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们不是一般人
浮生三千2019-10-12 02:151,532

  环在傅容庭腰上的手渐渐松开了,我坐在飘窗上,抹了抹脸,这才惊觉不知何时落了泪,没心的人怎么又会落泪?

  “傅少,秘书不在,还真的打算每天来我这儿?”

  傅容庭淡淡提醒“楼笙,你好像忘了今天什么日子。”

  我顿时心下一惊,今天8号,早上傅容庭说一起回老宅的,看着他表情全无的脸,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只好说“抱歉,要不现在去吧?”

  跟傅容庭也一年了,这是我第一次犯错,现在已经快十点了,我知道现在去也没用,但此时也不知说什么,我撑着飘窗准备下地,忽然头一阵眩晕,又坐了回去。

  这时我才发现,除了早饭,我今天还没吃东西,肚子饿的发疼。

  但更窘迫的是,在我重新坐回去时,手还压着浴巾,身子往后倾斜,成功的,浴巾松了,滑到地上,我整个人完全真空了,而且还是保持着一个挺怪异的姿势。

  不是怪异,应该说是惑人。

  一般男人看见这样的一幕,恐怕早就受不了了,然后扑上来,毕竟我的身材,我有自信,但傅容庭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第一次很人性的将浴巾捡起来扔在我身上,然后淡定的转身,将剩下的半瓶红酒放在酒柜上。

  “我已经跟那边说了,明天回去。”

  一般女人,若是遇到这样的事早就尖叫连连,手慌乱的去捂重要的部位,然而我也没有,比起傅容庭,我更淡定,将他扔过来的浴巾重新裹在身上。

  以上得出结论,我跟傅容庭都不是一般人。

  我应了声,对准备去浴室的傅容庭问“你晚饭吃了没有?我准备去煮点东西,你要吃吗?”

  傅容庭没有回答,随即关上了浴室的门,里面传出流水声。

  傅容庭的高冷,我已经见怪不怪,本想一个人好好的伤怀一次,却被傅容庭打断,肚子饿的实在厉害,脸颊虽烫,酒却醒了三分,不知道是饿的,还是被傅容庭的冷气场给冻的。

  我也没管傅容庭,去厨房煮了饺子,怕待会傅容庭要吃,我多煮了一碗。

  我这个人不喜欢灯光,煮饺子的时候就只开了厨房的灯,客厅连着饭厅都只能借着厨房的灯勉强看清。

  我将饺子端出来时,傅容庭洗好澡出来坐在沙发上,指尖夹着一支烟,点点星火在他的指尖忽明忽暗。

  他只在腰上围了一条浴巾,而我身上,也只是一条浴巾,晚上我想着待会要睡觉,也就没再去换衣服。

  傅容庭的身材真是太好,我多看了一眼才说“我煮了饺子,过来吃吧。”

  我的语气就像是多年的夫妻似的,但这都是假象。

  他并没有看我,只是漫不经心的在烟灰缸里弹了弹指尖的烟,然后起身坐了过来,我开了饭厅的灯,拿了红酒,两人像早上一样安静的吃着。

  饺子配红酒。

  傅容庭有良好的家教,气质与尊贵是与生俱来的,吃饭都如此优雅而赏心悦目,反观于我,饿极了,十几个饺子轻松被我吃光,跟八辈子没吃过似的。

  见我吃完了,傅容庭将自己碗里的饺子很自然的夹给了我,我讶异的看了他一眼,这举动怎么看着都觉得有爱,可是那只是错觉,他还是一张清冽的脸“我吃不了,别浪费。”

  我应了声,没计较这是他吃过的,埋着头继续吃。

  又是几个饺子下肚,我有些撑了,将筷子搁在碗上面,摸着肚子,傅容庭也放下了筷子,手里漫不经心的摇着高脚杯,漆黑深邃的眸子噙着一抹不明的光,声音一贯清冷不带情绪“见他了。”

  他不是在问,而是在陈诉一件事实。

  这个他,我们都心知肚明。

  我身子顿时僵硬,他的突然一问,让我刚才收拾好的情绪又瞬间爆发,因为我已经知道傅容庭是看见了我跟沈晨南,听见了我的痛哭。

  他看见了我狼狈的一面,尽管一年前他也看过,可我曾在他面前信誓旦旦的说,再遇沈晨南,我楼笙会让他生不如死。

  当时多么豪言壮语,最后却跟傻子疯子似的,哭的稀里哗啦,回来还买醉。

  我想,傅容庭现在一定很失望,在心里讥讽我的可笑,不堪一击。

  沉默良久,我平静的说“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婚试爱:薄情总裁契约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婚试爱:薄情总裁契约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