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叶何
汐汐妞2018-08-29 23:562,478

  “那你为什么要来苏家做家仆呢?”

  其实叶何的心理很简单,苏秦仪说的那番话,他事后真的有好好想过,的确,活着远比那些莫须有的东西重要。

  他手里那枚大洋沉甸甸的,从小他的父母就教育他要知恩图报,苏秦仪对他有恩,他只是想来苏家报答她。

  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总觉得说报恩,显得太假。

  苏秦仪看他神情,大概也明白了,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这段时间你就照顾我妈吧?”

  叶何一愣,“您不赶我走了。”

  “不赶了,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甘愿做一辈子家奴?”

  叶何顿了下,半晌摇了摇头。

  苏秦仪一笑,“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这段时间你先在苏家呆着,总比流落街头好,我会想办法的。”

  叶何不解,想什么办法?

  他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苏秦仪,苏秦仪却故弄玄虚没有告诉他,她摸了摸叶何的头,“以后你就知道了,我先带你去见我妈。”

  这几天苏秦仪去医院看望怀春,倒是没有遇见秦少寒,反而经常看见应舟辰。

  为了避免他的骚扰,苏秦仪每天像打地道战一般与应舟辰斗智斗勇,谁料他竟然专门派了个手下在医院门口堵她,让她烦不胜烦。

  医院门口,苏秦仪偷偷摸摸地向四周环望。

  前方安全,没有敌人出没。

  苏秦仪愣是盯了十几分钟,确定了没人才打算抬脚走进去。

  正在这时,她的左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她被吓了一跳,气极。

  “你回去告诉应舟辰,你就问他是不是有病,有病赶紧去医院治,不要让他再来……”

  秦少寒那张冷酷的脸映入视线,苏秦仪没说完的话又吞回了肚子里。

  “……四少?”

  秦少寒来医院看朋友,就见一个人在不远处鬼鬼祟祟,他仔细一看,又发现这个人的身影有些熟悉。

  他居高临下,“你在这里做什么?”

  苏秦仪挑眉,想着她应该怎么说。

  秦少寒眯眼。

  苏秦仪突然上前想要抱他,秦少寒眸子一紧,灵敏地躲开,同时牵制住她的手。

  苏秦仪见状,就该抱为握,她一把抓住秦少寒的手,可怜兮兮道:“四少,我可是你的女人,你怎么就舍得把美人拱手让人呢!”

  秦少寒只觉得太阳穴在跳,“放开。”

  “不放,就不放!我委屈,我十分委屈!四少,你知不知道,你身边的兄弟想要抢你女人!”

  秦少寒将她甩开,苏秦仪身子不稳,惯性向后跌去,后面就是墙,她这一头能跌在墙上。

  秦少寒心一紧,忙把她捞了回来。

  苏秦仪借机搂住了他的腰,“四少,你不能这么狠心,我是钟情于你的,现在全北平都知道我是你女人了,你怎么能始乱终弃呢!”

  她紧紧贴在秦少寒胸前,温热的温度传来,秦少寒只觉得这个女人怎么话那么多。

  不仅话多,还特别能夸大其词。

  “我跟你没关系。”秦少寒将她推开。

  “那你就舍得让应舟辰趁火打劫吗,四少想想,那天爆炸时的事情全北平都知道了,就算你不承认我是你女人,可这件事在观众眼里已经坐实了。

  你想想,如果我被应舟辰勾引走了,那说明什么,只能说明四少没本事,连女人都留不住,没了一个女人事小,但关乎你的名声,这可就不是小事了。”

  秦少寒眼中更填深邃,他紧紧打量苏秦仪,“你在挑拨离间?”

  “当然不敢,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苏秦仪心想,她倒不指望能让秦少寒和应舟辰闹掰,不过最起码给了秦少寒一个警醒,他那么爱面子的人,一定会阻止应舟辰再来骚扰她。

  谁知却听得一声冷哼,“我明天把你送给他,就不用顾虑这些了。”

  苏秦仪一愣,秦少寒转身就向医院走去。

  “不行,四少,现在时代变了,你无权把我送给别人,我是我自己的!”

  苏秦仪在他身后喊,看他一副高傲的模样,苏秦仪就觉得来气。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少帅。

  从医院回来,还没到家门口,就见几个下人推开房门,面色匆匆地跑了出来。

  “快快快,快点儿,快给医院打电话!”

  老管家在一旁催促,面色凝重。

  “徐伯,这是怎么了?”

  徐伯刚要进门,就被苏秦仪叫住,他回身,叹了口气,急道:“五小姐,四太太从楼梯上摔了下去,老爷正在里面发火呢,先不说了,我先进去了。”

  这么快?

  苏秦仪在四姨太衣服里放了含麝香的香包,只不过剂量特别小,她以为要好几个月才能奏效呢。

  她微微蹙眉,觉得这件事不对劲,怎么会这么快?

  苏秦仪刚迈过门,就听“噼里啪啦”的一声脆响,杯子砸碎在她脚边。

  屋中乱做一团,只见地上的四姨太捂着肚子惨叫,身下一滩骇人血迹,苏逸阳怒气冲冲地站在堂中央,他身边站着一脸惊恐的孔念娇。

  “我让你照顾好小四,你就是这么给我照顾的?!”

  孔念娇看见苏秦仪走了进来,惊恐地指着她,“是她,都是这个小贱人,跟我没关系啊,逸阳!”

  苏逸阳看向苏秦仪,苏秦仪一脸无辜,“大妈,我才回来,您怎么什么事都能怪罪在我头上?”

  “都是你,你还狡辩!”

  苏秦仪好心提醒,“大妈,我看现在还是赶紧把四妈送医院比较重要吧,万一还能保住孩子呢?”

  “救护车呢,怎么还没到?不是让你们打电话了吗!”

  苏逸阳被这么一提醒,也反应了过来。

  说着,护士们已经跑了进来,将痛呼的四姨太抬到车上,动作之中,从四姨太身上似乎掉下了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

  苏秦凤眼尖,走上前把那个东西捡了起来。

  那是一个特别小的香包,十分不起眼,苏秦凤闻了闻,直觉不对。

  “这个味道虽然很弱,但是好奇怪,我从来没有闻过这样的香味。”

  孔念娇在看到那个香包时却是浑身一抖。

  “怎么,怎么会在这里?”

  苏逸阳看见了,更觉得有问题,他把香包拿了过来,他们家里就有专门的医生,医生送走了四姨太,正要跟车跟过去,苏逸阳却把他叫住。

  “小唐,你过来看看这个香包有没有什么问题。”

  小唐闻了闻,皱眉,“老爷,这个香包里有麝香,但含量很少,如果不仔细闻,是闻不到的。”

  在古代,麝香是后宫妃嫔用来除掉孩子的最好的工具,没想到现在已经民国了,还有人效仿。

  苏逸阳怒不可遏,看向他这一群姨太太们,“谁!”

  “父亲,我知道这个香包是谁的。”

继续阅读:第19章 四姨太流产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帅,你老婆要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