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调查
周飞飞2018-08-18 09:573,157

  周小龙和卓琳来到张静工作的公司,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

  这是一家教育培训公司,地址设在海定区一个比较低档的办公楼。

  张静和吕小敏一样,都是在凤台区租房住,工作单位却在海定区。每天跨区工作和休息,单程可能有二三十公里,这对数量庞大的北漂一族来讲是很平常的事。有的人甚至在河北、天津居住,每天乘坐城际高铁到京城来上班,可见这个伟大城市的魅力。

  公司有近三十人,其中多半是销售人员,集中在两个业务办公室中,加上领导的办公室、会议室、会客室、行政室,总共约200平米。张静在公司从事的是电话销售工作。

  两人进了公司的会客室,和公司领导简单介绍了一下,领导叫来了张敏配合工作。

  张静中等身材,相貌比较一般,不过做销售的人一般都比较开朗、健谈,这样才能拉进和客户的距离。

  被警察问询不是一件开心的事,虽然之前已经有过一次,张静还是显得有些拘谨,不过周小龙和卓琳没有穿制服,随着卓琳和她简单聊了一下工作上的事,终于恢复了本色,不再紧张,表述也连贯起来。

  “她这个人的生活单调得很,很少和外面交往,甚至和我都很少交流,平时下班回来有时间就看看书,听听歌,看看剧。一般到周末,我都习惯地出去逛街、购物,或者到京城的景点去散心,吕小敏有时也和我出去逛,却很少买东西,尤其门票贵的景点她更不会去,她好像把钱看的太重。这样独立的人,感觉和别人也不会产生什么大的矛盾。”

  “可是据说,你不久前和她吵过架,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吗?”周小龙问。

  张静一听,稍微愣了一下,随即不屑地问道:“是不是我们房东在嚼舌根?我们就拌过一次嘴,就是因为他,没想到连这个都被他听去了。我们都怀疑他经常偷听,甚至偷看我们,如果说谁和吕小敏有矛盾,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个废物房东了!”

  “哦?”周小龙和卓琳相互看了一眼,这可是之前调查所没有的信息!

  “那请你详细说说,吕小敏和房东有什么矛盾?”

  “房东那个人,就是色,喜欢炫富还小扣。你们别看他打扮一般,实际上老是喜欢向别人炫耀他是本地人,有多少房子,有多少财产,四十多岁了都没结婚,说要再潇洒几年,找个学历高的漂亮的大学生当老婆。”

  “难道他曾经提出过和吕小敏做朋友?”

  “做朋友?在他眼里我们这些房客都是低级的人,如果他真心实意的追小敏,虽然他年纪大长得丑我也佩服他,实际上他私下和我、小敏都暗示过,做他的情人就可以不收我们房租,还说国外流行以性代租,中国迟早也会这样,他没想想他的恶心样,我们为了这几百块钱就顺从他,那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那他和吕小敏有过什么矛盾?”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的矛盾。房东经常来查看水表、电表,实际上他来与不来都一样,现在都实现网络化了,我们怀疑他打着这个幌子来偷窥我们。有一次周末下午他过来没敲门就用备用钥匙进了我们的屋,说要看看家具有没有损坏,当时我趴在床上在看书,小敏刚洗完澡出来,穿的比较单薄,房东眼睛老盯着看,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小敏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不但骂房东是臭流氓,还扔拖鞋打他,结果房东恼羞成怒,说小敏这个臭脾气,就该一辈子在乡下当穷鬼。小敏气坏了,拿起卫生间的扫把把他赶了出去。当时我俩商量搬出去,结果第二天房东打电话过来说这个月给我们减400块钱房租。我也是人穷志短,反正他也没骂我,所以考虑继续住下去,小敏不高兴,和我吵了几句嘴,应该就是那次,房东听到我俩吵架。结果,小敏通过各种办法找了几天,也没有找到距离单位不是特别远,价格又便宜的房子,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我们和房东的关系也恢复了正常。”

  “这件事情你记得这么清楚?”

  “是啊,小敏对男人有一种很强的戒备心,尤其洗澡的时候。平时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她洗澡时也会把门叉的紧紧的,就好像特别害怕有人闯进来。那次房东除了看看也没做什么,但是小敏就像看到了仇人一样,情绪非常激动,所以我印象也很深刻。”

  周小龙和卓琳对望了一眼,继续问道:“你是否记得吕小敏失踪那天心情怎样?是否透露过去见谁?”

  “她那段时间被公司辞退,本来应该沮丧的事儿,因为对她来讲,没有工作就等于没有了生活来源,让我不解的是,她那几天没有什么沮丧,反而显得很轻松,就好像放下了心中的负担一样。那天甚至和我开了个玩笑,不过我问她为什么看起来有点高兴,她却什么都不说。”

  “你觉得她为什么高兴?”

  “对她来讲,或者被单位领导夸奖了,她感觉到被认可;或者家里有什么好事,否则平时很少表露出来高兴情绪。”

  “她和你谈过和公司劳动仲裁的事吗?”

  “谈过,她那几天一直在准备材料,还说自己以前错了,女人要学会保护自己,争取该得的利益。”

  “那就你所知,吕小敏有没有情绪特别失常,或者情绪变化非常大的时候?”

  张静思考了一下:“没感觉到,从网上看到她找人合租的信息,刚搬来和她住的时候感觉她情绪不怎么好,我觉得可能是大家不熟悉,相处一段时间就好了,后来的确,相处久了,她还算不错的室友,虽然有点沉闷,但很少占别人便宜,也从来不带异性回来。”

  卓琳插话进来:“那你知道吕小敏当初为什么换到这里租房吗?”

  张静道:“没了解过,我想应该是之前租的房子涨价了吧,毕竟像这里的价格很难找了,否则我早搬走了。”

  周小龙和卓琳眼光交流了一下,在张静这里恐怕不会再有什么收获,便结束了这场对话。

  此时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两人决定在附近随便吃点东西,然后直接去吕小敏所在公司调查。

  前段时间,为了整顿市容市貌,各个城区都加大了路边摊贩的清理力度,同时为了首都的稳定,对出租屋进行大清查,那些年久失修、私自间隔改建、可能有安全隐患的房屋都禁止对外出租,这导致了可出租房屋数量减少,房租涨价,进而增加了外地人在京的生活成本,有不少的外地人离开了这座城市。

  天气很热,太阳炙烤着街区,人们走在大街上行色匆匆,就好像是时钟的秒针。

  两人走在街上,感觉周围比之以往,有序中少了几分灵动。

  走过几家客满的小饭店,两人进入一家牛肉面馆,在临窗的位置找到一张空桌,这里有阳光射入有点耀眼,好在身边有空调风直吹过来,才不至于太热。两人要了两碗面,周小龙掏出来50元钱想要付钱,店家指了指桌子上的微信二维码,卓琳已经开手机付了帐,周小龙心中感叹现在手机端支付发展得太快了,很多店甚至都不收现钱,也不知对这些支付平台形成依赖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里环境嘈杂,人员复杂,不适合在此讨论工作。刚上来的面很烫,需要等一小会再吃。自从感觉到卓琳对自己有一些特别的关心,周小龙有点害怕和她单独相处,反而卓琳比较开朗,主动和队长搭着话。

  “周哥,好久没回家了吧,伯父伯母还好吧?”

  “他们,”周小龙叹了一口气:“他们身体很好。”

  “你是不是和他们有一些问题?每一次提起他们来,你都显得有点不开心。无论如何,天下的父母都是为了儿女好,如果有什么矛盾,你应该多理解他们才对。”

  “我知道,多谢你的关心,从小父母就为我设计好了以后的路,他们对我非常的好,倾尽所有,希望我长大当一名教师或者医生,可能我有些叛逆吧,高考的时候偷偷的改了志愿,上了警察学院,毕业后还当了刑警,这些都不是他们所希望的。”

  “你都工作好几年了,他们还不能放下?”

  “放下?这件事倒是放下了,可是……”周小龙叹了口气,“面凉好了,吃面吧。”

  卓琳知道他为什么不接着说下去,也不勉强,也开始吃起面来。

  在单位附近,每碗牛肉面要20元左右,这里人流不是很多,也不算是繁华街区,每碗面只要15元,葱花、牛肉一点都不少,汤的味道也很正宗。

  周小龙吃完一碗面,卓琳只吃了三分之一,却说已经饱了,看来美丽的女警察也非常注意自己的身材。周小龙笑笑,和她出门,驾车向宇翔公司驶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