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潜渊
茶七2018-08-17 22:212,428

  两人沿街慢慢向前走去,拐了几个弯后,寻秋池发现他们的目的地应该是那片早上发生过自杀命案的拆迁空地。

  “去那里干什么?”寻秋池问。

  “我希望你能再去看一眼。”年轻人说。

  “看什么?尸体已经抬走了,警戒线也撤了,那儿大概只剩几个懊悔没赶上热闹看的闲人。”寻秋池站定,“你得把话说清楚,不然我不会跟你去的。”

  年轻人点点头,找了个花坛边沿坐下,示意寻秋池坐在他的身边。

  “你们早上处理的那位死者,是自杀吗?”他问。

  寻秋池说:“是自缢,法医认定了。”

  “可我觉得他既是自杀,也是他杀。”年轻人说。

  寻秋池想了想,摇头:“不会的,肯定是自杀。老杨也这么说,他是几十年老公安了,在刑警队呆了二十年,人是不是吊死的他能看出来。”

  “不不。”年轻人说,“我的意思是说——他的生命的确是由自己终结的,但他自杀的原因,你们法医和老杨不会管吧?”

  “他欠了好几百万外债。”寻秋池说。

  “准确地说是一千一百二十万,就现在来讲还是小鱼了,大鱼都欠着几个亿。但他还是不必死的,至少不必现在死。这是我从他口袋里掏出来的东西,你看吧。”年轻人说着递上一张支票大小的纸条。

  “这是什么?”寻秋池把纸条翻过来,翻过去,“银行票据吗?”

  年轻人说:“看来你不太接触,这是承兑汇票。”

  他说:“所谓承兑,就是承诺兑付,指付款人在汇票上签章,表示承诺将来在汇票到期时及时付款,这张汇票的承兑方是某某商业银行,属于银行承兑汇票。简单来讲,你可以把它看做存款单。”

  “这汇票假的吗?”

  “不,是真的,反面的背书和章也很工整。”

  “嗯……”寻秋池皱起眉头,“如果这能算存款单,上面的金额是二十万,那死者少说还剩二十万块钱,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怎么会抛弃老婆孩子去上吊呢?”

  年轻人说:“你抓住了问题的关键。这张汇票再有一个礼拜就到期了,某某商业银行在浙江,车程不过三小时。退一万步讲,承兑汇票是能够自由转让的,在企业间常常被用于替代现金付款,他甚至不用等,立刻找人把汇票卖了就有二十万进账。”

  “他虽然欠了一千多万,但债主都是个人,每人借给他几万到百万不等。二十万虽然不多,但只要他利用得当,拆东墙补西墙,不但能够安抚债主,还能拖延时间。他这几年就是这么做的。”

  “你很了解他?”寻秋池问。

  年轻人说:“不,我只是了解他们这种人的行为方式。先虚构一个平台进行融资,承诺9厘、1分或更高的利息,吸引警惕性差又爱贪小便宜的——尤其是老年人——的资金。开始几次的利息都爽快地支付,直到受骗者的本金越投越多,他们就突然玩失踪。这种骗局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你贪他利息,他贪你本金。”

  寻秋池说:“他没有玩失踪。我上午查过了,这个人是本地人,大学毕业后回老家工作,初开始在证券公司,后来辞职单干了。三年前结了婚,一年前孩子上了户口。我们有几次接警记录是关于他的,都是债主上门吵闹。”

  “哦。”年轻人说,“但他的上家失踪了,就是那位虚构平台的缔造者。”

  “咦?”寻秋池惊讶地问,“他不是最大的?”

  年轻人摇头:“不是。而且实际上,他已经是那个虚构平台管理层中,最近死去的第三个人了。”

  “你的意思是——诈骗集团里死了三个?”寻秋池问。

  “嗯。”年轻人微笑,“很奇怪吧?如今欠债的是大爷,但这次债主没死,欠债的倒接二连三死了,而且都是在尚有回旋余地的时候死了。他们这种人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就算见了棺材,还有逃跑一说,绝对不会轻易自杀。”

  寻秋池有些想不通了,问:“另两个人也是本地的吗?怎么死的?”

  年轻人说:“不是本地的,都在隔壁S市。一个是诈骗平台在S市的总负责人,一个是S市下属X县的。一个是跳楼,一个是吃安眠药。”

  “都是自杀?”

  “当然,否则你们公安系统早就立案了。”

  都是自杀……寻秋池皱眉想:这些道德败坏,以弱势群体为目标,专门诈骗老人的养老钱而毫无顾忌的杂碎,也会因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而自杀吗?

  她问:“你是什么大公司的调查员吗?还是公安系统的?或者别的国家机构的?”

  “都不是。”年轻人笑道,“但我的敌人也很难缠,总之我们是一条战线上的,只是保护的对象有所不同。”

  这大概是某个系统的一位经济案件特别侦查员吧,换言之——特工。

  寻秋池看过电视剧,也熟知保密纪律,明白关于特工的事情不好多问,以后也不便对人提起,但她偏要问。

  “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一顿足:“啊,竟然到现在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做潜渊,潜伏的潜,深渊的渊。”

  “你姓潜?”

  “哦不是,不过我的姓已经不重要了。很高兴认识你,你是……”

  “寻秋池。”

  潜渊笑道:“渊为深池,池为水潭,我们似乎缘分不浅。”

  寻秋池心想:果然是特工啊,连代号都是临时起的!什么都别说了,这厮调查过我,还知道配合我的名字玩文字游戏。

  尽管略欣赏其长相,但她真不愿意和这种人有什么深层次联系。他是搞经济调查的,况且还有超前的技术手段,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调转枪口,对准同一战壕里的倒霉蛋。寻秋池想:我他妈就贪污了一点单位的手纸,你到时候可别来弄我。

  这时老杨救场了,真不愧是老革命,布置工作都来得这么及时!

  老杨在电话里让她去市局开个务虚的会议,别忘了带记录本,别忘了回来把地扫了,垃圾到了,顺便去骂一下食堂的老张,今天中午的炒青菜居然用醋溜的。

  寻秋池严肃地说:“好的领导,回来就整理材料向你汇报。”

  潜渊很知趣:“那寻秋池同志,我们下次再约吧。”

  寻秋池也是多嘴,在客套答应后竟然加了一句:“调查有结论了要告诉我一声哦——在不违反纪律的情况下。”

  潜渊笑了,递上一张名片:“你有空时,请来找我。”

  寻秋池阅读名片上的文字,只见写着:

  和弦商贸公司 营销部

  潜渊

  底下是公司地址和电话号码,寻秋池敢打包票全部是假的。

  套路,都是套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