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新亭侯之东北往事
八荒2018-08-20 21:072,902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文叔端着酒杯悠悠唱着,我还沉浸在镜子故事中,老刘头豪爽大气的铡美案中没回过神,文叔的空城计又传入耳中,他的唱腔淡定从容,好像一切尽在他的掌握。自从认识文叔以来,他做的每一件事都胸有成竹,他几乎从来不出外勤,但很多时候他都在后方掌握着整个事件的走向。

  他就向小说中的诸葛亮那样,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我忽然心中有些好奇,就问道:“文叔,你就没有出过任务么?”

  文叔抿口酒,笑道:“怎么没有?有一阵子咱们这边青黄不接,害的我这老头子也要四处跑来跑去,真是苦不堪言。不过现在好了,小苏能独当一面,小欣也用功能努力,我也能享几年清福咯。”

  “你是不知道,文叔那可是咱们这的名人,以前可出过不少大任务呢,是吧,文叔?”镜子笑道。

  时欣虽然没说话,但也在一边笑着,对这个如师如父的人,她是由衷的钦佩和自豪。这点就算没什么心理学知识的人,也不难看出。

  “唉,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不提了。”文叔笑着摆摆手。

  “诶,别不提了,我还没听过文叔你讲以前的事儿呢。”镜子说道。

  我也趁势说道:“是啊,文叔就讲讲呗,反正酒桌上的话,我们听过也就算了。”

  文叔只是笑着摆手,不愿意说。但我看到他另一只手在桌子上轻轻敲着节奏,分明心里很得意,只是故意拖着胃口而已,但文叔老奸巨猾,他绝对沉得住气。如果像晾着镜子那样晾着他,他一定就真的不说了。

  文欣也晃晃他的胳膊,撒娇道:“爸,你就讲讲呗,我也想听。”

  文叔看女儿也这么说,伸手揉揉她的头说:“好,既然我姑娘想听,我就给你们说说,不过你们就当个故事啊,可别到外边瞎说去。”

  我连连点头答应:“一定,一定。”

  苏默看文叔酒杯空了,站起来给他倒满酒,又给文欣倒了杯饮料,笑道:“得,今天我俩还是沾了欣姐的光。”

  文叔吃了口羊肉,又喝了口酒顺下去,接着酒劲儿说道:“这事儿发生的时间有些年头了,你们这辈人可能知道的都少了,但是如果是你们父辈的话,肯定不少人都听说过,那在当时是一件轰动全国的大案,可是绝大多数都不知道真相背后的真相。”

  文叔眯着眼睛,似乎又看到了三十多年前的时候。

  那时八六年的二月,跟现在的月份差不多,但那时候的冬天比现在可冷多了。雪下得也比现在多,大的时候雪都能没过膝盖。不过那时候我不在哈尔滨,在贵州执行一件秘密任务,所以这事儿最开始的故事,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二月二十八的时候,我们在哈尔滨的分部突然检测到在胡兰有异常能量反应,但那时候设备不如现在先进,虽然能检测到能量反应,但也只能确定是在胡兰县城里,不像现在这么精确。好在我们在那边也有人,所以就给胡兰的同事打电话,让他们密切注意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事发生。

  那名同事是当地一名检察官的妻子,所以如果发生什么事的话,她很容易就能得到情报,我们也很放心。

  果然不出我们的所料,当天晚上就出事儿了,呼兰的某派出所(文叔坚持不说是哪个派出所)的所长在家中被人杀害,当时这个事在当地引起很大关注,警察局立刻出警调查,发现那个所长是在外面喝酒,回家之后在客厅被人杀害。凶手一刀割喉,直接毙命。但奇怪的是,他的喉咙被割破,就连颈动脉也都破损了,现场的血迹却非常少,只有地砖上有一点溅射型血迹,当时被认为是凶手处理了现场。

  而且他们家原本养在院子的三只鸡和两只大白鹅,都被放进了屋子里,警察去的时候鸡飞鹅跳,现场一片混乱。由于现场遭到了非人的破坏,所以也没得到什么线索,唯一有价值的线索就是凶手在所长家的墙上留下四个血红的字“血债血偿”。

  之后警察走访了附近的居民,但所有人都表示没听到什么声音也没见到什么可疑的人,当时像呼兰这种小县城还没有指纹识别技术,这件事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了。

  但是我们的那位同事,却在暗中展开了调查,她悄悄调查了一个月,在给我们的调查报告中,她说她曾经悄悄去现场取证,拍下了血字的照片,打算从笔迹上尝试能不能找到凶手。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得到有用的线索,毕竟虽然呼兰只是个县城,但人口也不止几万人,我至今也觉得通过单一一次的笔迹,想要找到这个呼兰大侠也是天方夜谭。而且,她没想到,在她调查凶手的时候,凶手也发现了她。

  三月二十八号,正好离第一起案子发生的时间过去了一个月。哈尔滨的分部在那天晚上又检测到了呼兰有异常能量反应,而且这个能量在逐渐提高,我们意识到事情可能要往不好的方面发展,就立刻派人去支援,但那时候的交通也不如现在,从哈尔滨到呼兰开车要两个多小时,等我们的人赶到哪的时候,能量反应已经完全消失了。

  二十八号,呼兰案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当天从北京和黑龙江省公安局派了很多专家赶往呼兰,成立“328专案组”。这事儿现在在网上还能查得到,但人们所不知道的是,这件事在志怪内部也同样引起了高度重视,而且专案组中就有一个我们的同事,他姓王,是一名痕检专家。

  而在同一天,组织联系到了我,勒令我立刻回哈尔滨,着手调查这件案子。虽然说立刻,但当时我也只能坐绿皮火车回来,而且当天的票已经没有了,我只能订二十九号最早一班的车票,等我到哈尔滨的时候,已经是四月一号了。

  我第一时间看到了案件的资料和照片。我在看了第一件案子的介绍,立即确定凶手把家禽放进案发现场,就是为了扰乱现场的痕迹,这种做法说明对方有反侦察能力,但又不像一般警察那样刻板。他就地取材,做法看似随意,但却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第二场案件的资料,似乎被上面给压了下来,我们用尽一切办法,也没能从公安部门弄到一点资料,没办法,我只能去现场走访。

  而且不仅如此,后来我们走访的时候发现,那天晚上周围的居民都没听到搏斗之类的声音,甚至连喊叫都没听到。所有受害人都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人被人砍死了,他们或许有过挣扎,但没一个人跑出那座大楼。

  在我看来,这不是普通人类能做到的事。而且同样的,在公楼里发现的血迹也很少,按理说死了五十多人,就算站在楼外都能闻到血腥味儿了,但事实却完全相反如果说第一起案子当中,是凶手利用反侦察知识,清除了现场的血迹,这还可以解释。

  可是这次却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楚,光清洗血迹,一个半小时就不够。如果一个人做的话,至少也得五六个小时。

  我当时心里有两种猜想。第一种猜想就是凶手不是一个人,而是好几个人一起行动的,其中一个人或许拥有一件特殊物品,这样的话,就能解释能量出现的原因和现场痕迹的速度,但是如果所有人都拥有这样的身手和反侦察能力的话,这又太令人吃惊,总不能是他国的特种部队做的吧。

  所以,我又有了第二种猜想,就是他只有一个人,这些常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事,他一定借助了某件很强力的特殊物品才做到的。而无论是哪种情况,我都认为这件特殊物品应该是一件冷兵器,因为传闻这位民间所说的大侠杀得所有人凶器好像都是一把刀,当然,也有可能呼兰大侠本身就是一把冷兵器的灵。

  不过,我能从资料上得到的东西也就仅此而已了,想要进一步调查的话,无论如何都得去一趟胡兰了。

  于是,四月二号,我去了胡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志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志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