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节 缘由
周飞飞2018-08-31 08:004,428

  周小龙和卓琳不能直接把孙超宗按照嫌疑人的身份提到公安局,因为表面证据不足。即使他承认了联合吕小敏,准备用他们掌握的宇翔公司不法的证据来敲诈黄胜军,那也算是未实施的犯罪,无法定罪。

  两人身着便衣,来到宇翔公司楼下的那个咖啡厅,还是那间小隔间。不同的是上次是周小龙和孟莹的久别重逢,这次是他和卓琳对孙超宗进行调查。卓琳打电话给孙超宗,让他过来面谈,孙超宗本来推脱公司有事走不开,结果卓琳告诉他,警方已经掌握了他想要联合吕小敏敲诈公司的确切证据,出来好好的交代,才是他的出路。孙超宗大概担心被牵扯进李晓敏失踪的案子里面,所以最后乖乖答应下来。

  上午十点,孙超宗依约而至。

  这是周小龙第一次见孙超宗。小伙子二十六七岁,穿着比较普通,戴着厚厚的近视眼镜,显得比较忠厚、和善,很难让人和诈骗犯三个字联系起来。

  周小龙点了三杯咖啡,卓琳已经习惯了他的“大男子主义”,而对于孙超宗来讲,周小龙不想让他从容的自己选择。作为刑警,每一个审问地点都有其目的性,他要让孙超宗习惯的按照自己设定的套路来。

  开始的时候,孙超宗还是说自己当时想追吕小敏,才主动接近她,后来卓琳直接告诉他,自己昨天已经到他妈妈当时住院的地方调查过,还了解到他本来就有女朋友,感情也很好,昨天的交代完全是虚假的,如果不想被警方以妨碍办案的罪名带走就好好的配合警方工作。

  另外,卓琳把吕小敏的微信记录中,她和孙超宗的聊天记录拿给孙超宗看,孙超宗这才叹了口气道:“李老师果然说得准,你们真的已经知道了我的计划。”

  “李老师?”周小龙问。

  “我们单位的李连升。他前几天曾经提醒过我,警方已经掌握了我的情况,让我早点主动交代,我心存侥幸,想要继续蒙混过关,以求继续保持这个工作,毕竟,找一份新工作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周小龙估计自己上次找李连生了解情况之后,李连升对孙超宗做出的提醒,这对于警方来讲也算是好事,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孙超宗交代道:“其实我来公司一年多,以前一直对公司没有任何不满,但是最近的半年多,公司业务变多,人员却没有得到及时的补充,领导为了节省成本,让每一个员工都做几个人的活儿,就拿我来说,拿着一个技术员的工资,却还要做网管、美编、活动执行、搬运工的活儿,全国哪有活动我都要过去协助做活动,花任何钱都要开发票报销,没有其他任何补助。”

  “三月份,我两次去南方协助做活动,这都是计划之外的事情,也没有纳入之前的绩效考核内容,领导安排了我就得去做,因此耽误了网络数据备份工作,以至于有黑客入侵网站造成了数据丢失,黄胜军知道以后。不听我的任何理由,直接就扣了我当月绩效工资,让我心里特别不服,打算找机会报复一下这个抠门儿老板。”

  “最近几次随着活动部门出去,我对公司赚钱的方法有了一些了解。一般是找到企业愿意为贫困地区的孩子捐书打造公司形象,然后我们去和地方政府谈,让他们负责项目的对接和媒体宣传。这本来是一件多方受益的好事儿,但是公司却想着心思从中谋利,捐的书都是我们公司粗制滥造的,然后我们借着活动以远高于市场的价格捐给贫困地区的孩子们,由企业买单,最后孩子们到手书的数量还远没有媒体报道的多。经过这样的操作,公司这两年不但发了财,老板还被各种媒体、各地政府当做一个慈善企业家,大肆宣扬。他们搞这种伪慈善让我心里很看不起,这也让我看到了一个机会,如果我能够拿到公司同捐赠企业的定书合同、和政府签订的捐赠合同,再有公司出货记录、收入记录,就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黄胜军是一个伪善之人,不但能让他名誉扫地,还可能因为经济问题导致他坐牢,因为期间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收贿受贿之类的事情。”

  “我开始觉得可以凭借这个吓唬一下黄胜军,让他有个教训。这时我妈查出患了宫颈癌,医院说我们非常幸运,查出来的比较早,只要动手术,以后再好好疗养,痊愈的可能性很大。然而让我家人为难的是医药费太高,我家供我上大学已经非常困难,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现在我爸快退休了,工资很低,我妈又没有社保医保,我工作后每年能省下来三四万块已经很不容易,都被我妈收着准备以后给我娶媳妇用。没办法我回老家和我爸到亲戚朋友家一家一家的借钱,才凑够手术费、住院费和医药费20多万,来京城治疗。”

  “我们家原先就没啥钱,现在又有了几十万元欠款,我妈每天都吵着早点回家,说为她花钱不值得,不配合治疗,所以我每到周末一定会去陪她,让她对未来充满希望,还让我的女朋友过去给她打气,让她好好治病以后给我们看孩子。”

  “虽然我妈答应治病,但是我逐渐认识到,一个男人如果不能多赚钱,总是给人打工那只能穷一辈子。就像我们的李总监,他都四十岁了,工作经验和能力都很强,但是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不到一万块,表面看上去还不算少,但是一旦中间有哪个月没了工资,或者家里有人生病,他的生活都要受到很大的影响,我不想像他一样一辈子受穷,所以所决定铤而走险,像很多富人一样,用不是很光明的手段获取人生的第一桶金,然后自己开一家技术公司,为人做网站、推广品牌。这些我都做得了,差的只是启动资金。”

  周小龙听着孙超宗的话,心中也有点不是滋味。他这两年办的案子中,很多罪犯最初都不是恶人,但是为生活所迫,最后走上犯罪的道路。就像不久前刚刚看的徐峥演的电影《我不是药神》里面,杨博士说的一句话:这个社会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刑警就像是医生,可以动刀把人身上的肿瘤切掉,却不能从头避免肿瘤的滋生和生长。

  周小龙问孙超宗道:“所以你为了实施自己的计划,就故意靠近吕小敏,引诱她配合你的计划,利用工作之便替你收集公司的财务记录?”

  “是的。我早就知道吕小敏平时特别节俭,作为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女大学生,哪有不爱美的,但是吕小敏来公司一年多,却很少买衣服,更别提吃好的、出去玩,我觉得她应该非常需要钱,所以我慢慢的接近她,并慢慢向她阐述我的一些想法。开始她好像很反感我说的对公司不好的话,后来我发现她逐渐有些意动,最后她终于同意配合我,替我收集数据资料,但是我成功了必须给她30万元,否则她将举报我。我同意了她的条件,我觉得我可以从黄胜军那里能得到100万元以上,给她几十万没有问题。”

  周小龙知道,本来吕小敏不想做出对宇翔公司不利的事,但是她在城市里面的时间不多了,另外他认为老板黄胜军的弟弟黄其军欺骗了她,甚至让她对城市失去了信仰,所以找到黄胜军,想让他给他30万,但是却被黄胜军拒绝了,这才把吕小敏推向了孙超宗的一边,加入了他敲诈公司的计划。

  “你的这个敲诈计划进行到什么阶段?”

  “理论上来讲,我们已经掌握了公司近两年来4个重大项目的所有重要财务数据,以及公司两年来编辑印刷书的数量及成本。完全能够证明公司粗制滥造图书,让后通过捐献的形式以高于市场同类书籍的价格出书赚取了大量不义之财。据估算,仅这4个项目就有一千万左右。至于公司承接政府的慈善公益项目,其中有多少利益属于违法的,目前还不好估算,保守来看,也有800多万元。据我所知,公司现在的业务只有网站给人做宣传还算守法,黄胜军有些不满意,但是他这个做慈善赚钱的业务就是李老师给他策划出来的,很多环节、内容还需要李老师去落实,他不敢得罪李老师,所以剩下这么一块净土。”

  “哦?你说公司这个模式是李连升提出来的?那他也参与甚至策划了这个项目的非法部分?”

  “不。我作为公司技术人员,有这个便利,曾经查过公司的重要项目、会议资料。这个项目是李老师来公司不久后为公司策划的,当时方案比较正规,只是策划了对接企业与政府,然后我们作为中间机构,把我们的图书产品作为捐献物品,图书要保质保量,价格也要比市场低。然而,这个项目两年前做了一期公司赚了十几万元后,黄其军提出了一些新的想法,其中包括降低书籍的印刷成本,提高书籍价格,会议上李老师表示反对,但是最后还是按照黄其军的提议定了下来,没想到后来连数量方面都做起了假。李老师没有办法,只有装聋作哑。”

  “我知道李老师一定也不满意黄胜军随意篡改他的策划,并且他做了那么大的贡献但是工资从来没有加过,这个是我从吕小敏那里知道的。李老师做了那么多,一个人几乎撑着整个公司,工资还不到10000万,年终也只是意思一下,给个两三千而已。所以我想联合李老师,我们一起让姓黄的把昧着良心赚的钱吐出来。我们是男人嘛,平时叫一声,下班后喝喝酒就谈了,没有想到我刚提出一点不满,建议李老师利用熟悉公司重要项目的便利,逼迫黄胜军拿出钱来补偿一下我们这些辛苦工作之人。李老师听到我的一点提议,就严词拒绝了,并且规劝我依靠诚实劳动赚钱,花的才踏实。我当然不会被他几句话说服,但是也知道他不可能成为我的伙伴,所以就探问了一次后,再也没有和他谈过这事。”

  “那他后来没有参与你们的事,也没有阻止你们?”周小龙问。

  “没有,我刚和李老师谈之后的两天,我还有些担心他向黄胜军打小报告辞退我。结果我心中忐忑了两天,发现没有任何变化,这才放了心,不过我也想过,如果我的计划实施了,李老师很可能会猜到是我做的,所以后来我并没有很积极的推动此事,尤其吕小敏的突然失踪,让我有些害怕,所以计划就无限延期了。”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做?继续在这里还是换单位?我感觉你对这个单位已经失去了希望。”

  “这个问题,主要看您这边了。你们掌握了我和吕小敏的谈话记录,我只能坦白我的计划,但是你们也知道,我没有实施这个计划,心中也在犹豫是否实施。所以,如果你们告诉了黄胜军这件事,他肯定不会继续留我,我很可能正式的向相关部门提供这些证据,如果黄胜军怕了,会向我购买这些材料,我可以卖个好价钱,如果他不怕自己的名声受损,想方设法消灭证据,一直抵赖,我可能交上去证据就给你们警方来处理,自己踏实的找一份工作,赚钱养家,给我妈治病吧。实话跟您说,我这两个月联系过其他几个单位,但是对方要求很高,待遇却并不比这里好,所以我心中也不敢轻易离开这里,因为我需要赚钱养家,每个月都要赚钱,不能停。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上了发条的闹钟,需要不停的向前跑,害怕自己一停下来,世界就停止了……”

  听了孙超宗的话,周小龙很有感触。很明显,他已经不喜欢这个单位,甚至很憎恶,但是却不敢离开这里,因为离开,很可能意味着失业,意味着自己的妈妈没有钱看病、买营养品,甚至失去一条人命。

  周小龙向孙超宗要他准备的资料,孙超宗答应给他一部分,但是自己要保留重要的一部分,作为保身之用。随即,孙超宗向他用手机转了几个文档。

  周小龙决定暂时替孙超宗保密,反正他的计划已经向警方交了底,不可能轻易实现了,否则面对的将是警方的制裁。如果把这个事情捅出来,等于激化了孙超宗和黄胜军的矛盾,反而会多出许多事端。手里有了这份资料,也成为调查吕小敏和公司矛盾的部分线索,希望产生一些作用。

  这事儿可以暂时放下,但是黄其军涉嫌迷X吕小敏的事情一定要调查清楚,给吕小敏及家人一个交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