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怎么跟他梦到的一模一样
紫龙晴川2020-01-14 17:372,349

  二十多分后,赵泽明被“请”到了派出所办公大楼三楼走廊尽头一间极为隐蔽的办公室。

  这办公室约有二十平米,黑白色调的冷装修,正中心摆放着一张硕大的办公桌,上面摆放着一台电脑,墙边有一张单人床,被子被叠成了豆腐块。

  赵泽明从未见过这样的警察办公室,这到底是办公室呢,还是休息室?

  汪警官没有跟着一起进去,整个办公室便只有慕容和赵泽明两人。

  “赵先生。”慕容不客气地问,“你小说里的一切内容、细节都跟我在办的这桩谋杀案一一吻合了,这一点,你怎么解释?还是,你就是我们要找的凶手,所以——”

  “喂喂喂!”赵泽明火了,“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什么凶手,别把什么屎盆子都扣我脑袋上。警察又怎么样?警察就可以乱诬蔑人吗?”

  “诬蔑?”慕容打开了笔记本电脑,敲击了几下,然后把电脑转过来,将屏幕正对着赵泽明,“这篇小说是你写的吧?”

  赵泽明一瞧,的确是他才发布的那篇《谁动了我的脚》,他点点头,应道:“是啊!”

  “你承认了。”慕容冷冷地说,“十天前,我市的清水镇发生了一起残忍的谋杀案,一位独居的女人在半夜被人奸杀了,凶手残忍地砍去了她的一双脚,她因为流血过多致死,尸体伤痕累累。而你小说中所描述的一切,都跟这个案子的细节吻合了。”

  独居女人,夜半时分,奸杀,砍脚——一滴冷汗从赵泽明的额上掉落:不会吧,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巧合的事儿?他可真倒霉,还以为自己时来运转了呢!没想到,好好地写了部小说,灾祸竟从天而降。

  “这些是现场照片。”慕容甩过一个文件袋,赵泽明怔怔地打开,里面是一些犯案现场照片。

  第一张照片是血迹斑斑的地板,墙边有一个实木衣柜,衣柜的门半敞开,露出几双女人的鞋子。

  赵泽明的瞳孔一阵收缩——这个衣柜,这个地板,怎么跟他梦中的一模一样!他还记得那个瘦猴子就藏在这衣柜里,他还记得衣柜上的花朵图案——

  赵泽明的手开始轻颤,他将这张照片放到一边,开始查看第二张照片。一张鲜血淋漓的床,一具女人的尸体蜷缩在上面,尸体扭曲,表情狰狞,显然在死前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她长发凌乱不堪,脸上,胸口上全是抓痕和瘀伤,一双脚不翼而飞。

  “噗通——噗通——”赵泽明的心开始狂跳,他认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他梦中的那个女人!是她,在小说中,赵泽明这样描绘女人的容貌:瓜子脸,细柳眉,小巧的鼻子和嘴巴,不是特别出挑的长相,可五官组合在一起,便有了一种动人的风韵。身材也是玲珑有致,特别是一双纤纤玉足,洁白无瑕,指甲被染成了淡淡的粉色,让人着迷。

  照片上的死者虽然面目扭曲,但仔细分辨,还是能依稀看出她的五官,小鼻子小嘴的,眉眼细致,如三月的柳梢。

  怎么会这样?赵泽明不敢再看下去,手一抖,十几张照片跌落在了办公桌上,洋洋洒洒,如一群翻飞的蝴蝶。

  “怎么?看不下去了?”慕容伸出一根手指头,直指赵泽明,“赵泽明,赵大作家,承认吧,你就是凶手!”

  “我——”赵泽明有些气结,“我不是,我不是!”

  “那你怎么解释这一切?”慕容怒道,“我调查过你的,你出名过一阵子,可之后,你的作品便无人问津了。没想到,为了写出好的作品,你竟然杀人,过后还恬不知耻地把这一切写入了小说中!你好大的胆子!为了钱,你是什么都肯干,是不是?你前两天还参加了什么网红节目的录制,跟什么教授在节目里大打出手,呵呵,你这样人,已经没有道德底线可言了!”

  “我没想到,你们警察办案竟然不讲证据,一切只凭臆想。”赵泽明简直要气炸了,反击道,“我是傻子吗?如果我真的是凶手,我躲着还来不及呢,还大大咧咧地把一切写成小说,发布到网络上去,我傻啊!”

  “为了一己私欲,你什么事儿做不出来!”慕容嗤笑道,“我们查过了,你缺钱,为了钱,你才参加节目录制的;同样的,为了钱,你也会铤而走险。呵呵,赵泽明,为了还房贷,你看看你成了什么样了?亏你还长了一副好皮囊!”

  “你的皮囊也好啊!”赵泽明极怒反笑,“在我的印象中,警察都是冷静而理性的,办案只讲究证据,可你呢?一切只凭自己的猜测,偏执狂!你拿出证据来啊,没证据,我可不认!”

  “你这个阴险的家伙!现场根本没有留下你的任何指纹,强奸死者的时候,你用了安全套,也没有留下任何体液!”慕容怒道,“你是写侦探小说的,自然比常人多几分反侦察能力!可我知道,凶手一定是你,只有凶手,才会对那一夜的情形如此了解,只有凶手——”

  没有指纹?赵泽明一怔,他仔细回想了一下那个梦,在梦中,黑猴子根本没有戴手套啊,制服女人,虐待女人,他都是徒手进行的,怎么可能没留下指纹?难道他事后又清理了一遍?那多麻烦啊!

  不对!赵泽明忽然苦笑了一下:赵泽明,你傻啊,现在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吗?你该纠结的是那个梦啊,为什么梦里的场景会是真的,为什么?难道,难道我有什么特异功能吗?天啊!

  赵泽明的沉默在慕容看来就是默认和心虚。

  “怎么不说话了?心虚了是吧?”慕容恶狠狠地说。

  “心虚?”赵泽明挺直了脊背,“我没杀人,我为什么心虚?”

  “那这一切,你怎么解释?”

  “是梦。”赵泽明的嘴唇一张一合,声音也充满了迷惑,“小说里的场景,是我在梦里看到的,醒来后,我就把这个梦写成了小说。”

  慕容先是一愣,旋即冷笑出声:“梦?你当我三岁小孩儿吗?我看你是白日做梦吧。”

  “真的是梦!”赵泽明急了,“你为什么不信呢?”

  “我信你才有鬼了。我劝你老实交代,不然——”

  “不然如何?”赵泽明站起身,不甘示弱地说,“难道你还能对我上刑不成?我可是懂法律的人!没有证据,你们还能屈打成招不成?”

  “哼,你还真是个硬骨头。”慕容拉住了赵泽明的手,“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是不能对你用刑。不过,我自然有办法证明你在狡辩,在撒谎!你跟我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