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完美灾难2018-08-22 15:122,117

  “潇宵,对不起。”这是怀礼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摇摇头:“没关系,我理解你。一切都过去了。”

  分手后,我们第一次如此坦然地拥抱在了一起。

  “我真的不想出庭作证,但是……我不想自己的良心不好过。”怀礼低下了头。

  “傻瓜,你看到的是事实,只要实话实说我不会怪你的。”

  “不过我听到他们的对话,能听出萧医生没有并没有参与杀人。”怀礼企图安慰我,却显得如此苍白。

  我们默契地不再说话。

  事实上,有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摆在了眼前:靡桃的书面证词以及怀礼的口头证词,均只能证明爸爸没有参与杀害麦光。但是……孙景宇呢?爸爸有没有动手?靡桃在自白书里没有说明,她应该也是不知情的。可能最后的真相,我只能在法庭宣判的那一刻得知。

  等待开庭的这段日子,爸爸拒绝了我的探望。自然而然地,我没办法问他这件事。我为他找来了律师,而律师也对于案件细节三缄其口,大概考虑到了之前我的调查给当事人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吧。

  哎,如今的我,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做的是对是错。

  郭艾告诉我:“别怀疑自己,你做的是对的,你还记得你对我说的话吗?因为你是一名记者。”

  是他,永远在鼓励我。

  我们,也顺理成章地走在了一起。

  若不是有郭艾,我真的不知要如何熬到判决的那一天。

  那天,妈妈也来了。在观众席上,她面无表情,仿佛在看一个和自己不相关的人。而她的眼睛时不时地看向手表,当看到我和郭艾手拉手出现的那一刻,她眉开眼笑。

  我大喘了一口气,为自己的多疑感到羞愧。

  “你呀,别一天到晚胡思乱想的。你要记住,不论如何,你的父母永远是爱你的。父母对你的爱是其他感情无法比较的。对萧医生你也不要有心结,他不见你是不想你再为了他犯下的错误难过,他做的这一切也都是为了保护你,难道不是吗?”

  或许是因为郭艾的这番话,又或许是因为妈妈见到我时,那喜出望外的目光。我压抑已久的心情豁然开朗。当爸爸被两个法警带上被告席时,我看着爸爸,嘴角微微上扬,朝他坚定地点了点头。

  只是这样一个支持的眼神,爸爸晦暗的眸子中忽然亮起了光芒。法庭上,爸爸的表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和律师积极配合,拿出了所有指控张永浣的证据,并且主动交代了自己犯下的错误,请求宽大处理。可以看出,连爸爸的律师对他的表现都有略微的惊讶。

  观众席上也跳出来好多受害的家长,一起质问张永浣。终于,这个虚伪的院长抵不住所有人对其倒戈的压力,将自己的罪行全盘拖出。

  最终,他因两次过失杀人被判了死缓。我们都不肯相信的事实,孙景宇却是也是被误杀的,只是,当时在场的张永浣并没有施救。当爸爸赶来救护时,孙景宇已经断气,为时已晚。

  而爸爸,也将在狱中度过八年的时光。

  虽然这样,但爸爸依旧露出了释怀的笑容。而我,也仿佛打开了心结。

  当晚,我正式将郭艾介绍给了妈妈。

  若不是回家后接到的那个电话,我将会认定这是我人生中最完美的一天。

  当我和郭艾回到家以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我接到了爸爸的律师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在一个小时以前,靡桃在医院里孤零零地去世了。

  那时候,爸爸在铁窗内,而最应该出现的章雪敏却不知所踪。

  好在,爸爸得知这个消息后还算平静。大概他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

  然而,我的心里却有了一根刺。不知为何,我总有些怕章雪敏出事。在郭艾睡去后,我偷偷地爬起来拨打了几次她的号码,已经从几周前的关机变成了空号。

  我郁闷地望着天花板。

  章雪敏,你去了哪里?你妈妈和男友都不在了,你还不回来吗?

  转了转发酸的脖子,我的视线瞥到了已经被我搁置在书桌上好几天的笔记本电脑。

  我盯着电脑,忽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一般来说,做记者的都有一种第六感,就是会忽然觉得某个地方有发生大事,就好比作家对文字的灵感,警察对嫌疑犯的怀疑,而一般来讲,职业的第六感会更加准确。

  果然,在我登录到英雄联盟的页面之后,赫然发现麋鹿1941在线。不仅如此,她还在和队友聊天。我打开私聊,给她发了一句话:章雪敏,你看新闻了吗?你妈妈和男友都去世了你知道吗?你快回来,好不好?

  我将这句话连续发了三次,生怕她收不到。

  过了一会儿,屏幕上出现了正在输入的字眼。

  我心里一紧,却在几秒后只看到了三个字:“我知道了。”

  然后,她下线了。之后的几天,再也没上过线,再次恢复“失踪”。

  又过了几天,我看到了报纸上的征询线索。在某咖啡馆附近的河中,发现一具腐烂的女尸。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当那张熟悉的较好面容出现在我眼前时,我不禁痛哭失声……

  在悲痛中,我又度过了几天。说不清为什么,我和章雪敏认识不久,我并不知道自己的眼泪为何会为她而流。大概我不是为了她,而是因为靡桃阿姨吧。她一生都是一个善良的人,我并不痛恨她和爸爸之间难舍难分的关系,只是不解为何善良的人,会遭到如此的厄运。

  郭艾打趣说,做记者的不能够太多愁善感,会给自己找麻烦的。我想,他说的无比正确。但是,如果性格可以如此轻易地改变,那么很多人的命运,就可以由自己掌控了。但是这可能吗?

  不可能。因为性格决定命运。

  所以,命运是最好的编剧。而性格,才是真正的导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瘾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瘾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