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簪子
七寸执念2018-09-10 22:342,521

  虚云派在修真界大有名气,是修真界中的名门正派,且因功法‘清心诀’是自然正派的功法,讲求缘分,以世间万物皆有灵性,不可肆意杀生,哪怕是对于妖,对于以月光精华来修炼的妖尤为照顾,而对吸人精气来修炼的妖物下达追杀令,因门派属于中立,受人尊敬推崇,而且虚云派之人皆会医术,谁也不知道有没有求助虚云派的时候一般都不会选择得罪虚云派。

  虚云派人才济济,人才辈出,优秀之人比比皆是,而他楼子卿就已是他那届的弟子中最为优秀的弟子,同时也是虚云派掌门人门下的大弟子,这般优秀的人物,那可是很多女修爱慕的,可他都不在乎,觉得与他无关。

  他楼子卿可是一个剑修,而剑修只信任与自己的剑,剑修不重外物,想要什么就用自己的剑去取即可,十分的直接,甚至有些简单粗暴,但这恰恰就是剑修最真实的体现。

  他一向心如止水,不起任何波澜且待人接物都是以礼待之从来不会给人难看,且对待女修十分冷淡不会对女修有不轨的行为。

  没有想到在今夜因为一个梦而心绪不宁,自己也对梦中人动情了,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既然已经对梦中人心动了,那么自己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梦中人,如果他在别处自己一定也要找到他,哪怕他是妖自己也要把这人留在自己身边绝不放手。

  说他不可理喻也罢,太过偏执也罢,他坚信这梦一定不是普通的梦,而是预言,说不定这个人日后自己一定会遇到。

  虚云派本门弟子私下议论纷纷,都是他们的大师兄很奇怪,他只要一睡觉,会做很奇怪的梦,更奇怪的是梦中梦到什么东西,第二天就会遇上什么,简直是让人惊叹不已,虽然大多数不准,但极少部分会和他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但就算这样大家伙还是希望自家大师兄还是勤加修炼不要做做梦为好,以免到时梦到什么大师兄自己又无法控制梦境,万一是关于自己倒霉的事那么不就惨了吗?

  更奇怪的是不止大师兄无论说什么话,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会应验所以大家伙私下称呼他为乌鸦嘴,当然不能被大师兄听见。

  楼子卿站在月光下轻叹一口气道“看来命该如此我的红鸾星动了,真希望我的道侣是梦里的那一个人啊!”

  “出来……”楼子卿抬手捏了一道法决。

  “啊啊啊!要死了救命啊!”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好在这四周被楼子卿设下了结界这万一被人听了去还以为这在杀人呢!

  只听“砰……”的一声有一个人从天而降直接摔在了楼子卿面前。

  “咳咳……”那人轻咳一声站直身体,看了眼四周道“这是什么地方啊!咦!这里不是流苑吗?我怎么到这里来了。”

  月光下这里的一切仿佛蒙上了一层轻纱,四周雕栏玉砌云烟绕,飞阁流丹水相映,处处流光处处景,美轮美奂如梦中。

  这般的景色,这般的阁楼,整个天下,也难找到几处和这里一样的地方,当然这里自然比不过皇宫,但是却也足以震撼人心。

  这里是君流殇花巨资修建而成的,也是师兄弟们下山之后的落脚点之一。

  “咦!大师兄,我是没有睡醒吗?我怎么在这来了。”那人揉揉眼睛道。

  “你这个家伙,还没有清醒过来吗?要不要我帮帮你,让你早点清醒过来。”楼子卿说道,一边说边作势施法决搬来凉水给他冲冲凉,让他清醒一下。

  “诶!不用了,大师兄我已经很清醒了。”那人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不得不承认这人活脱脱一个妖孽!

  这人随意的着装,长衫的扣子有几个散落开来,眼帘微合,墨黑的头发更是随意的散落着,拂过额头,沿着眸子,滑动在脸颊。

  淡淡的月光,撒在他的身上,映出长长的一道影子一身的慵懒,俨然是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一张惊世骇俗的脸,配上他那懒散的表情,活脱脱一个妖孽。

  偏偏那份随意,那份慵懒,那张绝世的面孔,却透着一股让人窒息的威严,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一种威慑天下的狂妄。

  “大师兄我能否问一下这么晚了你不休息叫我来这干嘛?”这人懒散的靠在一边柱子上好似没有骨头一样。

  “君流殇你可别装傻充愣把东西拿来还有把药也给我。”楼子卿冷然道。

  “哦!原来是这个东西呀!大师兄你早说便是,既然大师兄都开口了那我只好给大师兄你喽!”君流殇道。

  “你废话可真多啊!拿来。”楼子卿不耐烦道。

  “好好好,不过大师兄……”君流殇道。

  “什么事?”楼子卿微微蹙眉道。

  “大师兄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固然美人相约是好事,可是大师兄你可要注意啊!不要因此误落了圈套啊!”君流殇。

  “谁跟你嚼舌根,说我是美人相约,我是应朋友之约去赴宴的,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楼子卿道。

  “哦!原来是他的邀请啊!我还以为是……”君流殇欲言又止道。

  “你还以为是什么?你也真是的,她固然是那个人的亲妹子,但他们家风甚好,应该不会做出那种事来。”楼子卿道。

  “不一定哦!大师兄那个人的妹子可是惦记你很久了,说不定她会用不入流的手段,毕竟女人心海底针,这女人啊!想法都很多,大师兄你要是不注意肯定会着了道。”君流殇道。

  “你这话说说的很很有道理,毕竟我与他几日才见过面,没有理由这么紧急找我去赴宴。”楼子卿道。

  “所以啊!大师兄你还是要小心些,多带点以防万一的解药去,比如说迷药啊!毒药啊!或者是媚药啊!还有其他的药,比如说十香软筋散,比如说可以控制人心的药。”君流殇道。

  他每说一种药,楼子卿的脸便黑上几分,“够了,你多给我一些药就行了。”楼子卿不耐烦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花不是无情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