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他的心已经被狐狸精勾走了
紫龙晴川2020-01-14 16:494,579

  “晓晓,救我,晓晓,救我,救我啊!”模模糊糊中,有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在苏晓晓的耳边狂喊。

  苏晓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准确地来说,是一个封闭的房间里。这房间没有窗户,没有门,似乎是完全密封的,里面光线暗淡,空气里似乎弥漫着一股铁锈的味道,涩涩的。

  苏晓晓揉了揉眼睛,半晌,她才适应这里的环境。这个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一架支在墙角的小床,上面坐着一个异常消瘦的男人。他的双脚赤裸着,脚踝被一双生锈的铁镣铐铐着。他脸色苍白,两颊深深地凹陷了下去,眼里充满了红血丝。

  是王亦科!尽管这个男人已经瘦得面目全非,但苏晓晓还是一眼认出,他就是她最爱的亦科,失踪了数日,她也找了数日的亦科!

  王亦科怎么会在这里?他的脚——难道他是被谁囚禁了吗?苏晓晓揉揉眼睛,仔细看时,却发现王亦科正不断地往嘴里塞着什么东西,他的喉咙大幅度地动着,嘴里狼吞虎咽着。一些细小的颗粒顺着他的指缝往下滑落,落到了冰冷潮湿的地板上。

  “亦科,你在吃什么?”苏晓晓问。

  王亦科没说话,而是表情狰狞的,一遍遍重复着吞咽的动作。

  苏晓晓走过去,弯下腰,用手指捻起地上的颗粒一瞧:咖啡色的,粘粘的,竟然是巧克力。

  苏晓晓怔怔地抬起头,王亦科正咧嘴朝她笑着,他原本洁白的牙齿都成了咖啡色,他的嘴角边还沾着巧克力酱。

  一股无名之火忽的从苏晓晓心底窜起,她猛地拉住王亦科的衣领,愤怒地质问道:“是谁,是谁给你的巧克力豆?是不是那个叫妖妖的女人?你是不是跟她跑了?是不是?你说,你说啊!”

  “你说啊!”苏晓晓尖叫着从噩梦中惊醒,有温热的液体源源不断地从她的眼角滑落,是泪水。

  原来是梦,一时间,苏晓晓的心如缺失了一块一般,空落落的难受。泪眼朦胧中,她只看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空气中似乎有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右手手背上一点点刺疼。

  这是什么地方?她怎么会在这里?苏晓晓有些懵,她伸手揉了揉眼睛,擦去泪水,视线这才变得清明起来。

  洁白的墙壁,小小的床,而她的身上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她在医院么?侧过头去,她看到了一根细细的塑料管,药液源源不断地注入她的身体。

  “你醒了?”一个脆嫩的声音说,柔柔的,如三月的春风。

  她吃力地坐了起来,发现床位的地方有一把椅子,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坐在椅子上。他肤色白皙,嫩嫩的,五官精致,就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人物。

  “你是——”苏晓晓的脸上有了疑惑的神色。

  “哦,我叫赵泽明。”赵泽明说,“你刚才在派出所大门口晕倒了,我刚好经过,所以——”

  “你救了我?”苏晓晓恍然大悟,是的,她记起来了,从值班室出来后,她就精神恍惚,再加上没吃晚饭,人晕晕乎乎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就眼前一黑……

  “人醒了啊?”这时,一个小护士笑眯眯地走了进来,在输液架上挂了一瓶药液,“这是最后一瓶了,输完了,没什么问题就可以走了。”

  “护士,我怎么了?”苏晓晓问。

  “低血糖造成的眩晕。”护士说,“你在减肥么?怎么会有轻微营养不良,不是我说你啊,你够瘦的了,别再节食啊!”

  “是。”苏晓晓低下了头,天知道,她哪里是在节食哦,她其实是——

  “你晕倒了,你男朋友可着急了,抱你来医院的时候,眼睛都红了。”护士又对赵泽明挤眉弄眼地说,“你可要好好照顾你女朋友啊!”

  “你误会了,他不是我男朋友。”苏晓晓赶紧解释,因为身体虚弱,声音小,听着就像撒娇似的。

  “好了,知道你们小年轻脸皮薄。”护士笑眯眯地说,“真羡慕你们啊,金童女玉一样的,走了,有时就按呼叫器。”

  “谢谢你。”赵泽明赶紧道谢。

  “对不起,护士小姐误会了。”苏晓晓不好意思地看着赵明泽,“也谢谢你救了我。”

  “举手之劳而已。”赵泽明说,“苏小姐,其实我们是认识的。”

  “什么?认识的?”苏晓晓说,“对不起,我没什么印象。”

  “咱们是一个小区的,我在小区里见过你一两次。”赵泽明一笑,好看的眉眼就像月牙一般弯弯的,可爱得紧。

  “哦,你也住苏水湾啊!”苏晓晓恍然大悟。

  “嗯。”赵泽明说,“2栋1单元。”

  “我住2栋2单元,隔得很近嘛。”苏晓晓微微一笑,眼中那浓的化不开的哀伤似乎也淡了不少。

  “其实,刚才我们在派出所也见过的。”赵泽明收敛了笑意,同情地说,“苏小姐,当时,我似乎听到,你在找你的男朋友。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派出所?苏晓晓的笑意也淡了,不过,她当时失魂落魄的,也没注意到其他人。

  苏晓晓跟赵泽明不熟,可是,看着这个温柔俊秀的男子,听着他如邻家大哥哥一般的温声细语,不知怎的,苏晓晓心中就涌上了一股想要倾诉的欲望。

  “是的,我的男朋友失踪了。”苏晓晓嘴里发苦,声音也酸酸的,“他叫王亦科,我们认识半年了,恋爱了三个月。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们感情极好,都谈婚论嫁了,还一起付了首付,贷款买了苏水湾的房子。可是半个月前,他忽然失踪了,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电话打不通,人也找不到,我们共同的朋友们也不知他去了哪儿。我也联系过他老家的父母亲人,他们也不知他在何处。我报了案,警方也无能为力。”

  说到这里,苏晓晓的眼圈红了。

  “苏小姐,你别哭啊,身体要紧。”赵泽明递过一张纸巾。

  “我没事,都这么长时间了,我的眼泪都流干了。”苏晓晓说,“可今天,负责他失踪案的钟警官却找到我,给我看了一些东西,那些东西颠覆了我的认知,我不愿意相信,我深爱的男朋友是那样的一个人……可是,那些证据就摆在我面前,由不得我不信。”

  “是,是什么东西?”赵泽明说完,又忙补充道,“如果提起这些东西会让你难受,那你不用回答。”

  “是难受,难受地心肝肺似乎都要一股脑儿地出来了。”苏晓晓捂着心口,眼中闪着湿润的水光,眼眶红红,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可是,不说出来,这些事压在我心底,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我甚至不敢跟我的父母亲朋们倾诉……”

  看着这个可怜可爱的女子,赵泽明心中涌上一股强烈的冲动,他很想把她揽在怀里,轻轻拍拍她的肩背,柔声细语地安慰她,告诉她,不要流泪,也不要彷徨,有他在。

  “你说吧,我听着。”赵泽明强忍住了那股冲动,安安静静地当着一个合格的听众。

  “今天,钟警官告诉我,王亦科,他,他也许并不是失踪了,而是离家出走了。”苏晓晓说,“他有了别的女人,他不要我了,他走了,离开了我,离开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攒钱买到的小窝……”

  “什么?”赵泽明一惊,“怎么可能?你这么好,他怎么舍得?再说了,你们不是还一起付了首付买了房吗?苏水湾的房子那么贵,他舍得不要啊?”

  “呵呵,他的心已经被狐狸精勾走了!”苏晓晓怨恨地说,“他不要我了……”

  “什么狐狸精?”赵泽明追问。

  “是一个叫网名叫妖妖的女孩子。”苏晓晓咬牙切齿地说,“可恶的女人,小三!”

  “网名?难道是网恋?”赵泽明更惊讶了。天啊,王亦科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背着正牌女朋友搞网恋?

  “我也希望钟警官搞错了,是我们冤枉了他,可是……”苏晓晓酸楚地叹了口气,说不下去了,她摸出手机,调出几张钟警官给她的网络对话截图,然后将手机递给了赵泽明。

  “这是——”赵泽明接过了手机。截图上是两个人在对话,其中一个人的网名叫“小王子”,头像是一个颇为帅气的男子,二十五六岁的模样。这个人就是王亦科了,赵泽明曾经在小区见过他一两次,那时,他还跟苏晓晓一起呢,小两口甜甜蜜蜜,有说有笑的,自然注意不到形单影只的赵泽明。

  而另一个人网名叫做“妖妖”,人如其名,头像是一张娇媚的充满了女人味的脸。这两人之间的对话十分露骨,赵泽明只看了几句,便眉头深锁——

  小王子:亲爱的,你在干嘛?

  妖妖:哎呀,人家在制作巧克力呢!

  小王子:你这妖精,明明知道我最喜欢吃巧克力了。我要吃你亲手做的巧克力,我还要你亲手问我。

  妖妖:你还想不想吃别的东西啊?

  小王子:嘿嘿,什么啊?

  妖妖:【图片】

  妖妖发送的图片是一张带着浓浓情色味道的照片。

  小王子:你在勾引我吗?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见你!

  妖妖:你舍得你那个女朋友吗?

  小王子:怎么舍不得?她是个老古董,房子都买了,还舍不得让我碰,说什么要等到新婚之夜,可恶!我都后悔把积蓄拿出来买房了!妖妖,我为什么没有早点碰到你呢?

  妖妖:哼,油腔滑调。那你来找我呗,我等着你。

  小王子:这可是你说的,哈哈哈哈!等着吧,宝贝儿,我来了,让我来好好疼爱你,嘿嘿嘿。

  妖妖:嗯,等会儿我打电话给你,约定见面的时间地点啊!

  小王子:我真是恨不得马上飞到你身边!

  赵泽明鄙夷地“啧”了一声,放下了手机。

  “他们在网络上对话的日子恰好是王亦科失踪前两天。”苏晓晓苦涩地说,“是啊,我是老古董,他去找她的妖妖了!王亦科最爱吃的就是巧克力了,这个妖妖是巧克力制作师,是个狐媚子,自然讨他的喜欢。钟警官查询过王亦科的通话记录,发现他的最后一次通话打给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时间就在他失踪那天的下午五点多。警方拨了那个陌生号码,可那个号码已经被注销了。而这个叫‘妖妖’的网络账号也被注销了,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也没人知道,她究竟对王亦科做了什么。呵呵,也许,他们俩一见钟情,现在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吧。”

  “不可能吧。”赵泽明笃定地说,“这个‘妖妖’,一看就不是正经人家的女孩,男人嘛,都是没有脑子的动物。我猜,王亦科去找她,只是为了找刺激罢了。激情过后,他自然会回归的。而且,他就算不爱你了,也不该放弃那么昂贵的一套房啊!他不是把自己所有积蓄搭进去了吗?”

  “那他为什么现在还不回来?”苏晓晓迷茫地说,“莫非,他遇到了什么坏人?”

  “有可能。”赵泽明说,“也许,他遇到了专业的骗子,把他骗到某个地方去,把他迷晕了,开膛破肚,取了他的器官去贩卖——”

  “不,别说了,别说了!”苏晓晓痛苦地捂住了耳朵,“就算他移情别恋了,就算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儿,我也不想他死啊!”

  “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赵泽明有些慌了,“你手别乱动,还输着液呢。唉,女人啊,他都出轨了,你还担心着他的安危。你就那么爱他?”

  “我,我不知道。”苏晓晓瑟缩着身子,“我本以为,他会是我一辈子的爱人,我期待着跟他结婚,我期待着有一个家,可现在,我的所有期望都破灭了。”

  “如果他平安归来了,你还愿意继续跟他在一起吗?”赵泽明问。

  “我,我……”苏晓晓摇了摇嘴唇,她咬得很用力,发白的嘴唇也因此有了几分血色,“不会,我不会跟他在一起,他已经脏了。可是,我不想他出事,他至少,也该活着回来,给我一个交代。”

  “傻女孩。”赵泽明重重地叹息了一声,“你这么良善,他怎么舍得如此伤害你呢?不过,我猜他应该是遇到了什么突发的意外。”

  “钟警官也这么说。”苏晓晓说,“你刚才的那些推断也跟钟警官说的八九不离十。你,难道你也是警察吗?”

  “不是。”赵泽明轻笑道,“我只是一名网络小说家,我最擅长的就是写侦探小说。艺术来源于生活,我的很多灵感都来自于现实中的案件。”

  “原来如此。”苏晓晓又摇了摇嘴唇,“只可惜,你不是神仙,不然,你一定知道王亦科现在在哪儿。唉!”

  “哎呀,液快输完了。”赵泽明忽然叫了一声,“我马上叫护士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