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我在发疯似地想念你
紫龙晴川2020-01-14 18:032,223

  这是我到看守所的第三天,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的习以为常,老汪来看我时,惊讶地说我的适应力真强。

  不适应又能怎么样呢?

  其实,这里挺好的,我被好吃好住地供着,那几个科学家也对我非常客气,他们大约还是怕被黑蝶感染的,面对我的时候总是去全副武装,我到现在也没见过他们的脸,只能通过声音来想象他们的面容。

  而我也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也许,等我死后,这些日记能被交到晓晓手中。

  我发疯似的想念晓晓,晓晓,你还好吗?

  你的骑士赵泽明现在被关在了一个几乎封闭的城堡中,再也无法保护你了……

  “赵泽明——”有人在门口喊,是一个外号“猎狗”的科学家。他身形高大,声音粗犷,看似五大三粗,实则细致妥帖。

  赵泽明放下笔,合上了日记本,站起身,走了出去。他身上穿着一件天蓝色的袍子,松松垮垮的,赤脚,一边脚脖子上还戴着那个感应脚链。

  卧室的地板上铺着一层毛茸茸的黑色地毯,踩上去很舒服,可是,踏出这个房间之后,他的脚便直接接触了冰冷的走廊地板。

  “猎狗”直接把他带到了走廊尽头的一个检查室。这个检查室很大,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仪器,两个跟“猎狗”一样全副武装的人正在忙活。

  他们带着头盔,脸被遮挡得严严实实,赵泽明只能透过透明的眼部玻璃罩看到他们的双眼。有时,他还能从这几双眼睛里读到一些特殊的东西,比如震惊;比如同情;比如戒备;比如好奇……

  “你今天感觉怎么样?”三个科学家中唯一的女科学家问,她被大家称为“大姐头”,行事作风雷厉风行。

  “还好。”赵泽明坐在了观测椅上,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有时,我能感觉到背上的黑蝶在动,就像春天的笋一般,想破土而出。”

  天知道,它们破土而出的那一天,就是我灭亡的那一天。

  “脱衣服。”“大姐头”不客气地吩咐到。赵泽明结了袍子的纽扣,伸手一拉,袍子就滑落了下去,现在,他整个人只穿着一条短裤了,近乎全裸。在他的肩背上,五六只黑蝶似乎在扇动轻盈的翅膀。

  “猎狗”和另一名外号“无名”的科学家把各种仪器对准了他的身体,一时间,各种颜色的光斑在他的皮肤表面跳动。

  “还是不行。”“无名”泄气地说,“我们已经使用了最为先进的检测仪器,却无法扫描黑蝶的形体,它们像是彻底融入了赵泽明的血肉之中。”

  “该死!”大姐头猛捶桌子,挫败地说,“该死的黑蝶。”

  这样的场景,每天都要上演一次。赵泽明“噗嗤”一笑,捡起袍子,重新穿好。

  “你他妈都要死了,居然还笑得出来。”大姐头说,“按照之前的案例来看,你至多还能活个一个月,甚至更短。你不怕死吗?”

  “以前是怕的。”赵泽明微微仰起头,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了苏晓晓的一颦一笑,“现在不怕了。”

  “怪胎。”“无名”说,“大姐头啊,我看直到他死,我们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吧。”

  “该死,该死!”“大姐头”又要进入暴走模式了,“我可是挤掉了好几个同行,才得到这个珍贵的,研究黑蝶的机会。难道这个机会要被白白浪费掉吗?”

  “我运气好。”“猎狗”笑得有点奸诈,“我们科研所原本是预备让副所长来研究黑蝶的。谁知道,出发前两天,副所长吃坏了肚子,上吐下泻。所里其他知情者又畏畏缩缩的,怕被传染,就便宜了我!哈哈哈!”

  “你确定,不是你给那个副所长下的泻药?”“无名”问。

  疯子,是的,经过三天的相处,赵泽明已经可以确定,这三个科学家就是疯子。他们对黑蝶十分痴迷,他们常常会用迷醉的目光打量他的身体,好像他是古代妓院中的头牌,而他们则是色欲熏心的嫖客。

  “我可以走了吗?”赵泽明问。其实,他在这个科研所还算自由。除了当小白鼠的时间外,每天还有不少闲暇时间。

  “走吧。”“猎狗”迎了过来,“我带你出去转转。”

  说是出去,其实就是在这个小科研所的院子里走走,大门是出不去的。院子不大,赵泽明对里面的每一棵花,每一株草都异常熟悉了。可是,他还是愿意时不时地走出去,呼吸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看看碧蓝的天空,棉花糖一样的白云。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赵泽明开始贪恋这个时间的一切,开始觉得所有细微的事物都是美好的。路边的小野花是美好的,微风是美好的,就连“大姐头”时不时地咆哮也是可爱的。

  赵泽明甚至开始反思,以前他为了一个房子整天累死累活,无瑕顾忌其它,从而忽略了身边所有美好的事物,那样做真的值得吗?

  “你在做什么?”“猎狗”问。

  赵泽明张开双手,闭着眼,表情恍惚,不知在干嘛。

  “嘘——”赵泽明轻声说,“你听到风声没?好像在唱歌。你能不能闻到花香和青草气息?”

  “风声?”猎狗拍了拍轻薄的防护头盔,“听不到。”

  “咔嚓——”科研所的密码大门被打开了,老汪走了进来。

  “老汪——”赵泽明笑了,嘿嘿,老汪又来看他了。

  今天,老汪的神色不大好,总是光滑的下巴上也长了些胡茬出来。

  “老汪,你来看赵泽明么?”猎狗扬了扬下巴,算是打招呼,“老规矩。”

  “嗯。”老汪点点头,先越过两人,去一楼的某个房间全副武装好了,这才又走到院子里。

  “我先撤了,你们聊。”“猎狗”很有眼力见地说。

  “老汪,你怎么了?”赵泽明问,“胡子没刮,衬衫纽扣也没扣好,这不像你的作风啊!”

  “别提了。”老汪攥紧了拳头,眼白中的红血丝显现了出来,“我昨晚一晚上没睡。”

  “啊?出什么事了?难道又有感染黑蝶的人出现了?”

  “不是。咱们上去说吧,我累了,想坐着。”老汪疲惫地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