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去死
七月青苔2019-01-21 21:261,807

  ——————2009年7月10日—————星期五———————天气/阴

  我凑近过去水盆看的时候本以为会看到自己的脸颊上还有两个红色的圆,可是没有,我看到了比那还可怕的东西。

  清澈水盆中只见我的脸颊上左右各被写了一个黑色的小字,那字苍蝇般小,形状有些扭曲,但我还是清楚地看到那两个字一个是“去”,一个是“死”。

  这么恶毒的两个字让我感到极其震惊,实在不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要在我脸上写上这两个字,她要我去死!可我又不认识她,我们无怨无仇的为什么要我去死呢?我皱着眉去用力搓脸颊,乔言安在一边一脸淡漠地看着我, 问道,“怎么回事?”

  我犹豫着和他说道,“那个红因把我关在一个小黑屋里惩罚我……”我才说到这里,红因突然就出现在门口,她站在那里,身子挺直,用一只死鱼眼盯着我。

  我马上就住了口,红因冷冷对我说道,“你跟我来。”

  我不知道她要带我去哪里,很怕又是那个小黑屋,便求助地看向乔言安,可是他正在拧着一块白布认真擦着脸并没有看我。

  我突然觉得有些失落,有些可笑,我居然把他当成我的保护神了,其实如他自己所说他会救我们,只是为了减少乔家的罪孽而已,并不是针对我这个人而来帮我。也不能怪他,我们莫不相识,他没有义务要处处时时帮着我护着我。

  我在那里这样想着的时候红因已经进屋来了,她直接把我拉了出去。

  我无奈只能跟着她离开屋子,沉默着一路向前走,很快我们来到昨晚关我的那个地方,我求她道,“可以不要惩罚我吗?我保证不会再在少爷面前乱说话了。”

  红因看着我没有说话,把我带到了最中间的一间小黑屋面前,打开门用力把我推进去然后马上锁上了门。

  我跌坐在地上,这间小黑屋没有我昨天呆的那间那么暗,却比那间要恐怖很多,因为这里摆满了黑漆漆的棺材,大概有十来个,一个挨着一个整齐摆放在屋子中间,个个都盖紧着,让人感觉里面好像都装了人。

  我有些害怕起来,虽然我不信鬼神,但是和那么多具尸体同在一间小屋里还是让人觉得心里发毛。

  我蹲在角落里不去看它们,但它们的样子却荡漾在我的眼里挥之不去,我仿佛还可以想象到那些已经高度腐烂的尸体在里面安静躺着的样子。

  一想到晚上我还得和它们一起过夜我就感到崩溃,有些想哭,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我在那里呆坐了好久,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我才站起来试图撬锁,但是门锁得太紧了,怎么也弄不开。

  没想到就在我无比绝望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开门的是红因,她冷冷看着我,“你知道以后在这里该怎么做了吧?”

  我立马点头,“我知道了,我不会再乱走,也不会再和少爷随便说什么。”

  红因满意地点了头,“现在去给少爷送晚饭吧,再去浣衣房拿洗好的衣服过来。”

  我立马回答道,“好。”然后逃也似地往厨房去。

  我拿了晚饭去往乔言安的房间,房内空无一人,我放下食盘又马上去了浣衣房,浣衣房里也是空无一人,房内床上的衣服叠得很整齐,每一堆上面都有写着名字的布条。

  我找到了写着“七少爷”字样的一堆白色衣物,抱着回到了乔言安的住所。

  乔言安正认真看着书,他安静端坐着的样子像画中人一样好看。

  我轻轻走过去把衣服递给他,对他说道,“少爷,您的衣服。”

  乔言安没有抬头看我,只淡淡说了句“放下就好。”

  我放下衣服,走过去收拾食盘,让我意外的是,他给我留了一半的饭,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吃一点饭,正饿得难受,看着那一半整齐的饭感激得差点要哭出来。乔言安抬头看了我一眼,淡漠开口道,“我娘从不让服侍自己的丫环吃剩饭。”

  原来他只是在用这种方式怀念自己的娘亲,但我还是十分感激,对他说了声“谢谢”端着食盘就离开了。

  我端着食盘往厨房去,一边走一边吃剩下的那一半饭,那饭菜都已经凉了,这不禁让我想起以前每次加班回家的时候,妈妈都会特意帮我把饭菜热一遍,而如今,饭菜是冷的,风是冷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四周一片死寂一片昏暗,和以前家里的热闹温暖比起来,实在悲凉得让人想哭。

  不过再哭也没用,我忍下眼泪,把食盘送到厨房,马上离开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刚要关门才发现屋外站着一个人,那人站得挺直,看不清脸,我猜是那个变态的看门人,但看身形又偏女性化,立马又想到那个在小黑屋里的可怕女人,吓得马上就要关门,那人却冷冷开了口,“明天记得早点送饭给少爷。”是红因的声音。

  这个女人怎么像个阴魂一样总是跟着我呢?我突然觉得她很可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座老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