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鬼魂之说
张家四叔.2020-05-13 16:473,198

  月婵是个冰冷的美女,当得知唐兰馨的死亡消息,仅仅是流露出了一丝的悲伤,或许她之前已经从苏琳那里得知了,可是即便换做我一个男人,也一时间接受不了,她的接受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

  当然,我也仔细想过,很可能是她看淡了生死,所以才会那样的表情,但是她的悲伤是真的,一个人的眼神是很难骗人的。

  可是,当月婵醒来的时候,并且直接看我的方向,她的眼睛忽然就睁大了,看着我整个人就是一愣,那明显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而这件事情就发生在我的身边。

  我根据月婵的性格可以判断,她如此异样,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我立马就没有了睡意,整个人愣住了原地,直勾勾地盯着她,紧张地吞着口水,用眼神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

  可是,我刚眨了两下眼睛,忽然就感觉到了身边的异样,因为我眼睛的余光好像瞟到了什么东西,那东西就在趴在我的肩膀上,一动不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好像正直勾勾地盯着我。

  顿时,我后背的冷汗就下来了,真的好像有东西。我甚至可以想象到,那是一只个头不小的黑寡妇,在我不在意的时候,从上面倒垂到我的肩膀上,现在正寻找它想咬的地方,随时都会一口下去。

  月婵对着我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她缓缓地端起了枪,一点点地把子弹推上枪膛。任何的动作都极轻,如此一来,我就更加紧张了。

  人体有些时候是不受控制的,就像管不住情爱一样,在这种紧张到神经都抽经的情况,我还是把头转向了自己的肩膀,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脖子发出“咔咔”作响的声音,我已经被吓得身体都僵了。

  可是,等我的余光可以瞟到那东西的时候,却发现不见了,立马就是一个大幅度的转身,那是真的不见了,我先是见短戟提在手里,才发现手心全都是汗,紧接着抓起放在一旁的矿灯就四周照了起来,包括头顶在内。

  我来回打量了半分钟,依旧没有找到任何东西,确定没有这才松了口气,但此刻的我已经好像水洗过一样,哪里都是冷汗。

  “你把背转过来!”月婵轻声地说着,这一下又让我紧张起来,不过想着那东西要攻击早就攻击了,索性也就直接把背转给她看,当听到她说:“真的不见了。”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我心有余悸地问她,但声音还是不敢太大,仿佛怕惊动这墓中的亡灵一般。

  月婵重重地说了一个口气说:“不好说,因为我只看到半张脸,剩下的半张躲在你的脑袋后面,好像是个女人。”

  听到这话,我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了,证明自己刚刚用余光瞟的没错。那确实是一个女性的轮廓,因为角度的问题,我并没有看清楚,但是月婵已经帮我证实了。

  要知道,现在这个墓当中,除了月婵和苏琳之外,不可能再有女人了,这让我不由地想到头顶墓中那个大粽子,不过我记得当时已经塌了,即便是粽子也不可能跑到我们下边来,除非它是有智力的,而且还知道上下座墓另外的连同的通道。

  这时候,胖虎和苏琳也醒了,见我和月婵的模样,便问怎么了,我就把事情跟他们两个一说,两个人也拿起强光手电四周照着,再度确认一圈没有危险,才安下了心。

  胖虎分析道:“斗里本来光线就暗,看到一个人眼花了还可以理解,但是两个人都看到,那就说明真的有东西在,可能是这里的冤魂吧!”

  我一听这么玄乎的东西,立马反驳道:“不可能有鬼魂这种东西存在的,肯定是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古代就因为有些现象解释不了,便会用鬼神那一套来说明,要说是鬼,我宁愿相信这个墓葬中还有其他人存在。”

  苏琳摇头道:“这个地方位于深山老林,不可能有其他人的,我觉得肯定是有灵异的事情发生了……”

  “你看看,连人家外国人都信这一套,宝子你犟什么犟!”胖虎的观点本来是站不住脚的,可是见有人向着他说,立马就来了劲。

  “你误会我的意思,我说的鬼并不是真实存在的鬼。”苏琳就解释道:“用科学是可以解释的,是某种电波影响了我们的脑电波,所以才看到原本不存在的东西,或许也可能解释为磁场影响。”

  月婵却说:“一定不是磁场,如果这里有磁场的话,我的罗盘不会没有反应的。”

  苏琳掏出自己的指北针看了看,确实很正常,显然磁场这种说法是不成立的。

  胖虎就问我:“宝子,你还记得当时我们两个都睡着了,我迷糊时候感觉有一个孩子从我们身边走过吗?”

  听到这个,我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虽说当时我并没有看到,但事后发现了一串小脚印,就是那串脚印把我们引诱到那个蜘蛛巢穴的,差点就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

  这时候,月婵开口说:“事实胜于雄辩,反正张宝也没有受到伤害,我觉得此地不宜久留,换个地方再休息。”

  我们一拍即合,立马就往甬道的深处走去,这里有粽子,有那种毒蜘蛛,自然可能存在的其他的东西,所以我决定不休息,早点摸进主墓室把东西拿了,然后就想办法离开,等到出去再好好睡上三天三夜找补一回来。

  这一次,胖虎走在最前,月婵次之,本来是我殿后的,但是考虑到我没有休息,可能注意力会不集中,这件事情就交给了苏琳。

  行走的时候我们非常谨慎,有道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也是我们可以走到这里的一个重要原因,不过时间一长,人就不可能一直神经紧绷,渐渐放松了下来。

  胖虎就问身后月婵:“你们发丘派现在有多少门人啊?”

  我不认为月婵会回答他,这属于打听人家门派秘密的事情,可是没想到月婵却直接打了我脸:“真正的发丘中郎将只剩下我师父一个人了,我们七个徒弟还算不上。”

  “行业萧条啊!”胖虎忍不住地叹息了起来:“我们摸金校尉也不多了,有些人动不动就说自己是摸金校尉,那就是打肿脸充胖子,我估计现存的摸金校尉,绝对不超过一百个。”

  我就笑着问他:“什么是真正的摸金校尉?”

  胖虎就挺直了腰板说:“就现代来说,拥有真正的摸金符一枚,家里要供奉的神像,早晚三炷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间断,最主要是往上数三辈都要是盗墓贼,才可以称之为摸金校尉。”

  “你就占着自己有张嘴,一天胡咧咧吧!”我宁愿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胖虎这种话:“那你说,你们摸金校尉拜的是哪个神,你别告诉我是关二爷。”

  “我本来想说的。”胖虎抓了抓脑袋。

  听到这话,我和两个女人就笑了,气氛也没有刚才那么紧张。

  月婵就问我:“张宝,你们搬山派呢?”

  我苦笑着摇头:“我不知道啊,我还是刚刚知道自己是搬山的后裔,不过听虎子说,我们搬山派都是单独行动,也许早就成了个称呼,并没有像你们其他盗墓门派那样。”

  “我倒是认识几个搬山道人,他们的势力不小,如果你有意入伙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这时候,苏琳开口,见我转身看她,她便继续说:“是以前和我们探险队合作过的,你们有句老话不是说,一个篱笆三个帮,一好汉三个桩。”

  我彻底被她逗乐了:“是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

  “我刚才不是这样说的吗?”苏琳用手电照着我的眼睛,好像是在演示她的尴尬。

  “停……”胖虎开口的同时,整个人就是猛然刹车,月婵反应够快,直接停在了原地,但是我就不行了,直接就撞在了她的身上,苏琳紧跟着就撞在了我的身上,三个人硬是把胖虎往前推了几步。

  “你们行不行啊,这前面要是有机关陷阱,有你们这么一下我就交代了。”胖虎怒不可遏地瞪着我们。

  我尴尬地转移话题:“少废话,怎么忽然不走了?”

  胖虎指了指面前,我们便发现,就我们现在所站的前方,出现了两条路,两条分别都是以四十五度的方向向着深处延伸而去,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我问月婵和苏琳:“你们之前到过这里没有?”

  苏琳说:“其实当时我跟你们分开,就是因为看到的月婵,之后我们大概的路线差不多的。”说着,她就看向月婵:“你和我那些队友呢?”

  月婵扫了半天,说:“可能来过,因为之前被那些黑寡妇追着逃命的时候,我们是慌不择路,我记得有过这样的岔路,也就是这样的路,我和其他人跑散了,然后就碰到了苏琳。”

  “小公鸡点到谁就是谁!”胖虎不理我们,自己已经开始用最专业的手法,进行墓道的选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