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山精之失子
八荒2018-08-20 21:062,890

  一四年二月十四号是情人节,也是元宵节。本是团圆的日子,在老道外的一间火锅店里,却是人满为患,看来在一天选择出来庆祝的也不少。一张靠窗的桌子上,铜炉火锅冒着热气,各种菜品也摆了满满一桌子,四个人围而坐。

  在哈尔滨的人都知道,老道外虽然很多楼都又老又破,但如果想要吃到真正地道的东西,不能去那些星级酒店,就要去这些小店。有的店面连牌匾都没有,一天只开四五个小时,店里只有那么七八张桌子,但一到开门的时间,门口却停满了好车。

  苏默在江西学道,但志怪这一行又不能放假,所以在这天他也不能回家看师父。我觉得情人节加正月十五,他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未免太可怜。所以就早早回家吃了饭,打电话叫他出来一起吃饭过节,顺便也把文叔叫了出来。

  坐在文叔旁边的那个姑娘叫时欣,是文叔的干女儿。上次去文叔店里,她和人出去逛街所以没碰到,那个让苏默出糗的花盆就是她买的。

  文欣从锅里捞了一筷子羊肉,放到文叔的碗里:“两分十四秒,火候刚刚好,爸,你吃。”

  “诶,小欣,你也吃,不用管我。”文叔笑呵呵的说着。

  我惊讶于文欣对时间的掌握,她仿佛对时间有一种近乎偏执的追求,从来都是精确到秒。我约他们七点半到,苏默七点十分就来了,而她们两个却在分针走到半点的时候,准时踏进火锅店,竟然一秒不差,我一开始还觉得可能是文叔对时间要求比较严格,后来才发现强迫症的是这个看上去文静的美女。

  文叔喝了口白酒,有这样孝顺的女儿,他当然得意,看起来他今天也挺高兴的样子。我往锅里下着肉,又想起上次苏默说灵的事,就随口问道:“关于灵的事件,你们遇到的很多么?”

  “不能说很多,但也不少,我们收容的物品都是按着危险等级分类的,这个你能理解吧?”镜子眼巴巴的等着锅里肉熟的时候说道。

  “可以理解,不同危险程度的物品采取不同的收容措施,这样也更安全方便。”我说道。

  “嗯。”苏默继续说道:“我们分为“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个等级,比如说咱们上次带回去的瓮羔,虽然收容措施比较简单,但一旦流通出去可能造成的危险特别高,所以它是玄级的物品,而温凊的那件衣裳,因为上面的灵已经不存在了,几乎就是一件普通的衣服,所以它是最低级的荒级。”

  苏默看到锅里的肉好了,迫不及待的夹了一筷子,在碗里沾满调料塞进嘴里。我听他的解释,虽然不知道其他等级的物品是什么样的,但总算大致有个理解。

  “最危险的物品,却是无法收容的。”文叔说道。

  “最危险的物品是什么?”我问道。

  “是人啊。”文叔说道。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接着说道:“人是万物之灵,这话可不是胡说的,人的一言一行都在影响着这个世界。咱们东北这有种说法,黄皮子要想修成人形,便要学人的一言一行给人看,只要人说一句它像人,他就能变化人身。这种说法虽然有些夸张,但我们的语言、行为,甚至是心里都可以对其他物品造成影响。”

  “是灵么?苏默跟我说过。”我说道。

  “灵是其中一种,但也不只是灵,人心千变万化,对事物的影响也各种不同,而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揣度的东西了。”文叔感慨道。

  “这话确实没错,现代科学的发展日新月异,但心理学上的研究却远远不如科学,甚至在一些根本问题上,我们跟一千年前的先哲之间的理解并没差别,人心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我们现在对心理学的了解,无疑是冰山一角啊。”我说起这些也不禁感叹。

  文叔笑着说道:“你说的这些没错,人心充满变化,但却无法束缚,所以我说他是最危险也是永远无法彻底收容的物品,即便是人造就的灵,每年我们也至少收容十几件吧。”

  “这些物品的故事有的流传出去,大多数都成了鬼故事。”苏默说道。

  “看来你遇到的不少啊。”我说道。

  “那是,有关灵的事件,温凊那件虽然让人感慨,但却实在不算精彩,我也干了这么多年,遇到的怪事确实不少呢。”苏默得意洋洋的说道,一副吊人胃口的样子。

  我却专心从锅里夹菜吃,有意把他晾着,我知道就算没人搭腔,他也会忍不住自己说的。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想听故事还不有个好态度,你不问我可不说啊!”果然苏默看没人搭理他忍不住说道。

  他这副吃瘪的样子让我们都开心的笑了,文欣笑着打圆场:“好啦好啦,苏默哥,我想听,你就说说吧。”

  苏默对我指指点点,道:“看看,看看,小欣多懂事,哪像你,我都不愿意说你。”

  我笑着躲了下,说道:“好了好了你有故事就说说吧,我也想听。”

  “这还差不多,我记得那是一二年,在伊春那边有个莲花山……”

  于是苏默就着火锅的热气,讲了起来……

  伊春是哈尔滨附近的一座小城,以前是比较贫穷的,但这地方盛产蓝莓,环保做的也很好,这些年就跟着潮流发展旅游经济,逐渐有了“天然氧吧”的称呼,原先贫瘠的小县城,如今也散发出新的生机。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许并不合适,但随着伊春发展起来,它周边的一些景点也逐渐有了人迹。

  莲花山离伊春还有一段距离,开车也要一个多小时,以前上山又都是土路,所以一直没发展起来,这几年政府给修了路,才算稍微好了些,这山上盛产蘑菇,以前都是村民摘了跑到伊春去卖,很多根本卖不完就全都烂在山里了,有脑子活的人,弄了招商引资,东北的山珍本就是紧俏货,只要质量有保证,运输也不像以前那么困难,自然吸引了不少投资商,原先除了附近村民几乎都没人知道的莲花山,竟然也逐渐变成了一个旅游景点。

  一二年的时候,莲花山开了一个“山珍野味招商节”,一时间让这里变得空前热闹,前来竞标的商人和游客络绎不绝。招商节一直连着持续了七天,罗大鹏也是来竞标的,他听说这里环境不错,再加上总觉得平时陪儿子的时间太少了,就带着儿子五岁的儿子一起来。本来想着能谈成几笔买卖最好,就算谈不成,父子俩出来旅一次游也不错。

  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放松的心态,还真让他谈成了一个大单子,这天已经是招商节的最后一天,罗大鹏谈成买卖心里高兴,就放下工作彻底陪儿子玩了一天,父子俩都很久没有在一起好好玩过了,这一天自然玩的很高兴,罗大鹏开车下山,七岁的儿子在后座上已经睡着了。

  他顺着公路开到半山腰,也觉得自己有点累了,就把车停在路边,摇下窗户点上一只眼吹着,山风吹进来沁人心脾,他只觉得自己很久没这么放松着,心里想着今天儿子开心的样子,自己以前确实太忽略家人了,下定决心以后工作就算再忙,也要尽量抽出点时间陪陪儿子,他从后视镜看着儿子熟睡的样子,恬静又可爱,一种独属于男人的自豪从罗大鹏心底升起,他也不由露出笑容。

  忽然,他看到儿子身边坐着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老汉,身身上的破布衣裳像是古装剧里的长袍,脸上都脏兮兮的,脑袋上长着一点发搽,咧着嘴冲着他笑,一口大黄牙令人作呕。

  他以为自己眼花了,赶紧揉揉眼镜扭头往后座上看,哪有什么脏兮兮的老头,就连熟睡的儿子都不见了。

  他明明刚才还看到儿子,前后不过几秒钟时间,怎么就没了呢?一定是那老头给儿子带下车了,他连忙推开车门下山去找,可这空荡荡的山路上,不要说人影了,就连车都只有他这么一台。

  罗大鹏大声的呼喊着儿子的名字,可在这空旷的山里,除了他自己的回声,再没人回应他。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山精之复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志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