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四姨太流产了
汐汐妞2018-08-30 09:002,322

  苏秦仪突然开口,孔念娇意识到什么,“闭嘴!”

  “这个香包是大妈的。”

  “你满口胡言!”孔念娇指着她。

  苏秦仪不急不缓:“我和大妈一起照顾四妈,这是父亲的意思,所以我和大妈走的也比较近,我不是满口胡言,我有证据,我曾经看见过大妈拿着那个香包的布料,就在她的房间里。”

  孔念娇求救般看向苏逸阳,“逸阳,你不要听信她的话,我怎么会害你的孩子呢,如果我真的那般恶毒,苏家又怎么会有秦凤秦鸾她们出生呢?”

  苏逸阳想相信孔念娇这个跟了他二十几年的女人,但小四从楼梯上摔落,当时只有孔念娇在场,再加上这个香包。

  “老徐,你去找找看有没有小五说的布料。”

  不一会儿,徐伯将布料拿了出来,与香包上的材质一模一样,而且这块布料上还少了一小块,如果不是仔细检查根本看不到。

  “不是的,逸阳,你听我解释,都是这小贱人,这一切都是她做的,她做了这个香包,放在小四身上,然后嫁祸给我,都是她!”

  “大妈这可就说错了,连苏家的下人都知道,四妈嫌我笨手笨脚,我连贴近她的机会都没有,怎么把香包放进她衣服里呢?”

  “你,你信口雌黄!”

  苏逸阳看过之后,一巴掌打在孔念娇脸上。

  “啪——!”

  “啊!”

  这一声脆响在堂中回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苏逸阳半分情面都没给孔念娇留。

  就连苏秦凤,苏秦鸾都在一旁被吓到了。

  孔念娇跌坐在地上,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逸阳,你打我,你居然信她的话,不信我?”

  “证据都在这里,你还让我怎么信你?”苏逸阳露出失望的表情,“我知道你和小四关系不好,当初我要娶她的时候你就极力反对,你们两个平时怎么闹我都不管,我可以纵容!但她现在怀了我的孩子,孔念娇,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狠毒,连一个无辜的孩子都不放过!”

  孔念娇说不出话来,脸上一个分明的巴掌印。

  “你这样我怎么放心你来管理这个家?”

  “初雅,这段时间就由你来接替家里的事,有什么不懂的就问老徐。”

  初雅是他的二太太,平日极少出声,也不掺和苏家这些破事。

  初雅点了点头。

  苏逸阳摔袖,怒瞪地上的孔念娇,“这段时间你给我好好反省,想清楚了再来做你的苏太太!”

  他一句话,相当于剥夺了孔念娇的财务权。

  “还有你!”苏逸阳看向苏秦仪,“让你照顾你四妈,你给我跑哪儿去了,你也得反省,这几天不许出门,给我好好反思!”

  苏秦仪很听话。

  “老爷,车已经准备好了。”

  苏逸阳发了通火,坐车去了医院,孔念娇失了势,她盯着苏秦仪,眼中满是恨意。

  “都是你,你故意设计我!”

  苏秦仪瞥了她一眼,如看丧家犬一般,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孔念娇的狼狈样子。

  “怀春下半辈子瘸了一条腿,从今以后要跛脚走路,你以为我会让始作俑者安然无恙地好好过日子?大妈,人在做,天在看,你做的那些事,迟早都会找回来。”

  苏秦仪放完狠话,看到藏在楼梯后的叶何。

  他倒很是淡定。

  “你在这干什么?”

  “一直在这。”叶何很平静,他道:“大太太和四太太在吵架,四太太想摔倒嫁祸给大太太,结果不小心摔了下去。”

  他把事情的经过说完,苏秦仪才明白,为什么四姨太会这么早流产,完全是这两个人自己作妖作出来的。

  也正好,让她的计划提前了,四姨太没了孩子,孔念娇没了她的财务大权,暂时也跳不起来。

  这两个人都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对了,你跟我来,我给你看个东西。”苏秦仪对叶何说。

  她把叶何带到了一间屋子,从桌后拖出来一只纸箱子,她拍了拍手,直起身。

  “这是什么?”

  叶何看着。

  “你猜。”

  苏秦仪笑了笑,低身把箱子打开,只见里面叠着十几本厚厚的书,都是一个类型——如何经商。

  “你家原来不是做生意的嘛,我看你对这方面也很有天赋,既然有这个能力就不能浪费了,你看,这些都是我这段时间到处搜来的书,应该够你看一段时间的了。”

  叶何微怔,他蹲下身,有些不可置信地拿起一本,这都不是新书,上面还有他人的一些标注,有的用毛笔写的,有的是用钢笔写的。

  经商类的书市面并不常见,看得出苏秦仪为了把它们集在一起花费了许多时间。

  “怎么样,能看懂吧?”苏秦仪拿起一本,翻了翻,“我实在是看不太懂,只能交给你了。”

  叶何沉默半晌,“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就是对你好啦?那你也太容易满足了。”

  苏秦仪随口说着,她翻着书,上面有的还有英文。

  这些书绝大多数都是她从摆地摊的小贩那儿搜刮来的,也没花多少钱。

  久久没听到回音,苏秦仪抬头,正与叶何对视。

  叶何说:“自从爸妈死后,亲戚都对我避之不及,只有你对我最好。”

  他跪了下来,磕头道:“五小姐对我有大恩,如果不是遇到五小姐,叶何现在定还在垃圾堆旁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知遇之恩,没齿难忘,叶何愿意一生报答小姐!”

  苏秦仪诧异,她何时受的起这种礼,“你快起来,我们有话好好说。”

  她想叶何是误会了什么,便叹了口气,“你以为我那么善良,会无缘无故让你看这些吗?”

  叶何懵懂,“五小姐的意思是?”

  “你把这些书看懂,看会,以后会用到的,其实我也是需要你的帮助,你正好有这个能力代替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既成全了你,实际上也是成全了我。”

  其实苏秦仪很缺钱,她想打个赌,这个赌就是希望给叶何时间去学习如何经商,然后帮助她赚钱。

  她实在是缺钱,典当怀表的钱已经没了,苏逸阳那个老家伙又不会想到她,孔念娇更不必提,她对自己恨之入骨,等她拿回了苏家家里的财务权,别克扣她的零花钱就谢天谢地了。

  最重要的是,她本来就有向商业发展的想法,叶何的出现只是恰到好处地让她觉得,这个想法有了更大的可能性实现。

继续阅读:第20章 余梅颜的邀请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帅,你老婆要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