,可能她们给我的感觉很不妙。

  “放下,否则我开枪了。”苏琳继续将枪口对着我,用下巴指了指我手里的短戟。

  月婵淡淡地说:“快点!”

  说实话,此刻不管是月婵,还是苏琳,熟悉的外表下,给我一种极其陌生的感觉,不过她们既然救下我们两个,想来也就不会多此一举地杀掉,索性就将手里短戟“当啷”一声扔在了地上。

  我盯着她们两个:“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月婵走到了我的面前,瞥了一眼地上的短戟,然而一脚将其踢开:“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对我们有敌意,盗墓本就人心难测,小心点为好。”

  苏琳边给胖虎检查身体,边说:“这墓葬中极度危险,单凭我们或者你们,就算得到冥器,也无法轻易离开,倒不如我们联手,成功的几率更大一些。”

  这时候,陷入半昏半醒的胖虎,大叫着:“来啊,我不怕你们,我跟你们玩命!”

  苏琳以为是在跟她说,便露出了一个没有敌意的微笑:“谁要跟你们玩命,我们的人都出事了,现在是来找你们合作的。”

  我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感觉苏琳和月婵是认识,而且是很早就认识的那种,至少比我们认识的早,不过现在我很担心胖虎,也没心情问东问西。

  月婵检查过胖虎的伤势,从背上拿下背包,又从里边拿出了注射器和药物,然后就给他注射:“这是解毒剂,他会没事的。”

  胖虎确实醒了,但就是浑身无力,他想要挣扎,但被我制止了,我觉得先给他治伤要紧,等到胖虎恢复,到时候再商量怎么应付眼前这两个女人。

  我把胖虎的衣服脱了,把死在他身体里边的蜘蛛清理一下,有几只还活着,全被我直接捏死,这些都在她们两个的注视之下,我感觉浑身不自在。

  等到处理好之后,我就把胖虎靠在了墓墙上,然后准备问问她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想莫名其妙的合作,至少也要掌握点情报。

  可是不等我问出口,苏琳就直接说:“你们不用这么诧异,我和月婵从小就认识,不过合作这是第一次,在你们到达入口的时候,我们的岗哨早就发现了你们,所以让我去拖延时间,豺狼也是我们事先抓的,月婵跟着冒险队进入,本来想着等你们找到入口,墓里的东西已经到了我们手里,没想到这里机关重重,根本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我和胖虎面面相觑,但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盯着她们两个。

  这时候,月婵开口说:“为了这个斗,我们在这一代转悠了好几年,只是找到上面的伪墓,没想到真正的大墓在下面,难怪老话说三年寻龙十年点穴,古人不欺人。”

  胖虎就开口道:“这么说来,你们在这里支教是假,找墓才是真对吧?”

  月婵点头:“没错。”接着,她的表情有些悲伤,“本来这件事情和小兰(唐兰馨)没关系的,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儿,却因为我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是我对不起她。”

  我听到这话很是生气,“你知道你失踪的那几天,她都急成什么样了,到头来连命都搭上了,你就说一句对不起完事了?”

  “那你还要我怎么样?”月婵这话非常的冷,如果先前觉得她是个冰山美女,此刻她更像是个冰山蛇蝎美女。

  胖虎眼珠子转了转:“吆喝,听你这口气,好像也是同道中人嘛!”

  苏琳就抢先说:“月婵可是发丘门人。”

  “怎么证明?”我问。

  月婵也不想多解释,直接从背包里边一摸,接着将什么东西丢向了我,我下意识接到了手中,在矿灯下仔细打量了起来。

  那是一枚很小巧的铜印,不是现代产物,年限已经非常久远了,上面纂刻着虽说是八个古篆小字,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正是“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八字。

  我拿给胖虎去看,他仅仅看了一眼,眼珠子都有些转不动了,接着就听到他喃喃自语道:“还真是货真价实的天官印啊!”

  我之前听胖虎提到过,这盗墓除了寻常的普通盗墓贼之外,还盗墓有门派的,虽说流派多如牛虻,但大致分为摸金、搬山、卸岭和发丘四派。

  摸金派始于三国,为曹孟德手下的军队,专门挖掘前朝王公贵族之墓,取得财物以充军饷,个个掌握摸金秘术,在内部官职就为摸金校尉。

  搬山派要早一些,那是一支来源于早已经消失的西域孔雀河双黑山附近,闻名于项羽盗秦皇陵,掌控搬山秘术。平时多以游道方士行走于天下,不与外人来往,特立独行,能人异士辈出,盗遍世间大藏。和摸金派不同,他们目的却不是在于财物,而是求古人的不死仙药。

  这里插一句,我绝对是个类外,以我现在连九流的盗墓贼都算不上,完全是碰巧认识胖虎,这才知道我父辈祖辈是做什么的。

  卸岭派则是匪盗出身,之后除了继续做匪之外,还有为民为官的,需要的时候拿出卸岭派的信物“卸岭甲”,立马一呼百应。由于他们人数众多,盗墓手法比较粗犷,多以破坏为主,但却是在历朝历代混的最好的,现如今也是一样。

  最后就是发丘派,这个门派和摸金派极为相似,因为这个派系也是起源于三国时期,只不过比摸金派要早几年,他们是董卓在军中设立的部门,官拜发丘中郎将,甚至可以说,是曹孟德效仿董卓建立的摸金校尉的官职。

  胖虎就扶着墙笑呵呵地站了起来,两个女人立马警惕了起来,纷纷端起枪口对着他。

  “哎呀,别激动嘛,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有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都不认识一家人。”胖虎此刻的嘴脸令人作呕,他却兴致勃勃地说道:“月婵妹子是发丘中郎将,我是摸金校尉,宝子兄弟是搬山道人,我们理当一起把这斗给盗了,这样才能彰显我们三派的威名啊!”

  我冷笑着说:“要是再来个卸岭力士,那我们还能在这墓葬里边打几圈麻将呢!”

  “宝子兄弟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啊!”胖虎大大咧咧地笑着:“四家要是能聚齐,别说打麻将了,吃过火锅都么问题啊,谁让我们都是倒斗界的精英啊,哈哈……”

  我并不是在开玩笑,只是想讽刺一句,但是听到胖虎这话,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正了正色说:“但是咱们有言在先,一起盗墓可以,不过我们不会给你们当探路石和炮灰的。”

  月婵点头:“倒斗就是有进有出,出去时候还要指望你们,我和苏琳不会那样做的。”

  我们互相点头,气氛完全缓解了下来,但大家都知道,这只不过是表面现象,人心这种东西最难琢磨,也最脏,那些可是价值连城的古董,就算亲兄弟都会反目成仇,更不要说四个小贼。

  胖虎拍着我一直说着什么和气生财的话,我知道他是在示意我,让自己以“大局”为重,而这里的“大局”指的就是盗墓,因为他知道我在生气。

  我确实在生气,本来是奔着找月婵来的,没想到人家压根就没事,把我们骗的一愣一愣的就不说了,还让唐兰馨送了命,我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月婵这个女人。

  胖虎还在打量那个发丘印,有点爱不释手的感觉,嘴里念叨着:“终于见到活的了,没想到还真的有发丘印啊,这青铜器值不少钱的。”

  我白了他一眼:“差不多行了,还给她吧!”

  这时候,月婵也伸出了手,胖虎有些不愿意的递了过来,开始商量接下来的倒斗路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