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浮生断桥2018-08-22 00:003,172

  梦中

  我梦里变成了一朵粉红色娇嫩的茶花,一位公子在细心的为我浇灌,静静的陪着我夕阳西下,日复一日,像对待恋人般……

  我感受到他的情意,努力的绽放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饱满娇艳迎合着他……却怎料在我开到最绚烂的时候,像被人突然斩断了头一样,整个花朵全部掉下来……

  是了……茶花又叫断头花,我努力的绽放,只能让我跟他分离的更快…… 让我感到怅然若失,心里苦涩不已……

  梦醒

  我揉了揉眼,有点分不清现实梦境,自言自语的小声嘟囔:最近不知怎么,总是做一些很奇怪的梦……

  今天我要回京城,所以起来比以前早了很多,天还未亮 ……

  我简单收拾一下行李,便低着头若有所思的走出营帐。刚掀开门帘,一个铁墙般的胸口堵在门口, 吓得我身体一抖,直接向后跳了一步,呆毛竖起,喊了一声:啊~ 又立刻用手捂住嘴……

  本来还有些迷糊的脑子瞬间清醒,眼睛瞪大盯着门口面无表情的人……

  魂潇神情冷漠,一丝不苟道:“丞相安排的铁骑士兵,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五公里处等你,兵符给你”

  说完直接把兵符塞我怀里,根本没等我回复直接就用轻功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怒火本都溢到嘴边,却强行憋了回去难受更甚,我暗暗骂道: 大早上跟鬼一样吓我,还跑的那么快,想骂都来不及……

  被魂潇一搅和,让我忘了梦中的事…无奈我把兵符塞进腰间,去跟父亲辞行……

  父亲除了不善言辞的说了句注意安全,便无它话。眼神中充满了复杂和不舍……

  我也深知父亲的担忧,但不进虎穴焉得虎子。 说了几句让父亲宽心的话,便骑马绝骑而去……

  我却不知,魂潇根本没有离开,而是蹲在暗处收敛了气息……待我走后,混进了囚禁眼线的营帐,把偷偷刘岩明虏走……

  我和假扮岚国的凤国士兵汇合后,因墨辞早安排妥当,所以拿着兵符,士兵们无半点质疑全权听命与我,让我感觉轻松顺利的很多……

  五千铁骑和我,快马加鞭的朝京城赶去……

  此时,魂潇已经把刘岩明带到了丞相营帐内,直接扔到了墨辞脚边……

  “主子,这人就是那个曾经纠缠

  白苹的监军。”魂潇不咸不淡道

  “要不是我怕影响药罐儿计划,你死一百次了。”墨辞面色冷冷的,全然没了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的气质, 浑身散发的锐不可当的杀意。

  刘岩明一脸懵逼,本来他以为魂潇把他救走,定是陶大人派人救他了……心里喜出望外,甚至已经开始计划该怎么弄死白苹,怎么蹂躏……

  可……怎么听这话,根本就是刚逃出虎口又入了狼窝的意味…… 心里哀嚎不已,本就遍体鳞伤,伤痕累累,痛不欲生……这又是招惹了哪尊大佛…眼里凄惨的流出了泪

  还未等他哭完,墨辞起身毫不留情的蛮力锤在他的身体上,拳拳到肉。本看着纤弱的公子,可拳头如铁般又快又痛!

  刘岩明本就发不出声来,疼到直接昏厥了过去。墨辞见他如此不禁打,心里尽是不满喝道:“魂潇,给他上药。”

  魂潇快速拿出金肌药 ,给刘岩明吃下。半刻钟,刘岩明被打之处全愈。魂潇又把刘岩明踢醒……可刘岩明欲哭无泪,心里苦道,别叫醒我了,我还不如不醒不知道,让我死了吧……

  可惜等到的却是墨辞新一轮的胖揍!又昏了上药弄醒 ,再锤……

  不知多少轮后,墨辞才舒缓了心情,停了下来,轻哼一声缓缓开口:“这就是,你为你脑子里对药罐儿所有淫秽想法的教训。魂潇给他上药,扔回原来的营帐。”

  “是,主子”魂潇应了一声,把刘岩明抗走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扔回了囚禁的营帐……

  很快魂潇又回到墨辞营帐,询问道:“主子,你又没忍住性子。是不是该买肫了……”

  墨辞顿时身体一僵,叹了口气道:“嗯……毕竟我发誓要改掉粗鲁的性子,如若范一次就养我最讨厌的动物——肫。”

  “是,主子”魂潇本毫无表情,这时嘴角却微微一抽道 (然而魂潇却不知从此以后,自己便跟肫商常常打交道,让丞相府变成了活脱脱的养猪厂……)

  我的手机 2018/8/19 16:37:16

  第十二章

  梦中

  我梦里变成了一朵粉红色娇嫩的茶花,一位公子在细心的为我浇灌,静静的陪着我夕阳西下,日复一日,像对待恋人般……

  我感受到他的情意,努力的绽放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饱满娇艳迎合着他……却怎料在我开到最绚烂的时候,像被人突然斩断了头一样,整个花朵全部掉下来……

  是了……茶花又叫断头花,我努力的绽放,只能让我跟他分离的更快…… 让我感到怅然若失,心里苦涩不已……

  梦醒

  我揉了揉眼,有点分不清现实梦境,自言自语的小声嘟囔:最近不知怎么,总是做一些很奇怪的梦……

  今天我要回京城,所以起来比以前早了很多,天还未亮 ……

  我简单收拾一下行李,便低着头若有所思的走出营帐。刚掀开门帘,一个铁墙般的胸口堵在门口, 吓得我身体一抖,直接向后跳了一步,呆毛竖起,喊了一声:啊~ 又立刻用手捂住嘴……

  本来还有些迷糊的脑子瞬间清醒,眼睛瞪大盯着门口面无表情的人……

  魂潇神情冷漠,一丝不苟道:“丞相安排的铁骑士兵,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五公里处等你,兵符给你”

  说完直接把兵符塞我怀里,根本没等我回复直接就用轻功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怒火本都溢到嘴边,却强行憋了回去难受更甚,我暗暗骂道: 大早上跟鬼一样吓我,还跑的那么快,想骂都来不及……

  被魂潇一搅和,让我忘了梦中的事…无奈我把兵符塞进腰间,去跟父亲辞行……

  父亲除了不善言辞的说了句注意安全,便无它话。眼神中充满了复杂和不舍……

  我也深知父亲的担忧,但不进虎穴焉得虎子。 说了几句让父亲宽心的话,便骑马绝骑而去……

  我却不知,魂潇根本没有离开,而是蹲在暗处收敛了气息……待我走后,混进了囚禁眼线的营帐,把偷偷刘岩明虏走……

  我和假扮岚国的凤国士兵汇合后,因墨辞早安排妥当,所以拿着兵符,士兵们无半点质疑全权听命与我,让我感觉轻松顺利的很多……

  五千铁骑和我,快马加鞭的朝京城赶去……

  此时,魂潇已经把刘岩明带到了丞相营帐内,直接扔到了墨辞脚边……

  “主子,这人就是那个曾经纠缠

  白苹的监军。”魂潇不咸不淡道

  “要不是我怕影响药罐儿计划,你死一百次了。”墨辞面色冷冷的,全然没了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的气质, 浑身散发的锐不可当的杀意。

  刘岩明一脸懵逼,本来他以为魂潇把他救走,定是陶大人派人救他了……心里喜出望外,甚至已经开始计划该怎么弄死白苹,怎么蹂躏……

  可……怎么听这话,根本就是刚逃出虎口又入了狼窝的意味…… 心里哀嚎不已,本就遍体鳞伤,伤痕累累,痛不欲生……这又是招惹了哪尊大佛…眼里凄惨的流出了泪

  还未等他哭完,墨辞起身毫不留情的蛮力锤在他的身体上,拳拳到肉。本看着纤弱的公子,可拳头如铁般又快又痛!

  刘岩明本就发不出声来,疼到直接昏厥了过去。墨辞见他如此不禁打,心里尽是不满喝道:“魂潇,给他上药。”

  魂潇快速拿出金肌药 ,给刘岩明吃下。半刻钟,刘岩明被打之处全愈。魂潇又把刘岩明踢醒……可刘岩明欲哭无泪,心里苦道,别叫醒我了,我还不如不醒不知道,让我死了吧……

  可惜等到的却是墨辞新一轮的胖揍!又昏了上药弄醒 ,再锤……

  不知多少轮后,墨辞才舒缓了心情,停了下来,轻哼一声缓缓开口:“这就是,你为你脑子里对药罐儿所有淫秽想法的教训。魂潇给他上药,扔回原来的营帐。”

  “是,主子”魂潇应了一声,把刘岩明抗走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扔回了囚禁的营帐……

  很快魂潇又回到墨辞营帐,询问道:“主子,你又没忍住性子。是不是该买肫了……”

  墨辞顿时身体一僵,叹了口气道:“嗯……毕竟我发誓要改掉粗鲁的性子,如若范一次就养我最讨厌的动物——肫。”

  “是,主子”魂潇本毫无表情,这时嘴角却微微一抽道 (然而魂潇却不知从此以后,自己便跟肫商常常打交道,让丞相府变成了活脱脱的养猪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待佳人韶华一回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