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的《寻龙笔记》
张家四叔.2020-05-13 16:473,247

  根据月婵和苏琳掌握的佐证,她们认定这个陵墓是清朝乾隆年间的某位皇贵妃,但是这个女人的来历有些不同一般后宫妃嫔,她并非中原人,而是羌族人。她事一个来自西域三十六国当中西夜国的公主,名叫娜尔玛。

  娜尔玛到中原成为乾隆的妃子,因此女天生丽质,又文韬武略无所不会,深的乾隆帝的喜欢,但对她并没有任何的记载流传下来,只有很少的乾隆时期将军的后代,在自己祖先流传下来的族训中有提到,但也是凤毛麟角。

  我对此表示有些疑问,自己也很喜欢读一些传记,其中包括赫赫有名的《汉书》,又被成为《前汉书》,这部书籍是继《史记》之后,又一部重要的史书,与《史记》、《后汉书》和《三国志》并称“前四史”。

  其中有一篇名为《汉书·西夜国传》曾经提到,西夜国是西域众国之一,它起源于东汉时期,期间派出使臣对汉高祖刘备刘邦称臣,在东汉末期便被同为西域三十六国的疏勒国吞并,剩余族人,本就是游牧民族的他们,开始隐姓埋名,是现在还有五十六个民族当中羌族的祖先。

  那么,根据史书的记载,西夜国在东汉末年便被灭,怎么可能还会和清朝联姻,难道是我记错了吗?

  关于我的问题,苏琳翻开她的笔记本是这样解释的:“所有史书传记,全都是人编写的,我们只能当做参考,而真正的事实不一定就像是书中写的那样,我曾经在一个清末古墓中抄了一段文献记载,说当时西域三十六国依旧有些国家是存在的,只是那些国家太小了,最小的宛如一个村庄,所以便不被称之为国,再加上附属于当时强大的国家,那就更加会被人忽略了。”

  胖虎对这些并不感冒,甚至有些反感,加上他身体还处于虚弱状态,便先打了一声招呼,他自己就倒头去睡觉了。

  看着苏琳手里的笔记,我就想起胖虎也给我了一个笔记本,他自己也有一个,我就很好奇地问:“为什么干这行的人都会有笔记本?”

  月婵却反问我:“你知道航海士吗?”

  我点了点头:“知道一点儿,不就是驾驶船的人吗?可是这跟盗墓贼有什么关系呢?”

  月婵还是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说:“航海士都有航海日志,用来记录航向、航速、航位、气象、潮流、海面和航道情况,其中也包括航海遇到的重大事件,以免自己脑子记不了那么多东西,所以就有了航海日志,而我们盗墓者也是这样。”

  “哦?什么样?”

  月婵便继续说:“盗墓这个行业,在西方称之为冒险者,但最专业的还是我们东方人类,尤其是咱们中国人,我们盗墓大致需要这些步骤,第一墓葬线索,第二专业人士和工具,第三寻龙点穴,第四发丘掘墓,第五淘沙摸金,第六安全撤离。”

  接着,月婵又把这些步骤详细解释给我听,这期间我就不再说话,压根就没想到这里边还有这么多门道,每一个步骤都十分的重要,其中也是包罗万象,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广,所以这里就不一一解释。

  单拿出一个步骤来说,就拿我耳濡目染并且有些熟悉的寻龙点穴来说,便需要五决,分别为觅龙决、察砂决、观水决、点穴决、立向决,光是这“地理五决”,要详细解释起来,怕是一天都解释不完,所以全部解释下来,确实太过于繁琐。

  别看月婵是个很冷淡的女人,但是说起这些盗墓专业的东西来,绝对要比胖虎不知道强上多少倍,两个人一个像是小学老师,另一个却像是大学教授,这或许是因为她系统的学过,不像我和胖虎这样,属于家族历史遗留问题,从本质上就完全不同。

  说实话,因为父亲在我小时候,便讲述一些爷爷和他自己在墓葬中的见闻,再加上我在这个墓中找到另外一颗雮尘珠,我对于盗墓这个行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兴趣,总感觉如果要弄清楚父亲的死因,走上他以前走的路,也许就是最短的捷径。

  所以,在月婵讲述这些的时候,我就拿出笔记本一一记录下来,觉得以后一定会有大用,之后确实也应验了,当然那都是后话。

  月婵和苏琳去休息了,其实她们是要站第一班岗的,但是我正处于兴奋的状态,再有刚刚发生的事情让我惊魂未定,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看在三人在睡觉,我就靠在甬道的墙上,把笔记又进行了整理,并在第一页上写了“寻龙笔记”四个大字,想着如果我在有生之年找不出父亲的死亡原因,那就让我的儿孙继续寻找,相信总有一天可以破解他的死因之谜。

  话又说回来,爷爷的死亡和父亲的极度类似,我也问过母亲,她说我父亲也没有见过太爷爷,但是听太奶奶说,太爷爷也是枉死,并非自然死亡。

  得到了这样一个答案,我自然也去问了奶奶。奶奶虽然八十多岁,但身体还很硬朗,就是嘴有些刁,他是我们老张家个个都是短命鬼,我爷爷的父亲和爷爷都没有活过六十岁,而且好像再往前都是这样。

  得到了这样的消息之后,我从心底有着一丝畏惧。往前我不敢说,但就我爷爷那一辈人来说,现在还有人活的好好的,父亲更是出了那样的意外,我害怕自己可能也会有那么一天,所以我必须要搞清楚我们张家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这边笔记的尾页,我从后往前开始写关于家里那些事情。

  首先,我基本可以肯定,爷爷和父亲都属于盗墓中搬山派系,这基本是铁板钉钉的事情,接着就是张家祖辈发生的事情,然后是发生在爷爷和父亲身上的经历。

  最后,我把自己最近这段时间的经历,大体以上学时候写日记的方式,把重要的事件写到里边,如果我真的无法解释这个谜团,那后来人也会根据我的记录,继续做我在做的事情。

  关于我这段时间的经历,我在最后手笔的时候,写下来关于这么几个问题。

  第一个,唐兰馨失踪一天,她一个弱女子是怎么在这大山度过一天的?再加上她诡异的死亡原因,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在下面,我立马做出了猜想,唐兰馨可能是在这里生活的时间长了,我觉得自己要是想办法度过一夜,好像也并不是什么难事。至于她的死亡原因,可能是她触动了我们三个没有触动的东西,所以才引发了那样的结果。

  当然,这些仅仅是我个人的猜想,写到最后我还是大大画了一个“?”,并留下一块空白的地方。

  第二个,是关于月婵的,她的身份对于我来说太过于神秘,我只是从口头得到一些信息,但是真正的现实,想必她肯定没有说。她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就是贪财吗?这些都有待考证。

  发丘派存在于什么地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月婵在这个派系又扮演着什么身份,这些我都一头雾水。

  第三个,苏琳一些国外的冒险队,之前因为一直担心月婵,所以根本没有详细去问,当然问她也不会说实话,后来知道了这些之后,我就更好奇了,她身为国外的冒险队,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古老的资料和线索,并且会先我们一步下墓。

  当然,我确定这中间肯定是月婵帮了这个冒险队很大的忙,有可能是发丘派和这这个国外冒险队有所联系,所以才组织了这才盗墓活动。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为什么发丘派不自己拿下这个墓葬,反而要和一伙外国人合作了,这也是无法解释的。

  最后一个,就是关于多出的一颗雮尘珠,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陵墓当中,如果胖虎之前跟我说的是真的,我之前的雮尘珠就是从汉代大墓中摸出来的,那么这个清墓的墓主人,又存在什么样的关系?

  刚刚,月婵说墓主人是乾隆后宫的皇贵妃,是一个名叫娜尔玛的西夜国公主,那么是不是可以说雮尘珠和西夜国存在着某种关系,或者说是和西域三十六国有关系呢?

  这些问题,全都可以去凭空猜想,那么接下来就是要去求证了,或许在墓主人的主墓室会找到一些答案,在我们摸金后又会得到一些,说不定等到回到外面的世界,还能得到一些,这就是我接下来期待的。

  我将笔记本合了起来,心里也有了谱,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寻找的答案,这些东西很可能和我张家乃至我自身有着一定的关系,当然如果有冥器的话,我也是当仁不让的,这可能是骨子里边流淌的血液迫使我下了这样的决心。

  写了很多,想了很多,身体更加的疲惫,我起身叫月婵替我警戒。毕竟事先商量好的,因为胖虎受了伤,他就免了,我们每个人休息半个小时,三个人轮一圈,每个人都可以睡上一个小时,然后就继续探索。

  我不得不说,人家月婵就是专业,生物钟那绝对是准的没话说,就是半个小时,她便缓缓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看我的方向,可就在这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