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赤目僵尸
牧童笑2018-08-25 12:013,786

  “啊”,侯伟大叫一声,由平台上跳下,跌倒在地,随即闭眼装死。

  不但侯伟看到,就连大傻与龙三也都看到了,棺椁里面是一具青面赤目僵尸,由于吸取到人气,“嚯”,的一下由棺椁内立起,因为,龙三反应迅捷,闪到一旁抓住一条崖上垂下的藤曼,才躲过赤目僵尸的袭击,而大傻却没那么幸运了,直接被那具赤目僵尸,抓到手里,还好大傻有力气大,再加惊吓过度,双掌爆发的气力非常人可比,刚好使他脱离那赤目僵尸的魔掌,可那僵尸身有盔甲,虽然大傻力大也为伤它分毫,也就向后倒退丈余,由于僵尸的附身属性的缘故,又向大傻追去” 。

  “

  “大傻,蹲下屏住呼吸”,藤曼上传来龙三的话。

  “噢”,大傻回了一声,连忙蹲下,原本追至而来,却突然失去气味,赤目僵尸,不免有些疑惑,就在附近来回跳跃,“卟”,大傻呼吸倒是屏住了,可是由于他敦厚好吃,并且食品比较杂,所以,体内胀气是人难以阻挡的住的,并且,气味很是大。

  “嗷”,赤目僵尸转过身直扑大傻,却没想到,被一物绊倒。

  “啊”,却原来是倒地装死的侯伟,虽然,装死,可被硬物撞到,又是一具僵尸,侯伟哪还能忍住,连忙起身奔向一旁落地的龙三,“龙三哥救我”。

  “来的好”,龙三手掐三清指,口中念咒” 天雷隐隐,龙虎同行。太华太妙,雷电飞奔。飞砂走石,倒海收云。能晴能雨,收魄收魂。蓬莱之部,风雨上卿。霹雳铁斧,皓翁灵尊。驱邪伐恶,木郎驱云。电母噉吼,雷公前奔。风轮火车,震灵将军。霹雳万里,破伏鬼神。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瞬间那赤目僵尸被一道光电劈中,四分五裂四散开来。

  “啊”,侯伟被这突然发生的事吓呆了,“这是这是,龙三,三哥,你,你还会这一手,为什么刚才对付那些僵尸你不用这一手”。

  “说的轻巧”,龙三指了指溶洞上方,“这是驱邪劈鬼天雷咒,那是需要借力天光,雷神之力,才能发挥出来,刚才一路被僵尸追赶一路,哪有天光”。

  “原来如此啊”,侯伟挠挠后脑勺,傻笑道。

  “雷雷神大爷,雷神大爷”,大傻确实傻什么是会见过这架势,跪倒大拜龙三。

  “雷神,雷神”,龙三摇头,“起来大傻”。

  “唉”,大傻很是听从龙三的话,连忙起身。

  “我们看看,棺椁中都有些什么宝贝”,龙三走向那平台棺椁,这回侯伟不敢抢前。

  “妈的,白忙活了”,龙三骂道,“什么都没有”。

  “等等”,侯伟借着矿灯的余光,看到棺椁内部隐隐约约有字,连忙喊道,“看,那棺材壁上有图”,。

  “是么,我看看”说完,龙三跳了进去,用矿灯仔细看道,“就是它”。

  “什么呀”,侯伟问道。

  “一张图,这就是古墓经遗所缺失的部分藏图”,龙三激动道。说完,他掏出笔照图素描起来。

  “快点,水在加速流进呢”,侯伟听到异动,连忙抬头看去,却原来是那溶洞闭上的水流正在变大,连忙叫道。

  “好了”,龙三站起身跳出棺木“快走”,他头前带路,向一旁高坡跑去,那里此时正好有一个缺口显现出来。

  “天不绝人之路”侯伟叫道,他指了指前边的光源。

  “再见了”龙三向那快要淹没的那口棺椁,含泪摆手道。

  “还算没白来”,侯伟笑道,“拾到一把铜剑”。

  龙三摇摇头,又最后看了一眼那棺椁,回身向那光源奔去,奔了有一里地才来到出口,还是他们来时的那个天坑,进去时是十人,出来时却只有他们三个人,找到来时下的绳子,俩人攀援登上天坑边,“走吧”龙三整了整背包,就留下一个小布包和那本本书,其它盗墓用的工具全部丢进身后注水的溶洞。

  “怎么都扔了”,侯伟问道。

  “来时,我听见咱们住的旅馆老板好像报案,再有这些东西还能买到”龙三笑道,“我看你也把手里的拿的东西丢掉算了”。

  “这可是我来到这唯一得到的东西”,侯伟赶紧抱紧那把铜剑。

  “我不管,要是被警察抓住会判刑蹲大牢最后枪毙的的”,龙三摇头道。

  “妈的,白来了,那那,还是丢掉好”,侯伟不情愿的把那铜剑丢下溶洞。

  也就在龙三几人离开溶洞没多久,那两具棺椁也被大水淹没,没过多久,水面浮露一具胖胖的躯体,顺水向不远处深潭垂落。

  “快点,都给我快点,局长说了,抓住盗贼,每人赏大洋五块”,龙三在下山的途中刚好遇见前来抓捕的警察,还好在探墓之前他早已备好了干净衣物等物件。

  “站住”,那位刚才说话的警察拦住去路。

  “警官”,龙三不紧不慢掏出老刀牌香烟,递给侯伟与大傻,并未递给那警察,“有事么”。

  “这”,那警察有些一愣,那个时代,人们见了警察都会递上香烟,溜须他们,就算那些达官贵人也都是这样,更何况是普通老百姓,只有……,“公子不知是”,警官连忙上前为龙三点烟。

  龙三并未说话,而是,由怀中掏出一副鬼面玉牌,在警官面前晃了晃,就收回。

  “啊,龙……”,警官见到牌子上的字,脸色骤变,连忙弯腰,“公子,轻便”。

  “杜,杜警官”,旁边上来一位伙计打扮的人,“杜,杜警官,就,就,就是,是,是他们”。

  “杜什么杜,是什么是”,杜警官伸手拦住那伙计,“公子,请”。

  龙三并未再看他们一眼,径直向前行去。

  而那个警官点头哈腰,一直恭送龙三等人不见踪影,这才直起腰。

  “探长,他们是什么人”,旁边又上来问警察。

  “他们是,龙……”,杜探长不知想起什么,连忙闭嘴,看了看周围,“不该问的就别问,走,继续”,杜探长指挥手下,继续向前,走了没多远,那杜探长又回过身看了看,龙三等人消失的方向,邹了邹眉头,随后,转身又向山上行去。

  “少爷回来了”,龙三刚走进门时已经掌灯时分,管家吴伯连忙跑上前。

  “老爷子在家么”,龙三把衣服背包丢给管家吴伯,拿着书向里间行去。

  “大帅”,管家刚要开口。

  “呦,我们的三公子回来了”,旁边闪出一位打扮着妖里妖气的女人。

  这是龙三他爹龙武龙大帅的三姨太花无语。

  龙三并未搭理花无语,而是径直走过厅堂,进了书房,而那花无语知道自讨没趣,转身离开了。

  ”回来了“,书房门里走过一端庄女子。

  ”见过,二姨母“,龙三见到那人连忙行礼,二姨母燕凤楼头牌许晴徐老板,戏子出身,是龙三他爹龙武巧取豪夺弄来的。

  ”去了几日,可有什么收获“,许晴并未抬头,而是继续看她手里的书。

  “收获”,龙三把手中的书向她面前的桌子上一搁,“不出你所料”。

  “这件事可大意不得”,许晴转过身看向龙三,“大意,有可能会丢了性命”。

  “二姨母”,龙三打开古墓经遗缺图那一页,快了。

  “谁”,许晴由头上拔出簪子,丢了出去,并且,身子也向离弦的箭一样,飞射出去,待龙三出来时,那许晴刚好由地上拾起她的那没簪子,拿到鼻子下嗅了嗅,”功夫不错,不过这一下也够他修养十日“。

  ”二姨母“,龙三很是敬重眼前的二姨母,如果不她自己恐怕就会葬身火坑里。

  ”坏了“,许晴并未答话,以极快的速度闪身入房,”坏了,本书没了“。

  ”啊“,龙三进房后,也是第一眼向桌子上的古墓经疑看去,那还有踪影。

  ”我怎么这么不小心,江湖上这么小的伎俩也还是未识破“,许晴邹眉道。

  ”那本书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龙三笑道,”书内的所有我早已经熟知,再有“,龙三手中扬了扬手中的手描图。

  ”你怎么会有人来偷的“,许晴笑着问道。

  “我并不知道”龙三笑了笑,“只不过我顺手拿起来,想要再看看而已”。

  “不会吧”,许晴抬眼看向龙三,“是我一手把你带大的,你肚子里的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

  “能不能给我点面子”,龙三脸红道,“在回来的路上,我就发现有人跟踪,就在您冲出去的瞬间,我发现后窗有些松动,于是我……”。

  “于是,你……,嘘”,许晴了一声,“隔墙有耳,出去出去,什么味,一股腐烂发霉的味道 “,许晴走近龙三突然嗅到他身上,尤其,嘴里喷出一股恶臭,”你吃了什么,这味“。

  ”我“,龙三刚想要说那尸番的事。

  ”少爷,外边有人找您“,管家立在书房外。

  ”来者什么人“,龙三迈步走出书房。

  ”来者,不认识,就只是递上这个“,吴伯伸手递上一块破布。

  ”我看看“,龙三接过定眼观看,”也没什么,很普通啊“。

  ”来人说,您一看就知道了“吴伯提醒一句。

  ”是么“,龙三又从头到尾仔细观看,还是没发现什么,不过凑近鼻子一嗅,脸色一变,连忙紧赶几步,看到门外,并未看到,什么人,于是,就问站岗的亲卫。”那来人哪“。

  “少爷,那人向吴伯递上,那破布后,就自行离开了”,亲卫回道。

  “可看清是什么人”,龙三问道。

  “他是蒙面人,还披着一件黑披风,“ 并且,看上去曾经受过伤”,。

  “还受过伤”,龙三表情甚是凝重,“他向什么方向走了”。

  “回禀少爷,那个人,向小东关方向去了”,说完伸手指向东。

  “小东关”,龙三抬步就要向东追去。没想到刚走几步,就与迎面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王八羔子,干嘛去,出去几天才回来,怎么又要出去”,来人一身戎装打扮的人。

  “爹,事出突然,回来给您解释”,龙三并未停步,与龙武龙大帅擦肩而过。

  “用不用派几个人,跟你一块去呀”,龙大帅高声问道。

  “不用”,说话间人已经消失在拐角处。

  “李副官,带上几个人跟上去,保护你家少爷”,龙武龙大帅一摆手叫过劳。

  “是大帅”,李副官向大帅行了个军礼,随后,带上几名手下,快步向龙三追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