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孩子没了
浮生三千2019-10-12 02:151,347

  我惊愕的看向沈晨南,冰冷无情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语气却又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平常。

  我忽然发现这个男人我不认识,太陌生了,可我也知道,不是他陌生,是我自己这么久一直不愿承认,尽管我恨着,我却还想得到他一个解释,听见他向我忏悔。

  多么可笑。

  我曾想若他认错,我会不会原谅,可那些都只是我曾想……

  在一年前,我在手术室里跟孩子生死一线,沈晨南却因为女票娼被抓了进去时,我就该死心。

  在沈晨南的父亲拿着五十万对我说“这是晨南补偿你的,重新找个好男人嫁了吧”,那时我就该明白啊。

  我跟沈晨南相爱三年,他的母亲允诺我若是生了儿子就同意我进沈家门,可后来我生了个女儿,还是一出生就死了的女儿。

  我被沈家抛弃,沈晨南抛弃,他至始至终都没去医院看过我,没看我们的女儿一眼。

  我的双手在两侧紧攥着,看着让我做噩梦的俊脸,我眼都没眨,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连成线滴下,扬手一巴掌扇在沈晨南脸上,那一声脆响,打在沈晨南脸上,却将我自己也给打醒了,“沈晨南,你不是人!”

  沈晨南只沉默了一瞬,丢掉了手里的伞,大手忽然像一把钳子掐住我的脖子,眸子里是滔天的怒意,他暴怒到边缘,冷吐出一句话“楼笙,别在我面前上演这一出,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沈晨南想要孩子有的是女人为我生,死一个又何妨。”

  死一个又何妨。

  我又气又恨又痛,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

  想到我那可怜的孩子,再看着沈晨南无情的脸,我没有反抗,眸子里的光一点点暗下去,冷下去,艰涩自嘲“看来我真是高看了自己。”

  “你还知道自己低微卑贱。”沈晨南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楼笙,人命在你眼里算得了什么?别把自己弄的这么高尚,这一年没有我,你看看自己活的多狼狈,怎么,现在这是想跟我来个重逢的戏码再回来?可惜我沈晨南不缺女人,隔夜的剩菜,看着让我倒胃口。”

  隔夜的剩菜。

  心里无尽酸涩,那个曾经对我海誓山盟的男人啊,他在对我说,我让他倒胃口。

  不知何时眼角大颗大颗的热泪从眼眶涌出,被冷风瞬间降温,合着雨水,冰冷刺骨的从脸颊滑落,打在他的手背上。

  他看我的眼神像是看一滩令人恶心的污秽,然后不屑的松开我,我的身子无力的瘫坐在雨水里,瑟瑟发抖。

  一年前,也是这样的雨夜,我抱着孩子凉透的身体在雨幕里步子虚浮……

  雨越来越大,冲刷着路面,积水像奔腾的河流,我的目光盯着沈晨南被雨水湿透的皮鞋,然后慢慢上移,我就坐在地上,仰着头看他,他俯视着我。

  我恨着这个男人,一年来,恨意只增不减,我在心底歇斯底里,可嘴唇哆嗦着,轻颤着,吐不出一个字,全哽在喉咙里,我轻轻一张嘴,一呼吸,便疼的我不能自己。

  看着看着,雨水与泪水早已模糊了他的轮廓,我忽然笑了,笑的凄凉,笑自己可悲,带着剜心的痛,我声音平缓,带着疲倦,带着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沈晨南,让你失望了,我现在活的很好,不需要你,我楼笙也依然活的很好。”

  或者说,没了你,我更好。

  或许是跟傅容庭待久了,也有了他的影子,一些脾气沉浸的很快,我本可趾高气昂,炫耀的对沈晨南说,我现在活的很好,是北城傅家少奶奶,没进的了沈家,却进了比沈家门槛更高的傅家,可我没有,我的每一个字都如此轻缓,很平淡,像这路面上流动的雨水,没有温度,寡淡到极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婚试爱:薄情总裁契约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婚试爱:薄情总裁契约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