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山精之怪物
八荒2018-08-20 21:074,238

  那天晚上,我在静华庵留宿。庵中的尼姑都四十多岁,主持灵念师太更是念过六十,所以也没什么尴尬的。她们留在这里除了信仰,也是因为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

  我在师父身边的时候,也曾经跟师父去过很多寺庙,还参加过宗教会议,但现在遵循过午不食的寺庙已经不多了,所以在主持师太抱歉的跟我说庵里没有晚饭的时候,我对这里有了些好感。

  那年我下山还没多久,对这种清净的生活还习惯,如今想想,竟然有些怀念。

  那天晚上我跟灵芷师太一起为罗汉扫尘,她是庵中最小的尼姑了,今年正好四十岁,按理说我也该叫她阿姨了,不过出家人没那么多讲究,我也只叫他师太。

  “师太,你见过那尊鬼罗汉吗?”我为她推开罗汉堂的门。

  木门咬轴的声音让人牙酸,推开门之中一阵风吹进堂中,罗汉前点着三排长明烛,全都随风摇曳,映照着十八罗汉的表情光怪陆离,或是怒目金刚,或是拈花微笑,或是手捻长眉,形态各异的罗汉像活了似的。

  “见过,而且最近那个什么会开了之后,夜夜鬼罗汉都现身庵中,前两天还偷贡品呢。”

  “最近天天出现?”

  “对。”

  “这倒是省了我很多麻烦。”

  我一尊尊罗汉看过去,我虽然学的是道,但道教跟佛教在宋朝之后就密不可分,我对十八罗汉也很熟悉,每一个都能在心中报出名字,虽然我只是大略扫了一眼,但可以确定绝对是十八个。

  在十八罗汉的两侧,都有楼梯可以上到供奉罗汉的台子上,平时尼姑们就是从这里上去,为罗汉身上扫尘的。

  “师太,你从右往左扫,我从左往右,行吧?”我看她年纪大了,就想帮她分担一点工作。

  “不可,小道长的善心我引领了,不过这是我的功课,不可让人代劳。”她拘谨的说道。

  “诶,这里又没别人,只要咱俩不说就没人知道了,我嘴可严啦,师太放心吧。”

  “十八尊者尽在,三十六只眼睛都看着,怎么能说没人知道呢?”她说着还低诵了声佛号。

  她对信仰的虔诚和坚持让我想起了我的某位师叔,他曾跟我说过“在外人看来是执着的,在他本人看来可能就是活下去的动力。”

  我知道像她这种人,再怎么劝也没用,索性也就不劝她了,只在怕旁边帮她拿着手电。

  罗汉身后有很多光照不到的地方,所以都需要打着手电给照亮。

  她一尊一尊的扫着,做事极为认真细致,扫尘过程中丝毫满面沉静,丝毫不见急躁,看着她的表情和动作,甚至我心里的焦躁都少了很多。

  下山以后我就加入了志怪,这种生活新鲜刺激,我可能比很多人过得都要充实忙碌,甚至每天都要忙到很晚,还不确定能不能看到明早的太阳。看似很忙的我,很少有一件事像她做的这样认真,这样心无杂念。

  我相信她此刻心中只有这些罗汉,我开始明白她为什么说扫尘对她来说是功课了。

  如果世上真的有佛,她这样的人应该往生极乐。

  一尊尊罗汉扫过去,我越来越专注她的动作,她一举一动都平凡至极,但其中的从容细致,让人觉得有一种安静的韵味。

  我不知不觉沉醉其中,扫到第十三罗汉的时候,师太突然停了下来,我刚想出声询问,师太却冲我摇了摇头。

  她向还没扫的那边指了指,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墙上多了一个影子。十八罗汉的排列方式多种多样,静华庵把托塔罗汉排在最后一个,罗汉手托宝塔,是宝相庄严的姿态,但他旁边却多出一个影子,那人看影子好像在掏耳朵。

  因为烛火摇曳,其他罗汉的影子也会跟着烛光飘忽不定,所以如果不是师太指,我还真没注意到。

  我本想踮起脚尖悄悄走过去瞧瞧,师太却摇了摇头,若无其事的继续扫尘。我虽然不理解,但也只能照做,我俩一个照一个扫,一句话都没说。我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要问她,但看到她认真的样子,又不忍心打断她呢功课。

  我和她虽然安静,但也不可能走路没声,尤其脚下还是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木板,我虽然暗中用了道门提气轻身的功夫,但踩在木头上,也只能让声音小一点。

  不过,那尊鬼罗汉似乎已经习惯了跟人相处,他本来只要回头看一眼就能发现我,但他仿佛已经习惯了有人在扫罗汉的时候看到他,双方都保持着一种就当对方不在的默契。

  一步一步走过去,我由衷的希望师太能扫的快点,但她依旧不紧不慢,我怀疑现在就算山上发生泥石流,她也得说:“阿弥陀佛,等我扫完再说。””

  好不容易扫到了托塔罗汉,我也看到了那个影子的背面,他穿的不是僧衣,而是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不仅脏破,而且还不合身,穿在他身上就像罩了个口袋似的,头顶倒是只有花白的头发茬,这会儿正往怀里揣供桌上的桃子呢。

  我跟他近在咫尺,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身水就拿住了他的肩膀,食指和中指扣进他肩胛骨的骨缝里,其他手指则分别按住他的穴位,一般人被这一爪扣住的话,保准是又疼又麻,半边身子使不上劲。

  不过他身子根本都没垮,我心中暗叫不好的时候,他右手已经抓住了我的手腕。他出手不像我用的内家拳那么讲究,甚至连街头打架的小流氓都不如。

  但他的手却像铁钳子似的,箍的我手腕生疼,疼的我直倒吸冷气,用尽技巧也能以脱手而出。

  “去你的吧。”

  我听见他说话的时候,人已经在半空中了,感觉就跟腾云驾雾似的,如。

  我一屁股坐在了门口,看看离我五六米的供桌,我都没想明白我是怎么飞过来的。

  但我终于看清了鬼罗汉是什么样,他是个老头,笑的时候就露出一口大黄牙,还有两颗豁牙。

  他这功夫正一边拍手一边笑。

  “嘿嘿,你想在背后吓我,我早知道啦。”

  我也看清了这老头的长相,不知道他多久没洗澡,脸上的油泥黑的发亮,跟戴了个脸谱似的,这时候笑的像个贪玩的孩子。

  我被他笑的生气,又担心被他发现了之后他会跑,赶紧起来,脚下跑两步猛的扎了弓步,双掌向前一推,看似要把人推出去,但这其实是一招擒拿手,只要跟人一交手就能把他锁住。

  他有样学样,也是推了两掌过来,四掌相对。只听啪的一声响,我还没来得及施展擒拿功夫,就被他推的往后退。

  我连忙气沉丹田,但退势竟然止不住,一连退到门口,脚后跟踢到门框子上,竟然又被绊倒,摔了个屁股墩。

  我坐在地上,只觉得尾骨像针扎似的疼,但更憋屈的是心里。以前看小说总对什么一力降十会嗤之以鼻,觉得人力毕竟有极限,如果力量能解决问题,那还举办什么武术比赛啊,全世界格斗术比赛都改成举重不就得了?

  不过今天我才深刻体会到,这世界上不只有人!这老头就跟面墙似的,我空有一身内家功底子,在他面前一点用都没有。

  “嘻嘻,你太大啦,不好玩,不好玩!”他说着就往外跑,我见识过他的力量,当然不敢拦他,用手撑着地挪了挪屁股,眼睁睁看着他从我身边跑过去。

  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做,探手伸进口袋里,掏出手机对着他就是五连拍。虽然黑灯瞎火拍的不清楚,但我相信五张里总有一张能看的。

  我俩交手(如果这能算交手的话)其实很快,直到鬼罗汉跑走了师太才反应过来。

  她到我身边把我扶了起来,我往起站的时候尾骨更疼,就好像一根针扎进骨头里似的,疼的我直吸冷气。

  “小道长没摔坏吧?”师太焦急地问道。

  我往后摸了一把,说道:“没事儿,骨头没碎,我回房间趴会儿就好了。”

  “没事就好,庵里还有红花油,一会儿我给小道长送去吧。”师太说道。

  “那就多谢师太了”我这时候确实需要伤药,也没跟她客气,接着说道:“这鬼罗汉到底是什么呀,怎么力气这么大。”

  我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但我可以确定他一定不是人,人身上都有神经穴位,如果是人,就算功夫高深,被我刚才那一爪拿住,也不可能一点答应都没有。

  “不知,庵中都是我们这些女人,谁也不敢跟他动手,听说以前村民来帮过忙,但也都没人能抓住他,更别提动手了。”她扶着我边走边说道:“说实话,我也是今天才知道鬼罗汉这么厉害。”

  “哦,谢谢师太了。”我听她这么说,心里还是没个头绪,看来只能等蜂后那边的消息了。

  回到房间我不敢躺着,只能趴在床上,我给蜂后发了个视频消息。

  这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但那边立刻就接通了。

  看来她还没睡,她还在我们住的那家宾馆里,看样子是在她卧室里,但还穿着白天的工作装,让人心里小小的失落了下。

  “镜子,你那边有什么进展?”

  接通之后,她就立刻问道。

  “进展也不能说没有吧,首先鬼罗汉的事是真的,而且他长得跟资料中罗大鹏看到的那个老头很像,我估计就是一个人。”

  “哦?你亲眼看见了?”

  “嗯,而且我还拍照片了,我发给你。”

  “好。”

  我说着就把刚才拍的照片发给了她。

  “啧,你这拍照技术,怪不得没有女朋友。”她收到照片之后先是评论了一句。

  “大姐,黑灯瞎火的,能拍到就不错了。”

  说话的功夫,我听见有人敲门。

  “小道长睡了吗?我给你送药来了。”

  “诶,没呢,等下。”我转头跟蜂后说:“你先看着,等我取个药。”

  我一瘸一拐的开了门,看见师太手里拿着半瓶红花油、一瓶风油精和半卷纱布。

  “庵中就只有这些了,请小道长将就一下吧。”她很客气地说道。

  “哪里,多谢师太了。”我接过她手里的药。

  “那我就不多打扰了,小道长早些休息,佛祖保佑。”她双手合什,念了声佛号。

  “嗯。那师太也早休息,我就不留您了。”

  她走了之后,我把药都放在床头柜上又趴了回去。

  “俏尼姑深夜送药,小道士不解风情。”蜂后听见关门声,立刻一脸八卦的说道。

  “别瞎说,岁数都快够当我妈了。”我无奈地解释道。

  “切,你还挂彩了?”她见没什么八卦可挖,立刻转移话题。

  “嗯,你是不知道,这老头力气可大了,让人绝望。”

  “诶?跟我谁力气大?”她兴致勃勃的问道。

  “不好说,你们都不是人…”我想了下蜂后以前的表现,心有余悸地说道。

  “切,你这种凡人只能在姐打架的时候,站在旁边喊加油了,就知道问你也是白问。”她嘲讽了一句,接着说道:“诶,你说老狐狸会不会知道这次是个什么东西,才派我跟你来的啊?”

  “谁知道呢?文叔的心思谁能猜到啊。”我摇摇头说道。“不说我了,你那边有什么进展。”

  “有点眉目了,有你这照片,我估计能更快出结果。”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你对出马弟子熟么?”

  “还行,东北特产,以前任务里打过交道,怎么了?”我问道。

  “嗯,成,明天早上姐去接你,咱去扫除封建残余。”

  我心说你带着龙虎山天师弟子扫除封建残余,你怎么不先把我扫了呢?不过这话我可没敢说出来,又闲聊了几句我们就挂了。

  我给自己上完药,也就睡觉了,不知道明天等着我的除了一辆玛莎拉蒂还有什么。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山精之老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志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