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九皋
茶七2018-08-17 22:212,434

  老靳刚要开口,手机响了。

  他掏出来一看,面有难色:“是夫人……”

  “靳书记,你如果有事就先走吧。”寻秋池说。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老靳口口声声称自己老婆为“夫人”,不是沾染了古代士大夫的矫情,就是怕老婆到了难以言喻的程度。

  老靳怎么看都不像士大夫,所以他一定是怕老婆。

  “好,那我长话短说!”老靳突然转向寻秋池,语重心长,“秋池,你应该换个工作,而且要尽快!”

  寻秋池说:“哈???”

  她心想老靳你丫是不是今天又忘吃药了?我可是你招进来的,入伙才一年多,刚拿了没几万块钱工资呐!

  潜渊点头,说:“靳老你回吧,我来跟她解释。”

  老靳迟疑地望向寻秋池,见后者满脸困惑,赶忙又补充:“潜渊是个好人,你放心吧。”

  寻秋池挑了一下眉毛:她警校毕业,练过几套拳法,就算眼前站的不是好人也没关系。

  “他不会对女孩子动手动脚的。”老靳继续。

  潜渊不耐烦了:“靳老,我马上要谈工作呢,你在这儿越描越黑!赶紧走吧!”

  老靳退出去的时候喊:“秋池,他要是动手动脚,你立即给我打电话啊!”

  潜渊怒道:“靳老,快滚!”

  老靳边关电梯门边说:“妈的,一面喊我靳老,一面叫我滚,你们反选择委员会都是些过河拆桥的玩意儿!”

  “反选择委员会?”寻秋池一头雾水地问,“这是什么机构代号?我们国家的保密机关的代号应该是数字编号的吧?”

  潜渊说:“还真不是代号……”

  “竟然有这个部门?干嘛的?”寻秋池问。

  潜渊说:“解释起来时间有点久,所以在解释之前,我先料理一个人。”

  说罢他就往里走,然后瞅准了一扇房门,砰砰砰地大力敲起来。

  这间装修奢华的屋子,虽然寻秋池仅仅站在门厅处一两分钟,但已经察觉了它的用途,至少是原先的用途——会所。

  而且是高档会所,中低档会所不会放在这么隐蔽的地方,毕竟都得开张做生意。

  但作为会所,这地方体量又太小了点儿。

  潜渊还在敲门,边敲边骂滚出来,门里却毫无反应。

  屋里的暖气开得很足,客厅中央竟然还有壁炉(电子的),寻秋池把外套脱了还是觉得热。于是她又把毛衣的高领拉下来一点,站在款式夸张、花色更夸张的欧式沙发旁边看潜渊敲门。

  终于门开了,里面走出一名个子更高些的青年,蓬头乱发,胡子拉碴,眼圈乌黑,穿着白色短袖老头衫,其实长得还不错,只是精神有些萎靡。

  潜渊说:“啧,看你小子的德性……今天寻秋池来了,你猜她会问你什么?”

  邋遢青年揉了揉乱发,对寻秋池笑道:“是不是该问我嗑药了没?”

  “那你磕了吗?”虽然不认识他,但寻秋池以人民警察式的平静问。

  “没有,我看连续剧呐!”邋遢青年说。

  说罢他往右边一闪,从外头可以看见正对着门摆着一台少说有60吋的电视,放的是少说有十五年历史的韩剧。

  ——女主痛苦道:“呕吧,我们不可以的!我其实是你的亲妹妹!”

  ——男主大吼:“哦洗爸!不可能!你骗我!!!”

  ——女的说:“是真的呕吧!妈妈和爸爸相爱后生下了我们我们是双胞胎当他们决定结婚时遭到了奶奶的强烈反对奶奶说如果爸爸娶了妈妈就断绝母子关系奶奶还介绍了X家的小姐给爸爸认识X小姐深深地爱上了爸爸正当妈妈痛苦万分的时候她又发现自己得了白血病没有多少时间了于是她决定成全X小姐和爸爸她把你留下了带走了我我们去了乡下的外婆家后来妈妈去世了后来外婆也去世了我被坏心眼的舅妈赶出了家门流落到了孤儿院在嬷嬷的关怀下长大然后我就遇见了商界新星的你也遇见了你身边的A小姐B小姐C小姐和D小姐你的两个兄弟E呕吧和F呕吧也……”

  潜渊说:“你他妈还不如嗑药呢。”

  邋遢青年说:“挺好看的呀,剧情可曲折了。”

  ——男主继续吼:“上帝啊——!啊洗爸!!”

  ——女主继续解密:“还有其实A小姐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而你的大哥E呕吧是你同母异父的大哥所以A小姐和E呕吧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啊!还有还有你妈妈和你爸爸也是互不知情的表兄妹啊……”

  寻秋池走进房间把电视关了。

  然后她走出来说:“他爸和他妈是表兄妹,难怪生出来的都是畸形。”

  潜渊顿时竖起了大拇指:“头一次上门,你就连这人的房间都敢进,不愧是带着骨灰盒过活的女人。”

  寻秋池一惊,心想他怎么知道?!

  转念又一想:哦,他当然可能知道,谁让他是保密单位的呢?搞不好他连老杨儿子下一次的考试成绩都知道。

  邋遢青年大笑,竟然主动泡茶去了,还问寻秋池要喝什么。说实话寻秋池现在热得要死,挺好他来点儿冰镇的,于是邋遢青年特体贴地给了她一杯凉白开。

  这屋子的客厅有连续三间,越往里越小也越私密,摆设各有不同。大客厅中央有三张沙发,三人一人占一张,终于拿出了谈话的架势。

  首先是互相介绍,潜渊指着邋遢青年说:“秋池,这是九皋,我的同事,他是个蠢材;九皋,这是寻秋池,我和你提过的那个非常敏锐的警察姑娘。”

  九皋连忙说:“幸会幸会,久闻大名,如雷灌耳。另外潜渊虽然不是蠢材,但他是猪。”

  寻秋池有点儿纳闷,出于职业习惯,她立即问道:“你的名字是哪两个字?”

  “数字九的‘九’,白上本下‘皋’。”九皋说,“《诗经》有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鱼潜在渊,或在于渚——九皋的意思是沼泽深处,深潭。”

  寻秋池突然想起潜渊说的“缘分”了:九皋、潜渊、秋池,这三个名字(或者是代号)果然是一路货色啊!都是深水潭!

  “你们真叫这名字?”她不甘心地继续求证。

  九皋举止右手食指中指做对天发誓状:“我近五十年来确实叫九皋,没变过。”

  五十年?

  寻秋池皱起了眉头,因为眼前这人目测绝不超过二十七岁。

  潜渊重重咳嗽一声,然后补救似的干笑。

  九皋说:“你咳什么?反正早晚要说啊!”

  潜渊问:“你说吗?”

  “我才不说!”九皋强调,“你是头儿,你说!”

  潜渊愠怒道:“你他妈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你……”

  寻秋池决定打断他,开门见山问:“‘反选择委员会’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