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奇怪的人
茶七2018-08-17 22:212,201

  那个人出现得相当古怪。

  首先,空地拉了警戒线,有值班民警和辅警,看热闹的人绝不可能进来树林。就算进来了,也会被立即赶出去。

  其次,寻秋池身边有死者家属,有法医,有老杨、小吴等四五位同事,可他们都仿佛对他视而不见。

  最后,此人在寻秋池的注视下掏了死者的口袋,毫无怯意,理所当然。

  寻秋池暂时推开死者妻子,上前摁住了他的手:“你是谁?”

  “哟!”那人也表示了诧异,随后对寻秋池歉意一笑。

  这是个相当好看的年轻人,仿佛电影明星似的外表,年龄在二十五六岁,戴着一副现在已经不太流行的金丝边框眼镜,头发梳得很规矩,衣着整洁:西服、领带、皮鞋加风衣,没带公文包。如果在外面任何一个地方碰见,寻秋池都会认为他是个公司高管。

  “啊,误会。”年轻人说。

  “没有误会,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要进来,你拿了什么?”寻秋池问。

  她问出一连串的问题后,其余人仿佛如梦初醒,也注意到了这个年轻人。小吴和另外两名警察一个箭步跨过死者,瞬间就把他制服了。

  “什么人?!”小吴喝道。

  年轻人说:“啊……我,我就是看看热闹。”

  说话间他奇迹般地挣脱了小吴——要知道小吴膀大腰圆,身高195厘米,在整个市局系统里也是出类拔萃的——然后冲出了树林。

  “妈的,什么鬼啊,跑得真快!”小吴啐了一口,“这时间不好好去上班,也想学人上吊吗?”

  别人半是无奈、半是烦躁地说:“别管了!”

  连老杨这种老司机也表示:“让外面执勤的盯他一会儿,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吧。”

  只有寻秋池知道那人根本就没跑,他只是后退了几步,就站在林子的边缘,距离老杨和小吴的直线距离不过七八米,可他们竟然又看不见他了!

  寻秋池一瞬间困惑不已,不由自主地朝他走去。

  那人应该是没有恶意的,礼貌地向她点了点头,轻声问:“同志,一个小时之后你有空吗?”

  “没有,我要上班。”寻秋池盯着他的眼睛。

  他的眼珠是深褐色的,双眼皮,睫毛很长,眼下接近眼尾处有一颗针尖大小的泪痣,除了脸蛋标致外,特征也很明显。

  “午休时间我在‘此刻天使’咖啡馆等你好吗?”那人问。

  “此刻天使”咖啡馆就在附近,环境和服务俱佳,但贵得离谱,一小杯卡布奇诺居然敢卖88元,以寻秋池的工资收入还没胆量去消费。

  但她点了点头:“好,我去。”

  她的个性是有点儿浑,不怎么爱玩,但好奇心强烈。她想:老子的职业是警察,有威慑力;这厮约定的地点是公众场合,我倒想看看丫会出什么幺蛾子。

  对方微笑着向她伸出了手。

  寻秋池当然不想和来历不明的人握手,但条件反射地也伸出手去(公职人员の悲哀),对方友好地握了握:“一言为定,不见不散。”

  然后他又补充:“你进了咖啡馆后随便坐,我会来找你,我猜你应该很难注意到我。”

  这时,靠树闲站着的小吴问:“秋池,你跟谁说话呢?”

  寻秋池回头,一脸想吐槽却不会组织语言的神情:“你们……你真是……怎么回事啊你们?看不见吗?”

  “看见什么?”小吴问。

  寻秋池懒得解释,她再次扭过头,发现年轻人不见了。

  此地距离警戒线有五十多米,而她刚才和小吴说话只用了五秒。没有人能跑得那么快,可以瞬间穿越满是瓦砾和杂物、空旷但不平坦的拆迁地带,越过警戒线,融入人群,就算奥运冠军也不能。

  寻秋池揉揉眼睛,随后发现了目标——那人只是不紧不慢在走。但当他接近人群时,即使已经全神贯注,她依然再次丢失了他的身影。

  出鬼了……,寻秋池暗想。

  “是特异功能吗?”她困惑地自言自语,“擅长泯然众人什么的?”

  随后的半个小时,她将情况始终没有好转的死者家属交给了救护车,在老杨和小吴的催促下回派出所上班。

  然而到了单位,坐在窗口前,她仍旧心不在焉,不是望着天花板上的涂料剥落处发呆,就是以锐利的眼神盯着前来办事的普通民众,弄得人家不知所措。

  哪一种特异功能呢?

  ……啧,不科学呀,这玩意儿是初中物理范畴啊。

  我们常说一个人“扎眼”,或者“不起眼”,描述的都是感觉,指的是这个人外貌、气场、举止等等因素综合起来能不能引起足够的注意。当一个人相貌出众,打扮出挑或者奇装异服、行为夸张,存在感强烈,这就是所谓的“扎眼”。

  反之当一个人外表普通,从上到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存在感低,通常被当做背景,就是所谓的“不起眼”。

  寻秋池遇见的这个年轻男子,怪就怪在他明明应该“扎眼”,却成功地“不起眼”,而且极度“不起眼”。

  在与他短暂交流的一分钟内,寻秋池认为其外形气质出众,受过良好的教育,目测身高184厘米左右,衣衫虽然不时髦,但显然质感裁剪俱佳,估计价格不菲。正常情况下这样的人应该十分醒目,就算在人脸密集的合影照片里,他也会被首先挑出。

  但不符合常理的是,人们竟然注意不到他。

  不是长相的问题,不是气场的问题,不是环境的问题,更不是她与其余人的观察力问题(因为前一秒钟大家还都很正常)。

  就是这个男子本身的问题。

  她偏不信邪——寻秋池“哐”地砸了下桌子,把一个正在填表格花美男吓了一跳——她中午说什么也得再去会会那个人!

  花美男问:“警察姐姐,你没事吧?”

  寻秋池斜瞥了他一眼,心想今天怎么老遇见脱离时代的家伙?这个人的打扮放在七八年前的韩剧里,倒能充当个男三号。

  突然她问:“你的脸微调过了?是开了眼角还是垫了鼻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