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暴力破门
张家四叔.2020-05-13 16:473,149

  看到胖虎这样辨别方向,我立马一阵汗颜:“我说摸金校尉大人,能不能专业一点儿啊?就靠这种三岁孩子的办法,我们都会被困死在这里的。”

  “开个玩笑嘛!”胖虎说着,已经开始摆弄手里的东西,我一看是个罗盘,这才稍许地安下心来,看了一会儿,他说:“有一点儿我可以肯定,前面肯定看不到主墓室,看来这两万五千里长征路才刚刚开始啊!”

  我点了点头,这确实不是,要知道作为墓葬中的正主,那是非常讲究的,不管是活人盖房子,还是给死人盖阴宅,那都是正南直北,棺椁大头和墓主人都是朝正南躺着,这也是我们平常睡觉为什么其他三个方位都很舒服,头朝南睡就感觉有些不对劲的原因。

  这时候,月婵蹲到了地上,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地面,我也跟着蹲了下去,在矿灯下,便看到一道很深的拖拉痕迹,那是某种圆形东西留下的,类似轮胎,但看得出上面的东西异常的东西。

  “我们走这一条!”月婵指了指左手边的墓道。

  胖虎也点着头说:“按照整个墓的走势来说,这条是没错的,而且我觉得,前面肯定会看到墓室,我赌上自己摸金校尉的头衔。”

  我立马就笑着:“呵呵,那你可能要丢人了。”

  胖虎却胸有成竹地说:“宝子,我真不是假的,就像刚才月婵妹子说的那样,事实胜于雄辩,咱走着瞧。”

  然而,在我们向着左边的墓道走了不到二十米,在胖虎的手下光下,我已经看到了两扇黑漆漆的墓门,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肯定不是石头,至于是金属或者木料,现在还不好说。

  胖虎朝着我眨巴着眼泪,流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真的很欠揍。

  当我们走到两扇墓门脚下,便发现每扇门高两米五,一扇宽一些另一扇窄一点儿,应该是一米三和一米二因为两扇闭合着,正好形成一个正方形。

  这门古怪异常,通体漆黑不说,连一点儿装饰都没有,门上贴着兽皮,正好把本来就严丝合缝的门缝彻底堵死,这样做便可以完全杜绝空气,即便整个墓道涌入外界的新鲜空气,墓室里边也不会受到一丁点影响。

  兽皮也是黑色的,所以远处看过来就是一片漆黑,让人出现一种那一边就是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的名字叫地狱。

  胖虎戴好手套,因为墓门的颜色不正常,以防有毒,他撕掉兽皮之后,便用力推了推,结果纹丝不动,显然不是一己之力可以打开的,他就尴尬地四周照了起来。

  我用洛阳铲划了一道,发现墓门上面并非涂了某种颜料,而是通体漆黑,起初觉得是墨石,可是仔细一照就发现,那居然是木料。

  我可以断定,这不是水沉木,也不是黑檀木,虽说心里已经有了判断,但是实在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奢侈到用这种被称之为“东方神木”乌木做大门,难道当时的乌木很多吗?

  只不过,我并没有敢说出来,因为根据他们的经验判断这里不是主墓室,可是眼前的一切证明了这个判断,所以我就忍住没说,继续观察起来。

  胖虎没看出个什么,把我们往后一推,夺过我手里的短戟,就对着墓门“咚咚”地连砸了十几下,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在砸了,但那门的坚硬程度超出想象,砸的是火星四溅,却没有被砸掉多少东西。

  我立马知道自己的判断错了,这并不是乌木,而是炭木,一种在地下埋葬了很多很多年,但还没有到形成真正的煤炭,这个时间段就被称之为炭木,坚固堪比石头,当然它原本是树,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无法判断了,可能是很值钱的树木,甚至是已经绝种的树木也说不定。

  唰唰唰……

  四周响起了这样的声音,苏琳马上拦住胖虎说:“别砸了,可能是上面墓葬坍塌,大量的流沙填塞整个墓,导致这个墓的墓顶重量超标,震动大了就会引起连锁溃塌。”

  胖虎眼珠子都瞪了起来:“那怎么办啊?我也没有看到开门机括,这门缝连个刀片都塞不进去,两扇门少说有上万斤,再加上门后还有顶门石,凭我们几个是不可能打不开的,只是来硬的。”

  “硬的不是你这样来的。”月婵也一直在打量这墓门的材质,她说:“这是炭木,又叫出煤晶,一般用这种材质雕刻摆台之类的物件,没想到还有墓把它用作当大门。”

  “我不管是什么,你就说能不能让我进去摸金吧!”胖虎此刻很燥,毕竟对于一个盗墓贼来说,宝贝就在一门之隔,他心里估计有几万只蚂蚁再爬。

  我跟胖虎说这两扇也算是无价之宝,毕竟这么大块的煤晶,而且雕琢成门很难见到的,要是可以带出去的话,卖个几十万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就算当成普通煤炭也有好几吨重。

  得知了这东西是什么,胖虎也自然知道该怎么出来,他从包里拿出原本是老式矿灯燃烧,其实就是一些煤油,开始从门的角落泼洒,感觉差不多之外,便点了一支烟,顺便将煤油点燃。

  这些煤油遇到水就着,但是一两次根本烧不起来,好几次之后等到煤晶绕起来,我们就拉开了距离,开始将棉口罩浸水,以免等一下烟火太呛人,被熏的缺氧就麻烦了。

  这期间,我想起来这煤晶还被称作煤玉,在《山海经》记载它的名字是“涅石”,在辽宁宁沈阳北陵附近的新石器晚期遗址,就出土过煤雕装饰品,简直就是化石般的存在。

  1956年陕西沣西的西周墓出土过煤雕圆环,1963年河南陕县刘家渠汉墓出土的有煤雕的小羊和头簪,1975年在陕西宝鸡茹家庄发掘的弓鱼伯墓中,出土有200多枚黑色的玦……

  再多我就想不起来了,这些还是听一个同行闲坐时候说起过一嘴,现如今这种材质也并不罕见,山西阳泉市有着大量这类产物,已经成为了这座地级市的名片。

  其实,不管是股东商人还是普通人都知道,再珍贵的玉石也要配上好的雕工和创意,才会将玉石的价值体现出现,否则就是一块普通的玉石,总不能拿着一块石头把玩欣赏,更不可能给一块石头起个名字。

  当我在想这些的时候,胖虎已经走了过去,朝着本来属于我的短戟,对着那燃烧的地方就是猛砸,砸的炭火乱飞,但是他毫不在意,不过这次没几下就砸出了裂缝。

  接着,胖虎又连续砸了十几下,终于被他砸通了,一个半人高的窟窿出现在我们眼前,他就开始用短戟拍灭还想继续往上烧的火,毕竟没必要让这么大一块煤晶就这样消失掉。

  看着黑漆漆的窟窿,我不由地想到,如此大的陵墓,墓主人的墓葬规格既然是皇后待遇的皇贵妃,不可能没有什么机关暗弩的,所以看着这个窟窿就感觉心里有点发毛。

  当然,我也想过,可能是胖虎够专业,将那些机关全部避开了,但是这很难说服自己,因为我父亲常说,不能小看古人的智慧,有些古人虽然受到了时代的局限,但也能制造出一些现代人都无法复制的东西。

  就拿瓷器来说,为什么近年的瓷器越来越贵,那就是因为即便现代工艺高超,但依旧无法仿造出古代那些瓷器,就是说砸坏一件少一件,物以稀为贵嘛!

  这时候,胖虎蹲着身子已经用强光手电往里边照了,看他手腕左右晃动,明显是用手电光扫着里边的空间。

  “里边有什么?”我问胖虎,但是他没有回答我,嘴里不停“咿呀”个不听,我又问了好几句,他还是没有反应,气得我就踢了他一脚,这才把腰直了起来。

  “里边空间好像特别的大,我看不清楚!”胖虎有些郁闷地骂着。

  “看不清楚你还咿呀个屁!”我没好气地自己蹲下,也用手里往里边照,门内黑漆漆的,手电光束飘浮着很大的灰尘,即便是手电光都无法穿透的更深,就像是照出一段的之后,被里边的什么怪物一口吞掉了似的。

  “蜜蒿草和糯米给我!”我想起之前的事情,现在还心有余悸,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便朝着胖虎要起了这两样东西,蜜蒿草是以防里边也有黑寡妇,糯米自然是辟邪用的。

  胖虎豪爽地掏出一些给我,我就随意地撒到了里边,算是一个自我的心里安慰。

  等了片刻,里边一点动静都没有,安静的吓人,只有我们四个人因为带着口罩的粗重互相声以及各自轻微的心跳声。

  “看样子没有那种毒蜘蛛,那我还怕个啥!”胖虎说着,便带头钻了进去,我虽然被一系列事情搞得惊魂未定,但贼胆还是有的,立马就跟着他进去,月婵和苏琳也紧跟其后,一行人四人便到了墓门的里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