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 忏悔
周飞飞2018-08-28 08:003,808

  已经调查到吕小敏初中曾经被强X,6年前曾经签订卖身协议,2月初曾经给家里多转了一万多块钱等几件事,卓琳打算再去吕小敏家看看是否有新的情况,没有的话今晚就定票,明天一早就回京。

  卓琳和小赵开车刚刚到吕小敏家,就发现气氛不对,两人一进屋,就闻到屋里一股农药味,吕中在炕上躺着呻吟,妻子李琴在给他擦洗身上的污秽,地上一个盆子,里面都是呕吐物。吕恩广在旁边低声抽泣着,吕恩贵默不作声地抽着烟。村里几个乡亲围在周围。

  “这是怎么了?”卓琳问。

  吕恩广停止了抽泣,回答道:“我爸他,他喝农药了,幸亏发现的早,刚喝进去就被我们抬了回来,多数农药都吐了出来,我们马上把他送到镇医院去。”

  卓琳非常诧异:按照之前的信息,吕中一向重男轻女,对女儿吕小敏感情不深,那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喝了农药呢?

  无论什么原因,人命为大,卓琳马上和小赵商量了一下,马上把吕中送到医院去。

  听到卓琳来了,吕中睁开眼睛,推着众人不让抬,非要和卓琳说话。

  卓琳没办法,来到他的面前。

  吕中流着泪,虚弱地道:“我的丫头,真的死了吗?我这个当爸的,对不住她啊!”

  卓琳忙道:“您别说太多话,她失踪了还没有找到,就不能说她一定死亡,您还是赶紧去医院吧!”

  吕中道:“不,我憋在心里的话,不说出来,我死不瞑目啊!其实当初,我虽然更喜欢男娃,但是小敏毕竟是我的孩子,我对她一样的放在心上,没有想到,她还不足14周岁,竟然被黑耀阳那个畜生给糟蹋了,我当时就想宰了那个畜生。后来想,我的娃已经这样了,宰了他还不如要些钱,能够供她上大学,长大后离开这个家,永远不要回来。可是,我没那个能力,被那个畜生给算计了,打碎了牙只能往肚子里咽。”

  李琴给他为了口水漱漱口。继续挣扎着说道:“我心里对娃愧疚,每次看到她难过的样子,我心如刀绞,更加不敢和她说话,对她越来越疏远,后来,我在人前也对她吆五喝六,这样,人们都骂我不疼闺女,这样能让我心里好受一些。这次我大难不死,以后一定还要找姓黑的报仇!”

  姓黑的!

  这个姓很少见,卓琳突然想起李富贵的妻子叫黑桂香,难道他们?!

  “这个黑耀阳和李富贵的妻子黑桂香有没有什么关系?”

  旁边吕恩广道:“黑耀阳是黑桂香的远房侄子。当时我爸找黑耀阳要杀他,被派出所的人给拦住了,他们当场做了调查,黑耀阳说当时我姐自己到他的房间,在引诱他,他一时没有忍住才做了那事,我们当然不相信,但是因为我爸做了傻事被人家抓住了把柄,所以在警方调节下,双方都不能再提此事。我姐考上大学却上不起,李富贵想要资助我姐上大学,我爸妈因为他们家和那个畜生有关系,开始是不同意的,但是想到我姐上大学是最重要的,才最终答应下来。”

  卓琳听了吕恩广的话,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想起李富贵上午说过,他早就喜欢吕小敏,想让她当自己的儿媳妇,他要给儿子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吕中终于放弃了挣扎,被众人抬上车,送到了镇里的医院,卓琳随车回去,找到了派出所所长周勇,并且把自己所知道和所猜测的情况都一并告诉了他。

  周勇皱着眉头道:“我是五年前才从临镇调过来当的所长,这件事情一无所知,不过按照您的调查情况,不管当时吕小敏是否主动,她的年龄还不满14周岁还是一个幼女,那么黑耀阳强X幼女的罪名是成立的。当时派出所的人恐怕有包庇之罪。您先等等,我马上调查一下!”

  中午,卓琳什么都吃不进,便坐在派出所的会议室里面等消息。期间吕恩广打电话过来,说他父亲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他喝药之前,曾经偷偷告诉了自己一件事,这些年家里省吃俭用,没有盖新房,没有买新家具家电,表面上钱被他出去买好酒喝了,实际上每次他喝的都是一块钱一斤的散装酒,除了老大吕恩贵拿走一小部分,连同逼着吕小敏转给家的钱,一共已经攒了11万多块钱,都放在自己家地窖的布包里,竟然连自己的妻子和儿子都瞒过了。他攒钱就是希望能够偿还和李富贵家签的协议的毁约金。

  听了吕恩广所说的,卓琳突然发现自己,甚至所有人都错怪了吕中,这是一个表面狠心,实际上非常疼爱女儿的好父亲,如果吕小敏早点知道这件事情,她的命运可能就会不同吧!

  周勇做事雷厉风行。中午找到了当初处理吕中、黑耀阳案件的两个警察,在追问下,他们都承认收了黑耀阳的钱,在他危险的时候保护他,后来还昧着良心把黑耀阳强X的事情隐瞒过了。

  周勇马上把两个警察停职,并且派人把黑耀阳带回了派出所。

  黑耀阳开始还抵赖,说是吕小敏引诱他,后来警察拿出了证明,当时吕小敏还不足14周岁属于幼女,不管她当时是否主动,都犯了强X罪,如果不老实认罪,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牢狱生涯。在巨大的压力下,黑耀阳交代了这件事是自己的远方姑父李富贵指使他做的,包括前期打点关系让他带吕小敏去参加竞赛,临回来之前强X吕小敏,后来花钱摆平警察,设局让吕中中圈套,自己后来主动向外透露风声吕小敏被强X过。

  以防走漏风声,周勇向上级电话做了汇报,连夜批捕了李富贵。次日上午进行审讯。

  卓琳舒服地睡了一觉。

  自从当刑警以来,每次参与抓到罪犯,卓琳都会有一种满足感,更加坚信自己的选择。

  在她心里,觉得吕小敏这个同龄人很可怜,才二十四岁就经历了太多的苦难,身边几乎没有人关心,没有朋友,全靠一股对都市生活的渴望,支撑着她顽强的往前走,即使知道路的尽头等待自己的是无边的黑暗。现在自己终于为她做了一件事,心中感觉到很畅快,不过这种畅快并不能存在多久。

  吕小敏,你在哪里?你到底是生是死?

  次日清晨,吕小敏在旅馆旁边的早餐店吃了早餐,早早的来到了派出所。

  对李富贵的审讯工作上午十点开始,卓琳申请了旁听。

  ——李富贵,你认罪吗?

  既然阳子都招了,我认不认罪还有什么区别?

  ——你这什么态度,想想被你害了的吕小敏,难道你心中没有一丝忏悔吗?!

  这个世界上,都是一报还一报。我当年用激素饲料养鸡,导致了我儿子成了智障。我一心只想给我儿子世界上最好的东西补偿他,所以我选择了吕小敏,她是一个好姑娘,也只有她能够配得上我的甘宝,也只有她这个心地善良的姑娘才能在我们夫妻死后帮我们照顾甘宝,反正是我儿媳妇,早晚进我家门,什么强X不强X的,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就因为吕小敏从小勤快、聪明,才成为你的目标?

  算是吧,我知道有些对不住这孩子,不过我好歹也圆了她的大学梦,给了她两年时间去享受城市里的生活,另外平时我对她家也没少帮衬过。

  李富贵承认自己指使黑耀阳强X了吕小敏,并且贿赂警察掩盖事实,虽然他对村里做出了很大贡献,却不能抵他所犯下的罪恶。

  此间事情已了,卓琳向周勇告辞,下午就坐火车回京城,周勇极力挽留。

  中午,周勇特意安排了一次聚餐,算是为卓琳送行,地点是派出所的食堂。

  整个镇派出所的在编警察及普通民警一共有12人,再减去刚刚被处分将被送往市局的两个警察,只剩下10个人。10人围了一大桌,纷纷给卓琳敬酒(饮料),卓琳感受着大家高涨的热情,也便放松的和他们聊了起来。

  卓琳来这里只有短短的4天,却帮助派出所破了一件陈年旧案(当年未立案,受害人失踪,但是罪犯已认罪,相关证人已到案,吕小敏的家人提出诉讼就可重新立案),不但牵出了一个深受爱戴的村长,还有一个强X幼女的强X犯。虽然里面还有两个警界害虫,但是总归是好事,大家对卓琳心中只有敬佩。

  卓琳受着大家的恭维,有些不好意思,心中只想早点回京城。

  周勇叫人帮卓琳定了明天早上的动车,下午两点多到京城,卓琳也没再推辞。

  还有半天时间,知道吕中无碍,已经回了家,卓琳便和小赵开车再去一次他家。路上,卓琳让小赵绕道从四间房村过去。

  下午天还很热,卓琳却发现有很多村民在大路上向着镇里的方向翘首以盼,尤其有人认出了小赵开的派出所的车,都往车里瞅,他们看着车经过那村子里面唯一的一栋三层楼没有停下,他们的村长也没有从车上走下来,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在这个小村子,李富贵就是他们的脊梁,一旦这个脊梁被抽掉了,全村人都变得失了魂一般。看着他们着急的样子,卓琳心中仿佛倒了五味杂陈。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当然,对于吕中一家来讲,李富贵和黑耀阳被警察带走,明显是天大的好事。

  到了吕小敏家,吕中见到卓琳和小赵进来,从炕上爬起来就给他们跪下磕头,就连吕恩广和李琴都要跪下,卓琳和小赵紧忙拦住。

  吕中道:“警官啊,你才来几天就帮我们报了仇,让那个畜生进了监狱,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那!”

  卓琳忙道:“身为一名人民警察,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您不用客气。”

  吕中让李琴拿出来一个布包,递给卓琳,她打开一看是一副银镯子,李琴说是祖上留下来的老物件儿,要送给她表达一家人对她的感谢,卓琳连忙推辞。

  李琴落泪道:“警官,我们丫头远在京城,几个月了都找不到,不知是生是死,还要麻烦你们替我们找到啊!”

  卓琳握住了李琴枯瘦的手,重重的点了点头。

  临走前,卓琳告诉他们,李富贵指使其他人强X了吕小敏,对吕家完成了极大的伤害,除了他本人要判刑外,还需要对吕家进行经济赔偿,另外六年前协议涉及到包办婚姻,协议没有法律效力,不存在缴纳20万违约金的道理,吕家可以不用管它,等到法院将来宣判,吕家如实交代就好。她的话对于吕家众人来讲,就像是放下了一座压在心头的大山。

  休息了一晚,吕小敏终于踏上了回京的列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